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嚯嚯。”

我一樂,來了興趣,這是好市民見義勇爲啊!

不錯,革命老區的羣衆覺悟就是高!

我不斷的換擋,油門幾乎就沒怎麼鬆過,寶馬車在複雜的國道上一路狂飆。

但後面的大牛車也不是等閒之輩,一直死死的咬住我不鬆口,而且不斷的尋找機會超車想逼停我。

狂飆了好一陣,大牛車漸漸的逼了上來,跑車就是跑車,飆車的時候能佔不少便宜。

恰巧這時前方出現一個很大的拐彎,路彎過的地方好像是一個工地,有不少車轍印,如果走直線,可以省去一半的路程。

我一咬牙,抓緊方向盤直接竄出國道,衝進了工地。

大牛明顯猶豫了一下才跟上來,我冷笑,工地坑坑窪窪,大牛跑車底盤低,在這裏絕對處於劣勢。

可結果……別說大牛車了,連寶馬都磨了底盤,昨夜下的大雨讓工地泥濘不堪,車輪更是陷了下去,動彈不得了。

我一陣懊惱,衝動了,只得下車,想認識一下這位見義勇爲的好市民。

而大牛車上的人也下來了,雙方一碰面,都愣住了。

“馬春?!真的是你?”

那人膚色有些黑,帶着一副墨鏡,不算高大,一見我便驚喜道。

“古……古剛?”

我也眉頭一揚,這人認識,還並肩戰鬥過,當初被困在大魔城的時候,我和他還有其他不少人組成了一個小團體,得了不少好東西,手上的重刀就是那時候撈出來的。

他是古家三兄弟之一,還有兩個親兄弟,一個叫古勇,一個叫古強。臨別的時候我們互相留了聯繫方式,平時偶爾還會聊幾句,但一直沒機會見面。

他們三兄弟是孤兒,客家人,長大後靠着自己的能力打拼,如今在贛南一帶頗有資財,這輛價值將人的蘭博基尼就是證據。

“哈哈,剛纔在路上瞟了你一眼就覺的你眼熟,原來真的是你。”古剛笑道跑上來。

我也笑了:“靠,原來是你呀,我還以爲是哪個好市民見義勇爲呢。”

“來了贛南也不跟我打個招呼,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生在路上撞見了。”古剛一樂,遞過來一根菸,道:“話說你怎麼招惹到公安了,這車看車牌應該不是你的吧。”

我苦笑,道:“一言難盡,路上遇到點事,踹了一個土匪窩子,搶了這玩意。”

“哈哈,有意思!哪個不開眼的敢招惹你啊,回頭我滅了他們。”古剛哈哈一笑,道:“來到我的地盤就別走了,讓我儘儘地主之誼,大魔城一別,可是一年半多了!”

……

(本章完) “沒問題!”

我笑着答應,眼下也不是特別趕,耽擱一兩天問題不大。

接着,我倆丟掉車子回到國道上,古剛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很快便來了一輛保時捷,司機下車把鑰匙交給古剛。

古剛招呼我上車,然後兩人重新返回瑞金。

看着這兩價值不菲的跑車,我笑道:“可以哇,國道旁邊也能弄到跑車,還召之即來,混得不錯。”

“哈哈,還行,這些年經濟發展的好,賺錢比較輕鬆。”古剛一笑,道:“不過這些都是俗世的東西,沒啥大用,哪裏比較的上你呀,我可是聽說了,趕屍門門主的幼子被你一刀宰了,現在的江湖可滿滿的都是你的傳說呀。”

“哦?”

