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為那次有一個本來心情不好的高階亡靈在外圍散步的時候被那個拿著魔晶石的人類晃到了眼睛,結果一氣之下就拉起了一對雜七雜八的雜牌軍然後對著人類就發起了侵略。

然而結果卻很明顯……人類沒打過。

最後還是因為那位亡靈大佬氣消了,才退的軍。

沒錯,拿著魔晶石亂晃悠的的確就是那個玩禁咒的傢伙,自以為是主角其實他並不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是,要不是因為愛瑟他爹和亡靈那邊大神有點關係最後解決了那個白痴之後就不了了之之後,說不定現在黎明大陸上已經沒有人類了。

不過說起來那個放禁咒的白痴果然夠白痴,畢竟那一發天火流星帶走的全部都是人類這邊的,戰場上只有低階亡靈,這些玩意都是可以用海來形容的,而高階亡靈一般都不會在戰場上大殺特殺因為那會引來同級別的戰鬥力,而且高階亡靈一般都是能夠硬扛禁咒的。

別以為骨頭架子多脆弱,要知道高階亡靈最弱都是九級,掌握了法則的存在,禁咒還是破不了法則,法則雖然基本因為世界不太完整的緣故只能夠用來防禦,但是很快時代要變了,法則可是直接投入使用了。

或者說,以後恐怕只有法則能用了……

總而言之,亡靈入侵其實有些虎頭蛇尾的,亞希帝國的很多民眾甚至都不知道亡靈入侵了,然後亡靈天災就直接結束了,畢竟亡靈過來也就是那位被晃了眼睛的高等亡靈過來報那一晃之仇。

仇報了,然後就走了。 實話說,跟亡靈打仗的時候放禁咒是無比傻叉的一件事情,只有那些連一丁點常識都沒有的傻叉才會這樣干,對於亡靈來說,低等亡靈只是工具,而高等亡靈又不怕禁咒。

一發天火流星下去,低等亡靈死了一堆,自己這邊人也都死完了,看起來,不虧。

但是只要戰場上有高等亡靈存在,那麼只要高等亡靈靈魂之中一聲低吟,那些已經死去的,不論是我方還是地方都會爬起來,然後加入亡靈的戰場。

這完全就是給對面送兵好不好。

那場戰役來得快去的也快,最後結果是某個自以為是的傢伙拉了一萬多個墊背的,同時也讓人類的領地縮水了一大部分,一個小國左右的大小。

所以說,洛翼為什麼會想到這些?

這,是個問題。

哦,想起來了,是因為手上著火了。

洛翼看著自己指尖依舊在燃燒,卻從明黃色漸漸的變成了藍色,因為在想事情,所以並沒有控制自己釋放的魔力的,所以他手指上的那點火焰已經開始了變化。

洛翼並沒有熄滅指尖的火焰,反而慢慢加大魔力供給。

指尖清涼的冰藍色火焰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溫度,雖然是在燃燒卻給人一種緩緩凍結的錯覺。

冰藍色的脈絡在火焰之中漸漸清晰起來,逐漸的組合成一些意義不明的字句,洛翼覺得自己要是能看得懂的話,會發生什麼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都看不懂。

洛翼看著之間冰藍色的火焰失神,結語不知道什麼時候再一次出現在他的身邊,懸浮在半空之中,黑色的東西從劍刃上出現,然後洶湧進火焰之中,看起來就像是火焰在吞噬那些黑霧一樣。

洛翼,卻沒有發覺。

漸漸地,天空變了顏色,那是血一般的紅色將整片天空鋪滿,然後彷彿有一種從靈魂的深處響起來的咆哮聲呼嘯不絕。

洛翼卻愣愣的看著之間浮動的火焰,絲毫沒有在意這世界的變化。

天空,一輪血色的圓月出現在天空之中,在月亮的四周有暗淡的金色的光暈,只是用肉眼很難看見。天空之中沒有一顆星星,像是全都躲了起來,但是同樣的,天上也沒有一片雲彩。

寂寥空曠的天空,只有一輪怎麼看怎麼不對勁的血色月亮釋放者自己血紅色的冰冷月光,讓每一個被月光照耀的生物都會在不知不覺之前,將自己的所有靈魂獻上。

另一邊,靠近無盡之海。

蝙蝠娘沐浴著猩紅的月光,身上卻漸漸逸散出一種龐大的氣息,金色的眼睛暴睜,像是無法閉合一般。

冰冷的海風吹來鮮血的味道,海面上漂浮著一艘艘殘破卻還沒有漏水的鋼鐵船隻,卻已經沒有任何的生命,這些遠道而來發揚友好精神的哥倫布,沒有遇見好欺負或者友好的土著,卻在自己老祖宗當年招惹到的規格外的手下被盡情屠殺,一時間,淺綠色的血液染綠了肉眼可見的大海,卻沒有引來任何的一種魚類。

