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嗯?這是什麼情況?老公外面有人了,她現在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是吧,她這個心態調整的也太快了吧?還是她對那個男人已經死心了?

「以諾,你要是心裡難受可以說出來的,我們大家都可以幫你解決的,當然,其實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小小的計劃,只要你點頭,我們就立馬實施。」那個員工尷尬的說道。

「說來聽聽。」趙以諾一邊看著手裡的本子,一邊問道。

「我們想集體去教訓顧忘!」員工小心翼翼的回答。

趙以諾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不需要,從此以後,我和他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所以你們不要亂來。」

這是什麼梗?員工驚訝的看著她,一臉狐疑的表情,是那個男人背叛她在先,她們教訓他是應該的好么!

「哎,趙以諾,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慫?那個男人絕對不能輕易放過!」員工一時之間來了情緒,大聲喊道。

「做什麼呢,趕緊幹活!」不遠處的凌辰大聲喊道。

員工立即離開。

趙以諾當然沒有慫,她只是不想再折騰了。

一切她都已經計劃好了,在這個小山村裡,林夫人還有一座房子,她打算搬到那裡去,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

也許這段時間,於自己而言,不去打擾對方的生活,便是最好的療傷方式。

「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凌辰緩緩走過來問道。

「你去吧,我不餓,我一會兒還有事。」趙以諾輕聲回答。

她知道,在顧忘的心裡,不管是凌辰還是歐陽楚,都是他的情敵,雖然現在自己和顧忘之間的感情已經出現了裂痕,但是她並不希望自己被他誤會。

和林夫人打了一個電話,趙以諾和她說起搬出去住的事情。

「我說趙以諾啊,至於的嗎?又不是什麼大事,只是一場誤會而已,幹嘛啊你這是。」林夫人勸道。

不忠還不算大事?再說了,如果真的只是誤會,那為什麼當時周陽親吻他的時候他沒有躲開?反而還一副享受的模樣!

「夫人,我已經想好了,我要搬出去,你不要告訴顧忘我在哪裡,我想一個人靜靜。」她固執的說道。

「你真的已經想好了嗎?那我呢?孩子呢?你真的捨得我們嗎?」林夫人滿是不舍。

「不捨得,但是你們可以去找我,反正都是你的房子,來去自由嘛。」趙以諾繼續說著。

看來她已經下定決心了,誰也勸不動她了。林夫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難道他們倆之間的婚姻真的就已經到頭了嗎?難道就真的一點重合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顧忘啊,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好了,夫人,我還要上班,先掛了啊。」

「好。」林夫人點點頭。

好吧,那就隨她去吧,只要她開心就好。

病房裡,山貓躺在床上無聊的翻著雜誌,臉上很是不悅,旁邊的周陽不停地敲擊著鍵盤,時不時的撇他一眼,有些失落。

怎麼還在生氣啊?這都幾天了,再說了那天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周陽撓了撓後腦勺,感覺一陣頭疼。

「哎,山貓,我給你講一個笑話吧?」周陽故意說道。

「我在看雜誌。」山貓直截了當的回答。

周陽被拒絕了,這是山貓第一次拒絕她。

其實山貓心裡也不好受,只是一想到報紙上的那個吻,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心中一團怒火,更何況那個男人是自己的大哥顧忘。

「哎,你到底要生氣到什麼時候,我都已經知道錯了,你怎麼還這麼一副人家欠你八百萬的模樣?」

終於,周陽還是忍不住了,大聲吼道。 。

水簾洞。

原紅葉盟總部,大廳燈光璀璨,五彩繽紛!

不起眼的角落下,一黑色皮衣少女似乎心情不好,在這裡借酒消愁,迷幻的燈光下,妖嬈軀身令人魂不守舍。

來這裡消費的客人形形色色,可就沒有一個人敢上去搭線,也有不長眼的詢問旁邊酒客,得到的回答是:喝你的酒,別找死。

來到這裡的辵,在吧台詢問幾句,穿過人群走向黑色皮衣少女這座,坐了下來!