我微微一愣,最近這一年風起雲涌,確實發生了很多事,其中大部分都傳了出去,胖子也跟我說過,說我已然名聲在外,但我沒得想到,事都傳到贛南這邊來了。

“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牛逼。”

古剛點了煙,又給我點上,說:“現在整個奇門年輕一輩都以你爲偶像,大名如雷貫耳,我可是聽說了,你剛入奇門一共才一年多點,現在已經是小目階層的最頂端,而且我看你這,外界恐怕還低估了你。”

WWW ★TTKΛN ★c ○

“哈哈,馬馬虎虎吧。”

我笑笑,自己成長的環境特殊,身邊並沒有什麼年輕的後起之秀,整天跟着大目級別的人混,甚至是次目、總目;以他們爲標尺,平時還感覺不出來什麼,總覺的自己太弱。

可經古剛這麼一說,一回首一對比,發現自己確實進步特別快;也就一年多點的時間,道行增長已經快要到達一百年的分水嶺了。

目前來看,似乎還沒有人的成長速度比自己快。

俗話說的好,沒有對比,就顯不出差距。

想到這,我輕呼一口煙,頓時感覺有幾分飄飄然。

仔細回想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徐爺、徐大山、吳奎等人其實對我都挺冷淡的,徐爺和徐大山還對我追求苗苗多有排斥,因爲他們覺的我配不上苗苗。

但隨着我的進步,證明了自己的潛力,他們也漸漸的接納了我,對我追求苗苗一事也從原來的反對到默認,再到鼓勵。

不知不覺的變化,其實是伴隨着自己的實力變化。

說句有些涼心的話,奇門終究是以實力來說話的,如果我一直是普通的馬春,是沒有可能和苗苗修成正果的,因爲差距實在太大。

苗苗註定是苗家的小主,而不會是家庭主婦,自己如果達不到那個層次,最後只能是一場空。這就是世界的本質,實力對應層次,層次決定交往規則。

不光苗苗如此,毒蝴蝶,白香月也是一樣的,如果我當初沒有選擇走出洪村,那

我恐怕現在還在洪村賣着雜牌手機,根本沒機會認識毒蝴蝶和白香月。

諸天之龍脈巫師 正如胖子說的,一碗孟婆湯,自己是有選擇的。

“走吧,瑞金雖然趕不上重慶那樣的一線大都市,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帶你去放鬆放鬆。”古剛咧嘴一笑,驅車重新進入瑞金市區。

沒多久他便停在了一家洗浴按摩城門口,剛進去,一個胸前掛着經理牌子的中年人便恭恭敬敬的跑過來喊古剛老闆。

古剛招呼一聲,要這裏最好的洗浴按摩技師全部候着。經理立刻答應,下去安排去了,接着古剛把我引到了最上層的一個豪華包廂。

“這也是你的產業?看起來不錯呀。”我看了一下,這裏裝修非常上檔次,和重慶差不多了,之前毒蝴蝶也會拉着我和胖子來這種地方腐敗。

“瞎鬧着玩的,也不怎麼接客,來往的都是些生意上的朋友。”古剛笑道。

我點點頭,周建兵在重慶貌似也將手伸進了這個產業,不過我沒怎麼過多關注,都是他在操持。

接着,我倆一起,洗浴、按摩、足療走了一圈,舒坦的我都快睡着了,期間古剛和我聊了不少,他還說當初在大魔城冒險的那些人幾乎都來了,就差我了。

享受完之後,我倆靠坐在休息區,古剛還讓人上了茶。

“你說這大魔城好好的一座城,怎麼沉入沼澤地不見了呢?”古剛奇怪道:“更古怪的是,它消失之後,整個奇門似乎都將它遺忘了。”

“是啊,各大論壇上面,大魔城三個字依然是不可提的禁忌。”我點頭,現在也就大魔城事件的親歷者還能關注了吧,其他的人估計也就當個茶飯之餘的傳說。

“這大魔城肯定非常厲害。”古剛沉吟了一下,又說:“你說,會不會是大魔城的勢力,向奇門聯盟施壓了?”

