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回去,不要被只瘋狗亂了心情。”說完,便冷冷的轉身走向前方。?

幻宣幻妍亦跟隨在身後,卻不想突然被眼前的聲音阻擋了。?

“恩人的大恩大德,小女子無以回報,即是賣身葬父,恩人給了小女子錢財,我自當爲奴爲婢,做牛做馬。”是剛剛被我救下的那名女子跪在我的身前乞求着。?

“我不需要婢女,剛剛救你只是一時興起,你從哪裏來就回哪裏去,我也提醒你一句,想要不被欺負,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我停下了腳步,面無表情的對那名女子說道。?

“小女子名叫海瓊,家鄉遭難,跟隨父親來都城尋找親戚,沒想到爹爹卻因爲染上風寒無藥醫治而病亡,海瓊已經沒有了家,不知該往何處去,請恩人可憐海瓊,就收留我。”語畢還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臉上已經被淚水佈滿了。?

我暗自嘆了口氣,我並不是什麼大慈大悲的人,別人生死從來就與我無關,但是,對於這個女子,我彷彿看見了以前的我,這是緣分還是命中註定呢。也罷,也罷。?

“如果你要跟着我,就要拿出自己的本事來,我的身邊從來不呆弱者,或許你現在還是一無是處,但是,跟了我,就必須要有刻苦的決心,我可以幫你一時,幫不了你一世。還有,不要再叫我恩人,想好跟隨我,跟幻宣幻妍一樣叫我小姐。”?

“謝謝小姐,謝謝小姐”又磕了幾個響頭,“海瓊願意,無論付出多少,海瓊亦然不悔,只求小姐不要趕我走。”?

“幻宣幻妍,讓她跟我們回去,你們知道該怎麼做。”我淡淡的說道。?

“是,小姐。”幻宣幻妍齊聲答道。?

沒有再說過多的話語,繞過了海瓊繼續往夜王府的方向走去,但是,自己在心裏卻暗自嘲笑了自己一番。?

呵呵,什麼時候我也會做善人了,我不是一直那麼的冷血無情麼?在別人的眼裏,我是沒有人情冷暖的生物,這次倒好,不但出手救人,還收留了人。?

我可不以爲我是良心發現了。從不心存善心,是因爲我知道這世界都是自私的動物,不知道我這次第一次動了的善心會不會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些改變呢。?

------題外話------?

咳咳…。某若又很無恥的來求收藏鳥…(頂着鍋蓋飄走)??

, “小姐,需要我去通傳麼?”走到了金碧輝煌的夜王府門前,看見兩邊站着的十幾個守衛,幻妍小聲的在我的耳邊說的。?

擡頭看了看門上的那塊印有“夜王府”三個大字的匾額,我心裏升起了一絲無奈感。?

“不用了,我想,會有人來開門的。”以我的耳力,足以聽到門內的聲音。?

果不其然,我的話音剛落,王府的大門便徐徐的打開,暗瑾從裏面快步走來。?

“冷小姐回來了,王爺剛好出去了,王爺走的時候吩咐了,只要小姐回來了,直接回王爺的房間就好。”暗瑾恭敬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當作迴應。大文學dawenxue.net面無表情的踏進了王府的大門。?

“冷小姐,這是……”我剛剛走進門口,就聽見暗瑾的聲音傳來。?

我回頭望去,看着暗瑾看着海瓊,面帶疑惑的望着我。?

我朝幻宣眼神示意了一下,幻宣頓時明瞭,緩緩的開口“這位女子名叫海瓊,今天在街頭賣身葬父,不幸被人調戲,幸得小姐救下,隨即收留。”?

暗瑾表明上點了點頭,但是我卻看見了他眼裏的異常,似乎想要說什麼。?

我是那種任何事情都必須要了解得一清二楚的人,不想有什麼事情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錯過,於是我開口道“幻宣幻妍,你們倆先帶海瓊去整理休息一下,暗瑾,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你跟我來。”?

“是,小姐。大文學dawenxue.net”幻宣幻妍海瓊。?

“屬下遵命。”暗瑾。?

……?

走到一處安靜的水榭處,我終於停下了腳步,我知道暗瑾一直跟在我的身後,便直接開口道“我知道你有話想說,現在沒有人了,你開始。”?

許是聽到我如此直接的問話,暗瑾吃了一驚,但是又馬上恢復了過來。?

“小姐好厲害的觀察力,暗瑾着實佩服。”頓了一頓,就接着說道“小姐可知道,這王府不是什麼人想來便能進來的。”?

