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四皇子玄空見狀,眼眸之中滿是興奮,嘴角漏出一絲冷笑!

「住手!」李天昊大聲怒道,右手輕輕一揮,一道劍氣打了出去! 「咻~!」

一道無形的劍氣急速射出,射向司馬國師的胸口。

司馬國師耳朵微微一動,身向後飄,避開劍氣!

「哄~!」

一聲炸響,大殿一陣晃動,一根黃金龍柱,轟然倒塌! 復仇總裁的逃跑新娘 司馬國師見狀,對著龍柱,輕輕一拍,默念咒語,眨眼之間,將龍柱修復如初!

司馬國師皺著眉頭,心中一陣惱怒,怒瞪著李天昊,「就差那麼一點點,就可以廢掉蕭天,都是這個老混蛋,毀了自己的計劃!」

李天昊氣急敗壞,指著司馬國師,惱怒道,「老東西,天下竟然有你這種無恥之人,對付小輩,還動用尊者之力,你小心七峰劍派舉派來報復!」

永樂大帝,站起身來,臉色平靜,心中早已掀起滔天巨浪,疑問道,「蕭天,你沒事吧?」

蕭天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笑了笑,「我沒事!」

龍賢德走上前來,躬身道,「陛下,我這侄兒剛剛和國師交手后,已經身體不適,請陛下恩准我帶他提前離開!」

永樂大帝點了點頭,朗聲道,「李宗師,就勞煩你走上一趟,順道替蕭天療傷,太醫院的東西,隨便拿!」

夜,公爵府。

蕭天坐在客房之中,運氣調息,小白趴在一旁,擔憂的看著蕭天,屋外,李天昊和龍賢德心中一陣焦躁不安!

半晌,蕭天睜開雙眼,嘴角之中露出一絲戲謔,「多謝了,司馬國師!」

「大哥,你醒了!」小白一下子撲了上去,抱著蕭天的脖子親昵著。

蕭天抱著小白,摸了摸小白的毛髮,興奮道,「因禍得福,不出意外,我的玄功在近期又要突破了!」

「太好了,大哥!」小白用額頭輕輕蹭著蕭天的手掌,「對了,大哥,我剛剛感覺到你體內的生機在消失,發生了什麼?」

蕭天隨機把在太和殿之中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聽得小白是火冒三丈,要立刻去找司馬國師報仇,還好被蕭天給及時阻止了!

「司馬老賊,這個仇,我一定會報!」蕭天眯著眼睛,露出一股殺氣。

三日後,一件震驚大陸的事情發生!

紫荊大陸西北之地,山脈連綿起伏,數千里之闊,峰巒蒼翠,巍峨雄武!主峰山脈,名曰劍山,狀如利劍,拔地而起,約摸數萬米之高,地勢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故稱劍山山脈。

山頂之上,有一平地,約摸數百里,地勢開闊,飄立著一座古堡。古堡周圍,白雲皚皚,仿若仙境,如雲如霧一般。

古堡南方,便是正門,門閣之上,寫著二個大字,劍閣!這便是大陸最強門派之一,劍閣!

劍閣,後山禁地。一處隱蔽的山洞之中,熊熊熱浪,冒著滔天火光,仿若熔岩火海一般。

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身穿鑽石鎧甲,站在岩海之中,聚精會神,盯著一塊灰色石頭。

「這九霄隕石,歷經地火千年鍛造,吞噬了數萬強者的靈魂,已然成形,接下來,只要扛過天劫,必然能成為紫荊大陸最強的劍,到時候,便是我劍閣稱霸大陸之時!」

風之國,帝都,公爵府。

書房之中,蕭天拿著毛筆,沾染韻墨,在紙上徐徐練字,看行文正是一副浩然正氣帖,突兀的,筆鋒戛然而止,蕭天抬頭看著西北方,感到一陣心悸,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從西北方傳來。