有一種源自靈魂的恐懼將那些膽小的傢伙驅逐。

金色的眼睛瞪著天空之中的那一輪血色的月亮,然後像是有一個影子在瞳孔之中咆哮著,衝撞著什麼。

突然,蝙蝠娘嘴角勾起,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

「真是可口的味道,本王,終於找到了……星……這一次,你必將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接近癲狂的咆哮聲驚起了無盡的海浪,蝙蝠娘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樣,她低頭注視著那無盡的海水,眨了眨眼,海水卻在肉眼可見的蒸發。

金色的光一瞬間劃過了整個世界,蝙蝠娘猛地獃滯在那裡,眼中只剩下粘稠的紅色,她盯著天空,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卧槽!」

……

猩紅的月光像是帶著腥臭的血液的味道,月光照耀著大地,卻將一切沐浴著陽光的東西融化成了一灘血液一樣的東西,散發著類似紫羅蘭的味道,卻讓所有的靈魂陷入了恐懼。

九級強者甚至只能夠在這血色的月光之下保持幾秒鐘的清醒,再之後他們便會陷入瘋狂,接著在瘋狂之中,化成一灘濃水。

這個過程就不在這裡細細描述了,你們只要知道這邊已經吐了三個戰地記者了,混蛋,這群光吃飯不幹活的蠢貨。

而能夠在這血色的月光之下保持自己的理智,甚至毫無影響的,只有傳說。

金色的光像是一瞬間籠罩在這片世界的所有地方,又像是從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之中同時釋放出來。

誰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只是這種東西之中彷彿帶著什麼不可抗拒的意志,與月光攪和在一起,然後同時歸於平靜,消失。

亞希。

皇城之中徹底的亂套了,所有的城防軍禁衛軍萌軍娘子軍城管都跑了出來,大街小巷的搜查著某個不負責任玩消失的國王陛下。

在某個巷子裡面,一雙冰冷的紫色眸子盯著天空,然後借酒消愁。

這個小巷並不是多麼隱蔽,已經有不少的禁衛軍在巷子口徘徊了好久,最後選擇了離開。

有一種淡淡的精神干擾籠罩在巷子周圍,讓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覺間產生這裡已經有人查看過了的感覺,直接忽視這裡。

伊利亞就躲在這個小巷子裡面,努力不讓天空之中的月光照到自己身上。

整個亞希皇城的天空都被一層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遮擋住了,月光穿不透這層透明的東西,所以暫時亞希帝國皇城的居民都還處於活著的狀態。

但是伊利亞知道,天上的那一層東西可撐不了過久,或許明天,或許下一秒,月光就會將這座城市的一切吞噬。

但是伊利亞無能為力。

他反而在想盡辦法想要躲過月光的照射,因為他知道這月光代表了什麼,也知道如果他被發現了的話這個世界的下場。

他小心翼翼的躲藏著,只要月光一天沒有發現他的存在,那麼這個世界就還有救,一切,都只能託付在那個傢伙身上,那個不知道跑到哪裡遊歷的混蛋。

洛翼,他可是主角啊。

伊利亞心裡嘆息,然後又繼續喝起了悶酒,不得不說,西瓜汁兌葡萄酒的味道真心是不錯,看看另一邊已經睡死過去的愛瑟就知道了。

這個世界啊,真可憐…… 說到這個世界的主角,我們的主角小朋友現在正在做些什麼我想你們絕對猜不到。

一位就連作者都沒有猜到。

根據第37254號偷窺……旁觀者發來的情報表示,現在的洛翼已經開始研究怎麼用黑暗魔力搓出火球術了。

這混蛋已經徹徹底底的沉入了那種,彈指間大火球鋪天蓋地,揮手間風捲殘雲世界毀滅,再點手然後好像啥都沒了幻想之中。

所以說,為什麼一定要拘泥與火球術啊!

其實洛翼陷入這種奇奇怪怪的狀態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混蛋在發現不管怎麼走都走不出這裡之後就決定放棄治療,坐在草地上就開始研究起身體裡面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完全沒有記憶龐大魔力。

就算對法師的分級不太清楚,洛翼也知道自己身體裡面的魔力足夠的龐大,絕對不是什麼魔法學徒級別的。

不然要是每一個魔法學徒都擁有這種程度的魔力儲備,那還要戰士幹什麼,直接法師就可以推平世界了好不好,嗯,在那之前如果這個世界還能夠支撐那麼多的法師一同在線的話。

畢竟單憑直覺,洛翼知道自己身體裡面蘊含的魔力——如果真的是魔力的話——幾乎已經可以與這個世界上古往今來所有的魔力加起來數量相當。

所以說,這恐怖的直覺。

等等,你是不是關注點錯了?

