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為那時候的人最講孝道,馬超不顧父親兄弟的安危,一旦動手攻擊曹操,就會背上不孝之名,很容易就身敗名裂!因此,但凡馬超有點孝心或者野心,都不敢輕易興兵,馬謖非常些棘手。

儘管沒有什麼把握,但馬謖既然已經出來了,自然沒有返回去的道理,何況他還需要考察地形和風土人情,為以後用兵做準備。

馬謖前往天水,一路上特別留意道路地形,尤其是那些軍事重地,他都畫成了地形圖。

西北本來人煙稀少,雖然也有馬賊打劫,但一般都是有備而來,也許是商隊貨物不多,運氣似乎不錯,一路上並沒有碰到什麼阻礙,商隊很快就進入了天水城中。 進入天水城以後,馬謖並沒有急於找馬超送信,而是先打聽了一番消息。

天水郡的治安狀況不錯,雖然街道並不繁華,但百姓滿臉笑容,似乎非常滿足,聽說馬超重兵屯於天水城外,每天不是剿匪就是練兵,並不擾民,很得老百姓的支持。

馬謖卻從中看出,馬超心懷大志,收買民心,訓練軍隊,似乎進兵關中只是早晚的事情。

既然馬超有心進兵關中,馬謖覺得還是很有希望說服馬超起兵討伐曹操,完成劉備交給他的這個艱巨任務。

因為害怕失敗,馬謖也不想太早與馬超攤牌,先想好了幾個借口,這才帶著邢道榮、賀雲、方山,親自上門拜訪馬超。

聽說馬謖前來拜訪,馬超可不敢怠慢!因為馬謖當年在當陽河畔的那場勝利,是曹操縱橫天下的虎豹騎首次落敗,影響非常深遠。

馬謖雖然一直低調,站在張飛的後面,但還是被有心人挖了出來,雖然算不得聲名遠播,但在那些有心的將領中,也算是薄有名聲!

馬超也是非常渴望和曹操過招的人,但對曹操的虎豹騎非常忌憚,因此,他也是曹操虎豹騎敗績的少數知情者之一!

為了對付曹操的虎豹騎,馬超可沒少下功夫,通過父親馬騰的關係,找劉備從荊州打探到了擊敗虎豹騎具體過程,參照戰勝虎豹騎的方法,馬超也制定了幾套方案針對虎豹騎,但效果如何,還有待驗證。

現在馬謖本人當面,馬超肯定不想錯過,他打定主意,要當面向他請教。

馬謖和馬超見面以後,雙方都有另有目的,不約而同地採取了旁敲側擊的迂迴戰術,兩人非常親熱地拉起了家常,攀起了宗親。

說到兩人是宗親,馬超一下子來勁了,比馬謖還要重視,親自取來了族譜,查閱對照兩人的輩分。

馬謖家族和馬超家族,雖然都是馬服君趙奢傳下來的支脈,但因為數百年以來,他們的祖上並沒有交集,兩人的輩分還真的不好確定。

好在馬超祖上伏波將軍馬援與捕虜將軍馬武同朝為將,多次並肩作戰,淵源頗深,兩人曾經排過輩分,恰好是同輩兄弟。

而馬謖家族與馬武的關係,比馬援要近得多,在族譜上也是有詳細記載的,有了馬武和馬援的輩分做參照,兩人很快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他們兩個,剛好也是同輩,當時就改口以兄弟相稱。

按照年齡,馬超已經年過三十,比馬謖年長不少,稱馬謖為弟。

兩人常在一起談論兵法,因為馬謖有意拉近兩人的關係,每次都是順著馬超的話題走,兩人談的非常投機。

兩人拉近了關係以後,馬超經常請馬謖到家裡談論兵法,這天,馬超請教了馬謖在當陽河破虎豹騎的方法以後,通過印證,發現自己制定的方案方法,大同小異,應該也是行之有效的,心情非常之好!