本來我就已經猜測到了七八分,現在又聽暗瑾這麼一說,我頓時就確定了暗瑾剛剛一定是爲了海瓊的身份而懷疑的。?

“是你信不過我,還是慕凌夜太過於防範了,夜王府什麼時候連一個弱女子也會如此的戒備。”我嘲諷的笑了一笑。?

“暗瑾自是相信小姐的眼光,之所以會如此,也只是王府裏一直以來的規矩罷了,王爺早就說過,冷小姐的所有命令當成主子自己的命令去執行,所以,這更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但是,我還是想告訴小姐一聲,主子從來不喜歡與女人接觸,小姐……”?

不喜歡與女人接觸,呵呵,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在我的面前,他哪次不是魅惑邪魅之極,那樣的挑逗於人,說出去不喜與女子接觸,誰會信啊!?

“是麼?我可不怎麼覺得。”我冷冷的聲音裏帶着濃濃的嘲諷。?

“小姐對於主子來說是特別的。當然不能與其他人比,小姐或許不知道,主子有很嚴重的潔癖,不喜歡被人碰觸,特別是女人。比如那些侍妾侍寢的時候,主子也會是直接切入正題,事後直接走人的……”許是注意到自己已經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暗瑾立馬停止了言語。?

哦?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並不介意暗瑾的突然止語,我繼續沉思着:從那慕凌夜對我的姿態,我一直以爲他是常常流連花叢之人,以至於他說的那些類似於告白的話,我除了當時有瞬間的波動,但是事後卻一直壓抑着不讓自己去想,這樣說來,我還錯怪他了??

“成大事者必是冷血無情的,這有何奇怪。”雖然心裏想着錯怪,但是嘴上依然說着相反的話語。?

“小姐這句話雖然也是真理,但是,對於主子而言,怕是有例外之人。比如——小姐你!”?

------題外話------?

存稿有愛啊…。??

, “何以見得,難道不怕越描越黑麼?”我繼續說道。?

“濁者自濁,清者自清,暗瑾從來都知道主子是一個認真的人。”短短的一句話,卻概述了所有的心聲。?

“做爲一個屬下,你今天多嘴了。”我擡頭望了望天空,依然冷聲說道。?

“爲主子排憂解難,亦是我們屬下該做的事情。”見招拆招,暗瑾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聽到這句我,我沒有再說下去了,不可置否的,暗瑾剛剛的一番話還真是說中了我的內心,或是有意,或是無意,我的內心最柔弱的地方其實就是“安全感”三個字。?

以前沒有人給過,我也不希翼誰會給。大文學dawenxue.net但是,慕凌夜似乎做到了,我不想去承認,是因爲我不想去惹多餘的煩惱,哪怕真的在心裏激起了漣漪,我也會繼續故意無視。?

算錯算漏自己心的人,是不是最容易輸的那個人。。。。。。。?

“我相信,這次對話,慕凌夜一定會知道的。”我淡淡的開口。?

暗瑾低了低頭,雖然沒有明白的回答我,但是我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沒有出聲,只是默默的朝着湖邊走了幾步。而暗瑾,則暗自退了下去。?

望着湖邊我沉思了很久,也想了很多,現在的我,是有了感情了麼?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難道是因爲他麼??

從來就不相信人世間會有那什麼所謂的真愛,但是,當一個人爲了另一個人而改變的時候,這樣的接口是不是就太牽強了呢?我是不是真的變得不再像以前的我。大文學dawenxue.net還是隻是,少了幾許冷漠,多了幾分溫暖呢。?

看着夕陽的落下,我心裏有着打算,隨遇而安會是最好的選擇。我既不會退縮,也不會主動去找麻煩。人生,也是有許許多多的道路的,只看你如何去抉擇而已。思索到這裏,我轉身慢慢返回房間裏。?

。。。。。。?

“夜王爺回府。。。。。。”路過大門的時候,正巧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但是隨即我便感受到身前略過一道風,再回神時,自己已經落入一個結實且溫暖的懷抱。?

我知道能有這樣能耐的人除了慕凌夜不會再有第二個人,所以,我並沒有打算躲閃。只是緩了緩心神,暗自深吸了一口氣。?

“天色已經到傍晚了,凝兒還不回房?難道是在等我?這樣,我可是會心疼的。”嘴裏吐出邪魅的話語,頭也漸漸的靠近我的臉頰,我感覺到他的氣息狂亂的噴灑在我的臉上。?

