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嘆了口氣,她道:「怎麼就這麼傻呢?

這件事原本與你無關,禍也不是你惹的,為什麼要來?

現在好,真的想走都走不掉了啊!」

說罷又苦笑道:「原本以為結成道侶可以守護你,還掉欠下的債,現在呢,越欠越多了啊,感覺下輩子都還不上了……」

真心無奈。

最痛苦的莫過於可能都沒有下輩子了,接下來要面臨的極有可能是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結果林昊也沒理,只道:「如果非要還,那就這輩子吧,下輩子你更加還不清。」

話語間隨意一抬手,頓時大片璀璨星芒浮現,還沒明白怎麼一回事,眾目睽睽之下,妙音真人和赤練就消失了。

靜!

人總是對於未知的事物心存恐懼,修士其實也是一樣。

好端端兩個大活人就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且全無絲毫空間波動,沒法讓人不心寒。

靈識查探,的確沒了妙音真人和赤練存在的氣息,當場蒼龍門門主臉色變得極度陰沉,寒聲道:「林紫霄,你到底把人藏在何處?」

黃龍真人呲牙欲裂,怒斥道:「混賬,還不把人交出來!」

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

留下那倆當累贅的是他們,現在口口聲聲喊著要交人的,還是他們。

林昊也懶得理會,淡然道:「時候不早,是否可以開始了?」

又道:「若你們不動手,本帝可就不客氣了!」

此言一出,當即虛空震怒。

「好膽!」

「狂妄!」

「林紫霄,來年的今日便是汝之忌日!」

「……」

數千人發起怒來威勢當真不是蓋的,隨著那怒氣沖霄,瞬時天空就陰沉下來。

此刻蒼龍門門主面色已經恢復平靜,淡然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蒼龍門便成全你。」

語氣淡漠異常。

說到底,雖然忌憚那神鬼莫測的手段,但他們要留下的從頭到尾只有林昊。

只要林昊沒走掉,一切好說,至於那兩個女人,跑了也就跑了,根本無傷大雅。

也是這話,傳出之際,林昊眉頭一皺。

果然有大乘修士!

而且不是一個,足足兩人!

大乘修士作為修真界幾乎絕頂的存在,手段絕不是大乘以下修士可以想象的。

雖然他現在並不畏懼,但若是想要擊殺,難度有點高。

不過這兩位大乘修士並未現身,而是在暗處盯著,似乎在防範他逃亡。

也就這個時候,那五千金丹動了,那五百元嬰也動了。

早就已經站好陣位,而今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奔走,不過眨眼之間,蒼龍七殺陣再次成型。

這次一共是兩個蒼龍七殺陣,一個由五千金丹組陣而成,一個則由五百元嬰組陣而成。

兩個陣法一共形成兩條七爪蒼龍,看上去不相上下,卻是比當日靈劍宗上空那條大上三倍不止。

眼下這兩條蒼龍繞著黃龍頂,一條在上,一條在下,按照不同的時針走向盤旋。

在此之外,更有蒼龍門門主黃龍真人一眾化神合體乃至渡劫修士站在高處,凌空俯瞰,虎視眈眈。

林昊便在這場風暴的中央。

他獨自站在黃龍頂,儼然已經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蒼龍門也沒給他太多時間,隨著蒼龍門門主抬手,一個「殺」字吐出出,繼而手臂重重斬下,頓時虛空動蕩,電閃雷鳴。

也就這個時候,蒼龍探爪,那兩條數十里長的七爪蒼龍同時出手,兩道破碎虛空的犀利爪影不分先後,瞬間殺到。

林昊一點動靜沒有,直接被那白色爪影湮滅。

見狀,高空蒼龍門眾人不屑冷笑,暗道不過如此,暗中兩位大乘修士也收回靈識,放棄關注。

也就這個時候,隱約有龍吟聲起,緊跟著那淡漠的聲音自下方傳來。

「對付本帝,你們果真就只打算用這等實力嗎?」

破壞力不可謂不強,眼下黃龍頂已經不存在,整座黃龍峰都破碎將近一半,可那聲音依舊無比清晰,並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更沒有被壓制。

聞聲,黃龍真人僵住,蒼龍門門主僵住,暗中兩位大乘修士一樣僵住。

與此同時,那兩條七爪蒼龍不敢怠慢,又同時探爪轟殺過來。

這次就沒那麼便宜了!

