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在他們身後,雪星親王、天斗皇家學院三大教委等人也被這巨大的反差給驚了。本來他們還覺得這史萊克學院的學員怎麼如此不智,竟然放着自身的優勢不去利用,非要以己之短,攻敵之長。結果他們很快就被這巨大的反差給打臉了。

學院區觀看台上,天水學院戰隊的隊長水月兒,本來還在為她姐夫擔心,這時看到馬紅俊竟然一腳踢飛了一座龐大的肉山,一雙燦若星辰般的水藍眸子中都要泛出小心心了。

「姐夫加油,史萊克加油!」水月兒興奮的歡呼,她身後的天水女團們也跟着為馬紅俊和史萊克其他六人吶喊助威起來。

這時觀眾台上的觀眾們也跟着吶喊起來,熱烈呼聲瞬間響徹整個比賽區。這些人之中絕大多數觀眾們都不是魂師,正所謂外行看熱鬧。雙方從體型上的巨大差距,令他們一上來就將史萊克學院看成了弱勢的一方,而同情弱者又是普通人最容易出現的情緒。因此,當水月兒帶動的天水女團在歡呼吶喊的時候,這種情緒就像被點燃了一般,呼喊的也人變得越來越多。

中心擂台上,馬紅俊化拳為爪,背後雙翼一卷,直接向著被踢飛出去的呼延力撲去。太極拳中最為剛猛的三路捶法,在他一雙覆蓋着金紅鱗片的凌厲鳳爪下展開。鳳爪堅逾金剛,太極拳中凌厲剛猛的一面似火藥般傾泄而出,被他展現的淋漓盡致。

雲從龍,虎從風。猛烈的狂風圍繞着戴沐白而動,百獸之王的狂霸王者之氣,肆無忌憚的傾軋向被他選中的那名四環鑽石猛獁魂師。

白虎金光變的增幅,純陽罡氣的流轉,讓他的身體同樣變的堅逾金剛,根本不怕和象甲學院的這名魂宗弟子硬碰硬。

而且突然拔高的身高,已經將他和眼前肉山的身高差距無限的拉近。一雙厚實的虎拳如同兩柄撼天震地錘,森冷的金屬光澤在拳頭表面閃爍。狂風呼嘯,狂霸之氣蕩漾間,凌厲無匹的重拳攜帶萬鈞之力,好似雷霆霹靂,狂暴烈焰般傾泄在他的對手身上。

戰鬥呈現一面倒的趨勢,柳青玄御使的紫金大鐘,緊緊的貼在奧斯卡在懷中也不下去,但他卻將前兩個魂技全部附加在了噬魂鍾。

巨大的紫金鐘體變的更加龐大,宛如御使著一座三米來高的小山,瘋狂的砸向被他選中的一名魂尊級象甲學院弟子。

凶厲的龍吼聲震天,悠揚的鐘聲蕩漾整個天斗大斗魂場,即使是隔着老遠,其他四座擂台上正在比賽的學院學員也被中心擂台上的巨大動作給吸引了目光。

墨子淵同樣緊緊的貼在唐三懷中,被他召喚出來的羅小青,再多重增幅的恐怖加持下,已然化身成了一頭三米多高的龐大猙獰異獸。

電弧閃爍,雷雲環繞,渾身雷電密佈的它,此刻真的有了一絲雲從龍的兇悍神威。一雙比銅鈴還要巨大的獸眸中閃爍著殘忍凶厲的嗜血光芒,縱身一撲,宛如黑金澆鑄的巨大虎掌,直接拍向被唐三控制在原地掙扎的另一名象甲宗魂尊學員。

長槍撕裂空氣,如龍遊動,似蛟龍狂舞,慘烈的寒芒自唐辰銀白色的槍尖炸開。

兼顧了昊天錘力量,破魂槍鋒芒的實體破槍,同樣在奧斯卡的強大增幅下開始真正展現它的強大。

他的攻勢雖然沒有馬紅俊他們的那般聲勢浩大,但攻擊效果卻是最顯著的。

一桿銹跡斑斑,只有槍尖露出金燦燦銀白寒光的破槍,在他手中如同活了一般,凌慘烈的鋒芒已經在那名被他選中的象甲學員身上戳出數個窟窿,殷紅的鮮血瞬間就染紅了那名象甲學員雄壯的肥肉。他雖然擁有恐怖的防禦和力量,但唐辰的凌厲鋒芒正好是以點破面,讓他空有一身力量卻又無處使。