少女抬起俏麗俊臉,露出一絲輕笑,給辵倒了杯烈酒,抱怨起來。「你終於想起我了,如果可以這樣比喻,天尊就是古代的皇帝,而現在的你就是大內女總管。」

辵端起酒杯,動作優雅的抿了一口。

少女又說:「對了,你應該在天尊身邊,怎麼有時間過來找我!」少女聲線清脆悅耳。

「有任務,我過來叫你!」

有任務?剛才一副懶散模樣的少女,瞬間,眼睛閃著精光,殺氣迸射而出。她壓低聲音,問:「時間地點人物?」

「今夜兩點,城東**酒店,天尊的仇人!」

少女看了一眼時間。「還早!」

「冽,你心情不好?」

冽又恢復她那足以把任何一個男子都要迷死的笑容,雙手一攤,懶洋洋的說:「不是心情不好,是感覺怪怪的,辵,你說以前吧,紅葉盟的生活的艱難一點,可你、我、墜、凍四姐妹還能經常在一起。現在,你在天尊身邊,高高在上,想見你一面都很困難,墜和凍忙著大軍撤離的事,哪有時間閑聊。」

聽到這低落的語氣,辵心裡不是滋味。她一口喝完杯中烈酒,說:「墜和凍天生就有領導才能,現在的生活更適合她們。奇門是根據每個人的能力來定位,天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你多少知道一些,他不會偏袒任何一個人的。」

「這我知道,五尊衛林峰和七星衛夏蘭的事大家都知道!辵,說真的,天尊就是塊奇葩,京都大洗牌別人或許只看見表面,可那些內在的因素,如今想想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天尊若沒能力,當初姐大說要併入奇門的時候,我也不會同意。」

「姐大對天尊有愛慕之心,姐大也要還天尊當年的救命之恩。冽,我已經向天尊舉薦了你,今晚你要好好表現,只有拿出戰績你才有機會到天尊身邊做事。」

「你說什麼?咳咳咳。。。」

辵沒有說話,冽被酒嗆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好不容易喘口氣,急道:「辵,你可知道天尊身邊的位置不多,就算有以我的實力也上不去啊,尊皇衛高手如雲,兩大神衛也不會讓一個實力不濟的人站在他們頭上,你這不是讓我為難嗎!」

「現在不是為不為難的問題!關鍵得看你能不能讓天尊看中,如果今晚任務失敗,不光是你,就連我也會被調下來!」

感覺到辵的嚴肅,冽疑惑的問:「今晚目標到底有多強?」

「很強?而且不止一個!」

「既然很強為什麼不讓尊皇衛又或者神衛的人去執行?」

「這不是我們該問的,執行命令就行了!」

冽嘆了口氣!起身道:「那走吧,我倒要看看敵人有多大能耐。」

城東**酒店。二十八樓。

深夜,樓道極度冷清,燈光柔和卻攜帶一抹陰森之感!樓道盡頭,一道藍色倩影探頭查望,三十米之外目標房間門前站在兩名冷漠大漢,兩翼各有三名佩戴墨鏡男子。在樓道頂端,十幾個攝像頭不斷掃射。

藍衣倩影將樓層情況摸清楚之後,不動聲色對盡頭另一邊的人影比劃一個手勢,旋即,縱身一躍,切斷這一樓層點頭,嬌小身子如殘影閃出。

嗖。。。嗖。。。嗖。。。

幾道破風聲響起,藍影幾乎斜踏著樓層牆壁,好俊俏還好美妙的動作,三把飛刀自其嬌軀閃電掠出,直襲走道上男子。於此同時,手中那把蝴蝶甩刀射出,將最近的攝像頭破掉。

蓬蓬蓬。。。

幾道沉悶的到底響起,藍影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弧線,輕輕落地,踩在柔軟地毯上!身前殺氣襲來,她順勢一滾,嬌小唇口吐出一葉刀片,敵人動作一凝,脖子出現一道微不可見的血線,砰然倒地。

前後一分鐘不到,藍影成功解決四名敵人!樓道漆黑一片,佩戴夜視鏡的藍影朝已經掠出來同伴比劃:這裡你解決,我進來殺了目標。

同伴不動聲色點頭。藍影一腳踹開房門,閃身滾了進去!

