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嘖嘖嘖……鹿大師,您不是很牛逼,很厲害嗎?

怎麼一個字都沒寫啊?」

張世豪看到鹿一凡的宣紙上一個字都沒寫,忍不住開口嘲諷道。

這貨的表現,比他想的還要差勁啊!

「噗……原以為怎麼著也能寫幾個句子出來。

沒想到啊,居然一句都寫不出來!

還敢逞能上台來……

而且還讓我們來出主題……」

王樂凱也是不屑的笑著搖搖頭。

看來自己太把這小子當回事了。

竟然拿自己最擅長的詩詞來和他比斗!

「呃……李總……時間到了。

張世豪和王樂凱都寫完了。

但是寧哥怎麼一個字都沒寫啊?」

歐美岐苦著臉道:

「難道寧哥真的是為逞能才上台的?

這下完蛋了,我真的要親那個噁心的傢伙一下嗎?」

「這傢伙……」

李丹妮捂著額頭,滿臉黑線。

氣skr人啊!!!

你好歹莽幾句,瞎幾把寫幾句也行啊!

好么,一個字不寫!

這不正好暴露了嗎?

安琪拉卻是堅定的,如同狂信者一般的道:

「鹿大師能做出《看見地獄》這種曲目。

區區詩詞,一定難不倒他!

他一定是有自己的深意,一定是這樣的!」

劉文斌卻是呵呵的笑道:

「安琪拉大師啊,您是被這小子給洗腦了吧?

不行,就是不行。

你強行給他加戲,只會讓他更丟臉好伐!

不過這樣也好。

反正,我已經贏了!

哎,真是爽啊!

一億元的卡,一個美女的香吻,外加華夏小提琴協會會長的職位,就這麼輕鬆的到手了。

哈哈哈哈……爽!!!」

台上。

王樂凱笑著嘲諷道:

「看來,咱們鹿大師今天是缺乏靈感啊!」

「可不嘛!居然一個字都沒寫!」

張世豪也搖頭笑道。

然而,鹿一凡卻是淡定的道:

「我覺得直接創作出一首詩來秒殺你們,太沒意思。

所以我決定,給自己加大難度。

用你們兩人創作出來的詩做靈感。

寫一首比你們兩人的詩更牛逼的作品!」

「你……」

王樂凱氣的鼻子都歪了。

還特么嘴硬?

自己作詩都做不出來。

還說什麼,用他們兩人的詩做靈感,進行二次創作?

你知不知道,二次創作的詩,沒有可能比原創好的!

基本上都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而且你特么還要用兩人的詩一起,進行二次創作?

滑天下之大稽!!!

張世豪也懶得跟鹿一凡在這耍嘴皮子了。

當即念起了自己的詩來。

「我寫的這首詩叫《凌霄》,請各位品讀一下。」

說完,張世豪開始用話筒大聲的朗讀了起來:

「凌霄花攀援在陡峭的高崖上……」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 ?當張世豪朗讀完畢之後。

現場便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這首《花》,採用擬人的手段,寓情於物。

感情描寫十分細膩。

在短短的十行詩中,將愛情這兩個字詮釋的淋漓盡致。

聽到台下此起彼伏,經久不斷的掌聲。

張世豪鼻子抬的老高,高傲的雞兒都快翹起來了!

他直接指著鹿一凡的鼻子道:

「你也別吹噓什麼我們兩個的詩結合一起二次創作的話了。

就我這首詩,你來一個比我高明的唄!

要是做不出來,就別浪費王老師的寶貴時間了。

再拖延下去,也只是徒增笑耳!」

王樂凱贊同的點點頭道:

「張少說的是。

什麼二次創作,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罷了。

你鹿見寧,從頭到尾都是在耍大家!

根本連一個字都作不出來!」

台下。

劉文斌戲謔的笑著道:

「呵呵,看來咱們鹿大師的拖延計劃被張少給戳破了。

他連拖到王老師作詩完的機會都沒有了。

哎,真是悲劇啊!

現在就被被大家吊起來羞辱!」

李丹妮的臉色極為難看。

畢竟那可是一個億啊!

現在公司資金短缺,那就是救命錢啊!

「哎……沒想到我也有沖昏頭腦的一天……」

李丹妮嘆氣道。

在她看來,鹿一凡一定是不行了。

畢竟張世豪這個人雖然垃圾的要命。

但是詩作的卻是頂級的。

而歐美岐同樣是表情尷尬。

甚至是有些害怕!

她倒是不怕自己丟臉,而是怕鹿一凡這麼要臉的人,在全世界各國的大佬面前丟人。

男人丟臉了,那可真是要命的!

只有安琪拉依然狂熱的看著鹿一凡道:

「鹿大師的造詣這麼高,一定沒問題的!」

「我說安琪拉大師啊,你是不是魔杖了啊?

得了,讓事實說話的!」

當劉文斌說到這裡的時候。

張世豪再次催促道:

「能不能行了?

寫也不寫,讓你作也不作?

我就知道你是在拖延時間!」

「不行的話,馬上跪下道歉!

是男人,就別再磨磨唧唧的,讓人笑話!」

王樂凱同樣囂張的冷笑道。

鹿一凡無奈的攤手,聳聳肩道:

「那好吧,本來想憋個大招,把你倆一起虐的。

你的詩叫《花》是吧,那你聽好我的這首有關花和愛情的詩了!」

說完,鹿一凡當即一邊踱步,一邊用一種悲痛的語調朗誦道:

「夢后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卧槽!!!

當鹿一凡吟誦完的那一瞬間。

全場寂靜一片!

所有人,都沉浸這美妙的詩句里,久久不能自拔。

這首詩的每一個字,都是那麼優美,那麼讓人沉醉,那麼值得人去品讀。

去思考!

尤其是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和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這兩句詩。

簡直將一個寂寞看花,望月的單身狗的形象描寫到了極致!

那種思念,讓無數人感同身受。

幾秒鐘后。

不知道誰帶的頭,一股比剛剛鹿一凡演奏后更加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啪啪啪啪……

這些人並不全是詩人。

但是藝術造詣,卻是非常之高。

尤其是蒼天願望符改變后的現在。

懂古詩詞,那就是上流人士,高知識分子的代名詞!

這些個大佬怎麼可能不去學?

比起張世豪的那首《花》。

鹿一凡的這首詩,才是真正感人至深,可以讓人感同身受的好詩。

更難得的是……

他做的竟然是比現代詩還要難十倍的古詩!!!

要知道現在整個華夏會做古詩,而且能把古詩做好的人都沒幾個了!

更難能可貴的是。

這首詩的氣質四句好像是四個相對獨立的鏡頭(即1、夢后,2、酒醒,3、人獨立,4、燕雙飛),每個鏡頭都渲染著詞人內心的痛苦,句句景中有情。

這簡直不是人能做出來的!

這特么得是詩仙,詩神那個級別的人才能做出的詩句啊!!

「好詩,真是一首好詩啊!」

「是啊,將對某人的思念寄托在那麼多散碎的景物中。

這種功底和能力,怕是在場沒有人能比得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