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此,那些人就都圍到了秦風身邊。

各種好話奉承話簡直不要錢的潑出來,他們都是黃沙系的大將骨幹,日後,秦風也要依靠他們來治軍,本也有心交好。

一來二去,兩邊很快就親密無間了。

等親密無間後,那些人便開始訴苦。

堂堂國之功臣,沙場悍將,卻很快就要去西域種地放羊了。

那個鬼地方,大的驚人,卻沒什麼人煙,荒涼之極。

這種待遇,真真是淒涼落魄啊。

而他們落魄了,不就代表武威秦家落魄了嗎?

Wωω¸т tκa n¸C○

這些話,的的確確影響到了秦風。

事關黃沙集團的核心利益,由不得他不爭。

而牛奔那邊也差不多,牛家執掌灞上大營這些年來,積攢下了不少儲備力量。

灞上大營就那麼大,實權位置總共就那麼多,狼多肉少。

本來大家都很期待好位置,結果沒等他們輪到,黃沙軍團卻不要錢似得一波一波的封爵。

這真真讓那些人差點沒得紅眼病。

若黃沙軍團那些人真是一刀一槍拼下來的,他們也就認了。

可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難道還不清楚?

如此一來,就更讓他們心底狂了。

而又得到消息,說要輪調長城軍團,有二三十個實權將位,那些人差點沒瘋。

他們沒什麼好辦法,也接近不了牛繼宗,便紛紛雲集到牛奔身邊,勸說不休。

豪門蜜寵:腹黑總裁不好惹 好些都是奔長大,或與他一般長大的灞上大營老人,對牛家忠心耿耿。

日後也都是牛奔的底子,他豈有不被說動之理?

再加上秦家的做派,靠着賈環的幫助晉了公升了太尉,有什麼了不得的?竟胃口那麼大。

如此一來,兩邊鬧的就很不像話了。

可是現在聽賈環這般一罵,確實覺得有些不對。

同爲榮國一脈內兩大最強大的軍事力量集團,他們若真的鬥起來,那絕對是一場慘烈的戰爭。

這無論是對牛家也好,還是對秦家也好,都不會是好事。

親者痛仇者快,做了敵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說的就是這種。

想通這個關節後,兩人無不冷汗直流。

而最恐怖的是,兩人做過,都瞞着家裏大人……

念及此,牛奔秦風兩人的眼中,都泛起一抹驚恐之色。

在孝道大於天的世道中,老爹,就是這個世上最恐怖的生物,沒有之一。

“哼!!”

而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中,夾雜着兩道不同的聲音,傳入衆人耳中。

賈環面色一喜,可牛奔秦風兩人聞之,卻如同一道驚雷炸響,面色登時慘白。

沒有口處,而是下意識的先環。

環哥兒,不開玩笑,江湖救命啊!

……

ps:還有一章,諸位兄弟儘管放心,一定盡力把坑填圓滿了!嘿嘿嘿……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衆:meinvmeng22(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牛伯伯,義父,溫叔父,施叔叔,你們怎麼來了?”

賈環見四位大佬齊至,驚喜之極,連忙迎上去問道。』』

然而四人臉色都有些陰沉,竟一起沉默不言,直到賈環意識到不對,臉上的喜色淡了下來後,牛繼宗方沉聲道:“環哥兒,宮裏傳旨,命軍機閣明日酉時前,務必將相關黃沙軍團分拆之事,及長城軍團輪調之軍務,處理妥當。

因此,我等明日,怕都不得空,來此爲你成親相賀了。”

“什麼?這算什麼?”

“欺人太甚!!”

“什麼緊要的事,非要明日圈住父親?”

牛繼宗說罷,牛奔、溫博和秦風三人登時就炸了。

成親大事,可以說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是長輩看着晚輩成年的標緻。

可是宮裏卻刻意頒下這個旨意,在他們看來,這是在故意羞辱賈環,羞辱賈家。

本來賈環就爲了不招人耳目,只請這幾家親近的人。

其他勳貴府第,一概都沒接到請柬。

若是連這幾家明天都來不了,那賈環成親,就只剩下一些賈家族人,和他們幾個毛頭了。

賈家豈不成了笑柄?

