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爲他這個人就是一根筋,他的劇本從最剛開始就是那種隱晦不明的,人們勸他,他一直不改,一直堅持着自己的理想,就能看出來,他這個人非常固執,只要認準了一件事情,就不會再改變。

這種人一般心腸都不會太壞,現在陳奕霖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他們,楊琳和楊康會非常很非常感激陳奕霖和輝騰影視。

陳奕霖說:“楊編,你這個劇本兒,我們看了都覺得不錯,但是,它有一個很大的缺點,那就是非常單一,只有女主沒有男主,在以前沒有見過這樣的劇本,有利有弊,好處就是,如果真的能夠拍攝成功,那麼也算是開創了一個先例,而你也會作爲這種電影的引導者。”

楊康說:“陳總,你說的都很對。就因爲這個劇本兒具有侷限性,所以我纔沒有投給你們輝騰影視,因爲我對自己都沒有信心了,不瞞你說,也不怕你笑話,我都被打擊的實在是沒有信心了,要不是楊琳偷偷的拿了這個劇本兒給你們,我想這個劇本兒以後不會再問世了,我也沒有信心把它給拿出來。”

花精說:“所以咱們大家都應該感謝楊琳,否則咱們幾個人都會有遺憾的。”

楊琳在旁邊得意洋洋的笑着,她也特別高興。

因爲她和爸爸都見到了希望,如果這次成功了,不光是他們生活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他爸爸也會完成他的理想。

有了金錢支援後,她也要去完成她的理想,她這些年看着她爸爸那麼辛苦,她非常心疼她的爸爸。

尤其是最近幾年,她爸爸一年比一年老的快。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本來才五十來歲,但是看着就像是60多歲的一個老人。

這都是因爲沒有精神支柱。

如果這部作品成功了,那麼他爸爸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同樣年歲的人,如果開開心心的,看着就特別有精神,一眼看去就顯得特別年輕。

那些天天愁眉苦臉的,沒有精神支柱的人,就顯得特別老,而且對身體也不好。

所以楊林在一開門見到陳奕霖和花精的時候纔會那麼開心。

楊康聽到陳奕霖對他的劇本兒評價那麼高,他也是非常激動的。

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到人們誇獎她的話了,他已經他都有點不適應了。

以前見到人們,都是他的劇本兒,怎麼怎麼不好,表達不出含義,人們看不懂等等,沒有開發的價值。

現在突然間聽到陳奕霖這麼誇他的劇本兒,他還有點不好意思。

楊康問陳奕霖:“陳總,你準備讓哪個藝人來演這部電影?”

長安十二時辰(全集) 陳奕霖說:“由花精來演。”

楊康皺了皺眉頭說:“雖然你們覺得這部作品不錯,但是它畢竟有缺陷,現在花精正是出名的時候,如果由她來出演這部作品,成功的話,對她是錦上添花,如果不成功,對她的影響特別不好。”

花精聽到楊康的話,在心裏暗讚了一聲,覺得這個楊康這個人,真是不錯。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知道爲她着想。

如果放在別人頭上,現在生活這麼拮据了,遇到這樣的好事兒,可以說天上砸下來一個餡餅,肯定不會考慮別人。

如果是心思不正的人,他肯定不會提醒陳奕霖他們這部作品的缺陷和影響,他肯定拿到錢就好。

花精挺佩服楊康的,對楊康說:“楊編,你放心吧,我有信心,即使我演的不是特別成功,但是我也敢保證人們不會討厭我。”

不知不覺中,兩個小時過去了。

不知道誰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他們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噗嗤”一聲笑了。

之後,又有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楊琳和楊康趕緊站起來說:“實在是不好意思啊,過了這麼長時間了,其實早就該吃晚飯了,我們趕緊去準備晚飯,陳總和花精留下來吃頓便飯吧。”

陳奕霖和花精呆了這麼長時間,也確實餓了,都點了點頭。

花精準備幫忙做飯。

楊琳把她按在沙發上,說:“花精姐姐,你就坐在沙發上吧,和大哥哥看會電視,休息一會兒,我和爸爸去做飯,一會兒就好,今天晚上讓你嚐嚐我的手藝,我的手藝可是相當不賴的。”

花精聽了楊琳的話,笑了:“好,我今天就嚐嚐咱們小美女的手藝。”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因爲大家都餓了,所以楊林和父女倆也沒有做太複雜的飯菜,就蒸了點兒米飯,炒了四個家常菜,做了一份湯,不到一個小時就做完了。

等楊林和楊康擺好飯菜後,大家都洗了洗手,坐在了餐桌上。

花精一邊吃一邊讚歎,誇獎楊林做的飯好吃。

楊琳笑的見牙不見眼:“花精姐姐,我沒騙你吧,我做的飯那是相當棒的,我可是經常跟着抖音學習做菜的,平時家裏的飯,只要我在家,也都是我來做的,是吧,爸爸?”