「嗖~!」

一個縱身,蕭天站在屋頂,緊緊盯著西北方,那晴朗的天際已然變化,滿是血雷。

「天劫,竟然是天劫?究竟是什麼逆天之物能引動如此龐大的天劫?」

中州,一間竹屋之中,一位身穿白衣的俊俏少年,輕搖摺扇,看著手中的畫卷,嘴角漏出一抹笑意,那畫卷西北方出現大量紅雲。

「看來,天劍已經出生了,是該去劍閣的時候了!」

東洲,陰陽殿一處地宮之中,一老者猛然睜開雙眼,看著西北方向,喃喃自語,「神祭?難不成,劍閣有神器出生,不行,我得立刻稟告殿主!」

北疆閣,冰山之上,風揚看著西北方的紅雲,久久不語,良久,吩咐道,「讓一刀立刻去劍閣拜訪他舅舅,順便查清其中緣由!」

雷神谷,地牢之中,一處鐵閘緩緩打開,一個滿面污垢的男子走了出來,冷聲道,「立刻陳護法陪嬌嬌,去劍閣拜訪她的姑姑,順便查看情況。」

於此同時,七峰劍派東陽峰上,東方長琴抬起頭看著劍閣,心情滿是複雜。

「師兄,你喚我來,可是為了西北方的那片紅雲?」諸葛長空疑問道。

「不錯,師弟,天有異相,必有重寶出生,不知道是福是禍啊!」東方長琴,滿臉凝重,「我已經讓仁和下山去打探情況,以防萬一,你通知蕭天讓他暗中接應,務必查清一切情況!」

神機門內,一胖子和一老者,相對而坐。

胖子面色凝重,看著西北方向的紅雲,拿起烏龜殼,放入八枚銅錢,輕輕搖晃,倒了出來。

「熒惑守心,紛亂之相!」

老者看了卦象,眉毛輕輕一條,「徒兒,你又該出去了!」

聽到這話,胖子眼眸一亮,心中早就樂開了花,「終於又能出去了,奶、奶、的,回來十幾天又過上以前拮据的生活,差點沒憋死胖爺。」

就算這次不讓胖子下山,要不了多久,估摸著胖子也會找借口下山!

諸葛四郎,佯裝不舍,故作為難道,「師父,我這出去三年,回來還沒幾天,你又要讓我出去?」

「那是自然,誰讓你是這一代的接引使?這次下山,務必要幫天選之子奪得天劍!」老者摸著鬍鬚,凝重道。

「師父,雖說老二已經突破白銀之境,但是和一些絕世高手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這次,我擔心會有意外!」諸葛四郎臉上滿是凝重。

「不用擔心,順其自然便可!」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老者摸著鬍鬚,神秘一笑。

「對了,師父,出門在外,肯定需要吃喝,這個嘛,這個嘛…」諸葛四郎一邊撮著手掌,一邊詭異的盯著老者。 (貓撲中文)老者見狀,微微搖了搖頭,沒好氣道:

「徒兒,我早和你說過,你乃通天之命,終其一生無錢財之運,此乃定數,我若給了你錢財,你必遭厄運!所以,此次出門,一切得靠你自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諸葛四郎早知道老者會這麼說,心中頗為無奈,拿起帆布,向劍閣走去!

風之國,公爵府,屋頂之上!蕭天看著虛空,心中滿是期待,就在剛剛,諸葛長空通過萬里傳音,已經將東方長琴交代的事告訴蕭天。

「天劍,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讓天下英雄豪傑,俯首陳臣!」

「呼~」一陣強風颳起,虛空之中出現一個黑洞,不停旋轉,從黑洞之中,出現一位衣衫襤褸的老者。

「師父,你怎麼來了?」看著眼前的老者,蕭天心中一陣興奮。

「還能為了什麼?自然是為了十六年前的約定!」古博摸了摸嘴角的修長的鬍鬚,臉上滿是自信,

「徒兒,我這次要你,在劍閣大會上,在天下人面前,擊敗那個老雜毛的徒兒!」

「師父,我還以為你是為了天劍而來!」蕭天喃喃道。

「天劍的事,我自會處理!」古博摸著下巴笑了笑。

「師父,你確定我有把握擊敗凌霄?你就不怕我失敗了,到時候丟的是你的臉!」蕭天滿是疑惑。

「怕啊,因為你現在能贏的幾率不到三成,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要給你進行特訓!」古博嘴角漏出一摸邪笑。