賈環剛剛纔替那位解了圍,若不是他,那位祭天之日,面子裏子丟光不說,連褻褲都得丟光。

結果翻過頭來,那位居然來這樣一手!

念及此,牛奔幾人氣的眼圈都紅了,一個個咬牙切齒,恨欲狂。

牛繼宗等人,也一個個面色陰沉。

倒是賈環,笑的灑脫,道:“如今軍方力量雲集神京,卻隱隱分成幾派,爭鬥不休。

這個時候,那位自然不想讓大家有個機會,坐在一起說說笑笑,和氣的解決問題。

相比於區區一個個人的婚事,軍中平衡自然更重要。

這有什麼好氣的?”

聽賈環說的輕鬆,牛奔先看了眼不喜不怒面色淡漠的牛繼宗後,對賈環怒道:“環哥兒,你是不是傻了?

你成親是天大的事,本來就夠照顧那位的面子了,不然明兒滿神京的勳貴府第,在京的軍中將領都要上門賀喜,他們都受了你的恩哪。

你爲了避嫌,委曲求全到這個地步,那位還這般……

你竟不生氣?”

賈環呵呵笑道:“反正沒剛纔生氣。”

牛奔聞言大驚失色,顧不得他爹明日放不放假了,一雙綠豆眼跟激光筆似得,對着賈環拼命的閃!

看的賈環哈哈大笑。

“哼!”

一道冷哼再起,牛奔的綠豆眼頓時止住了,面容僵硬,眼神哀怨的看了賈環一眼後,轉過身看向牛繼宗,乾巴巴笑道:“爹!”

“豬頭豬腦,哪一點像我牛繼宗的兒子?方纔環哥兒的話,我等在外間聽的清清楚楚。”

牛繼宗厲聲道。

秦樑也看着羞愧不已的秦風,沉聲道:“大失我望。”

這句話,對秦風的打擊太大了,一時間臉色煞白。

溫嚴正則眼神嫌棄的看着溫博,竟連句話都不願同他說。

溫博登時垂頭喪氣。

只是受過打擊後,三人心裏又多有不平。

分明是長輩們先在軍機閣鬧大的,這才延續到晚輩。

這會兒你們這個樣子,實在難以服衆。

然而幾個長輩一時間卻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在賈環和引他們入內的韓家兄弟的招呼下落座喝茶。

牛繼宗看着賈環,語氣溫和道:“環哥兒,明日是你大喜之日,我們雖然來不了,但今夜卻打算在你這裏多待會兒。

明日,你伯孃她們會來看你。”

賈環笑道:“伯父,咱們都是自己人,不講那些虛禮。

我本就不看重那些,否則也不會就請咱們幾家。

成親在侄兒看來,更重要的是添一份責任。

能從伯父、義父和兩位叔父身上學會擔當,纔是最重要的。

至於今兒來還是明兒來,都一樣。

虛禮是做給外人看的,侄兒面皮厚,不在乎別人怎麼看。”

牛繼宗聞言,與溫嚴正、施世綸對視了眼後,三人一起笑了起來。

溫嚴正搖頭道:“都是少年郎,分明一起長大,環哥兒吃的苦還比其他人多,怎地差距就那麼大?”

施世綸笑道:“你家小子還算好的,總比我家的強多了。堂堂勳貴世家,我兩個兒子三個孫子,竟都一心走科舉之路。家中老母還一心支持,讓我去哪裏說理去?”

秦樑看着賈環點點頭,道:“不重虛禮是極好的,比你哥哥強的多。”說罷,又瞥了秦樑一眼。

秦樑羞慚的低頭,侍立不動。

牛奔性子急些,着實有些咽不下氣,想不通,鼓足勇氣道:“父親,各位世叔,我們幾個的確沒環哥兒聰明,武功也比不上他,可這件事,分明是您們先……”

話沒說完,在四位大佬漠然的目光下,卻已耗盡的勇氣。

“不成器的東西!”

