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嘭!

一聲悶響傳來,人皮糖人轟然破碎,一片片如銅錢般大小的人皮向周圍飄散,飄散的人皮依然在燃燒著,嘶啦嘶啦的油脂燃燒聲傳來,所有看到之人無不膽寒。

所有人都瞪大著雙眼盯著這些人皮碎塊,只見這無數的碎塊迅變小,很快就消失不見,神識向這片區域掃描,已經沒有了范悅的任何靈魂氣息。

范悅隕落的同時,無盡遙遠的孤月星域,孤月帝君和他的眾多屬下,正在孤月帝宮寬敞的大殿議事。

孤月端坐在帝君寶座上,雙臂放在寶座的兩個扶手上,兩隻手中各握著一對乾坤球,正在不停地擺弄著,乾坤球不斷的摩擦,出一陣陣咯吱咯吱的響聲。

「范迪剛,你還要多久才能突破到天帝修為?你的突破關係著整個天帝神域的未來,你可要抓緊了。」

范迪剛站在大殿下,抬頭看著一臉陰霾的孤月,孤月的心思他很清楚,整個孤月星域里,只有他具備衝擊天帝修為的能力,孤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到了他的身上。

「回帝君,如果不是天劍靈魂分身抽取了一部分靈魂,使屬下的靈魂之力從第九層巔峰迴落到初期,千年之內必定能突破到天帝修為,帝君也知道屬下現在的情況,屬下現在不敢再妄談突破天帝之事。」

「哼!」

孤月冷哼道:「天劍這麼做忒過分了,竟然敢對本帝的大元帥下此狠手,他這是誠心要打亂本帝的計劃,本帝豈能與他善罷甘休。」

「帝君,那個來自中級宇宙的姓6之人不能小視,依屬下判斷,就算是窮盡整個天帝神域,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天才,如果讓他來到天帝神域,必將是我們的心頭之患。」

范迪剛突然提起了6青峰,孤月的臉馬上陰沉下來,緩緩說道:「是啊!中級宇宙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天才,早知道這樣,就算他毀掉第三監獄,本帝也要交好於他。」

「帝君所言極是,都是范瑋不懂事,如果他提前把此人的情況稟報給帝君,我們也就可以早作準備,後來的事情自然不會生。」

孤月突然話鋒一轉道:「這也沒什麼,本帝不是早就派范悅前往隕神星了嘛!一萬祖神巔峰強者,毀掉那顆星球都綽綽有餘,更何況只是捉拿一個小小的天才。」

他們正在議論時,守護在殿外的將軍突然飛跑進來,單膝跪地說道:「啟稟帝君,守護命牌大殿的弟子有要事稟報。」

「讓他進來。」

孤月低聲喝道,臉色陰沉似水,八十多年過去,因為范迪剛靈魂之力跌落之事,看著誰都不順眼。

守護命牌大殿的弟子飛跑進大殿,雙膝跪倒在十八級台階下,低著頭不敢抬起來,神體不停地顫抖。

「稟報帝君大人,范悅大人的命牌碎裂了,弟子不敢耽擱,第一時間前來向帝君稟告。」

「嘭嘭」

兩聲悶響,孤月聽到這位弟子的稟報,雙手猛然握緊,兩隻手中的四隻乾坤球頓時爆碎,孤月也噌的一下兒從帝君寶座上站起來,接著又撲通一下兒坐到寶座上。

「帝君饒命!」

孤月一屁股坐到寶座上,突然抬起了右手,寬大的衣袖對著跪在殿下的弟子甩去,眼看小命不保,這個弟子急忙向他求饒。

「咻!」

寬大的衣袖甩向這個弟子,只見對著這個弟子的方向上,突然掀起來一股颶風,颶風中蘊含著孤月神力形成的劍氣,瞬間重擊到此人的神體之上。

「嘭!」

祖神第一個小台階的弟子,讓孤月寬大袍袖隨意的一揮,神體頓時變得千瘡百孔,陡然間爆碎成一片血霧,血霧瀰漫了整座大殿,一會兒的功夫便消失不見。

大殿下,站立著數百位天王和天皇強者,看著孤月如此視生命如草芥,所有人都噤若寒蟬一般,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姓6的一旦來到天帝神域,先要去的地方一定是天劍星域,馬上派人潛入天帝星域,現此人馬上向本帝稟報,我要親手會會這個6姓之人。」