「什麼特訓?」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蕭天眼眸之中漏出一股興奮之情。

「這幾天,我借著你的名義,猥褻了各大門派女眷,現在,大陸上數千門派,都會對你發起追殺!」古博自顧自的說著。

「我xx你大爺,死老頭,你這是在敗壞我的名聲!」蕭天心中瞬間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蕭天現在嚴重懷疑,這老傢伙就是打著為自己特訓的幌子去猥褻別人,完事之後還站在道德制高點說是為了自己!

「對了,除此之外,我還在殺手聯盟花了一百萬金幣,來買你的人頭!屆時,數十萬殺手會過來取你性命!為期三個月!過了這三個月,發布令取消就沒事了,徒兒,這段時間,你好好享受!」古博說完,整個身子立刻飄入黑洞,消失不見。

蕭天楞在原地,猛然間,回過神來,破口大罵,滿屏的和諧音,

「死老頭,你嗶~~~嗶~~~嗶~~~嗶~~~傻嗶~~~!」拜別公爵,蕭天一個人踏上西行之路,三日後,已然到達風之國和金之國的交界地,義和鎮!

相傳,數千年前,風之國和金之國爆發百數場戰爭,大軍死傷無數,後來,雙方在此簽訂和平協議,幾千年來,二國邊界一直處於和平狀態,為紀念小鎮的意義,故名為義和鎮。

由於地理位置特殊,義和鎮沒有被二國所管制,處於三不管地帶,小型門派林立,很多強盜,劫匪,殺手皆聚集於此,時常有殺人越貨的事情發生,是個十足的混亂之地。

步入小鎮,放眼望去,頗為繁華,只是繁華之中帶著一片凌亂,地面上坑坑窪窪,街邊的垃圾中發出一股古怪的味道,嘈雜聲不絕於耳!

蕭天來到街邊的一家酒店,尋思打探一點消息,剛步入店,一股濃厚的酒香飄了出來。

「大哥,這是什麼酒,好香啊!」小白站在蕭天的肩膀上,抬起頭,使勁的用鼻子嗅了嗅。

「你個小饞鬼,待會給你喝上一壇!」蕭天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聽到這話,小白興奮的在蕭天的肩膀上,一蹦一跳,臉上滿是歡愉。

步入酒家,發現大廳之中,數十個酒桌坐滿了酒客,一個個體態魁梧,有些手執利劍,有些斜挎大刀,大口喝著酒,大聲說著話。

「小二,給我來一桌上好的酒菜!」蕭天自顧自走了進去。

「來,客官,這旮旯角還有一個位置,請坐!」店小二點頭哈腰,連忙招呼。

蕭天舉起酒杯默默喝著酒,豎起耳朵,聽著周圍這些人的談話,想要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

「你們知不知道,黑老虎傭兵隊,這次下了重金,要招一百個白銀戰士!每個戰士傭金一萬金幣!」

「一百個白銀戰士?這黑老虎接了什麼任務?要這麼多人手?」

「聽說,黑老虎這次接了一個任務,要送一件寶物去劍閣!據說,這個寶物是劍閣閣主的最愛的寶物!」

「劍閣閣主最愛的寶物?怪不得捨得化費如此重金!」

「花這麼大代價,究竟是什麼寶物?」

「不知道,但是據說這個寶物可以媲美天劍!」

「可以媲美天劍?不可能,這天下還有什麼寶物可以媲美天劍?」

「所以,這次有很多人,來到這裡,一方面想見識見識劍閣大會,另外一方面,也想看看黑老虎護送的究竟是什麼寶物!」

「待會,我打算去黑老虎隊伍報名,想去見識見識!」旁邊一桌几個人,繼續喝著酒,吃著肉,聊著天!

