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爲這件事,王氏集團的股價都受到了一些影響,沒人比他們更希望事件儘快淡下去,讓股價回升恢復過來。

他們在那邊說着話,李悼則在一邊想着自己的事情。

“開啓混元一氣後,我的力量得到了巨大提升,但是戰力實際上並沒有增加太多……”

李悼伸出右手,低頭看着張開的五指。

原本因爲力量的巨幅提升,速度也應該變得更快纔對,因爲速度本就來源於肌肉力量,肌肉越強爆發的速度就越快。

但變身後的身軀實在太龐大了,這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的速度。

生物的體型越大,噸位越重,受到的重力影響也就越大,這是無法改變的規則。

李悼同樣不能無視重力的影響。

原先那種三米的形態就出現了這種情況,但還處於可控狀態,開啓混元一氣後得到巨幅增強的力量,完全可以抵消這種影響。

而當他徹底變成那種魔物形態後,情況就變得嚴重了起來,星球重力對他的影響至少增加到了原先的十倍,以至於他的速度甚至不如普通形態。

再也不乖 這就非常麻煩了。

“魔物形態缺陷太大,只能作爲防禦形態來使用。那個魔物若不是因爲用了那一招消耗太大,體力不足,恐怕那晚就已經被他給逃走了。”

李悼心中嘆了口氣,可惜不能控制變身的程度,不然就不必這麼煩惱了。

如果遇到那種特別擅長速度的對手,那他只能成爲人家的活靶子,要是對方再有點什麼強力的攻擊手段,落敗就是必然的結果。

歸根到底,還是混元一氣這門超凡武學的侷限性太大。

“南天盟那十幾個門派改造肉身的方法還在驗證當中,不過赤血極煞修煉所需的魔物血液已經到了摧日門,已經可以修煉了。”

李悼放下右手,收回視線。

等回去後他就開始修煉赤血極煞,看到時候赤血極煞能不能解決這個弊端。

王素琴早就買好了下午的機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就沒有和王宏業繼續深聊太久。

去西光市機場依然還是王家麒送的他們,到了機場後,不到二十分鐘就登上了飛機。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在晚上七點左右,飛機終於在臨海市的機場降落了下來。

(一章兩千字實在太少了,直接兩章併成一章了)

(存稿中,每週末發存稿) 臨近九月份的臨海市,終於消去了幾分燥熱,來了幾分涼意。

但這份涼意也僅限於清晨,當上午過了九點往後,陽光直射而下,依然還是熱的讓人發慌。

到了十點多,整個臨海市更是開啓了“火爐”模式。

而路邊的人行道上,李悼沿着人行道一路向前跑去,速度不快不慢,就和正常人的跑步速度差不多。

任由火辣的陽光直射在他身上,他也沒有流出一丁點汗。

以李悼的非人體質,外界環境對他的影響已經削弱到了一個極低的地步,這點溫度的變化基本可以無視。

李悼自然不是在跑步鍛鍊,而是去附近的一個商業街。

盧倩倩即將跟着她堂叔前往國外,在臨走之前,她想請李悼他們幾個吃一頓飯,好好感謝感謝他們。

本來這事定在前幾天,但那時李悼還遠在西光市,所以就推到了今天。

李悼也沒有推辭,他雖然喜歡清靜,但盧倩倩這次喊的同學中除了幾個女生外,其餘都是他的好友。

寵妻之早見晚婚 算算時間,他和那些好友也有一些日子沒見過了,等到九月份開學,以後見面的機會也只會越來越少。

所以趁這次機會,和他們聚一聚也是挺好。

大概跑了十五分鐘左右,李悼來到了一個繁榮的商業街,現在是上午十點多,商業街的人還不是很多。

不過盧倩倩約他們吃飯的地方不是在這裏,而是商業街後面的一個大型商業廣場。

那個商業廣場的四樓和五樓全是各種美食店,品類異常豐富,在臨海市算是非常有名的一個地方了。

李悼看到前面有一個自動售貨機,便放緩了腳步,準備去買一瓶飲料解下渴。

雖然沒怎麼出汗,但還是不免有些渴意。

便在他即將來到售貨機旁邊的時候,一輛白色SUV駛到他身邊降下了速度。

“我還是說哪個傢伙大熱天在外面跑步,原來是你這個沙雕。”副駕駛的車窗降下去,馬濤那熟悉的胖臉出現在李悼眼前。

開車的人赫然是楊飛宇。

“我這個拳頭比石頭還硬,你信不信?”李悼捏起一隻拳頭,故作兇狠。

看到這兩個傢伙,他心情都莫名好了許多。

“硬你個頭,快上車。”馬濤拍着車門道。

“那兩位是?”李悼看了一眼後排,眉梢微挑。

後排坐着兩個妹子,一個大波浪,一個短髮,顏值都很不錯,身上穿的更是一個比一個清涼。

這兩個妹子他一個都不認識。

“這是萱萱,你上次不是見過嗎?我女朋友。”馬濤給他做起了介紹,“旁邊那是小西,楊飛宇的女朋友。”