不得不說,洛翼這混蛋不愧是這個世界選中的主角,換到其他世界完全就是天選者,世界之子,救世主級別的,但很可惜洛翼並不是這個世界的私生子。

呀,話題好像又偏了,不多不用在意,因為洛翼這混蛋真的用黑暗魔力搗鼓出了火焰出來。

黑色的暴虐能量在洛翼的指尖像水一樣流動,卻是在熊熊燃燒。

雖然在洛翼的指尖只存在那麼一丁點的火焰,但是洛翼知道,如果這些小火苗脫離他的掌控,輕輕鬆鬆就可以將一座中心城市燃燒殆盡,這還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修正概念(本世界獨有的哦,其他世界想要都要不來的!)能夠及時將那些火焰湮滅的緣故,如果換成其他的世界,只要一點火焰就足夠讓整個世界在哀嚎之中一點一點被火焰吞噬,在絕望之中咒罵,最後被虛空徹底消泯。

所以說洛翼你這天賦樹一定點錯了,不然怎麼可能創造出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等等,我先把這種公式記下來,以後可以拿去用。

「這種火焰,要不就叫黑火吧。」洛翼點頭,看著指尖跳動的火焰,起了一個讓旁觀者25739無言以對蒼天的名字,等等,咱是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洛翼之間的黑火(……)不安的跳動著,似乎在抗議卻直接被洛翼無視,畢竟語言不通怎麼去愛?

不對,是你不說話洛翼怎麼知道你不喜歡這個名字?

不過說起來,黑火這種東西叫的還真是挺隨便的。

黑火存在的時間並不長,洛翼就把他熄滅了,不過只要記住怎麼把黑火弄出來的,下一次洛翼還是能夠點燃這種詭異的火焰,並且速度肯定是一次比一次快。

不過這黑火的威力有些詭異啊,就算是絲毫不理解這玩意的危害的洛翼,也本能的差距黑火這種東西千萬不能夠讓其脫離自己的控制,最重要的千萬不能讓這東西接觸任何的能量,物質,還有信息。

當然了,前提是脫離洛翼的掌控。

千萬不要以為用黑暗元素凝結成火焰是什麼很簡單的事情,其實說起來的確很簡單,但是不要忘了弄著玩意的是名為洛翼的背負著滅世命格的這個世界的主角。

這混蛋是直接用世界本源來構建的這種東西,理論上凡人是不可能理解世界本源的,但是洛翼也並不是凡人,更何況這混蛋也不用被那些亂七八糟一看就困的密密麻麻的理論公式。

他是直接靠著自己的本能就把世界本源還有一縷虛空衰變產物加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影子直接強行攪和在一起,最後形成了這個擁有燃燒的概念,卻不需要火焰,也不需要阻燃劑,更加不用溫度的單純的能量的釋放效應的本作者強行打上火焰的名字的黑火。

果然,不過說多少次,這個名字依舊讓人想笑。

且不說凡人有沒有可能理解什麼是法則,就算世界意識抽風讓凡人也知曉法則又怎麼樣?沒有足夠的能量的攻擊,就算把整個世界的本源交給你隨意調度,你也沒有辦法把黑火這種天理不容的東西給創造出來。

不過不管咋樣,黑火這個名字還是讓人不能釋懷,所以咱決定私底下叫這玩意噬靈魂焰。

沒錯,根據跟著混蛋作者混了那麼些年的閱歷來看,這黑火完全就是用來吞噬一些靈魂的。

別看現在黑火在洛翼的手指上乖巧的像是個小混蛋(這見鬼的比喻),但是一旦要是脫離洛翼的掌控之後,這玩意絕對就像是脫韁的哈塞給一般,頃刻間席捲整個世界。

如果這玩意是個急性子的話。

世界上淺顯的比如說速度之類的概念對於這種東西來說其實毫無用處,根據多年的閱歷來看,黑火這種東西明顯是與世界平級的產物,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玩意的位階絕對不比法則低。

完全充斥著毀滅的黑火完全就是一隻初生的幻想種,有些許的懵懂,但更多的卻是她(請允許咱到現在為止才想起來這隻小傢伙的性別,因為突然就想清楚了寫這玩意的到底是誰。)與生俱來的的天賦能力,還有本能。