“沒有的事,我只是恰巧路過,你愛信不信。”雖然感覺到了曖昧的情緒,但是我還是鎮定着心神,冷靜的回答着他的話。?

“原來只是碰巧啊,難道凝兒不怕傷了我的心,就算是說句假話哄哄我也是好的呀。”說着埋怨的話語,但是語氣依然有着笑意,而我更是感覺到了他的嘴脣碰觸到了我頸處的肌膚上。?

我微微的抖了抖,不動神色的向後退了退,然後才說出一句“我沒有那麼無聊,想要我去哄一個人,我想,送你上西天會更容易實現。”?

“真是絕情啊,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凝兒既然遇到了我,我怎麼捨得讓凝兒你繼續走路累着呢,就讓爲夫的替凝兒解決這個問題好了。”說完,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橫抱,把我抱在了懷裏。?

我暗自驚呼一聲,手心的力度緊了緊,“我有腿可以自己走,你放我下來。”我冷冷的說。?

“呵呵,寵溺你是我最重要的事情,這等只是小事而已。凝兒如果肯叫我一聲夫君,我可能會妥協一下,換成背凝兒你哦。”邪魅的舔了舔嘴角,妖孽的朝我笑道。?

“我。。。。。。”剩下的話語被他吞沒在吻裏,夕陽的餘輝照耀下,這幅景緻顯得那麼的讓人沉醉,依舊那麼的讓人着迷,他——真的是一個讓人不能忽視的男人。?

而我,是不是真的會如我擔心的那樣,也會飲上那世間最難解的毒藥。?

------題外話------?

……。??

, 又一次被他抱着進了房間,只是這次,不知道爲何,自己覺得適應的許多。大文學dawenxue.net感覺像是——理所應當??

搖了搖腦袋,暗嘲自己怎麼會有如此可笑的想法與如此可笑的念頭,難道真是自己變糊塗了麼?要不得,當真要不得啊。?

“在想什麼?”把我放在了軟塌上,他低聲詢問着我。?

“你收到了魔教的比試請帖了。”暗自隱了隱心神,不想讓他發現我的心思,我急忙轉開了話題。?

他似乎也不介意被我打斷了問話,反而順着我的話說了下去。“恩,聽說你也收到了,我,不太希望你去。”說完,理了理我的頭髮。?

我偏了偏腦袋,嘲諷似的開口“怎麼?信不過我的武功?還是你太確定我一定會輸?”?

我本以爲他也會調笑的還我一句,卻沒想到,他的表情卻嚴肅了起來“不是這些問題,你的武功我信的過,我只是。只是不想讓你在別的男人面前展示,你的天空有我給就好,我只希望你只在我給的空間裏展翅翱翔,我不喜歡有其他男的看見你的美好。更不喜歡有別的男人接觸你”聲音更加的低沉了幾分。?

恩?我聽着這句涵義深刻的話,心裏回味了許久。這句話?我可以算作是他在吃醋麼??

“可能麼?別人我或許會相信。但是,他是如此的驕傲的一個人,如此的唯我獨尊的個性。想讓他吃醋,這可能是一件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我的眼眸垂了下來,心裏雖然是做着思量,但是,我是一個絕不會讓人輕易知道我內心的人。?

“慕凌夜,你認爲我會是那樣一個甘願受制於人的性格麼?你想把我關在金籠子裏,當那隻永遠飛不出你掌心的金絲雀,你認爲,以我冷若凝的處事方法,硬拼的結果會是怎樣,我想不用我來提醒你。”我緩緩的擡起了頭,與他對視着,聲音也冷肅了許多。?

“我想凝兒是誤會了,我並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以你的能力,怎麼會是那種屈居於讓人控制呢?我想做的是愛你與寵你,囚禁你並不是我會做的事情。我只是……想到有別的男人接觸你,我就感覺到不舒服,或許,你可以說我霸道。”沒有計較我直接叫他的名字,他只是耐心的向我解釋。?

“記住,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沒有權利決定我的事情。任何事情,就拿這次魔幽給我的請帖來說好了,不論是比試,亦或是挑戰,我絕對不會做那個退讓不發的人。15年的隱忍會一直成爲歷史,雖然展露鋒芒的時間因爲你的介入早了不少,但是也絕不會將我的人生打亂。”沒有太強硬的語氣,或者是自己也不喜歡咄咄逼人,只是語氣裏有着不容抗爭的氣勢。?