花精開始向他爸爸邀功。

楊康連連點頭:“對對,琳琳說得很對,平時我做飯手藝不太好,楊林自從在抖音上學習的做飯後,就迷上了抖音,經常跟着抖音上學做飯,現在做飯是越來越好吃了。”

他們四人吃飽喝足後,楊琳又給他們每人泡了茶,坐在沙發上又聊了一會兒。

然後,楊康簽了那份協議。

陳奕霖和花精就離開了楊康的家。

陳奕霖他們走後,楊琳高興的對他爸爸說:“爸爸,你終於要成功了。”

楊康摸了摸楊琳的腦袋,說:“琳琳,這些年委屈你了,讓你跟着我吃了不少苦。”

“爸爸,這是我自願的。我相信這次之後你一定會成功的,也會實現你的理想。” “琳琳,話先不要說的這麼太早。結果沒出來以前,誰也不知道最後是什麼情況。”

“爸爸,我相信你。”

“如果這次成功了,咱們的生活就能改善了,到時候爸爸也就有能力給你買你喜歡的東西了。”

這樣二十多部作品就都和陳奕霖他們簽了協議。

第二天就是評選的日子了。

這次評選地點還是在輝騰影視。

輝騰影視有一個特別大的廳,因爲是混娛樂圈的,所以經常要開發佈會,搞一些活動等。

所以這個廳能容納2000人。

這一天,提前給劉經理打好招呼得那些網紅們,都帶着自己的設備,早早的來到了大廳裏。

這又是一次讓他們能夠漲粉絲的大好機會,所以他們都非常積極的來到大廳,找好位置,就準備着做網絡直播了。

因爲在評選前,陳奕霖就已經放話出去,說這次完全是公開,公平,公正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過來參與。

尤其是那些給輝騰影視投了作品的人,更是可以過來,如果對他們評選的結果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可以提出來。

因爲會議是九點正式開始,所以在八點鐘的時候,輝騰影視的所有員工就精神飽滿,鬥志昂揚,滿面微笑的走進了大廳裏。

經過三天的休息,這些員工們都特有精神。

好多人怕來晚了就沒有位置了,所以就早早的等在了輝騰影視公司的門口。

等員工們都進去以後,輝騰影視的大門也就打開了。

等在輝騰影視門口的人都紛紛涌進了大廳裏,因爲好多人都知道,萬一要是來晚了,肯定就沒有位置了。

等到08:50的時候,整個大廳已經擠滿了人,除了前面擺好的VIP還有位置,其他位置都已經被佔滿了。

九點整,五個評委都來到了,坐到了評委席上。

這五個評委也不是最出名的導演,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因爲以現在輝騰影視的號召力,根本請不來全國最出名的導演。

那些導演也不屑於來這種地方。

評委都坐好後,主持人走了上來,對大家說:“大家先靜一靜!”

主持人大概說了一下,也沒有廢話,大概意思就是說輝騰影視選出來了20多部比較不錯的作品,然後交由五位評委評選。

同時,也印發了一些小冊子,關於這20多部作品的。

如果有誰覺得自己的作品能超過這些作品,也可以把你的作品拿上來,交給評委評選。

在你交上之前可以先看看這20多部作品,如果你還是覺得這20多部作品比不上你的作品,那麼就可以交給評委評選一下。

前方的大屏幕上也在滾動着這20多部作品的內容。

這次全國評選就是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所以輝騰影視也沒有打算把這20多部作品隱瞞偷偷的拍攝,就是要公之於衆,讓大家都知道,這20多部作品都是由他們輝騰影視選出來的。