兩個妹子也分別跟他打了個招呼。

李悼這才認出大波浪妹子就是那次在網咖裏見到的黑長直,楊飛宇所說的那個物質女。

不光是外形,就連原本看上去清冷的氣質也變得火辣了許多,讓人不由懷疑她這段時間來經歷了些什麼。

“不如你去坐後面?”李悼對馬濤道。

“他去個毛,他這身肥膘往那一擠,她們還有坐的地方嗎?”不等馬濤說話,楊飛宇就先出聲了,他擺手道:“還是你坐後面。”

“靠!我這不是肥膘,是囤積的資糧懂嗎?”

馬濤一臉不爽。

李悼打開後車門,坐在了那個叫萱萱的大波浪妹子旁邊。

“你買車了?”

他記得上次楊飛宇開的是他哥的車,雖然也是SUV,不過是棕色的,並不是今天這輛。

“你看看我的這張臉。”楊飛宇用反光鏡望着李悼,“可以說除了一個帥字,其餘一無所有。”

兩妹子笑得花枝亂顫。

李悼則給他比了箇中指。

楊飛宇回了箇中指,說道:“這車要七八十萬,我爸都開不起這種價位的車,你說我買得起嗎?這是胖子他土豪老爸的車。”

“低調,低調。”

馬濤連連擺手,然後就道:“這是我爸最便宜的一輛車,不然也不會讓我們拿出來開了。”

李悼無語的看着這一臉洋洋得意的死胖子。

“你那武館的妹子追到手沒有?”楊飛宇在前面問道。

“追什麼追,我去那裏就是爲了學武功的。”李悼解釋道:“至於那個女孩,我是把人家當妹妹看的。”

“哦~”楊飛宇刻意拉了個長調,“原來是妹妹,我懂了。”

“都懂都懂。”馬濤也是一臉的曖昧。

李悼頓時就有種把這兩個賤人的嘴巴給縫上的衝動。

便在插科打諢中,他們很快就到了那個商業廣場。

這個商業廣場之所以能火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在設計建造的時候就格外注重停車位,每一層都留出了大量的空間用於停車。

每到週六週日,在其他商業廣場連馬路邊都塞不下車的時候,這家商場的車位往往還有富餘。

於是很多人爲了能停車,寧可跑遠一點來到這裏,也不願意在更近的商場爲了一個停車位轉上十幾分鍾乃至半個小時。

今天不是雙休天,又是上午,商場的空車位到處都是,楊飛宇沒有停在下面,而是直接開了上去,停在了五層的停車場裏。

等下了車,馬濤就怔住了。

“你這傢伙,在哪裏買的增高鞋墊?”

他走到李悼身邊,悄聲說道:“居然一點都看不出來,真是絕了,待會兒把那家店的鏈接發給我。”

“我這是二次發育。”李悼說道。

“我信你個鬼。”馬濤用那副別把我當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幾人穿過通道,走進了商場。

那個叫萱萱的妹子是這裏的常客了,在問到是哪家店後,便走在前面給他們帶着路。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家火鍋店中。

這是盧倩倩在徵求過他們的意見後,選擇的請飯地點。

來到那個包間的時候,盧倩倩已經到了,除了她之外還有楚雪、楊璐璐等幾個女生。

看到李悼等人走進包廂,楊璐璐頓時就高興地衝他們打起了招呼。

“李悼,楊飛宇,死胖子。”

馬濤:“……”

爲什麼到了他這裏就變成了死胖子?

“一段時間不見。”李悼走了過去,衝坐在那裏的楚雪笑道:“班長變得更漂亮了。”

楚雪冷哼了一聲,沒有理他。

李悼還不知道是因爲自己上次惹到了對方,不由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沒有頭緒,便衝旁邊的盧倩倩打起了招呼。

“你來啦。”盧倩倩有些高興。

她的氣色比以前好了許多,雖然還是那樣靦腆,但明顯多了幾分自信,少了一些怯弱。

李悼跟其他幾個女同學打了個招呼,問道:“你什麼時候走?手續都辦好了嗎?”