我們倆就一直這麼對望着,我似乎看到了他那紫黑色的眼眸裏閃動着某種情緒。在我的面前,他似乎永遠不會有那種外界傳說的冷血無情的情感。除了邪魅的笑,就是認真的語氣,這些的這些,是隻有我的特殊麼??

他轉過了身子,負手而立着,背影看起來依舊那麼的無與倫比,但是,卻有着特殊的情緒。“從我看見你的那一刻開始,我知道你是我要的。但是,你什麼時候,才能讓我真正的安心呢。”轉頭望向我,邪魅的笑又重新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看到他別樣的姿態,我的心裏有着某種的明瞭,但是卻固執的選擇忽視。?

“……安心這個詞,我與它是絕緣的。有時候,把他當成一個幻想,我想,一定會更好。”語氣放慢的些許,聲音也沒有剛纔那麼的冷凝。?

他是一個做事就一定會做成功的人,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他的尊貴,他的獨一無二,他的俯視天下,是那樣的卓絕,我也知道。但是,爲何……?

“凝兒可曾聽過一句話:先愛上的人先輸?”他依舊邪魅的笑着,只是語氣裏我居然聽出有着淡淡的無奈。?

“我只是覺得,當一場遊戲偏離的軌道,會是好,還是?壞?”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我不冷不熱的回了他一句。?

------題外話------?

同樣素存稿…。唉,收藏太反覆無常鳥。??

, 剩下的時間是沉默着的,平靜的躺在他的懷裏,意外的沒有掙扎,我發現,現在的我似乎沒有以前那樣的牴觸了。

“凝兒,不管你如何去想,我只想告訴你,我沒有把我們之間當成是一場玩笑。我話就說到這裏,其他的。我尊重你的想法。”說完,吻了吻我的眼眸。

“聽說你有嚴重的潔癖?”我冷不防的開口道。

“是屬下多嘴了吧。”

“這個與我無關,我只是摸不透,猜不清楚你。”我沒有睜開雙眼,只是輕輕的開口道。

“你聽到的就是真的。”感覺眼皮上的溫度轉移到了額頭“但是,你是特殊的,也是——唯一的!”一個“一”字,此時卻顯得格外的突出。

“凝兒想看清楚我?”語氣是詢問的,但是,卻有着淡淡的喜悅之情。

我沒有吱聲,因爲我已經不知道如何開口,下午的思路還沒有緩和過來,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紛擾着我,多年的養成與突入其他的意外,就算是我,也不能當作若無其事。

很多時候,我在想——是否我終有一天可以休息一下,不用再思索着那麼多事情,褪去一層層的僞裝,是人也會有懦弱吧。

“想。”沉默的半晌,我才吐出了這樣的一個回答。

“呵呵,凝兒要記住。凝兒只要想的事情,我一定會去做,一定會去解答。心裏想的是什麼,就說什麼?因爲,我也想進入你的心。”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我的身子僵硬了許久。

進入我的心,他說想要進入我的心?第二次了,這是他說過的第二次了吧。心,多麼陌生的一個詞啊。

……??

又是許久的沉默,與他在一起,我似乎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提醒自己不要去想,無奈卻依舊在改變。

“我派人去過丞相府。”良久,我聽到了他說了這樣一句話。

“然後。”丞相府,一個名義上是我家的地方,實際上卻是讓我又一次經歷了世間殘忍的地方。

“聽說你不受寵。”語氣是肯定的。

“你不是會說這樣無聊的話的人。”現在的對話,實在不是他會提出來的,不用想都知道有問題。

“你如何會如此確定,難道你沒有想過,爲了你,我或許真的會做出連我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來。”抱着我的手臂緊了緊。

巫師自遠方來 我睜開了眼睛,心裏卻抑制不住的煩躁。這樣的話語,我可以理解爲……

“想進入你的心,瞭解你的所有事,是最先做的。”看到了我的不肯定,他說出了這句話,眼睛卻是閉着的。

“我明天會去丞相府提親。”接着,他又吐出一句讓我大吃一驚的話。

我正要發作,卻沒想他先我一部將我壓在懷裏,說道“我知道你希望自己來做某些事情,你也不是想去炫耀什麼。但是,現在有我,而這也是我遲早都會做的一件事情。何不一起痛快將他了結。”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當作沒有聽到他的話,我強硬着聲音開口。

或許其它的事情,我能少去多管就少管,我也不會去過多的計較,也沒想過要去留心。但是,這件事情是我的底線,我一直隱忍爲的就是自己一步一步將自己的東西奪回來,豈會容別人來插手,就算是他——也不行。

“凝兒,有時候,什麼事情不要老想着自己一個人去面對,我的懷裏永遠屬於你,是你唯一的停歇處,這點,你要記住!”雖然表情依舊邪魅,但是卻沒有說那些帶有附屬性的詞語。

------題外話------

шωш●ttkan●¢ O

額,親們覺不覺得若若寫的太羅嗦鳥…。有啥建議可以寫在留言裏哈。

農家科舉之路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bxzw.com??