主持人把這20多部作品的名稱念了出來,然後交到了各位評委的手中。

而底下的人聽到這20多部作品的名稱,被選中的特別高興。

沒有被選中的,有的是嘆息,有的是憤怒,有的是可惜。

大屏幕上也在滾動着20多部作品的內容。

大廳裏安靜了下來,因爲評委們在評選作品,不能大聲喧譁,底下的人只是在小聲悄悄議論着。

有一些人因爲沒有被選中就離開了大廳,而有的人覺得他的作品很好,想要留下來,再爭取一下。

網紅們也在做着網絡直播,把這裏的情況都仔仔細細的說給了他們的粉絲們。

直播間裏的人們,有的人在看着大屏幕上的劇本的內容。

這20多個劇本兒不可能一下同時都播放出來,只能一個一個的放。

所以進行的比較緩慢,但是,網絡上的人們看到,第一個劇本後,都紛紛叫好,也有的人不喜歡。

但是不管是什麼電影,就算是國家最出名的導演,拍攝出來的電影也有不喜歡的,所以,只要喜歡的人多於不喜歡的人,那就說明這部作品是成功的。

隨着網紅們把作品公佈後,直播間裏的人們叫好聲一片,由此可見喜歡的人還是遠遠多於不喜歡的人。

因爲評選最後結果直接影響到他們下得賭注是否能贏,所以他們都非常關注這一次評選活動的結果。

子涵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輝騰影視大廳裏的情況。

當他看到陳奕霖他們拿出的20多部作品,居然不是王祕書告訴他的那些作品,他就知道王祕書暴露了身份,他被耍了。

王祕書拿給他的那些作品沒有一本兒是陳奕霖他們最後選出來的作品。

子涵此時非常生氣,沒有想到被陳奕霖給擺了一道。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立即吩咐他的助手去聯繫,這20多部作品的作者,一千萬買過來,然後有他們花涵影視拍攝。

子涵相信只要他把這些作品全部都買過來,輝騰影視照樣是沒有作品可拍。

現在這些作品都只是進行評選,並沒有賣給輝騰影視,所以說它的所有權還在編劇自己的手裏,編劇想賣給誰就賣給誰。

現在子涵想用高價從編劇手裏買過這些作品,然後由他們來拍攝。

到頭來輝騰影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他們花涵影視做了嫁衣。

兩個小時後,子涵的助手回來了,他告訴子涵,這20多部作品中大多數都跟陳奕霖他們簽了一份協議,必須得交給輝騰影視來拍攝,否則的話就要賠償100個億的違約金,只有兩個人說沒有籤協議。

子涵聽到助手的話,生氣地把辦公室上的東西全部都揮到了地上:“可惡,真是太可惡了,可見他們早有準備,就是爲了對付我們花涵影視。”

他剛纔還得意洋洋的認爲,輝騰影視幹不過他,現在,現實就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原來陳奕霖他們早就想到了,他會從中作梗。

即便這些作品被評選了,他也會想辦法撬過來,所以陳奕霖他們纔會弄了個100個億的違約金。 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達到100個億的違約金。

這就是專門兒爲了針對他而弄的。

助手問子涵:“董事長,我們怎麼辦?”

“你確定他們都簽了這份協議嗎?協議上有這個100個億的違約金,能不能想辦法,把這些作品撬過來?”

助手爲難的說:“董事長,基本上不可能,因爲他們已經明確告訴我了,他們都簽了這份協議。而且在籤這份協議以前,輝騰影視就已經明確告訴他們了,如果違約,肯定是要他們負法律責任的。如果想讓他們把作品賣給我們,他們是不可能賠付這違約金的,因爲他們也賠付不起,如果我們倆替他們賠付這些違約金,那我們就太不划算了。”

這一個作品還不知道能不能拍出來,拍出來的效果怎麼樣,能賣多少錢,這些都是未知數,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掙不到100個億,影視界最好的電影,一部電影,也頂多票房數據達到幾十億,一百個億就頂天了,這還不包括其他的費用,比如說付給演員的薪酬,道具,投資商的回報等等。

大部分電影都是,能達到十幾20幾個億的票房就不錯啦,所以,如果讓他們來賠償這100個億違約金,那簡直就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子涵當然也明白助理說的非常有道理,100個億對於他來說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他也不可能爲了這些還不確定能否成功的作品,而下這麼大的血本兒。

明知道前面兒是懸崖,還要往下跳,那不是找死嗎!

子涵吩咐他的助理:“那就聯繫一下那兩個沒有簽約的人,想辦法把他們兩個的作品翹過來,輝騰影視能少一部作品是一部作品。”

“是,董事長!”

