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圖爾斯他們四個對談小詩話都表示贊同。

他們幾個都站在一起還是有一些擠,要是他們輪流和談小詩一起睡,這樣他們就和談小詩都有單獨相處的時間,這樣也很好。

這一個月的時間,圖爾斯為了給談小詩一個驚喜,他並沒有讓談小詩進去看過,直到房子全部建好,他們可以搬進去住時,他才將談小詩帶了進來。

圖爾斯他們四個也是懂得追求浪漫的,他們是蒙著談小詩的眼睛將她帶進來的。

「好了嗎?我可以看了嗎?」談小詩見他們幾個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心裡又甜蜜又期待。

「還沒到,再等等。」希爾拉著談小詩手,他們幾個簇擁著談小詩上了二樓。

他們最先將談小詩帶到了她自己的房間。

又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讓談小詩睜開眼睛。

看著面前的房間,談小詩一開始愣了一下,有那麼一刻她真的覺得是在現代的屋子裡。

房子里的擺設其實很簡單,但是看上去卻十分的溫馨。

屋子的整體顏色是暖黃色,就是顏料的顏色,床是木頭的,上面還掛著黃色的帷幔,看那材質應該是和圖爾斯之前送給她的那種絲一樣的。

除此之外,房子里還有一個衣櫃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都做的十分的精緻,完全不像這個世界的東西。

「這些東西做的真的太好了。」談小詩真的十分的驚喜,她的喜悅也都表現在了臉上。

圖爾斯他們幾個看見談小詩的樣子,他們也覺得這幾個月的忙碌算是值得了。

「要不要看看其他的屋子。」圖爾斯道。

談小詩點了點頭。

其他住人的屋子大體都差不多,只是都比她屋子裡的擺設簡單,幾乎都只有床和柜子。

剩下的就是一樓的廚房和浴室了。

一樓之所以只有四間屋子,就是為了讓廚房大一些,此外,另外還有一個比較大的屋子用來當做飯廳。 看見廚房的時候談小詩又驚艷了一把。

他們想的很周到,雖然廚房不能像現代那樣的整齊,但是他們做了鍋灶還有煙筒,還有兩條長長的流理台。

談小詩才發現,現在的鍋是鐵鍋,流理台上也放著一些鐵碗。

鐵鍋和鐵碗都打造的十分的精緻,看來是下了功夫的。

「小詩,我一直在想,現代那些白色的碗是怎麼做出來的呢,這些鐵碗始終不太好看。」圖爾斯道。

談小詩拿起一個鐵碗看了看,道:「現代那些碗是陶瓷的,是用特殊的泥土燒制出來的,有的陶瓷燒出來十分的好看,而且價值也不菲。」

「還有,我覺得你們這鐵碗做的也很不錯。」談小詩又道。

「用泥做的?」圖爾斯還是不能將黑黑的泥和那白色乾淨的瓷碗聯繫在一起。

談小詩笑著點了點頭,「所以,人類的智慧很強大吧。」

圖爾斯微微點頭,確實,那個世界是他們這個世界無法企及的。

「不夠,你們做的這些已經很好了,我想,著一定是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談小詩道。

