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爲她一生都活在愧疚裏,她之所以一直錯下去,因爲她回不了頭了!”我摸了摸歡歡的腦袋,“以後你有妹妹,也有父親了,其實對於你媽媽來說,這就是她想給你的!”

她終於是想明白了,我也放心了。

“妹妹?爸爸?我的世界裏就沒有這兩個人,忽然多起來,聽着都有些不習慣!”她垂下了眼簾,豆大的淚珠就滾了下來。

我張開雙臂抱着她,“以後就有了……”

天不知不覺就暗了下來,我扶着歡歡讓她在牀上躺着,這纔是出去脫了外套放下包,去洗了一把臉,拿出那張支票看了起來,筆跡是父親的沒錯,可這張支票出現的緣由,我總不能去問父親吧!

我忽然靈光一閃,歡歡!萬一胡蘭給歡歡看見了這張支票呢!

我拿着支票下樓,進了歡歡的房間,她沒有睡,只是閉目養神。

“怎麼了?還有事?”歡歡起身看着我。

我走了進去,坐在她牀邊,剛準備拿出支票,就看到她枕頭邊上的照片,是胡蘭的,我又是猶豫了起來,這個時候,我似乎不該跟她談這些事情。

“沒什麼,就是看看你。”我又將支票完完整整地放進了褲兜裏。

“你放心,我不會再尋死覓活了!你說得沒錯,我媽媽做這麼多,都是爲了我,要是我這個時候再跟她一起走了,我豈不是讓她所有的心血都白費了!”歡歡勉強地對我笑了笑。

“能這麼想,就對了!”我對着歡歡一笑,起身繼續說道,“你先休息一會,等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再叫你。哦,對了,你想吃點什麼?”

“隨便什麼都可以,我嘴不挑!”歡歡還是笑着。

七零異能小嬌妻 我點了點頭,轉身往外面走去。

“你是有話問 我吧?”歡歡叫住了我。

“過幾天吧!”我笑了笑,想等她狀態好一點再問。

“今天爲什麼不能問?或許我知道呢?!”歡歡依舊是笑着。

歡歡是何其的冰雪聰明,我竟之前一點都沒有發現!

我回頭看着她,她笑得那麼自信。

沒辦法,我只能從自己的褲兜裏掏出那張支票,“你看看,這個你見過嗎?!”

她接過鈔票,看了看,搖頭,“沒見過。”

“可能時間有點久了,你仔細想想?”我有些着急,如果不是經過胡蘭的手,父親跟王毅的交集幾乎爲零,那這支票就能說明父親有事瞞着我。

“我媽媽很少在家裏的,都是跟你們這兒了!她有個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這是爸爸籤的,你可以直接問爸爸呀!”歡歡將支票還給了我!

“哦哦,沒事。”我收起了支票。

吩咐廚房準備一點清淡又營養的晚餐,便是上樓了。

沒一會,父親就回來了,歡歡也起來了,歡歡叫我下樓吃飯,我纔是下樓。歡歡坐在飯桌上十分拘謹,父親也不吭聲,這一家人才不像是一家人。

“妹妹,你那東西你問爸爸沒有,爸爸現在在家,你剛剛好可以問問!”歡歡忽然開口,卻讓我緊張了起來。

父親皺了皺眉,彷彿是對歡歡的存在十分不適應,看着我,“什麼東西?”

“沒什麼。”我深知這個東西直接給父親看,若是他存心要瞞着我一些事情,他就會更加警惕!

“就是一張支票,好像跟妹妹出車禍的時間差不多,你籤的!”歡歡脫口而出。

我瞪大了眼睛,這下不拿出來也要拿出來了! 第3675章

九霄境分為十八層,每兩層為一宵,十八層共九霄,而十層以下,也就是五宵以下,是為實力在玄星境以下的修鍊者提供的,玄星境以上的修鍊者,進來是什麼都看不到的,這也是為什麼墨九狸和玄冥來到第九層了,都沒有什麼發現的原因!

從十一層開始,才是玄星境以上修鍊者歷練的地方,能夠成功登上十八層,也就是九霄境的頂層的人,將有機會得到豐厚的獎勵,甚至可以得到上古神器的認主!

「主人,上面說十八層九霄境的頂層,有上古神器啊,我們不要嗎?」玄冥有些心動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神器對自己沒用,但是主人是人族,應該很喜歡神器的吧!

「不用,我們去下面!」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吧,主人,那我們去那裡啊?」玄冥問道。

雖然不明白主人為什麼急著下去,但是玄冥知道主人說的都是對的!

「先下去再說!」墨九狸聞言道。

她為紫玉而來,從進入這個無聊到爆炸的九霄秘境開始,她就決定了,找到紫玉就離開,就算不能離開,也隨便找個地方閉關,絕對不在這裡亂逛!