重生修仙在都市 助理轉過身走了。

評選還在進行着。

被提名的20多部作品的編劇們都特別高興,這就說明他們的作品很有可能被選中,然後拍攝出來。

他們現在才明白,爲什麼陳奕霖和花精會親自找上他們,讓他們籤一份協議。

而他們也都同時接到了花涵影視公司的電話,想把他們的作品買過去。

他們現在也特別佩服陳奕霖,知道陳奕霖未雨綢繆,以前就想到了花涵影視會翹他們的作品,所以纔會讓他們籤那份協議。

這些人中大多數還是比較有良心的,他們也知道如果他們的作品拍攝出來,那麼他們也會跟着水漲船高。

但是這個機會是輝騰影視給他們的,他們也不想做出不利於輝騰影視的事情來。

所以他們都告訴了花涵影視的人,他們簽了100個億做違約金的這件事情,也就是婉拒了花涵影視。

子涵的助手告訴子涵那兩個沒有簽約的,雖然當時他們沒有簽約。 契約新娘一百天 但是,最後花精還是用非常手段,讓他們簽了,只不過他們兩個人不知道。

當然啦,子涵和他的助手也不知道。

那兩個人還在沾沾自喜,爲他們沒有簽約而感到高興。

他們的預感沒有錯,既然當初陳奕霖和花精能夠親自找到他們,就說明他們的作品很有價值,他們還有可能會得到更高的價錢。

當花涵影視的助手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他們覺得他們的機會來了,所以這兩個人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和助手見面。

助手見到這兩個人,對他們說:“根據我們的瞭解,即使評選出來得到第一名,最高是獎勵是500萬,我們直接給出1000萬,買下你的作品,你們覺得怎麼樣?有我們花涵影視拍攝出來。”

那兩個人聽說助理願意出1000萬,他們心眼兒特別高興,但是都沒有表露出來,他們還想要更高的價格。

助理也看出了他們的心思,對他們說:“你們在輝騰影視即使得到第一名,也只有500萬,但是你們還不知道能不能排進前十名,只有前十名纔有獎勵,後面的都沒有獎勵,誰也不敢保證你們的作品,到時候排在什麼位置上,如果你們現在不同意,如果到時候你們排在靠後,一分錢也拿不上,那麼我們花涵影視也將不會再買你們的作品。”

兩個人想了想,覺得助理說的也對,如果他們的作品非常靠前,這樣,還有跟花涵影視討價還價的資本,如果排的靠後,那麼給他們1000萬,這已經屬於天價了。

所以這兩個人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助理的說法,以1000萬的價格,買了他們的作品,由花涵影視來拍攝。

這兩個人都跟助理簽了合同,同樣寫了違約金的問題,如果違約那麼將賠償一千萬。

助理也沒有像輝騰影視寫100個億,也沒有寫一個億,就寫了1000萬。

他調查過這兩個人,別說1000萬了,就是100萬,他們現在都拿不出來。

所以他敢斷定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敢違約。

1000萬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了,花涵影視給他們1000萬的酬勞,只要不是傻子,肯定都接受。

這兩個人既然決定跟把作品賣給花涵影視,那麼他們就沒有想反悔,所以看到違約金只有1000萬,心裏還覺得花涵影視比較人道,可比輝騰影視讓他們籤100個億,人道多了,所以他們毫不猶豫的都簽下了合同。

而同一時間,楊康也把花涵影視給他們打電話的這個事情告訴了陳奕霖。

他對陳奕霖說:“陳總,花涵影視給我打電話了,想要買我的作品,我拒絕了,他們既然想到給我打電話,那麼也會給其他那些人打電話,你不得不防。”

陳奕霖對楊康說:“楊編,你放心,我早就已經做好準備了,其他人都簽了那個協議,我想他們沒有那個膽子違約,而且花涵影視也不可能拿出100個億給他們付這筆錢。”

楊康聽說陳奕霖給這些人都簽了協議,他也就放心了。

他就是怕花涵影視鑽了空子,那麼他們輝騰影視可就吃大虧了。

評選還在進行着。

每個評委都對這20多部作品看一遍兒,然後打分兒。

從分數最高到最低依次排練。 很多民衆都關注着這件事情,因爲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下了賭注。

中間子涵也想動用法力來解決這件事情,但是他想了想,覺得不值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