我搖頭,說不敢肯定。

大魔城現在都成了一個禁忌了,這麼多的論壇全部封禁大魔城這三個字,肯定是奇門聯盟聯合了所有世家大族才幹的成的事。

之前苗苗跟我說過,說東土奇門現在有一股聲音,要增大奇門聯盟的話語權,約束如今越來越厲害的各方勢力衝突。

不過分析之後發現,喊出這種話大部分是那些比較弱小的勢力,因爲它們害怕被兼併,短時間內,聯盟的話語權不會太大,因爲強者不答應,他們都想擴大勢力範圍。

話又說回來,眼下地府大亂,又出現鬼王殿這般恐怖的存在,東土確實需要一個聯盟作爲平臺去關注這些事,總體來看,奇門聯盟的話語權肯定會有所增強,但極其有限。

就如上次探索大魔城那件事,就是奇門聯盟組建的,但結果卻成了各大世家和勢力排除異己的手段,吳奎就被苗瀚父子派進去了,差點沒出來



在新的秩序沒有孕育出來之前,東土是不太可能具有向心力的,換而言之就是一盤是散沙,甚至邊境地區都已經遭到了外來勢力的滲入。

傾城女帝 傲嬌歸來 東南亞的蛇幫,黑巫組,東洋的陰陽師,西域的異教勢力,都蠢蠢欲動。

只是東土奇門的體量太大了,它們很難吞下去,所以纔沒鬧出太大的亂子,到目前爲止只是小規模的衝突。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你聽說過一個傳言嗎?”古剛突然道。

“傳言?”我搖搖頭,說沒有。

古剛壓低了聲音,道:“我從小道消息得知,龍虎山的曹仙姑在黃道大吉日佔卜時忽然吐血,似乎看到了什麼大凶的片段,雖然龍虎山刻意隱瞞了這個消息,但還是流傳了出來。”

“什麼,吐血?”我大吃一驚。

自己加入奇門已經足有一年多時間,視野從西南三大勢力慢慢跳了出去,也會關注周邊勢力的形勢。絕大多數的勢力都是家族傳承或者幾個家族聯合。但這個龍虎山卻很特別,它裏面師徒傳承佔主流,家族很少。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一下龍虎山在奇門的地位。

龍虎山位於江西北部的鷹潭,是道教的祖庭,在道傢俱有相當高的地位,相當於聖地。

早在東漢中葉,正一道創始人張道陵就已經在那裏煉丹了。其歷經兩千餘年傳承,奇門底蘊無比深厚,實力非常強勁,是道家久盛不衰的流派,至今也是核心之一。

不同於一般的勢力,龍虎山雖然實力強大,但卻非常低調,低調到他們對拓展勢力地盤根本沒興趣,一心潛修,大有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之的情懷。

шωш▪ тт κan▪ ¢ Ο

兩千年來他們就從來沒拓展過勢力範圍,地位十分的超然。就是一個誰也不願意去招惹,他們也對別人沒興趣的地方。

傳言在明朝末年,大名鼎鼎的魔王張獻忠一度打過龍虎山的主意,結果不知道爲什麼最後扭頭跑了,不敢招惹。

毫不客氣的說,龍虎山是東土奇門的無冕之王,執東土奇門之牛耳,但它卻完全沒有哪個覺悟,整整一派道士一心只想潛修,兩耳不聞窗外事。

但,又有一點例外!

那就是龍虎山的占卜一脈,在每年的黃道大吉日之時,他們都會爲“天下氣運”占上一卦,這已經是接近兩千多年的傳承了。

一年一卦,這一脈已經爲東土氣運佔了接近兩千卦,幾乎沒失過手,天下氣運都在他們的提前掌握中。

這一代的龍虎山占卜天師,就是古剛嘴裏說的曹仙姑,本名曹子荊。

她占卜竟然吐了血,卦象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絕對是大凶!

她受到了窺探天機的強烈反噬。

換而言之,東土氣運恐怕出了大問題!