孤月帝君說完,緩步走下眼前的十八級台階,徑直走向大殿外,與此同時,天劍帝君也坐在自己帝宮的寶座上,大殿下,只有帝君使者一人垂手侍立。

「真是沒有想到,正在我們為天劍星域的命運擔憂時,中級宇宙竟然出現了這麼一位驚才絕艷之人,希望他能扭轉乾坤,也好擺脫天劍星域被動的局面。」

天劍帝君看著坐在下面的帝君使者,輕聲自語著,從他的臉上,還是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帝君,我們已經和6青峰結下了善緣,相信將來一定會成為我們最好的盟友,憑他的天賦,修鍊到天帝修為也不是什麼難事,老臣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帝刀一向保持中立,他一旦倒向孤月一方,天帝神域的平衡就會打破。」

天帝神域的三位天帝中,此時只有帝刀帝君心裡最踏實,無數年來,他始終保持著中立,在天劍和孤月之間左右逢源,無論是到了哪一方,都會被待為上賓。

誰都知道帝刀的作用十分重要,他就像一隻天枰的砝碼,偏向哪一方,就會瞬間加重這一方的份量。

天帝神域的三位帝君都在談論6青峰,而此時的他,卻正在經歷著有史以來最為嚴峻的考驗,面對五千祖神巔峰強者,他的心裡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范悅讓6青峰一槍擊殺,死狀之恐怖,雙方的所有人都為之駭然,特別是七大殿主和五虎大將,他們從來沒看到過,他們的大人竟然如此狠辣。

五千祖神巔峰之人的臉色不斷的變換,瞬間由駭然變成了驚恐,腳步在空中不斷的後退,剛才的一幕在靈魂之中不斷的回放,

「都給我停下,我們都是來自天帝神域之人,對方的一個神通,就把你們嚇成了這樣,真沒出息,范悅將軍隕落了,我是第一大隊長,現在都聽我指揮,給我殺!」

第一大隊長隨著其他人退到了萬米之外,這才陡然清醒過來,馬上停下了倒退的腳步,對著身後還在後退之人厲聲斷喝。

「各位,我們現在沒有了別的退路,只有將對面姓6之人抓住,還可能有一線生機,別忘了,回去的路上,還有一隻龐大的宇宙強盜等著我們,姓6的是他們的主人,實在沒了辦法,還可以讓這小子給我們開道。」

說這話的是第二大隊長,他早就看出了形勢,他們這次的出行,就算能順利離開隕神星,兩不管星域那一關也不好過,唯有拿住6青峰當人質,才有生還的希望。 ?有第一大隊長挑頭,第二大隊長在一邊又是一番鼓動,五千祖神巔峰強者的恐懼之色頓時消失,臉上的陰霾不見,全都變得咬牙切齒。八一≤﹤≦.≦8≤

「殺!」

五千祖神巔峰強者齊聲吶喊,強大的氣息釋放而出,鋪天蓋地的朝著對面6青峰一方席捲而去。

6青峰這一方,聚集著整個隕神星的最強者,但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祖神巔峰,祖神第八個小台階的倒是不少,只是相比於對方的五千之數,還是有點不夠看。