得到談小詩的誇獎,他們幾個都十分的高興,這時邪道:「除了這些,我們正在用鐵研究兵器,還有,小詩,你看這是什麼,感覺和鐵不一樣。」

說著,邪將一塊銀白色的東西遞給了談小詩。

談小詩拿過來仔細看了看,過了片刻,她驚喜地道:「這是白銀。」

「可以用這個做碗,還有一些飾物。」談小詩道。

說著,她還將手抬了起來,讓他們看了看手上帶上的戒指,「這和雖然不是銀的,但是用這個也可以做出這樣的戒指。」

之前他們幾個就發現了圖爾斯和談小詩手上戴的東西,而且還只有他們兩個有,這一度讓其他三人覺得不滿。

此時他們一聽這個東西能做戒指,於是他們便想著他們幾人全部都做一套出來。

「好,我們用這個再做一些碗和盤子。」圖爾斯道。

他其實還是覺得有屬於他和談小詩兩人的東西比較好,不過,他知道那三個人是不會妥協的。

但是就算如此,他也已經有了。

這對戒指,是只屬於他和談小詩的。

這天晚上,談小詩他們在新家吃了第一頓飯。

不得不說一下,他們的飯桌很大,坐下他們一家子綽綽有餘。

孩子們對新家十分的喜歡,只是有一點,新家十分的乾淨,談小詩也看他們看得比較嚴,從這以後,他們就不能每天弄一身泥的回來了。

吃完了飯,希爾給談小詩燒了洗澡水,談小詩也在新的浴室里美美的泡了一個澡。

洗完了澡,躺在乾淨清爽的床上,談小詩覺得十分的幸福。

不過,她沒躺多久,希爾就鑽進了她的屋子。

談小詩看了看希爾,道:「你怎麼鬼鬼祟祟的。」

總裁哥哥太邪惡 希爾笑了笑,帶著幾分討好的意味,道:「小詩,我們四個之前商量過輪宿的問題,第一個是我,所以,我今天是不是就可以和你一起睡了?」 談小詩看了希爾一眼,道:「前幾天我可沒少讓你折騰,今天不行,今天我要在這裡好好睡一覺。」

希爾卻仍然爬上了談小詩的床,道:「我不動你,真的,我只抱著你睡覺就好。」

希爾一臉的純真誠懇,似乎他真的只想抱著談小詩睡覺一樣。

談小詩審視著他,她才不會輕易的相信他呢。

前幾次他還只說「就一次」「就一小會兒」這種話呢,結果還不是把她折騰的下不來床?

「不行,我要自己睡。」談小詩沒有被希爾的樣子所騙,堅決抵制他這樣的謊話。

希爾帶著幾分討好的笑,他上前去摟談小詩,不過被談小詩給躲了過去。

「小詩,我保證,真的什麼都不做,真的真的。」希爾再三和談小詩保證。

談小詩還是搖頭,「不行。」

希爾的眼珠轉了轉,正想著有什麼讓談小詩同意的方法,這時房門就被打開了。

洛克站在門口,抱著胳膊看著希爾,道:「咱們不是說好了十天後開始的嗎,你現在在做什麼?」

希爾的臉色一白,他一邊悄悄地往床下爬,一邊在心裡罵著洛克。

好萊塢傳奇導演 這個死洛克,偏偏這個時候來!

談小詩看著希爾,挑眉一笑,「十天後開始?」

「呵呵呵,是、是啊。」希爾仍然往床下一點一點的挪,「對了,剛剛老二找我來著,我過去看看啊。」

談小詩卻上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耳朵。

談小詩抿唇笑著道:「你還騙我,罰你少一次。」

希爾一聽,忙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他抓過談小詩的另外一隻手,道:「小詩,不要啊,我只是和你開一個玩笑。」