不是墨九狸懶惰,實在是一路走來這九霄秘境,給墨九狸的感覺太過雞肋,讓墨九狸覺得這九霄秘境除了名字華麗外,沒有什麼別的好處了!

畢竟墨九狸在下界的秘境中,都能找到很多寶物,在這九霄秘境一路上,卻是連一株值錢的藥材都沒找到,真的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好在這裡感應到了紫玉的存在,否則墨九狸真不知道來這裡是對是錯了!

因此,對於牆上說的十八層的上古神器,墨九狸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於是墨九狸帶著玄冥再次來到了一層!

墨九狸也徹底確定了,紫玉確實存在這九霄境內,但是卻並非是上面,更像是地下!

因為剛才下樓的時候,墨九狸就發現自己越是往下走,識海內紫玉的光芒就越強,隱約還有一絲興奮,似乎是希望墨九狸快點下去的感覺!

直到墨九狸來到了一層,紫玉興奮的狀態依舊,可是自己現在已經來到一層了,那麼紫玉的狀態,只能說明一個原因,第二塊紫玉在這九霄境的地下!

想到這裡,墨九狸開始仔細的尋找機關,看看是否有通向地下的機關和密道!

「主人,你在找什麼?」玄冥跟在墨九狸身後不解的問道。

「在找有沒有通往地下的入口……」墨九狸說道。

「通往地下的入口?難道是哪個地方?」玄冥聞言想到什麼的低聲道。

「玄冥你說的是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看著玄冥問道。

「主人,剛才我們進來時,你不是讓我四處轉轉嗎?我在一個角落的地方,發現一個東西,好像是蓋著什麼東西在裡面似的,我也不確定那裡是不是主人說的通往地下的入口……」玄冥解釋道。

「帶我過去看看!」墨九狸聞言說道。 只見父親的眉頭一緊,他放下了筷子,看着我,“從哪裏來的支票?你還在調查這個案子?洛暘,有的時候好奇心不要太重,你會失去太多的東西!”

父親似乎並沒有要讓我交出支票的意思。

神魔因果 歡歡繼續吃着飯,低着頭,彷彿父親對我的要求與她無關。

“嗯…..”我只是應了一聲。

父親也沒有再說話,拿起筷子又是吃了一點的東西。

“爸爸,我見過那張支票,上面就是您籤的字!”歡歡忍不住又開口了。

不知道她到底是爲了讓自己在這個家有存在感還是故意找茬,我也不想追究,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你不多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以後別叫我爸爸,聽着不習慣,跟你妹妹一樣叫我‘父親’!”父親放下了筷子沒有再吃下去的意思了。

“哦….”歡歡偷偷瞄了我一眼,很快又低下了頭。

“暘暘,一會吃完了飯去書房,我有事情要跟你說!”父親起身上樓了。

等着父親一走,歡歡就擡起了頭,放下手裏的筷子,有些無辜地看着我,“我是不是不該跟爸爸提那個事情,他好像有些不高興!”

“你不說話,他就高興了!”我沒有了胃口,也放下了筷子。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以爲你想問自己又不好開口才來問我的!那是爸爸簽字的,肯定爸爸是知道的!”歡歡解釋道。

我起身,“還真的謝謝你的好意!”

歡歡住了嘴,一邊上的傭人走了過來,“大小姐,要收拾了嗎?!”

我看了她一眼,正要說話,歡歡就喜滋滋地吩咐道,“都收了吧,我看你二小姐也不想吃了!”

我擰了擰眉頭,她的樣子很是享受這個稱呼呢!

“以後叫她歡歡小姐,這裏沒什麼大小姐!”我沒好氣地說道。

歡歡聽到我的話明顯是有些不高興了起來,走了上來攔着我,“我比你大,當然是大小姐!”

“是嗎!?什麼時候能跟我平起平坐了再說!”我往樓上走去。

歡歡一直跟着我,像是要跟我到書房去,我站在書房門口,“父親只讓我一個人進書房,沒說有事要交代你,你可以休息了!”

歡歡嘟囔着嘴,“沒事我就不能進去了?”

“當然,這是洛家的規矩!”我盯着歡歡,自己也沒有說謊,在這個家裏向來都是父親說了算,她這樣闖進去,父親多少有些不高興。

“哦…..”歡歡有些失落,可站在門口還不想走。

我沒有理會她,一個人進了書房,父親站在窗前,雙手抱臂。

“來了?”父親回頭,看了一眼書桌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來。

“父親您是想問歡歡說的支票的事情吧?!”我看着父親,沒有要坐下來的意思。

“拿來我看看!”父親對着我伸手。

我從褲兜裏把支票拿了出來,規規矩矩地放在了桌子上。

父親走了過來,拿起支票,似乎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又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不記得了!”