馬謖見時機已經成熟,在臨別之時,他拿出了劉備寫給馬騰的書信,遞給馬超道:

「孟起兄,這是我主劉皇叔,不遠千里,讓我專門送給令尊的書信,大概是要相約討伐曹操這個賊子,因為令尊已經前往許昌就職,我自然不好把信送到許昌,現在只能交給你了,要不要轉交給令尊,由你來決定。」

馬超接過書信,把馬謖送出大門,這才迫不及待打開了劉備給他父親的信件,細看起來。

劉備仁義之名傳天下,雖然佔了他是漢室宗親的光,但他那忽悠人的本事,也是沒得說的!

這一封信,是劉備與馬騰相約討伐曹操的內容,劉備寫的聲情並茂,慷慨激昂,感染力非常之強!

馬超看得熱血澎湃,鬥志昂揚!恨不得馬上起兵,殺奔許昌,解救漢獻帝,成就不世之功!

但馬騰畢竟還在許昌為官,雖然只是名義上的,但實打實的成為了人質,讓馬超不敢輕舉妄動。

自從全盤接受西涼兵馬以後,馬超已經完全掌控,他勤加訓練,以戰代練,把西涼的那些馬賊都剿滅一空,這天水地界治安狀況好轉,深得當地百姓的愛戴。

馬超不止一次想像,自己躍馬關中,打得曹操落花流水!

雖然馬超多次情不自禁領兵到了長安外圍地界,遠望巍峨氣派的長安城,但因為父親的緣故,一直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現在有了劉備的書信和父親的衣帶詔,算是有了大義和名分,但真的要犧牲自己的父親和兄弟的性命,馬超還是難以決斷,他決定第二天早起,找馬謖請教。

馬謖把信件交給馬超以後,回到自己的住處,並不能平靜,他一直考慮到深夜才入睡,他預測了馬超看完信件以後的各種可能,自然做好了應對之策。

第二天一大早,馬謖才起床,馬超就派人來請馬謖共進早餐,馬超還算沉得住氣,兩人用完早餐以後,才開門見山地說道:

「昨晚看了劉皇叔的來信,曹操欺君罔上,令人髮指,我深有同感!欲響應劉皇叔的號召,起兵討伐曹操,但父親和兄弟都被曹操假傳聖旨召入許昌做官,實際上是被當做人質,讓我投鼠忌器,幼常何以教我?」

馬謖其實已經想好了計策,但為了不讓馬超疑心,就故意推託道:

「孟起兄,雖然討伐曹賊是天下大義,但也不能置馬騰叔父的生死而不顧,有失孝道,我一時之間,也沒有可行之策,不如待我們深思熟慮以後,再做道理!」

馬超雖然心急起兵,但也是想建功立業、流芳百世,這種不顧父親生死的不孝之舉,還真沒有膽量去做!

兩人正在閑談之時,衛士來報,韓遂派人送來急信,馬超令使者入內,接過書信看起來,臉色有些變幻不定。

馬謖一見馬超的臉色,就知道韓遂的信件中肯定提到的是大事,就要站起來告辭,馬超卻把信件直接遞給了馬謖。

馬謖也不矯情,接過來就細看起來。

看了韓遂的信中所寫事情,馬謖心中明白,曹操是在試探韓遂,想要穩住西涼的局勢,但暫時不會對韓遂動手。

原來,曹操解決了馬騰的威脅,但西涼另一個軍閥韓遂,其實力可不比馬騰稍差,老奸巨猾猶有過之,讓他相當頭痛!

馬超的實力雖然可以與韓遂相抗衡,但他自己不起兵作亂,已經是燒高香了,指望他抵擋韓遂顯然是不可能的!西涼的局勢還是難以預料,所以,曹操還是不敢全力南征,想要先試探一番。

曹操思得一計,派遣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出河東,通報韓遂等關中諸將,要經過他們西涼的領地,進攻漢中張魯。 韓遂多謀,接到曹操的通報以後,開始了分析,認為曹操進攻漢中,完全可以從長安直接出兵,他們從河東繞道西涼,可謂捨近求遠,顯然不止進攻漢中那麼簡單!