屋裡,很靜,靜得只聞心跳聲!藍影那雙如鷹的雙瞳緊皺,隱約間她發現這裡的氣氛很詭異,在房間靠窗哪裡,坐著一個人,這個人的氣息很強烈;在自己側臉和後方,有三道若有若無的呼吸。

外面守衛非常薄弱,而這裡的氣息卻讓她不安,這種感覺太強烈了。直覺告訴她,這是一個陷進,情報有誤!敵人早就布下天羅地網等著她們來。

這句局面,她雖然想撤退,可這個任務關係著她是否能夠去天尊身邊做事,她不能放棄,她必須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殺掉今晚的目標。

嗖。。。

身後破風聲響起,藍影嬌軀一側,彈起,兩翼殺氣*來,她修長身子在寬敞房間一個側翻,冷叱一聲,雙腳連環踢出。

蓬。。。

閃電般的速度踢中對方一人,藍影借力穩穩落地,雙手一張,蝴蝶甩刀在其手中留下一道道刀影,眼見對方聯手攻來,她身子輕微一彎,十幾把飛刀劃破空氣,伴隨著她的進攻動作移動。

凜冽飛刀,熏灼殺氣,好俊俏的功夫。

眾人都知道,飛刀只會直線射出,絕不會轉彎,可在這一晚,人們看見了十幾把飛刀不但可以呈弧線攻擊別人,還能在保護自我的前提下對敵人造成巨大壓力。

打鬥聲突起,大喝聲緊隨兵器碰撞聲渾然一體!三名身手不弱的敵人被藍影打得連連後退,一名敵人手中馬刀揮來,藍影身子向後一躬,足下踢出,一把飛刀射出。

嗤。。。

解決掉一個勁敵,藍影心中爽快多了!剩下兩人,他們手中的兵器太快太狠,招招都要她的命,且招式狠毒。

見對方動作急速,藍影嘴角揚起一抹冷笑,縱然躍了上去,凌空便是一腳。對方見勢不妙,急側,豈料,虛招,藍影橫空一掃,呼呼聲作響,身子入蛇捲去,圍繞在她四周的飛刀割下身側男人一縷頭髮。

嗤。。。

幾乎是同一時間,蝴蝶甩刀隨手一擲,動作毫不脫離帶水幹掉剩下兩人。藍影來不及去看自己在打鬥中手臂會劃破的傷口,一步一步的朝落地窗那個人影走去。

拍。。。

突然,樓層和房間燈光亮起!令得藍影不禁抬手擋住這強烈的光線,陣陣腳步聲傳來,她適應光線之後,十幾個西裝男子面帶面具竟押著她的同伴走了進來,在她面色慘變至於,又是幾個扛著設想儀器的人進入。

這一刻,藍影知道自己栽了!

「辵。。。」

藍影雙目噴火,想上前營救,可對面十幾人不說,辵在他們手中,貿然營救只會送掉辵的性命。

「冽,別管我,快走!」

「哈哈哈。。。走?你們能去哪兒?」一直坐在落地窗前的人,聲音粗獷沙啞!他帶著面具,只將鬍鬚留出來。轉身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問:「想殺我的人多了,但這麼多年來還沒人成功實現他們的夢想。說,誰派你來的?」

冽死死的盯著十米外的面具男人,她有信心一招擊斃對方,可對方身邊的人氣息強烈,這讓她很被動。

「你做夢,我不會告訴你你想知道的。」

「是嗎?」男人玩弄中手指,笑著說:「給你兩個選擇,一,把幕後人供出來,我放你們離開;二,你咬死不說,那我就只能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同伴被我的人蹂躪而死了。」 「哪裡有八百萬,頂多也就五百萬而已。」病床上的男人說道。

周陽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想不到這個男人還挺幽默的。

「這都已經好幾天了,你怎麼還在生氣?」周陽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

「有嗎?很明顯嗎?」山貓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狐疑的問道。

還不明顯?天天拉著一張長臉,眼睛黯淡無光,那不是生氣是什麼?

「行了,別生氣了,那天確實只是一個意外。」周陽再次說道。

是啊,他這麼想,顧忘這麼想,周陽也這麼想,可是有人不會這麼想啊,山貓嘆了口氣。

「哎,你又怎麼了?」她趕忙問道。

「我告訴你,你要是為了我大哥好,最好還是親自去找嫂子解釋一下吧,估計這會兒兩個人應該在鬧彆扭呢。」山貓低聲回答。

不會吧?顧忘和趙以諾之間的感情那麼好,怎麼可能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

「可拉倒吧,他們倆之間的愛情那可是無堅不摧,再說了,人家是夫妻,趙以諾怎麼可能因為報紙上的一些八卦新聞就去懷疑顧忘。」周陽嘀咕著,肯定是這個山貓想多了!