我伸手去將支票拿了回來,笑了笑,“可能是您給阿姨的。”

“在哪裏找到的,這上面的字確實是我的,不過我也簽了不少的支票,也不記得是給誰了!”父親笑了笑。

我點了點頭,不着痕跡地將支票放回自己的兜裏,“王毅老婆給我的,說是王毅遺物!”我直勾勾地盯着父親的臉,試圖找到破綻。

父親看着我,雙眼似乎有些怒火,“案子都結了,你還查什麼!”

“真相,難道父親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只要有一點不對勁的地方,我就要找出來怎麼不對勁!”

“因爲你,這個事情鬧得還不夠嗎?胡蘭都死了,你還要查什麼!你該像放下孟子赫一樣,放下這件事情,好好準備接手我的工作!”父親惱怒了。

我坐了下來,手指交叉放在了桌子上,擡眼看着父親,“誰說我放下了孟子赫的案子!”

“洛暘!”父親吼道。

我絲毫不畏懼父親的威嚴,繼續說道,“您不會跟歡歡一樣,覺得是因爲我的出現我的調查纔會使得胡蘭自殺的吧?父親,您要知道,如果胡蘭不死,可能過幾日,您失去的不是一個情人,而是您的女兒!”

父親渾身發抖,臉上的皺紋像是崎嶇的幽林讓人心生畏懼。

“好了,父親,要沒別的事情,我回去休息了,明天還要上班!”我起身準備要走。

“是我把你教成這樣的,我咎由自取!”父親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扶着額頭苦笑。

“我以爲您會引以爲傲,沒想到您對我這樣的失望!外面站着您的另外一個女兒,如果您覺得自己在我的身上是失敗的,那麼,外面那個叫歡歡的女孩正等着您的教導!”我有些氣惱,歡歡的身份是那麼讓我敏感,我活了二十多年,忽然冒出來一個姐姐,還因爲這個姐姐,我母親失去生命,我差點跟母親就見面了!

父親聽到我的話起身走了過來,揮手就要打我,我一把抓着他的胳膊,“父親,您沒資格這樣打我!”

“你!”父親氣得青筋暴起。

“啪!”房門打開了,歡歡一臉驚訝地站在門口。

父親很快收回了手,兩手背在身後,不看歡歡,“你進來幹什麼!誰讓你進來的!”

“我聽到爸爸您跟妹妹仔吵架,所以……”歡歡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說。

父親冷哼了一聲,“以後沒我的允許,你不準亂做事!你要是閒得沒事做,以前你媽做什麼,現在你就做什麼!”

“爸爸……”歡歡一臉的不高興,可看到父親是那麼威嚴,卻不知該如何反抗!

“還不出去,在這裏站着幹什麼!”父親明顯是有些不耐煩了!

歡歡漲紅了臉,眼圈瞬間就紅了,看了看父親的背,又看了看我,捂着臉就跑了出去。

我甩了甩手,也準備跟着出去。

“洛暘,歡歡性格不像你,有些事情,她不該知道!”父親叫住了我。

我沒有應聲,直接出了書房,當我進房間的時候,發現歡歡坐在我的牀上嚎啕大哭。

“你要睡這裏?那我出去了!”我準備退出房間。

歡歡站了起來,“洛暘,我到底該怎麼做!” 第3676章

玄冥帶著墨九狸一隻來到了最北邊的一個角落,果然發現厚重的灰塵的下面,有一個四方形的,帶著花紋的東西,鑲嵌在地面上,像是一個入口!

墨九狸揮袖把周圍的後塵掃開,露出入口的完整輪廓,蹲下身看了看后,拿出一把劍,直接對著邊緣的地方一翹,結果墨九狸手裡的劍直接斷裂了!

見狀,墨九狸微微皺眉,直接拿出小金的火焰,丟到上面,這次比較粗暴,很快地面上帶著花紋的東西,就被火焰徹底融化成灰!

出現一個漆黑的通道,裡面隱約可見是石頭形成的階梯,只是裡面看進去漆黑一片,墨九狸把小金的火焰丟下去,隱約也就能照亮前方十幾米遠的地方!

而且這個通道裡面,看著只夠容納一個人進出的大小,如果發生什麼事情的話,逃都沒地方逃走!

墨九狸想了想把玄冥收回空間裡面,然後自己用火焰包裹在身體外面,這才順著通道走了下去!

墨九狸進入通道后,第一時間查看識海內的紫玉,果然光芒又亮了幾分,證明自己的方向是對的!