前思後想,韓遂覺得曹操這是要攻打吞併涼州,他立即將關中諸將張橫、梁興、楊秋、侯選、程銀、李堪、馬玩、成宜等人召集到一起商議,一致推舉韓遂為都督,準備出兵潼關,對抗曹操。

韓遂本來也想通知馬超的,但考慮到他的父親、兄弟還在許昌做人質,雖然不怕他倒向曹操,但還是覺得別讓他加入為好。

他雖然是馬超名義上的叔父,資歷和計謀都不是馬超可比的,但馬超武功高強,深得羌人的擁護,在當地的威望,反而是馬超最高,要是有馬超在聯盟之中,這個都督就未必輪到韓遂!

雖然韓遂有這點私心,為了西涼的大局著想,他也不能真的瞞住馬超,怎麼也要把他拴到一根繩子上。

雖然不指望馬超一起行動,韓遂還是給他送來一封書信,大體介紹了一下目前的情況,請求他陳兵安定附近,虎視長安,牽制住長安的兵力即可,免得背腹受敵。

馬超收到韓遂的書信以後,也認為曹操這是假途滅虢之計,如果韓遂他們都被曹操各個擊破,最後馬超獨力難支,也只有滅亡一途,如果馬超不想真的投奔曹操,就容不得他置身事外。

想通了這些關鍵以後,馬超其實是非常想參加韓遂的抗曹聯盟的,就直接找馬謖問計道:

「幼常,韓遂的急信你也看了,你說我是按照他的請求求,保持表面上的中立,坐山觀虎鬥,還是直接與他們合兵一處,一起討伐曹操?」

馬謖一見事已至此,就算馬超暫不起兵反曹,但只要西涼亂起的消息傳過去,馬騰在許昌也是非常危險的,被軟禁是肯定的,要想脫身是基本沒有可能了!

馬謖也不敢再耽誤時間,就直接向馬超建議道:

「孟起兄,現在西涼已經成立抗曹聯盟,西涼亂局已經不可避免,我是劉皇叔的使者,當然希望你能夠出兵關中,讓曹操首尾不能相顧,或許皇叔就有機會北伐中原。但作為馬氏的宗親,我不得不告訴你,你沒有按兵不動、坐山觀虎鬥的機會!你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出兵對抗韓遂,幫助曹操穩定西涼的局面;要麼與韓遂一起起兵,對抗曹操,決不能首鼠兩端,到時兩頭不討好。不管怎麼樣,你都要趁著韓遂還沒有動手,先派出心腹之人前往許昌,給馬騰叔父送信,讓他們心裡有個數,如果有心討伐曹操,就讓叔父想辦法脫身,只有他們脫身以後,你才能夠放手施為!你在信中一定要告訴叔父,讓他們父子分開逃跑,不要逃往西涼方向,那樣只能是自投羅網,應該反其道而行之,潛行到荊州,找劉皇叔庇護,然後取道西川返回西涼。」

馬超一聽大喜,他以前也不是沒有想過,在起兵前提前通知父親,讓他提前逃跑,但從許昌到西涼,路途超過千里之遙,他害怕父親逃不回西涼,半路上就會被曹操再次抓住!

但如果按馬謖的建議,出其不意逃往荊州,則只有數百里路程,幾天之內就可以到達,而且大出曹操的意料之外,父親和弟弟有八成把握可以脫險。

馬超也不敢耽誤,馬上提筆寫下一封密信,派出心腹之人前往許昌。

然後馬超又寫下一封回書,讓韓遂的使者帶回去,告訴他自己馬上起兵,在安定與聯軍會合,但需要一定的整軍時間,讓他們等待數日。

馬超的軍隊屯兵城外,其實一直都是嚴陣以待,可以馬上出發,他這樣做,其實也是想稍微延緩一下韓遂的進兵速度,給父親逃離許昌爭取時間。

馬超在心裡禱告,希望父親和弟弟他們能夠在自己起兵消息傳到許昌之前,脫身逃往荊州。

有了決斷以後,馬超不再猶豫,留下幾名心腹校尉防守天水和其他重地!