牛繼宗鐵青着臉,站起身,咬牙切齒的就要上前。

這個時代,對於子孫的教誨,主流思想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連賈政、賈赦甚至賈珍之流都是如此教子,更何況將門?

牛奔看到他爹如山一般壓過來,圓臉煞白不說,呼吸都差點堵塞了。

“牛伯伯,牛伯伯……”

賈環忙攔着牛繼宗,笑道:“今兒就算伯伯和幾位叔父給侄兒道喜來了,可不興動手!”

牛繼宗聞言,這才緩和下臉色,狠狠瞪了牛奔一眼後,對賈環道:“環哥兒,你給這幾個不成器的東西說說。”

在牛奔幾個的注目下,賈環乾咳了聲,道:“奔哥,牛伯伯和義父在軍機閣爭吵,不是真的撕破了臉皮,他們那樣做,是給別人看的。”

牛奔、秦風幾人聞言,真傻眼兒了:“什……什麼?給……給誰看的?”

怎麼可能?

早有人將那日軍機閣裏生的爭鬥傳了出去,那血淋淋的鬥爭,讓無數人膽寒。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又怎麼會是假的?

牛繼宗等人見他們這幅模樣,怒其不爭的紛紛哼了聲。

賈環道:“當然是給想看到這個情形的人看的,偏你們不知,差點弄假成真。不過也好,這樣就更真了。”

牛奔聞言登時炸了:“環哥兒,我們怎麼不知道?

你早知道了?

你早知道了怎麼不告訴我?”

溫博和秦風也極不滿,任誰被矇在鼓裏,讓人看猴戲一樣的看熱鬧,心裏都不高興。

而且,還險些壞了大事。

賈環嘿嘿笑道:“我這幾日都忙着成親呢,也是今兒才知道。”

“放屁!”

牛奔跳腳大罵,道:“我算是明白過來了,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看我們鬧,這樣才顯得更真,對不對?

好你個賈小三,敢這樣消遣哥哥……

不對,你剛纔還那樣作態,傷心欲絕,還撕了燈籠和囍字,害得我大哭一場!

賈小三,我和你拼了!”

說罷,飛身撲向賈環。

賈環若想躲,自然可輕鬆躲開,論起來,牛奔到現在武道還不到六品。

距離賈環差幾大截兒呢。

可賈環不能躲,得讓兄弟們出口惡氣纔是。

因此站在那裏,接受牛奔、溫博和秦風三人的蹂罹。

等到牛繼宗喝止了他們,賈環已經披頭散了。

牛繼宗罵道:“你們還有臉怪環哥兒?這件事他本就不知,如何告訴你們?你們比他還大幾歲,他都能想到的,你們就想不到?”

秦樑看了牛繼宗一眼後,道:“環哥兒之前對你們說的話,極有道理。

以後,你們都是要當家做主的。

是你們能安排下面的人,不是讓那些人操控影響你們。

讓人說了幾句好話,奉承幾句,就都忘了自己姓什麼了。

你們這般,能成什麼器?”

秦風深吸一口氣,躬身道:“父親,兒子受到教訓了。 寵妻無度:傅少,輕輕吻! 經此一次,再不會輕易暈了頭,讓人哄了去。

日後行事,也定多和環哥兒商議。

這小子……奸猾似鬼!”

到底忍不住埋怨一句。

牛奔也滿臉鬱悶的對牛繼宗躬身道:“爹,兒子也知道錯了。不該被人輕易哄了去,以後外人再說好話,我必記住今日之恥。

日後行事,也會多讓環哥兒出主意。

我是他大哥,他得幫我。”

溫博如法炮製的對溫嚴正也請了罪,順便“污衊”了賈環一番。

賈環哈哈笑道:“不是我奸猾似鬼,只是我以爲,不管如何,咱們都是生死兄弟。

只要咱們不起齷齪,就是最大的利益。

其他的一切利益,都要弱於這個基底,也都可以商量着來。

如果這次哪家吃虧了,下一次補過去就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