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不安中,顧家老爺子的生辰到來。

晚上五點多的顧家大廳便燈火輝煌。

此時此刻顧家上下,全都打起精神來,每個人的面上都喜氣洋洋的。

顧家老爺子向來不愛張揚,可這次是特殊意義的生辰,加之會有特殊的人過來,自然要大肆的操辦。

宴會開始前,顧家大伯母和顧明珠的母親就開始忙的團團轉,每一樣都仔細的檢查,以免出錯。

差不多確認完畢。

顧母停下來,拉住一個傭人問:「明珠呢?」

「大小姐還在自己的房間里,沒出來呢。」

顧母擰了眉頭,扭頭對顧家大伯母說,「我去叫她出來,這孩子也太不像話了,前幾天躲著也就算了,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她再不出來,像什麼樣子?」

「她心情不好,你就別罵她了。」

顧家大伯母一臉的寵溺。

「大嫂,你就是太慣著她了。」

顧母搖頭。

「不慣著她,還能慣著誰?」

顧家大伯母道。

顧母沒接顧家大伯母的話,因為她心底也是這麼想的,不止她這麼想,顧家上下乃至整個都是這麼認為的。

顧家一家三代單傳,顧加老太爺一輩只生了顧老爺子一個兒子。顧老爺子又只生了顧父一個,原本顧老太太在懷了顧父之後,還有一個女兒的,可女兒剛出生就夭折了,後來顧老爺子心疼老太太,就沒再生養。

至於顧明珠的大伯父,並不是顧老太太親生的,而是是同宗近親二老爺子的遺腹子。

當初二老爺子走了,把兒子託付給了顧老爺子。

顧老爺子對顧家大伯和自己的兒子一視同仁,都當自己親生的養。

再後來,顧父娶了顧母,生下了顧明珠。

因為生顧明珠的時候,顧母跟著顧父在北疆守邊疆,生存條件惡劣,後面沒能養好,落下了病根,之後也沒再生養。

而顧家大伯和顧家大伯母,因著顧家大伯的問題,沒有生育子嗣,只收養了一個兒子——顧明輔。

可說到底收養來的不比親生的,加之顧明輔不學無術,整日里遊手好閒,吃喝嫖賭。和早慧的顧明珠,完全不能比。

顧家上下三代自然都把顧明珠往骨子裡疼,顧老爺子甚至當著眾人的面,指明了要把顧家留給顧明珠一人。

顧明珠可以說,是集顧家萬千寵愛於一身。

誰要是給顧明珠一點委屈。

那顧家上下絕對要跟人家拚命。

顧母辭別了顧家大伯母,到了主宅去敲女兒的門。

敲了好一會兒,沒聽到動靜。

顧母主動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明珠?你在哪兒?前面宴會要開始了,今天可是你爺爺的七十生辰,你再不開心,也不能駁他老人家的面子,他打小可是疼你疼到骨子裡了。」

顧母邊說著邊往卧室里走。

看了一圈沒有顧明珠的身影,以為她出去了。

準備走的時候。

卻聽到衛生間里有響動。

顧母腳步一轉,往衛生間走去。

到門口,想要打開門。

可手剛碰到門鎖,裡面忽然傳出來抽水的聲音,然後門咔嗒一聲,從裡面打開。

顧明珠雙眼通紅,眼角掛著淚,走出來。

「明珠,你哭了?」

顧母關切的問。

「沒有,只是有些不舒服,沒什麼事……」

顧明珠話說完,邁開腿想要走出來,可在出門的剎那,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嘔——」

顧明珠捂住嘴,面色難堪的彎著腰,朝著馬桶嘔吐了起來。

顧母走上前,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吃錯東西了?天氣冷,我早告訴你,不能吃涼的,你偏不聽。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不注意身體,生冷不忌,早晚把腸胃搞壞。」

嘮嘮叨叨了好一會兒,顧明珠止住了嘔吐。

走到盥洗池前漱了口說,「我沒事,喝點熱水就好。媽,你不是還要看著宴會嗎?你趕緊去吧,我換了衣服就過去。」

顧母耽誤的時間也久了,就沒再留下。

「嗯,好。」

從顧明珠的房間里出來,顧母走在走廊上。

腦海里想著剛才顧明珠嘔吐的一幕。

忽然腦子裡滑過一個念頭。

——明珠,不是懷孕了吧? 第819章那可真是巧了

但這個念頭剛起,便被壓了下去。

自家女兒一向懂事,不會亂來。

這點她還是有信心的。

顧母輕輕的搖頭,把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除去,然後向大廳走去。

晚上六點四十多。

葉簡汐卡最後的時間點,邁入顧家大廳,看著眼前滿目的浮華,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是她第一次來顧家,沒有特別喜歡的地方,也沒有過多的反感,有的只是陌生。

「等下累的話,記得告訴我,不用勉強自己。」

慕洛琛握著葉簡汐的腰肢,附在她耳邊說。

來之前,羅醫生特地打電話,讓他注意些葉簡汐的身體,別讓她過度勞累了。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我知道了。」

「呦~慕先生、慕太太的感情真是好,難怪外面都說二位情比金堅。」

顧母走出來,恰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勾唇說道。

她說的是誇讚的話,可配合著那語氣,聽到耳中,帶著濃重的諷刺。

葉簡汐和慕洛琛齊齊的抬眸看向面色不善的顧母,沒有任何言語。

顧家因著容子澈和顧明珠的事情,而對慕家也不滿。

但今天既然是來參家晚宴的,他們就沒準備鬧事。

隨便顧母怎麼說,他們都不會還擊。

一個人唱獨角戲,顧母也唱不了多久。

顧家大伯母後腳跟著顧母進來,聽到顧母的話,有些尷尬的解圍:「慕先生、慕太太,請進。」

邊說著邊輕輕扯了下顧母的衣角,示意她別在老爺子生辰鬧。

那樣誰都下不了檯面。

顧母心裡不爽,可顧忌著老爺子的面子冷冷哼了一聲,沒繼續說下去。

天價寵妻惹不得 重生之刺客笑傳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葉簡汐和慕洛琛跟著顧家大伯母往裡面走。