“都辦好了,是後天的飛機。”被他這樣看着,盧倩倩臉上有些微紅,“本來還以爲沒機會了呢,還好你昨天就從北齊那邊回來了。”

“這麼快嗎?你以後是不是就定居在國外了……”

見李悼就這麼和盧倩倩聊了起來,真就不理自己了,楚雪不由就捏緊了白生生的拳頭,咬牙切齒。

“班長你不舒服?是不是大姨媽來了?”

馬濤正好走到了這邊,見到她這副樣子便關心地問道。

“滾!”

楚雪差點氣得將手機砸在這死胖子臉上。

碰了一鼻子灰的馬濤一臉不爽地走開了,今天他跟這幾個女生犯衝,還是去找自己女朋友好了。

就這麼過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剩下的人也都來了。

讓李悼意外的是居然看到了王凱,就是自那次他出了事後,回去嘴賤告訴了爸媽,結果慘被禁足的那個好友。

“你怎麼也來了?”他坐在了王凱身邊。

盧倩倩今天請的全是去探望過她爸爸的同學,而王凱這傢伙不是被他爸媽禁足了麼。

“靠,我怎麼就不能來了?”王凱沒好氣地說道。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我聽說了盧倩倩的事後,特意去醫院把老媽獎給我的兩千塊拿給了她,也算是做了一點小小的貢獻。”

王凱這次高考發揮得非常好,家裏給他獎勵了兩千塊。

原本他是準備這個暑假“揮霍”一下的,結果被家裏禁了足,這錢也就沒地方花了。

在聽說盧倩倩的事後,就把這錢拿給了盧倩倩,幫她度過難關。

“公子高義。”李悼衝他舉起了啤酒罐。

“那是!”王凱一臉得意,也拿着啤酒罐跟他碰了一下。

“聽楊飛宇說你現在在追一個初中的小女生,爲了追人家都跑去武館學武功了?”

聽到這話,坐在不遠處的楚雪頓時就豎起了耳朵。

李悼面色不改,淡淡說道:“聽說你真正被禁足的原因是在家裏看片,自娛自樂的時候被你媽和一大幫親戚當場撞見了?”

噗!

王凱嘴裏的啤酒噴了出來,楚雪也給嗆得劇烈咳嗽了起來。

“楊飛宇告訴我的。”李悼接着道。

看着旁邊幾個女生那一臉古怪的樣子,王凱一臉悲憤:“楊飛宇你這個王八蛋!!”

成功給楊飛宇背上了一口黑鍋,李悼心情頓時舒爽了許多。

包間裏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很快兩個小時就過去了。

等到大家都吃飽喝足,盧倩倩藉着機會把李悼叫到一邊,要把李悼曾經給她的一萬亞元還給他。

李悼本不想要,盧倩倩卻不同意。

“我堂叔沒有孩子,以後我就是他孩子。”

她露出一抹笑容,說道:“他在國外生意做得很好,所以現在的我一點也不缺錢用,這錢還是請你收回去吧。”

“祝你以後開心順利。” 此生非你不可 李悼最終還是收回了這個錢,衷心地祝福了一句。

“以後如果遇到什麼困難,我是說如果,記得隨時來找我。”

“嗯!”

盧倩倩用力點了點頭,突然就在李悼臉上親了一口。

然後她臉上就像被火燒了一樣,紅着臉就跑開了。

李悼摸了摸被女孩子親過的地方,心中並沒有什麼波動。

他剛剛可以輕鬆躲開盧倩倩的“偷襲”,但就在想躲的時候,他還是心軟了。

就當給這個女孩子一點美好的回憶好了。

盧倩倩不光是找了他一個,王凱他們幾人的錢她也都還了回去,所有人都一分不差。

“倩倩你這就回去了嗎?”楚雪有些不捨。

“後天你就要走了,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回國,再玩一會兒吧。”

卻是盧倩倩準備回去了。

“不啦,還有一些親戚沒有拜訪呢。”盧倩倩也很不捨,但她事情還有很多。

她擺了擺手,笑着道:“你們玩吧,我就先走了,大家以後見。”

很多人雖然不捨,卻也只能和她告別。

楚雪爲首的幾個女生也下去了,一起送盧倩倩到下面廣場上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