安排好防守事宜,馬超點起精騎兩萬,準備親自前往安定與韓遂回合。

本來,馬超想讓馬謖與他一起前往安定,但馬謖卻是另有想法。

馬謖雖然一直和馬超交往過密,沒有離開天水半步,但他手下的衛士可沒有閑著,分頭在西涼和關中各處考察地形,對那些重要的地方,都繪成地形圖存留。

方山帶領的一組人,在藍田考察時,在覆車山中發現了一個好地方,可以藏兵上萬,被一個叫劉雄鳴的人率眾佔領。

劉雄鳴雖然實力不弱,但他的那些部下,都是他收留一些來投奔他的人,他建立軍隊主要是為了自保,只有數千兵馬,並沒有形成很大勢力。

方山他們在那裡畫下地形圖以後,送給馬謖,引起了他強烈的興趣,想要先去投奔劉雄鳴,並定下計策,讓馬超領軍前去鎮壓,脅迫拉攏劉雄鳴勢力。

實在不行的情況下,在馬超重兵壓境的情況下,馬謖出面勸說劉雄鳴託庇於劉備麾下,並以劉備的名義,加入到西涼聯軍之中。

劉雄鳴,東漢末年藍田人。年輕時練得一身好武藝,以採藥打獵為生,常居覆車山下,每天出入雲霧之中,從不迷路,人們說他能興雲吐霧。

李傕、郭汜為亂時,不少人為了躲避兵災,前去歸附於他。

劉雄鳴為人豪爽,在秘密營地囤積了不少的糧草,對前來逃奔之人,來者不拒,這才有了如今的規模。

馬謖和馬超定下計策,分頭行事。

……

……

馬騰在許都定居下來,雖然在城裡也有自己的府邸,但他有些提心弔膽,害怕被曹操暗算。因此,大多數時間都留在兵營休息,和士兵們一起訓練,這樣才能睡得安穩。

因為曹操以漢獻帝的名義下旨,把西涼軍隊的馬匹基本給調撥走了,這支精騎的戰鬥力銳減,留下的馬匹只有不到兩百匹,都是馬騰手下將領和衛隊所用,馬騰只有把他們當做步兵重新訓練。

被曹操任為行軍參謀的黃奎,一直沒有調換,他除了到軍營查看,也負責領取供應的糧草軍資,也偶爾與馬騰一起喝酒拉家常。

這天,黃奎從城裡押送糧草過來,馬騰置酒相待,黃奎喝到半醉的時候,對馬騰說道:

「吾父黃琬,死於李傕、郭汜之難,嘗懷痛恨,最恨亂臣賊子,不想今日又遇欺君之賊!」

馬騰以為黃奎是與同僚置氣,心中有些不平,準備安慰幾句,就順口問道:

「誰為欺君之賊?」 黃奎滿臉驚奇的問道:「欺君賊者,曹操也。滿朝文武皆知,但都明哲保身,不肯出力除賊,恐自取其禍!壽成你難道不知道,還要來問我?」

馬騰恐怕黃奎是曹操派來試探自己的,不敢附和他的話,反而制止道:

「隔牆有耳,丞相勞苦功高,黃侍郎酒後休得亂言!」

黃奎卻借著酒勁,痛斥馬騰道:

「你官做的越來越大,膽子反而越來越小了!難道你忘記衣帶詔的事情了嗎?」

原來,黃奎為名臣黃琬之後,雖然在曹操手下任侍郎,但內心是向著漢獻帝,忠於漢室的。

時間長了以後,黃奎取得了漢獻帝的信任,就把持有衣帶詔的幾個人名單,悄悄告訴他,讓他可以聯絡他們,因此,他知道馬騰也持有衣帶詔。

馬騰見他說出自己的機密之事,大吃一驚,兩人交談以後,均以實情相告,相互取得了信任,成為了至交好友,相約共扶漢室。

馬超派人送來信件以後,馬騰決定逃走,取道荊州。

馬騰和劉備也很久沒有見面了,他準備在荊州與劉備做深入交流以後,確定以後的合作方式,然後再回到西涼。

因為許昌已經在曹操的嚴密控制之下,馬騰本來想要和兒子們悄悄分頭逃跑,他手下的兵將並不知情,就算是留在許昌外的軍營,諒必曹操也不會濫殺無辜。

當天,剛好黃奎前來送糧草了,馬騰不忍瞞他,在席間乃密以實情告之。

知道馬超他們在西涼起兵以後,黃奎心中高興,卻動了小心思。

他也怕自己暗中幫助獻帝的事情敗露以後,被曹操滅了滿門,就想讓大兒子跟隨馬騰一起逃走。

二人商議已定,黃奎回到家裡,安排大兒子準備出行,其妻再三追問之,黃奎都不肯實言相告,只是說讓孩子遊歷天下。

不料黃奎的小妾李春香,與妻弟苗澤私通,苗澤在黃家擔任管家,欲得春香,但攝於黃奎的權勢,正無計可施。

李春香見黃奎面有喜色,就在幽會時對苗澤說道:

「黃侍郎今日商議軍情回家,面有喜色,不知有什麼喜事?」

苗澤對李春香說:「夜間你可以用言語挑之道:人皆說劉皇叔仁德,曹操奸雄,何也?看他說甚言語。」

黃奎喜愛李春香的姿色,是夜,果然又到了春香房中歇息。

李春香以言挑之,黃奎酒勁未過,對春香說道:

「你一個深閨婦人,尚知邪正,何況我乎?吾所喜者,有機會殺曹操也!」

李春香噗呲一聲,笑道:「侍郎身為書生,手無搏雞之力,如何能夠下手?」

黃奎說道:「殺曹操的人並不是我,馬將軍馬上就要逃回西涼,起兵討伐曹操,再加上江東孫權和荊州劉皇叔,也派兵響應,一旦曹操抵擋不住,則大事可期!」

當夜,趁黃奎熟睡,李春香偷偷起身,密告於苗澤,苗澤漏夜報知曹操。

曹操聞之大驚,連夜布置,密喚曹洪、許褚分付如此如此;又喚夏侯淵、徐晃等,分付如此如此,各人領命去了。

曹操想著自己栽培黃奎,黃奎卻如此不知好歹,心中怒意難平,吩咐手下,連夜先將住在城裡的黃奎一家老小拿下,免得走了黃奎。

次日,馬騰等黃奎的兒子不到,只見一隊人馬擁著一簇紅旗來到營前,打著丞相的旗號,正驚疑間,忽聽得一聲炮響,紅旗開處,弓弩齊發。

一將舞起雙刀,當先拍馬殺到,乃大將曹洪也。

馬騰急撥馬相迎時,兩下喊聲又起:左邊許褚殺來,右邊夏侯淵殺來,後面又是徐晃領兵殺至,把西涼軍營圍得水泄不通。

曹操軍馬,將馬騰父子三人困在垓心,馬騰見不是頭,奮力衝殺,次子馬鐵早被亂箭射死,三子馬休隨著馬騰,左衝右突,不能得出。

二人左衝右突,身帶重傷,坐下馬匹又被箭射倒,父子二人俱被執。

曹操教將黃奎與馬騰父子,一齊綁至,黃奎不知事發,仗著是曹操親信,大聲叫喊道:「丞相、卑職無罪!」

曹操冷笑一聲,對黃奎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總叫你死個明白,讓你心服口服!」

曹操讓許諸帶苗澤來對證,黃奎無話可說,馬騰見狀,知道事情是壞在黃奎手裡,氣的大罵道:「豎儒誤我大事!我不能為國殺賊,此乃天意也!」

曹操知道無法說服馬騰,也需要殺雞儆猴,就命手下牽出斬首。

馬騰罵不絕口,與其子馬休及黃奎,一同遇害。只有侄兒馬岱,奉命前往市場購買乾糧,得以倖免。

曹操知道西涼即將亂起,不敢發兵南征,教李典樂進接受張遼節制,合兵一處,共守合肥。

……

……

馬超是真的關心馬謖的安全,害怕他手頭兵力不夠,準備撥給他五百精騎兵。

但馬謖因為要投奔劉雄鳴,帶太多的人反而不便,並沒有接受他的好意,而是主動要了一百多匹戰馬。

馬超拿出五百精銳騎兵給馬謖,可是大手筆!雖然被他換成了一百匹戰馬,但馬謖還是非常領情的!

馬超有心把馬謖納為心腹謀士,需要向他示好,這一百餘匹戰馬,可都是從軍中挑選出最好的!

權國 西涼雖然盛產戰馬,但真正精銳的騎兵還是比較少的,馬騰在西涼經營了數十年,實際上能夠拿得出來的精銳騎兵,也不過五、六千。

馬騰前往許昌,說是五千騎兵精騎,實際上也就是他本人和馬鐵、馬休率領的三千騎兵是精銳,其餘兩千,都由馬岱率領殿後,實際上就是輜重兵,主要是保護和運輸糧草。

馬超這次率領的一萬精騎,也只有三千是精銳,他親率兩千,心腹校尉龐德率一千,其餘將校所率的騎兵,說是騎兵,實際上就是會騎馬的步兵。

這對幾乎人人會騎馬的西涼人來說,騎馬行軍並沒有什麼難度,但他們並沒有多少騎戰技巧,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攻城和守城。

實際上,馬超出征對陣,也不可能全部都是騎兵,先不說騎兵的成本太高,攻守城池,也是需要步兵的。 馬謖帶著二十餘名衛士,前往藍田覆車山中的劉家寨。

劉家寨本是一個荒無人煙的大峽谷,內有不少的可耕之地,劉雄鳴採藥發現以後,覺得這裡的環境不錯,就作為自己的根據地。

因為剛開始的時候,只有劉家的人在裡面居住,被稱為劉家寨。

這麼多年發展起來,裡面除了數千青壯軍隊,還有數千老幼婦孺,有上萬人在此生活。

這裡雖然不是世外桃源,但出產非常豐富,加上大家都勤於勞作,倒也能自給自足。

這樣一個地方,一般人是難以找到的,馬謖是收到了方山的地形圖,知道劉雄鳴大肆招人,並舉行「比武奪帥」,這才想要前往,加入到劉雄鳴軍中。

馬謖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參加比武奪帥,但他有把握加入到軍隊之中,並取得一定的權利。

因為他手下的護衛首領方山,在劉家寨察看地形之時,與劉雄鳴不打不相識,成為了好朋友,已經成為劉雄鳴的副手。

他帶著二十名衛士,統領著劉家寨近一千的人馬,佔了劉雄鳴軍隊數量的近三分之一。

最近,因為曹操要解決關中軍閥割據的局面,徹底掌控關中,頻頻出招,關中的形勢比較緊張。

長安太守鍾繇,接到曹操的文書,讓他招安劉雄鳴的隊伍。

他不敢怠慢,已經派人聯繫了劉雄鳴,要他率眾投靠曹操,給的條件相當優惠,讓劉雄鳴有點心動。

因為鍾繇告訴劉雄鳴,曹操答應給他一個將軍和五個副將的職位,至於是哪一個級別的將軍,全看他手下將士的數量,並建議他多招一些軍士和將領。

劉雄鳴雖然名氣不小,在當地人的謠傳下,有很多外地人甚至把他當做神仙看待,曹操也是對他有所耳聞,才動了招攬之心。

但劉雄鳴手下的軍馬並不多,也就三千出頭,都是以步兵為主,而且還缺乏武功高強的領軍將領,戰鬥力不算太高。 終極小村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