趙以諾的性格山貓還是比較了解的,有時候,對於一些事情,表面上雖然她不介意,但是內心深處還是有些疙瘩的。

「你是女人嗎?」山貓突然問道。

這是什麼鬼問題?周陽面色瞬間難看,她到底是不是女人,難道他看不出來嗎?

「女人的心思你怎麼就不懂呢?你該不會沒有談過戀愛吧?怎麼可能?像你這樣的女生,背後應該有很多人追才是,那你以前談戀愛的時候就沒有吃醋過嗎?」山貓輕聲問道。

他什麼時候突然變得這麼八卦?周陽轉過身子,示意拒絕回答他的問題。

「好了,反正你以後離我大哥遠一點就行。」山貓故意轉移話題。

「你吃什麼?我給你買去。」周陽不想接他的話,當然不行,她還要指望那個顧忘東山再起呢!

「隨便吧。」

又是隨便?周陽的眼睛閃過一絲黯淡,上次就是在一個叫「隨便」的店裡吃的飯,自己才因為喝醉而做出了那麼醜陋又丟人的行為。

病房裡只剩下山貓一個人,手裡攥著手機,一直在猶豫著要不要撥出去,終於他還是打了過去。

「怎麼了?」還是那麼熟悉的語氣,還是那麼甜美的聲音,山貓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她應該過得很好吧?和沈珏在一起,兩個人應該很幸福吧?

「那個,有時間的話,就去看看嫂子吧。」山貓說道。

什麼情況?趙以諾怎麼了?還是她和顧忘又吵架了?

「發生了什麼,說!」上官娜娜很霸氣的大聲喊道。

她果然沒有看報紙。

「你說什麼?外面有人?顧忘哥怎麼可能?那些記者也太瞎扯了吧!」上官娜娜沒忍住,直接吼了起來。

「所以啊,我估計嫂子應該很傷心,你過去勸勸她。」

「不會吧,以諾才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呢,她很信任顧忘哥的好嗎?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上官娜娜不在意的說道。

山貓聽到他這樣說有些火大,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心大?怎麼和周陽一個德行!怪不得那次周陽說喜歡上官娜娜。

「你過去看看,以防萬一!」山貓沒有耐住性子,直接喊了出來。

「呦呵,山貓,你竟然敢吼我?膽肥了是吧?是不是有了那個叫什麼周陽的女人,很激動,很興奮啊?」上官娜娜故意說道。

她算是看明白了,這個男人喜歡周陽那個姑娘,只是結果會怎麼樣,這還真得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

「行了,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去。」說著女人便直接掛了電話。

現在這個年頭,社會風氣越來越歪了,怎麼連這種八卦小事還報道上了,而且還完全沒有搞清楚事實。

上官娜娜劃開手機通訊錄,又撥了過去。

「在哪裡?好,下了班我直接過去,放心吧,嗯,好,我也想你,好久沒見了。」趙以諾說道著。

對於上官娜娜的突然邀請,她心裡有數,無非就是那個女人給自己做思想工作,為顧忘說好話,只是她真的不需要了。

下班以後,一家西餐廳里。

「來,以諾姐,好久不見,我們喝一杯?」上官娜娜問道。

「哎,別了,你這正懷著孩子呢,別喝酒了。」趙以諾立馬攔住她說道。

「以諾姐,你說什麼呢?我是說喝咖啡啊,我哪裡有說喝酒啊?」

額,一下子趙以諾尷尬了。

此時的西餐廳里人很少,氣氛很是安靜,就連音樂也由白天的歡快旋律換成了低沉的大提琴。

「以諾姐,我上官娜娜說話一向很直,既然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那我也就不和你轉彎子了。你和顧忘哥的事情我都已經聽說了,我了解顧忘哥,他不是那樣的人……」

「娜娜!」突然,趙以諾直接打斷她的話。

「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今天不聊這個好嗎?」她乞求道。

看著對面的女人一副憔悴又期待的模樣,上官娜娜一下子心軟了,好吧,既然她不想聽,那就隨她吧。

「好,那不然,一會我們吃完飯以後去逛街吧?」

「你身體可以嗎?吃得消嗎?」趙以諾問道。

「以諾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可是上官娜娜啊,放心吧!」上官娜娜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