……

(本章完) “你這消息可靠嗎?”我問古剛,這事可不算小事。

“應該可靠,因爲我不止從一條渠道得知的這條消息。”古剛道,“上次俞子清和俞子露姐妹也和我聊起過這事。”

“她們?”我微微蹙眉,俞子清和俞子露在蘇杭,恐怕又是另外的渠道,這事看來十有八九可能是真的。

“東土的氣運恐怕是出了大問題啊。”古剛道,說完嘆了一口氣:“但願別鬧得太兇,否則指不定動盪成什麼樣。”

我沉吟起來,這事其實不能算突然,現在的地府已經亂了,夜遊神說秦廣王和閻羅王已經在聯手祕密安排清洗變節者,但一想到酆都大帝都寂滅了,就感覺沒什麼信心。

別的問題先不說,就說秦廣王鎮得住其餘的八殿閻王嗎?別說公開反對了,只要其餘八殿閻王陽奉陰違,這地府就得散了架。

任何一個勢力都會有內部矛盾,甚至是尖銳的矛盾,地府自然不可能是鐵板一塊;而且叛亂實力深植於地府內部,隱藏的很深,光想想,我就替秦廣王感覺頭疼。

“關於大魔城的事,你還知道多少?”我問古剛。

“幾乎沒有了,不過前一段時間,我曾無意中聽派中長輩提過一句,說早已圓寂很多年的青牛道長又回來了,這事就更玄乎了。”古剛面帶驚色。

“青牛道長。”我倒抽一口涼氣,這事當然不玄乎,很可能是真的,因爲青牛道長只是隱世了,並沒有圓寂。

我想不通了,什麼樣的事情能驚動他老人家?

青牛道長是當今道門祖師級人物,東土所有道家流派都尊他爲道長,包括道家最主要的兩大流派,龍虎山、青城山,小一點就更多了,嶗山、羅浮山、武當山,還有已經入世的茅山一脈。

這裏必須說一下奇門的組成,奇門其實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定義是除了正門以外的東西,都叫奇門。

正門就是俗世三百六十行,簡稱俗世。

當然,這是廣義的奇門,狹義上的奇門其實要剔除幾大塊,第一大塊是道門,第二大塊是佛山,第三大塊是法事行,還有人數不算多的第四塊,巫門。

首先說道門和佛門,嚴格來說他們完全可以從奇門裏面劃出去了,因爲提到他們的時候,都說道門和佛門,而不會說奇門道家或者奇門佛家。

所以從狹義上說,組成東土奇門底蘊的就四大塊,奇門,道門,佛門,巫門。

巫門最小,現在基本上就是趕屍門和苗寨繼承了一些,但也式微了,反倒是東南亞一帶還比較興盛,不過他們興盛的是黑巫術;奇門指的就是世家,或者是家族聯合起來的勢力,苗家就是典型的單一家族式奇門勢力,趕屍門就是後者,由很多趕屍家族的聯合起來。

道門和佛門就很特殊了,他們相對要超脫得多,極少有家族的存在,大多以師徒傳承爲主要形式。很少有紛爭,至少沒有地盤和勢力範圍的紛爭;既可以說它久盛不衰,也可以說它是古井無波。

不像各大奇門世家之間,恩怨不斷,紛爭此起彼伏。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可以說明,苗家佔據了整個鄂省,但裏面卻有一個苗家也管不

到的地方,就是鄂省十堰市的武當山道門。

苗家是絕對不會去招惹武當山的,因爲武當山的傳承比苗家還要久遠,要說鄂省誰最強?

不是苗家,而是武當山!

只是他們太超然了,對俗世紛爭沒有興趣,平時根本就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說井水不犯河水都不確切,而是完全的“不存在”、“沒影響”。

苗苗曾經和我說過,說青牛道長原先就是龍虎山的,隱居很多年後,外人都以爲他圓寂了;這次回到龍虎山,肯定是有什麼事驚動了他,或者說,連向來超脫俗世的道門也有所動作了。