首發BXzw.com “睡,在我懷裏。大文學dawenxue.net”頭上傳來輕輕的話語,他更把我往懷裏摟了摟。?

平靜且普通的語句,但是卻顯得那麼的讓人沉醉,讓人不能自主。是否真的已經無法脫身,我不知道,目前看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多麼希望無奈再一次降臨在我的身上。?

“凝兒,該起牀了。”清晨,感覺額頭上有着暖暖的感覺。耳邊響起溫柔到不能再溫柔的聲音。?

緩緩的睜開眼睛,呢喃般的輕哼了一聲,搖了搖頭,擡頭望向窗外。天以大亮。?

“凝兒還真是愛睡覺啊。”笑聲從耳畔傳來,在我耳邊撩起一絲絲漣漪。?

“這麼早,就來擾人清夢,你不知道我最討厭的便是在睡覺的時候被人吵醒麼。大文學dawenxue.net”語氣中透着幾分惱怒,但是由於剛睡醒的原因,竟有些撒嬌的意味。?

“我還真是不知道呢,但是今天呢,我想帶凝兒去一個地方,只有打擾了。”聽到我的話,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透着慵懶的笑意。?

我依舊有些不爽,但是卻聽到他這時說道“看來凝兒很喜歡跟我一起呆在牀上,既然如此,我怎麼忍心拒絕呢,但是,光在牀上閒聊,是不是太浪費這地方了,不如找些有意義的事情做。”說完,變吻上了我的脣。?

“唔。”沒有預料到他會突然的動作,來不及躲閃就被他得逞了去。?

片刻之後,他才緩緩的放開了我,看着他那美妙絕倫的邪魅的笑,我感覺到了氣息有些許的不穩,深深的暗自吸了一口氣,才閉了閉剛剛被他吻的有些紅腫的脣。?

“走。”沒有再任何的言語,我起身便向外面走去。?

在我沒有看到的地方,慕凌夜緩緩擡起了他那白皙的手,輕輕的放在脣邊舔了舔,媚眼如絲,妖孽的不像真人。?

而我也沒有發現,不知道從何時,我已經潛意識的接受了他的親近,以前的我是從不允許讓任何人近身的,更不要提會跟一個男子有這樣親密的舉動了。?

……?

同樣的,早飯是被他伺候着度過的,那樣的寵溺在我的心裏植種了種子,儘管我一直在努力的無視着,可還是防不了。?

“,你到底讓我跟你去哪裏。”看到最後一口食物進入口中,我接過他遞過來的絲帕,拭了拭嘴角,開口問道。?

“暗夜閣。”放下碗筷,他慢慢的擡起了頭向我說道。?

聽到這三個字,我的心裏着實驚了一驚,似乎感覺他剛剛說的話是不是在開玩笑。?

“你會願意帶我去暗夜閣,你應該知道,帶我前去意味着什麼。你不怕後果麼。”我閉着眼睛,冷冷的說道。?

“後果會有什麼我當然知道,但是,我更知道,我一定要帶你去暗夜閣,因爲你會是暗夜閣的主母,我不帶你去,又該帶誰去呢?”說完,擡起手,在我的臉上撫摸。?

我睜開了眼睛,打掉他在我臉上流連的手,不動聲色的說道“繼續你都不後悔了,我又何必擔心什麼了。”頓了一頓,眼角浮起一抹妖嬈的神色“夜,走啊,你不是要帶凝兒去你的暗夜閣麼,就讓我瞧瞧到底爲什麼你的暗夜閣會一直排在我的落鳳閣之上。”?

似是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他的面色僵了一僵,但是很快,他的臉上浮起了邪魅妖孽的笑“既然凝兒這麼心急,我又怎麼會不從呢。暗瑾!”?

“屬下在。”暗瑾突然從後面走了出來。?

“你去準備一下,動作快,我的凝兒,心急了。”還是那麼唯我獨尊的語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