6青峰絲毫不懷疑,只要這五千人衝過來,自己這一方肯定瞬間陷入到被動之中,自己當年的這些屬下,隕落的也少不了。

6青峰有落葉繽紛的群攻手段,但是面對祖神巔峰強者,他沒把握能毀掉對方的修為。

但是,現在事關緊急,不管落葉繽紛這式神通行不行,他都必須試試,況且落葉繽紛可以瞬間施展出來,一旦不行的話,還可以瞬間變換其他手段。

「落葉繽紛」

神火蛇矛槍交到左手,北斗七星劍頓時出現在右手中,同時,劍體上瞬間包裹上一層渾厚的神力光芒,朝著衝來的五千祖神揮斬而下。

隨著北斗七星劍揮斬而出,空中頓時出現了無數嫩綠的樹葉,對著衝來的五千祖神紛紛揚揚飄落下去。

每一個祖神的神體之上,都有十幾片樹葉落到金色甲胄上,神力透過金甲,瞬間衝擊到他們的神體之內。

「啊!這是什麼神通,竟然如此詭異!」

就算他們是祖神巔峰強者,樹葉剛開始臨體時,也同樣沒能避免神體十分舒適的感覺,只是當神力迅破壞他們的經脈時,才知道大事不妙。

神力順著經脈,迅向他們的丹田衝擊過去,不愧是祖神巔峰強者,面對如此危險,全都瞬間鎮定下來。

五千祖神的做法竟然出奇的一致,迅凝聚海量的神力,迎著對方衝擊而來的神力而去。

眨眼間,因落葉繽紛衝擊對方體內的神力,都被對方消滅一空,雖然沒有造成傷害,每個人卻都是損失了很多神力。

「姓6的,怪不得孤月帝君都要殺了你,這樣的手段,整個天帝神域都不曾有,只是你的修為太低,對我等還構不成威脅,留著你成長下去,一劍就能廢掉我們這些人的修為。」

6青峰沒有理會第一大隊長的話,而是回頭看了看身後這些屬下,身後這些人有一萬多,除了他的那些好友,修為最低的也是祖神第三個小台階。

這一萬多人都是隕神星最傑出的天才,每個人都能越兩個小台階戰鬥,只有這些人全部出手,才有戰勝對方的可能。

但是,對方都是祖神第九個小台階,對於自己這一方的人來說,有的人必須越六個小台階戰鬥,二者卻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事到如今,只有施展自己最拿手的陣法,才有徹底殲滅這五千祖神巔峰強者的可能。

時間緊急,不容他多考慮,咬咬牙,北斗七星劍中瞬間灌注進海量的神力,他覺得還不保險,神力依舊不停地注入到劍體之中,只是片刻,體內便消失了七成的混沌神力。

北斗七星劍高舉,對著頭頂的空中迅揮下,劍體上瞬間疾射出一道炫目的光芒,光芒直衝高空。

這一世的6青峰,還是第一次施展日耀七星陣,具體威力如何,他也不知道。

「這是祖神大人的日耀七星陣,大人這是要強行剝奪這些人的神通,各位準備好,一旦祖神大人施法完畢,我們都要全力進攻這些天帝神域之人。」

6青峰長劍向虛無之處揮斬而出時,中隕神殿殿主方宇當即明白過來,迅對己方這一萬人大聲提醒。

包含著6青峰七成混沌神力的光芒衝上高空,劍體瞬間黯淡下來,光芒眨眼間衝上百里高空,此時看去,就像是空中憑空多出來一顆太陽一般。

熾熱的光球高旋轉著,百里之遙不算太遠,所有人都感覺到,從光球上釋放出來的高溫燒烤著雙方的眾人。

突然,恐怖的高溫消失,從光球上釋放出七道耀眼的光線,分別射向七大神殿的方向。

七道光線瞬間落到七大神殿上,光球和神殿之間頓時建立了某種特別的聯繫,七大神殿在光球的牽引下,迅離開了所在之地,直奔光球高飛行而去。

五千祖神巔峰強者看到這怪異的一幕,竟然全都停止了前沖之勢,他們都抬頭看向百里高空。

七大神殿瞬間飛臨到光球下方,神殿消失不見,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七顆耀眼的恆星。