確定了方向沒錯,墨九狸也就不再擔心的繼續往下走了,這裡的階梯很粗糙,像是匆忙之間修建成的,也像是什麼人為了上下方便,簡單弄出來的!

而且墨九狸越是往下,感覺周圍的溫度越低,哪怕墨九狸知道地下溫度會很低,卻也沒想到這麼冷!

本身小金的火焰包裹在墨九狸的周身,讓她是很難感覺到冷的,倒是現在依舊能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十分低且冷!

墨九狸一邊往下一邊查看著識海內紫玉的反應,確定自己想要找的紫玉確實在地下后,墨九狸才不斷的往下走,好在小金就算沉睡了,火焰也是強悍的,墨九狸一個心念,火焰的溫度就會變高,雖然地下溫度寒冷,但是有小金的火焰在身上,墨九狸完全可以無視這地下寒冷的溫度!

只是,忽略了這寒冷的溫度,墨九狸越是往下,心裡越是有種奇怪的感覺,很奇怪,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心裡迸射出來,卻因為什麼壓抑著一般!

墨九狸把這種怪異的感覺,歸到紫玉的身上,或許是紫玉感應到第二塊紫玉,才會讓自己這樣吧!

畢竟當初紫夜可是說過了,紫玉本來就是她的東西,而且集齊三塊紫玉對自己的實力用好處,想到這裡墨九狸無視掉那些莫名的感覺,專心的往地下深入,不管如何,也要拿到第二塊紫玉!

墨九狸知道有些事情紫夜沒有跟她說太多,就是擔心影響她的修鍊之心,所以才會瞞著她!

那麼只要自己的實力快點恢復,快點變得強大,強大到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把她如何,紫夜也就不用擔心自己,不用隱瞞自己什麼了!

而且,墨九狸有預感,距離自己不解的真相,她已經越來越近了,說不定等到自己擁有強大的實力時,一切真相,她就都能知道了! “什麼怎麼做?你現在不是做得很好嗎?洛大小姐?!”我難以控制自己的心情,只要一想到歡歡是如何出生的,我就有些不舒服。可回頭一想,又是自己提議要讓歡歡進家門的,現在又鬧起脾氣來,實在有些不像我自己!

“洛暘,怎麼說我也是你姐姐!我可以不要大小姐這個稱號,可是我沒有想到,父親會這樣對我!我也是她的女兒啊!”歡歡鼓氣道。

我撇撇嘴,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歡歡畢竟也真的是父親的女兒!

“等!還有,變成父親想要你成爲的人!”我最終還是給了歡歡答案,無疑她只有這樣做,才能改變父親對她的看法!她不能太像胡蘭,應當更像父親。

“那我就成爲傭人?”歡歡有些不高興!

“傭人?你覺得父親會讓成爲真的傭人?!好好管理這個家,家裏有那麼多傭人供你使喚。還有空下來了別看什麼電視劇,多看一點書和新聞,這對你有好處!”我拍了拍歡歡的肩膀。

歡歡似乎看到了希望,擦了擦眼淚,“真的能行?”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今晚要睡這裏的話,我就去睡客房!不過早上我可能打擾到你,我會進來拿衣服!”我準備退出房間。

歡歡搶先一步退出了房間,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是該我走!不過爸爸一直都這樣嗎?!真不明白,他這樣的人,媽媽爲什麼會喜歡他!”

“不要隨便評論別人,無論是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順便評論別人的爲人和作風還有感情!”我最後勸了歡歡一句,這纔是關上了房門。

走到陽臺上站了好一會,窗外的天十分寧靜,我也要努力讓我的心也安靜下來!

對於胡蘭,我算是問心無愧了,歡歡我勸父親帶回來了,也儘量去教導歡歡如何討父親的歡心了。

只是孟子赫,我忽然間有些想你了,心裏堵着一塊石頭, 讓我有些害怕,就算你走了,我也沒有這樣慌張過。望着天,彷彿看到了你的影子,而那影子背後,讓我不敢深究。

文明鑄造者 這時漆警官打來了電話,我看了看手機,不知道他晚上還有什麼事情,是查到什麼了嗎?!

‘“查到了什麼?”我有些期待。

“沒查到什麼,就不能給打電話了?”漆警官開起了玩笑,頓時讓我心慌,我竟找不到理由。

“沒別的事情,我就先睡了。”我想要掛電話。

“洛暘,洛大小姐!您還真把我當成你家的傭人了?”漆警官似乎沒有聽出來我不高興,繼續開着玩笑。

我直接掐斷了電話,心裏十分不安!前一秒還在想孟子赫,後一秒漆警官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這讓我心裏總有一種愧疚的感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