談小詩仍然捏著他的耳朵,只是她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

「我不管,總之你少了一次,你從第二輪開始,還有,我有選擇拒絕的權利。」談小詩道。

希爾怕談小詩再減少他的次數,忙點頭說好。

談小詩這才放開了手。

這時洛克走了過來,他一把將希爾從床上拉了過來,道:「你洗澡了嗎?」

希爾的臉微微一紅,有一些心虛,但是卻嘴硬地道:「洗了,怎麼沒洗。」

洛克淡淡的看著他,臉上沒什麼表情。

希爾直了直腰板,一臉嚴肅地道:「我真的洗過了,好了好了,我真的要走了,小詩,明天見啊。」

說完,希爾便一溜煙地跑了。

談小詩笑著搖了搖頭,這個希爾,有的時候覺得他成熟了很多,但是有的時候他還是很像一個沒長大的大男孩。

不過,他卻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

洛克看了看談小詩,他走到床邊坐了下來,道:「孩子們都安頓好了,你不用擔心,睡覺吧。」

談小詩點了點頭,她拉過洛克的胳膊,枕著他的胳膊躺了下來。

「在你們在身邊真好。」談小詩道。

洛克摸了摸她的頭髮,其實這句話是他一直想說的。

有她在身邊,他才覺得生命是完整的。

他只希望,不要再發生讓他們分開的事情。 新家安頓了下來后,談小詩他們一家人便開始研究用白銀製作餐具和首飾。

談小詩沒想到,就這樣一個小島上竟然礦物質這樣的豐富。

製作餐具還不是太難,而且用白銀做出來的餐具要比用鐵做出來的好看太多,還不用擔心生鏽的問題。

只是想要做戒指就不是那樣簡單的事情了。

邪他們幾個人弄了好幾天也沒有做出像樣的來。

「這小東西太難做了。」希爾又做好了一個,只是形狀彎彎扭扭,丑的不忍直視。

談小詩拿過來看了看,這個尺寸她都戴不下,更何況是他們四個呢。

這幾天的反覆失敗已經讓他們快要失去耐心了,雄性本來就不是心思太細膩的,他們研究了這些天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這時,談小詩突然想起了青陽。

他喜歡並且擅長做飾物,他雕刻的木雕她也看過,雕刻的十分的傳神。

不過,這個想法也只是在她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她並沒有在意。

而這時圖爾斯卻道:「我看你們是做不出來了,我倒是知道一個人,或許能幫你們做出來。」

希爾他們齊齊看向圖爾斯,談小詩也看向他。

圖爾斯看向談小詩,道:「那個人就是青陽。」

談小詩眨巴了兩下眼睛,她和圖爾斯這想法也巧合了。

邪他們三人的臉上都露出有一些不屑的表情,希爾還道:「我就不信我做不出來!」

圖爾斯也沒有再說什麼,他只是沖著談小詩微微勾了勾唇。

然而事實是殘酷的。

他們又埋頭鼓搗了幾天,每天都弄得灰頭土臉,卻還是沒有做出滿意的東西出來。

「圖爾斯,你說那個青陽真的能做?」希爾終於想到了圖爾斯之前說的話,而且說實話,他對那個珍鳥族的青陽還是有一些好奇的。

「讓他試試也可以。」一旁的洛克也道,同樣,他對青陽也充滿了好奇。

八零醫少嬌嬌妻 邪攤了攤手,表示他並不反對。

他們幾個的看法達成了統一,於是便派邪過去去叫青陽。

其實這些日子談小詩想過青陽他們,她主要是想知道他們在鬼島適不適應。今天青陽能過來,那正好可以問問她。

邪出現在青陽的面前時青陽還是有一些吃驚的。

他們來到這裡幾個月了,他雖然一直挂念著談小詩,但是他知道,他不應該再出現在她的面前了。

可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主動來找他幫忙。

青陽很爽快地答應了,跟著邪去了他們的小島。

遠遠的青陽就看見了小島上淺黃色的建築,看見那個建築的時候他很是吃驚,等到飛得近了,他更是佩服修建這所房子的人。

「圖爾斯說你擅長製作飾物,我們想讓你幫我們做幾個。」到了住處,邪直接將青陽帶到了他們為煉鐵搭建的棚子里。

一進入棚子青陽就被熱氣給撲了一臉,等到定睛一看,他才看見裡面燒著一個很大的火堆,而且周圍還擺著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除此之外,就是棚子里還有三個雄性正「虎視眈眈」地看著他。 圖爾斯青陽是認識的,至於其他兩個打量他的雄性,青陽能夠看出來,他們也是談小詩的伴侶。

在希爾和洛克打量青陽的同時,青陽也在看著他們。

此時青陽真的覺得,談小詩的伴侶都是厲害的獸人。

向她那樣的雌性,也只有這樣厲害的雄性能夠配得上她吧。

「要做什麼?」青陽不動聲色地將目光收了回來,看向周圍掛著的奇奇怪怪的東西。

「像這樣套在手指上的東西。」希爾將圖爾斯帶的戒指給青陽看了看。

青陽接了過來,仔細研究了起來。

這個東西確實很好看,只是材質是他從未見過的,而且,他之前從談小詩的手上見到過差不多一樣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