雷神殿(天樞星),南隕神殿(天璇星),西隕神殿(天機星),中隕神殿(天權星),東隕神殿(玉衡星),北隕神殿(開陽星),冰雪神殿(搖光星)。

七大神殿排列成北斗七星之狀,光球上釋放出來的光線,仍然和七顆星連接在一起,七大神殿所化之星越來越明亮,眨眼間便和上方的光球一般。

「日耀七星陣!」

隨著6青峰口中的一聲大喝,從北斗七星上瞬間射出七道炫目的光線,七道光線匯聚到一起,頓時成傘狀向下幅散下來。

傘狀的光芒覆蓋方圓萬里,所有人都被照耀在其中,片刻后,五千祖神巔峰強者頓時露出驚駭之色。

「各位,我的修為變成祖神第六個小台階了,你們怎麼樣?是不是也都和我一樣?」

第一大隊長臉上同樣一副駭然之色,聽到第二大隊長的大叫,急忙說道:「我現在也變成了祖神第六個小台階,這是什麼神通,實在是駭人之極。」

和天帝神域這五千人相反的是,6青峰一方的人卻都是面露驚喜之色,在對方修為跌落三個小台階的同時,這些人全部提升了兩個小台階的修為。

因為6青峰施展的日耀七星陣,雙方的實力對立馬生了變化,隕神星的強者修為,很多人都過了來自天帝神域之人。

「五行,施展空間挪移」

6青峰的大喝聲落下,五行空間圖瞬間出現在光球上方,正當這些來自天帝神域之人茫然時,場景突然生了變化。

腳下不再是一眼看不到邊際的群山,而是波濤洶湧的無盡海洋,一念間,日耀七星陣連同所有人,都被挪移到五行空間圖中。

日耀七星陣的光芒輻射到腳下的海洋中,海面頓時劇烈翻滾起來,隨之一道道身影騰身飛出了海面,瞬間漂浮在空中。

「6道友,我兄妹也來助你一臂之力。」

說話的是嗜血鯊王和靜賢公主,在五行空間圖中將近百年,如今,二人的修為也都突破到了祖神第二個小台階。

在他身後,跟隨著一萬嗜血狂鯊,這些人都是6青峰當年在西海所救,這麼多年過去,他們已經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

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關注過這些嗜血狂鯊,現在一看,就算是以6青峰的閱歷,也不由得很是驚訝。

當年在西海救下他們時,大部分都是三級神獸,在五行空間圖中將近百年,在為6青峰挖掘神晶時,神晶也對他們敞開了供應,修為一日千里,神識一掃,修為最低的都到了三級神獸第五個小台階。

當年,6青峰曾徵求過這些人的意見,他們看上了五行空間圖中得天獨厚的修鍊條件,全都主動留在了這裡。

嗜血鯊王和靜賢公主更是喜歡上了這裡,每天帶著一萬祖神,精心打理著五行空間圖中的神晶礦脈,6青峰想趕他們走都不行。

「6道友,我等多年來承蒙道友的關照,現在,請允許我等報此大恩。」

嗜血兄妹二人和一萬嗜血狂鯊,也都進入了頭頂傘狀光芒的輻射範圍之內,這些人被光芒照射的瞬間,修為瞬間提升了兩個小台階,反觀天帝神域的五千祖神,修為同時跌落了兩個小台階。

一萬嗜血狂鯊的修為提升了兩個小台階的同時,頭頂的日耀七星陣瞬間黯淡下來,沒等6青峰再次注入神力,五大分身突然從圖中沖了出來。

「本尊,日耀七星陣只能勉強提升一萬人的修為,你現在都這樣了還硬撐著,還是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