“風雨欲來呀,俗話說亂世道出,盛世佛出,等到道家都出手了,這世間恐怕就真的要大亂了。”古剛感慨道。

我點點頭,這話說的沒錯,佛門和道門最大的區別就是,盛世道隱,亂世佛隱。

簡而言之就是亂世來臨,當奇門勢力已經不足以構建秩序的時候,道家便會派弟子入世,斬妖除魔,滌盪天下,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而佛門很少這麼做,盛世香火鼎盛,佛門便打開,一旦亂世來臨,佛門大多關閉山門,做一方清靜之地,極少主動入世,頂多接受一些無家可歸之人。

因爲這兩者中間存在一個東西,就是殺孽。佛山禁殺,道門不一樣,遇上邪魔歪道,道門是不會手軟的。

盛世道隱,幾乎等同於不存在,只有到奇門世家已無法構建秩序之時,他們纔會下山入世。李白就是典型例子,他出身於蜀地青城山道門一派,唐末亂世來臨時入世斬妖除魔,成就了“青蓮劍仙”的赫赫威名。

東土世界,其實是道門構建了最底層的秩序,第二層是各大奇門世家,第三層是比較弱小的法事行;三者相輔相成,塑造了東土世界的底蘊。

當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漏洞,就有利益薰心之人。

這裏必須得提一下從業人數遠遠超過奇門、道門、佛門、法事行四者相加的“第五大門派。”

左門!

所謂左門,就是坑蒙拐騙偷,強取豪奪摟,騙人害人的那些人。

它們低級一點的打着某某名門名山的旗號,流竄在街頭巷尾坑蒙拐騙,高級一點的動用各種害人手段強取豪奪。

比如弄點蠱蟲,鬼奴之類的東西敲詐勒索,甚至介入各種恩怨,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如果有底線還強一些,如果沒底線,危害性特別大。

俗世每年都會無影無蹤的消失一些人,能找到的極少,那些人大部分都是被左門給弄掉的,它們手段非常隱蔽,普通的刑偵手段根本不可能破案。

總之,左門是佛門、道門、奇門都看不起、不承認的旁門左道,魚龍混雜、利益薰心,行事完全沒有底線,就連實力最弱的法事行都看不起它們,更上不得檯面。

盛世之時這些人特別多。

那些穿金戴銀的,出入豪車的花花“和尚”,手拿各種奢侈高檔物品的“道士”,通通都是此類。

真正的道家在盛世之時是歸隱的,俗世幾乎看不到他們的身影,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立身和使命感甩那些假道士加和尚幾十萬條大

街。

佛門也一樣,真正的佛家都是清心寡慾,青燈古佛相伴,絕不對動不動這個要香油錢,那個要門票錢、頭香錢。

扯!

很多人提起道士,第一印象就是竄流在街頭巷尾,身披一身又髒又破的道士袍,滿口胡言亂語的“左門假道士”,其實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當然這裏面也許會有懸壺濟世高人,但……少之又少。

所以道門和佛門又是一個很奇葩的存在,他們對那些冒充他們,敗壞他們名聲的的人幾乎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一心只追求真我或者侍奉佛祖,你愛敗壞敗壞,不關心,無所謂,除非是突破了底線。

“那個曹仙姑現在怎麼樣了?”我問古剛,道門和佛門一樣,幾乎處於半隱世的狀態,閉門謝客,沒有特殊的渠道和方法,根本就上不去,更聽不到消息。

“我雖然是龍虎派的,但也打探不進龍虎山去,現在不太清楚,我估計青牛道長如果真的回來了,肯定是和曹仙姑那一卦有關。”古剛道。

我點點頭,也許是龍虎山威名赫赫的緣故,整個江西一帶都沒有其他的奇門勢力,只有一個很鬆散的龍虎派,他們大部分是龍虎山的俗家弟子,而且秉承了龍虎山避世的傳統,結構非常鬆散,沒什麼上下級的關係,只是簡單的分了長輩和後輩。和龍虎山嚴格來說沒什麼太大關係。

古剛和我說過,說他三兄弟是孤兒,年幼乞討時遇到了一位龍虎山的道人,道人將他們託付給一個俗家弟子,這纔有了他們的今天,否則早就餓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