硬頂著那兩道破天之爪,持續的龍吟聲中,血光衝天,上百條龍魂虛影衝天而起。

便在那群龍亂舞之中,林昊雙手背負,抬首向天,彷彿走火入魔一樣,瞳孔血紅。

便是那魔神一樣的狀態,某一刻驟然滾滾黑氣如墨,緊跟著便聽「昂」的一聲龍吟,一條上百米長通體黝黑的三爪烏龍自濃墨之中衝出。

便是這條突然出現的三爪烏龍,只一爪下去,瞬間一條七爪蒼龍崩滅,一座蒼龍七殺陣瞬間崩潰。

再一爪,另外一條七爪蒼龍也跟著步了後塵。

見它又一記擺尾,神力無鑄朝著那些破陣之後元氣大傷的金丹元嬰門人而去,蒼龍門門主一眾終於怒了。

「還不住手!」

天下第一醫館 「孽畜受死!」

「屠戮我蒼龍門,今日你便真的是龍,也要乖乖變成蟲!」

「……」

殺氣滔天。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近五十位化神併合體修士同時出手,朝著三爪烏龍殺來。

此等威勢,便是渡劫修士亦要暫避其峰,奈何去到那血罡覆蓋的黑色龍鱗之上,根本一點傷害都沒有。

三爪烏龍也不管不顧,兀自一尾將近百元嬰修士連肉身帶元嬰直接抽爆,跟著龍顱朝天,「昂——」

龍吟長空,虛空震顫!

滾滾音波化作實質性的黑色波紋朝著四面八方擴散,所過之處,彷彿放煙花一般,那些金丹元嬰爆得漫天血色,日月無光。

看到這一幕,呲牙欲裂,蒼龍門門主終於忍無可忍,那些渡劫修士以及暗中存在的大乘修士也忍無可忍。 「混賬,受死!」

「孽畜,受死!」

「孽障,與本座死來!」

「……」

大戰全面爆發。

林昊啟用三爪烏龍變身,大肆屠戮,終於引發了蒼龍門全部的怒火。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這一刻蒼龍門門主不再隱忍!

這一刻黃龍真人也怒不可恕!

這一刻,所有的渡劫修士,乃至於兩位飛升在即的大乘修士,皆全力以赴,勢必將這孽龍誅滅於此!

這等怒火不可謂不可怕,疊加起來,儼然已經是修真界之極限,直追仙人之威。

可即便如此,這一切的一切轟下去,依舊未傷及三爪烏龍分毫。

「擋住了?」

「這怎麼可能?」

「即便是大乘修士也會被轟殺成渣,他怎麼可能擋得住?」

監獄男友是超模巨星 「那是什麼,那到底是什麼?」

「區區一副龜甲,怎可擋住我等所有的怒火?」

「……」

全場震驚!

看著那突然出現的巨大龜甲,硬生生將所有的攻擊擋下,自身卻不損分毫,這一刻連那兩名大乘修士都不禁變了臉色。

太強了!

捫心自問,他們雖然也有很強大的防禦靈器,但自認沒有如此強大的防禦能力。

眼下的情況,看似蒼龍門有著無與倫比的摧毀力,可因為這副神異龜甲的存在,居然絲毫奈何那孽龍不得。

蒼龍門眾人震驚,林昊卻不會發獃。

頂起龜甲擋住所有攻擊的同時,他張開龍嘴,大口一吸,便彷彿無盡深海的海眼一般,瞬間那些爆炸產生的龐大真元氣血乃至靈魂匯聚成滾滾洪流,只往嘴裡鑽。

如此血腥殘忍的行徑,使得蒼龍門眾高層越發怒不可恕。

忍無可忍之下,一名大乘修士厲喝:「孽畜,這是你自己找死!