五大分身聚攏在他周圍,每人手中握著一柄靈寶長劍,長劍指向頭頂的神力光球,五屬性神力同時釋放出來,暗淡下來的光球瞬間亮起了奪目的光芒。

6青峰和五大分身懸浮在傘狀光芒上面,透過光芒,對著下方的眾人喊道:「嗜血,靜賢,還有一萬嗜血狂鯊兄弟,多謝了,七大殿主,五虎大將,現在聽我命令,殺!」

來自天帝神域的這五千祖神,在嗜血一族的一萬人沒有衝出海面前,雖然跌落了兩階修為,面對6青峰的這些屬下並沒有畏懼之心。

當他們看到又有一萬神獸加入到戰鬥中時,頓時萌生了退卻的念頭,不約而同的向傘狀光芒覆蓋的範圍之外衝去。

「這些人要跑,我們趕緊去追,真要讓他們跑了,以後肯定是一大隱患。」

有不知道日耀七星陣底細的人,看到對方的五千祖神要跑,馬上大聲喊叫起來,並且迅向這些人追去。

「嘿嘿,他們也是太小瞧了祖神大人的日耀七星陣,如果隨便就能逃走,也就沒必要再施展這個陣法了。」 ?隕神星的這些人中,很多人都沒見識過日耀七星陣,看到天帝神域的祖神向扇形光芒的邊緣跑去,都急忙追了過去。>八≧一小>說網≤≦≦.<8<1≦

看到這些人抬腿就追,中隕神殿殿主方宇頓時笑道:「祖神大人的日耀七星陣可不是那麼簡單,是誰都能隨便衝出去,那這陣法也就沒了作用,大人的所有神力不就白白消耗了嗎?」

方宇嘴裡雖然這麼說著,腳下卻是沒停,也抬腿向這些人追了下去,很快便攆到這些人身後。

五千祖神並沒有聽到方宇的自言自語,仍然一如既往的向外玩兒命逃竄,先於隕神星的這些人跑到了傘形光芒的邊緣。

邊緣的樣子看起來和別處沒有一點不同,這五千祖神頓時大喜,抬腿就向外面跑去。

五千祖神爭先恐後向外面跑去,五千隻腳幾乎同時邁出了傘狀光芒的邊緣,就在這時,這些人眼前突然生了變化。

從傘狀光芒的邊緣,驟然間垂落下無數的混沌絲絛,混沌絲絛如劍,眨眼間把這五千隻腳全部切斷,五千人瞬間被這無數混沌絲絛反彈回來。

五千人被反彈回來的瞬間,垂落下來的混沌絲絛頓時不見,他們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空間,沒人敢上前用自己的神體再次嘗試。

這些人正在看著前面呆,想到剛才突然出現的混沌絲絛,抬頭看著百里高空的傘狀光芒,就像是一隻巨大的囚籠,他們都成了讓對方任意宰殺的獵物。

「殺」

五千祖神很快清醒過來,頓時聽到了從身後傳來的喊殺之聲,匆忙之下迅轉身,抖動著手中的金色長槍,迎著隕神星的強者衝殺過去。

以七大殿主五虎大將為的一萬祖神最後,懸浮著隨6青峰前往天帝神域的一百多位天才,他們並不知道6青峰在滄瀾城閉關,這次集體過來是準備隨他前往天帝神域,不成想卻趕上了一場大戰。

6青峰閉關的這一年,他們也都沒閑著,不約而同的全都選擇了閉關修鍊,不愧是6青峰看好的絕世天才,僅僅閉關一年,竟然全都突破了修為。

6青峰早就看到了他們,只是事態緊急,顧不上和他們說話,但是,他沒忘了神識向眾人掃描,看到所有人都突破到祖神第二個小台階,臉上頓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因為6青峰施展了日耀七星陣,這些人的修為,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了祖神第四個小台階,察覺到了神體的變化,一百多天才紛紛揮動長劍殺向對方。

五千孤月帝君手下的祖神,修為都暫時跌落到第四個小台階,此時,和這一百多個天才持平,比七大殿主和五虎大將反倒不如。

「哈哈,真沒想到,我何明今天也要以祖神第二個小台階之軀,親手斬殺第九個小台階巔峰強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