被引到兩個位子前,顧家大伯母很快離開。

葉簡汐坐在位子上,掃了眼,沒有看到溫如意的身影,眼看著晚宴就要開始了,便給溫如意發消息。

消息發出去沒多久,得到了回復。

——已經到門口了。

葉簡汐看到消息,跟慕洛琛低聲說了聲。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面上沒有任何變化。

沒多會兒,容子澈和溫如意出現在大廳門口。

葉簡汐朝兩人招了招手。

溫如意看到兩人的聲音,挽著容子澈的胳膊想要過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大廳的中央,響起顧老爺子的聲音,「各位來賓,很高興你們能抽出時間來參家顧某的生辰,今晚……」

所有人都被顧老爺子瞬間吸引了過去。

人潮向著最中央發言的顧老爺子涌去,一時淹沒了容子澈和溫如意的身影。

葉簡汐踮著腳尖,也沒有看到他們。

只好坐下來。

另一邊。

溫如意想要去找葉簡汐,但被人擋住了去路。

容子澈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先坐下吧,等下都散開了,再去找他們也不遲。」

溫如意看了眼人群,「那好。」

容子澈找了個路過的侍者,讓他帶著他們去席位。

侍者引著兩人,順著人群走。

最後,在離顧老爺子沒多遠的桌子旁的位子停下,「容先生,沈小姐,請。」

容子澈、溫如意一一落座。

台上,顧老爺子已經發完,顧家的人上台,說一些賀詞。

溫如意看著台上的人,沒看到顧明珠,下意識的想顧明珠去了哪裡。

而就在這時,說曹操曹操到。

顧明珠從側廳里出來,擦過他們身邊,快速的往台上跑了過去。

待到台前,她才堪堪的剎住腳,走上去發言。

溫如意目光一瞬也不瞬的望著顧明珠。

今天的顧明珠一掃之前偏英氣的裝扮,換了一套純白色的淑女裙,臉上略施粉黛,她的個子原本就高,大概170cm左右,這會兒穿了雙高跟鞋,看起來身形格外的纖長。

一眼看上去,讓人有些驚艷。

只是……

她不是懷孕了?

還穿這麼高的鞋子。

溫如意收了視線,看向容子澈。

目光不期然撞入他專註的目光里。

容子澈打從一開始,就沒敢看顧明珠,視線緊緊地鎖定在溫如意的身上。他知道,哪怕如意原諒了自己,明珠的事情也始終是她心頭上的刺,所以,必須和顧明珠劃清界限。

事實上,顧家這個晚宴,他也不想來。

但不來,在如意看來是心虛,索性來了,證明給如意看,自己和顧明珠沒有什麼事情。順便摸清顧家這次到底請了什麼大人物,能值得大肆的宣揚。

容子澈在溫如意的逼視下,喉嚨有些發緊,但面上卻很平靜:「如意,你看我做什麼?」

「沒看什麼。」

溫如意淡淡地說著,垂下了眼眸。

容子澈卡在喉嚨口的那口氣,緩緩地舒了出來,可這口氣還沒完全舒出來,就又被卡住了,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台上顧家的人結束髮言后,紛紛向著他們所在的席位走過來。

容子澈以為,他們只是過來示威,但顧家的人紛紛拉開椅子坐下時,他終於明白,顧家人是打算跟他們坐在一起。

偏偏,顧明珠坐在了他跟如意的對面。

容子澈的眉頭頓時皺在了一起,忍了忍拉著如意想要起身。

「子澈,沈小姐,怎麼我們一來,你們就準備走了?」

顧母斜著眼望著容子澈,儘是挑釁。

沒錯,這位子是她故意安排的。今天請容子澈、溫如意來,也是她跟老爺子提的,為的就是向容家示威,讓他們看看,他們顧家不比容家差,當初容子澈放棄他們家明珠,是多麼錯的選擇!

容子澈心裡不耐,可還是維持表面的和氣:「今天是容老的生辰,理應顧家的人坐在一起,我跟綿綿兩個是外人,不方便坐在這裡……」

「怎麼能算外人,我們好歹是一家人過。你說是不是,沈小姐?」顧母看向溫如意,嘴角勾起一抹諷刺。

溫如意聽顧母提到自己,面無表情的臉上,扯出一絲冷笑。

她拉著容子澈說,「子澈,顧阿姨盛情,我們再推辭就不好了。」

話說罷,她拉著容子澈坐下。

顧母沒想到,溫如意真的坐下了,一時有些驚愕。

但很快鎮定了下來。

這裡是顧家,難不成在自家地盤,她還怕了他們不成?

更何況……

她接下來安排的還有好戲。

哼!

給她等著!

溫如意和容子澈重新坐下。

顧家其他人都沒有說話,但心裡都不怎麼舒服。當初明珠解除婚約的事情,外人都當是明珠主動拋棄了容子澈。可作為明珠的家人,都知道,是容家利用了明珠,還把明珠一腳踹了。

這口惡氣,讓他們怎麼咽的下?

所以,明知道顧母剛才說話不得體,也沒有一個人阻止。

比起容子澈和溫如意,他們更關心顧明珠。

顧家上下,不時的偷偷地打量著顧明珠的臉色。

顧明珠卻出奇的平靜,不緊不慢的喝了一杯茶后,她又倒了一杯,專註的盯著茶,繼續喝,喝完了第二杯,忽然放下了杯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