列祖列宗在上,今日大敵當前,弟子願以五百年壽元,請鎮門仙器……」

看來還是低估了蒼龍門。

儘管算不得頂級大宗,可蒼龍門也有前輩飛升仙界,在仙界也有後台。

如此一來,宗門裡留有鎮門仙器以護持道統不滅,並非奇事。

結果還是失敗了!

不願與君共婚 五百年壽元瞬間消耗掉,鎮門仙器也的確請了處來,只是還沒來得及下手誅殺,白光一閃,瞬間那三足烏龍消失得無影無蹤。

「噗——」

遍尋不獲,眼前一黑,那大乘修士當場吐血,仰天便倒。

……

林昊這一挪就挪了很遠,足足千萬里之遙,直接將虛空挪移盤裡面存儲的能量耗乾淨了。

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

仙器與靈器完全是兩碼事,仙器出現在下界,完完全全可以輕鬆鎮壓乃是摧毀一方空間。

除非他願意將諸天星辰圖這張最大的底牌暴露出來,否則除了趁早跑路,別無他法。

是以當時想都不想,直接腳底抹油了,也就跑了這麼遠。

儘管沒能如最初預想中一樣移平蒼龍門,可因為有仙器存在,現在這樣的結果也不是不能接受。

也沒想太多,恢復人形,先往虛空挪移盤注入海量靈石,然後他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貌似不太走運,好像不小心闖入了某個被禁制的區域。

按照虛空挪移盤上顯示的信息,此處乃是一處上古戰場。

連這存在不知多麼久遠的虛空挪移盤上都顯示為上古戰場,可想而知,這裡有多麼上古了。

也沒多做停留。

若是蒼龍門被順利移平,他倒是可以留下看看這裡有些什麼。

問題在於蒼龍門沒有被抹掉,這樣一來,靈劍宗那邊就會很危險。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趕回靈劍宗。

現在虛空挪移盤能量損耗太大,根本無法將他送回去,所以他只能選擇走彎路。

桃源界!

地球!

海島傳送陣!

一圈繞下來,也就差不多兩個小時,他便出現在古玄星另外一處陌生的地方。

所幸距離不是太遠,距離靈劍宗也就幾萬里。

這個時候虛空挪移盤中的能量雖然不夠超長距離挪移,區區幾萬里還是沒問題的。

是以十分順利,他回到靈劍宗。

情況跟想象中不太一樣,因為這個時候靈劍宗已經空了,一個人都沒有。

大致一想,他便明白應該是未雨綢繆,出去避難了。

事實也的確,他在山谷的木屋裡找到一封韓雪留下的信,信上說大家已經化零為整,出去躲避。

這是很聰明的做法。

想著蒼龍門現在自顧不暇,即便來了也不會有空去追那些小魚小蝦,他便也放心了。

而就在他離開靈劍宗山門不久,蒼龍門的人便怒氣沖衝殺了過來。

來的直接就是渡劫修士!

可惜靈劍宗早已人去樓空,除了毀掉山門泄憤,他們無可奈何。

林昊此時的處境也不是很好。

當時是瀟洒了,當時是男人了,現在一切平靜,到了承擔後果的時候。

「哼!」

「哼!」

「……」

都生氣了。

雖然沒有全都回來,可這個時候的明珠山莊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尤其妙音真人和赤練,這個時候還坐在一邊垂淚。

李妙竹也綳著臉,眼眶紅紅的,一臉苦大仇深。

重紫 面對這等狀況,林昊也不出聲,就木頭一樣杵在哪裡。

終於忍不了了,某一刻,李妙竹怒道:「林紫霄,你就沒什麼話要說嗎?」

好大的火氣。

到底是身份不一樣,這一發怒,白婉秋等人都嚇了一跳,也顧不上生氣了,紛紛勸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