在這種規格外的眼中,一切都是無比脆弱的,不論是十一個維度還是構成世界的最基礎的粒子,對於這些超級無敵富二代來說都只是玩具。

黑火完全可以將一個世界完完全全的吞噬殆盡,因為在這種誕生就是為了毀滅的傢伙來說,不論是高緯度還是低緯度,就算是時間軸她要是想都能直接吃下去還不吐骨頭。

如果時間軸有骨頭的話。

恐怕這本書裡面除了虛空還有那些比虛空還混蛋的規格外之外,沒有什麼是黑火不能夠吃下去的,如果她想,她能夠在一瞬間將一個世界的所有概念包括存在都吃進肚子里。

也就是說,如果想的話,這玩意甚至能夠改變虛空事件簿上的任何事情。

就算是洛翼都沒有辦法抵抗。

他左手手腕上已經有三個出現裂縫的水晶就是證據。 當然了,洛翼是沒有注意到左手手腕上已經有三個零件壞掉了的手鏈的,因為他已經完全的忘記了。

先不說這些,反正洛翼再把黑火弄熄滅之後就開始了新一輪沉思——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一種不安的感覺。

黑火是弄消失了,洛翼卻想到了一點其他的東西,他閉上眼睛用精神力掃描自己的身體。

然後洛翼表示懵逼。

他竟然對自己的身體結構表示不能理解,完全不認識的身體結構好不好,為什麼人類的骨頭回事淡黑色的還特喵的是水晶一樣的啊!

為什麼他的血液裡面會充斥著那麼多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能量,還有血液裡面混雜的那些淡金色,以及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之中蘊含的那些龐大的力量。

等等,這個世界哪來的細胞學說?

這些不管了,不過洛翼在發現自己身體裡面的東西之後,突然露出了一個讓人感覺無比熟悉的笑容,那是看見了有趣的東西之後,露出饒有趣味的學名研究員的鬼畜微笑的笑容……話說那個誰你就不怕被打死啊。

「這樣,然後這樣,再加上一點點這個,嗯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洛翼眼中閃著冰冷的熾烈光芒——混蛋作者你敢不敢有點邏輯?——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塊黑色的透著無窮無盡的冷漠瘋狂的水晶。

所以說敢不敢經過腦子寫一章?

所以說,不能。

洛翼手中的黑色的水晶像是匯聚了一個世界的瘋狂,這是洛翼用自己的一部分靈魂加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能量,遊離在天地之間的種種元素,此世的本源,還有一些直接經過世界系統開的掛。

總而言之,就是洛翼挨雷劈了。

等等,作者你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話說你到底打算拖到什麼時候啊……

洛翼為什麼會被雷劈?這是一個玄而又玄的問題,大約就是對於一個習慣裝那個啥的主角的無聲控訴……好吧,我自重,只是因為剛才天打五雷轟的雷被黑火(這見鬼的名字,總是讓人想到某些作死的傢伙)在洛翼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吃了個一乾二淨,雖然大約只是墊了墊肚子的程度,但是也讓這個世界感覺有點沒有面子。

所以當黑火消失之後,天空之中已經匯聚出厚重的雲層,從地下看向天空,視力好的會感覺到發自內心的恐懼還有物理。

整個天空被黑色的雲層覆蓋,雲層越來越厚,讓站在下面的人感覺到深深的無力,彷彿天塌了一樣,足夠證實某位叫做杞人的大預言家的預言。

洛翼感受到了天空之中匯聚的驚呼無窮的能量,這是能夠讓任何一位大法師癲狂的能量,在這樣的恐怖雷雲之下,就算是神恐怕也會死無葬身之地,當然這裡的神……無視就好了,反正說的是那些光明神之類的。

但是這混蛋卻只是笑了笑,嘆息一聲:「要下雨了嗎?」

然後這傢伙伸手摸了摸下巴,然後手指在半空之中點了點,在他的頭頂出現一道接近透明的淡白色冰層,看起來足夠的結實,最少可以擋雨……這傢伙是真以為要下雨了。

接著,洛翼就皺著眉看著掌心的那塊鵪鶉蛋左右大小的黑色石頭,良久,嘆了口氣,隨手捏碎了這塊如果被這個世界的法師還有鍊金術師看見了會直接哭死在廁所的黑色水晶。

「真是失敗,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洛翼不爽的開口,他認出了自己剛才製造出來的東西,有一種淡淡的熟悉感,雖然想不起起來但是洛翼還是從自己拿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無盡的知識裡面翻找出來這玩意的名字還有用途。

星軌湮滅聚能。

那黑色的水晶就是叫這玩意,當然了這是官方名稱,而這玩意的民間通用版本則是被稱作滅世嘆息。

雖然感覺依舊是文不對題的東西,但是洛翼卻知道,別看那只有鵪鶉蛋大小的一塊水晶,如果洛翼剛才把那玩意扔出去不管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在十萬分之一飛秒到-7.21秒的時間裡被一種肉眼無法觀測,文字無法描述,影像無法記錄的一系列化學(邏輯,智商,腦子,求你最少帶一個行不?)反應,在湮滅和重建之中反覆重複,直到這個世界被低劣的格式化成虛空能量。

但不論這個過程持續多久,世界最後卻依舊會在三分之一秒內連同存在一起被虛空吞沒。不會比一次嘆息要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