……就在這時,一位頭戴竹蓑的中年男子背著兩把長劍,慢慢走了進來,朗聲道,

「小二,過來,給我找一個座位!」聽到這句話,店小二跑了過去,陪笑道,

「對不起,客官,本店已經客滿,實在坐不下!您還是另尋一家吧?」

「人滿了?」中年男子冷哼一聲,看了最近的一桌酒客,手腕輕輕一抖,長劍出鞘,渾身上下泛著一道白色光芒。

「刷~」

「刷~」

「刷~」

「刷~」眨眼之間,那一桌四個人已然沒了氣息,均直挺挺的躺在地面之上,每個人咽喉上有一道劍傷,但沒有半點血液溢出。

「一劍封喉?」蕭天眼眸之中滿是好奇之色,

「沒想到,這義和鎮也是藏龍卧虎之地!」據《劍典》記載,一劍封喉乃是快劍之中的無上劍法,出劍人會在將全身劍氣聚集在劍尖,極短的一瞬間之內攻擊別人要害,與此同時,劍尖上的劍氣會瞬間湧入別人的身體使其斃命。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大廳之中,其他人見此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沒有多話,繼續吃吃喝喝。

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就在這時,一位身穿藍衣的公子哥,臉上氣急敗壞,指著小二,

「今天,你若不給本大爺騰出一間雅閣,本大爺就燒了你這酒館!」聽到這話,小二身體一軟,連忙哀求,

「施公子,您也不是不知道,劍閣大會召開在即,五湖四海的玄者全都來了,小店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雅間了,要不,您湊合湊合,在這大廳…」話沒說完,施中林眼眸一瞪,臉上頗為惱怒,一腳踢了出去,惱怒道,

「本大爺是什麼身份,你讓我坐大廳?若是我爹知道,你這酒店還想不想繼續開下去,趕也好,轟也好,給我找一見雅房!」無論在哪,都有這些囂張跋扈的執垮子弟,蕭天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喝著酒。

聽到外面的動靜,掌柜從後房走了出來,看著施中林,笑了笑道,

「施公子,既然你執意要雅間我也攔不住,義和鎮規矩你也明白,強者為尊,你看中哪一間,自己上去自己解決!」

「走!」施中林招了招手,帶著幾個護衛向著閣樓走了過去。……小白從酒杯之中退了出來,轉著烏溜溜的眼珠東張西望,

「大哥,我聞到了樓上有一股血腥味!」

「血腥味?」蕭天也疑惑的朝著樓上看了看。

「咚~!」

「咚~!」

「咚~!」之前上樓的幾個護衛的頭顱,一顆顆從樓梯上直挺挺滾了下來,施中林臉上滿是慌張,從樓上逃了出來,胸口已然被刺穿。

施中林臉上即驚又怒,咆哮道,

「我是東鎮霸王施德的兒子,你們竟然敢如此對我,有種給我等著!」

「嗖~!」就在這時,一根筷子從上空飛了下來,直接射穿施中林的肩膀,釘在牆壁上,施中林捂著傷口,轉身就逃!

樓上,雅間,四位男子坐在椅子上吃著酒菜,看上去,四人衣著打扮普普通通,但眼神之中滿是警戒。

「大哥,那小子說是東鎮霸王的兒子!會不會有麻煩!」藍衣男子皺著眉頭,疑問道。

「東鎮霸王施德,可是個狠角色!」青衣男子臉上帶著一絲不安的表情。

「不會,我之前和施德打過交道,只是沒觸及他的底線,他是不會出手的,」紅衣男子,臉上滿是淡然,

「所以,我饒了他兒子一命,而且,他現在為了劍閣大會閉關,根本不可能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