這也是唐辰最先能取得戰果的原因之一,任你防禦力再強,我自一槍破之。

擂台上空,眼見他堂哥已經取得了顯著的戰果,唐三便將他的藍銀草對那人的控制放開了。

自從修鍊了純陽無極功后,他的魂力雖然同樣雄厚,但也架不住一下子控制五名擁有恐怖防禦和力量的象甲學院學員。這些人掙扎的越厲害,他的魂力就消耗的越快。

而且他的第一魂技伴隨着繼承自天星藤的特性的提升,雖然威力更強了,但對他魂力的消耗也跟着提升了。更別說他還在催動對魂力消耗頗大的魂力化翼這項技能,而且還是負重的。這也是他和馬紅俊、戴沐白、水冰兒四人不選擇泰隆那個大塊頭上場的原因之一。

金紅色的璀璨流光繚繞在馬紅俊的鳳爪間,僅僅片刻的功夫,呼延力那雄壯的肥肉表面的晶瑩角質層就已經不知道爆碎了多少。

「哞!」

呼延力怒髮衝冠,仰天一聲沉悶的象鳴,粗壯的巨腿狠狠一腳踩在擂台上,狂暴的力量迸發,堅硬如金剛的大理石轟然破碎,被他直接踩出一個大坑。

隨着他的爆喝,他身上第一、第二、第四道魂環同時亮起,黃黃紫三色光芒燦爛交織,他那一身肥肉上再次多出了一層冰棱般的防護層。更加恐怖的防禦和力量爆發,呼延力蒲扇般的巨掌猛地向著中間合攏,扇向握爪成拳,向他砸來馬紅俊。

沒有去閃避呼延力的蒲扇巨掌,面對拍來的大手,他依舊悍然握拳轟向對方的胸口。同時,和呼延力一樣,馬紅俊也一腳重重踏在擂台上,恐怖的力量爆發,地面堅硬的大理石直接爆碎,被他踩出一個大坑。

金紅色的燦爛流光在他體表流轉閃爍,將他稱托的宛如天神下凡一般。馬紅俊渾身猛然一震,似雷霆霹靂般剛猛凌烈,如岩漿火焰般狂暴的純陽罡氣從他體內瞬間傾瀉而出。

「Duang!」

轟然一聲巨響,宛如金鐵交鳴,呼延力被震的後退的一步,他感覺他剛才根本不是拍在人的身上,而是拍在金鐵上一般,竟然震的他手疼。

這時,馬紅俊金紅流光密佈的拳頭,隨着他扭腰送出,轟然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厚厚的冰稜角質層瞬間爆碎,緊隨而來的是變的更加狂暴的攻擊,純陽罡勁似霹靂火藥一般在呼延力身上炸開。

如肉山一般的雄壯大漢,竟然被一雙看似秀氣的拳頭打的手足無措,毫無招架之力。

如此奇景直接看呆了廣大人民觀眾,而且這還不是一例,戴沐白的一雙虎拳上白金光芒流轉,狂暴的攻擊仿若一頭凶虎縱橫,同樣打的那名象甲學院四環魂宗毫無招架之力。

純陽罡氣流轉全身,讓他渾身變的堅逾金剛,象甲弟子的蒲扇巨掌拍在他身上就彷彿打在金鐵上似的噹噹作響。而他的一雙剛猛無匹的虎拳砸下去,凌厲狂暴的攻擊卻是爆碎對方身上一片又一片的冰棱防護層,將他眼前這名象甲學院弟子打的連連吐血。

史萊克學院區觀賽台上,水冰兒、小舞、寧榮榮等人為馬紅俊、唐三等人吶喊歡呼,趙無極、秦明、老傑克三人更是看的熱血沸騰,恨不得他們自己也跳上去試兩手。

身為崇尚暴力美學專家的柳二龍,同樣看的熱血沸騰,美眸顧盼生輝,但她還是忍不住皺眉問道,「蘭德、小剛,紅俊、沐白的這是什麼魂技?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

正在觀看戰鬥的弗蘭德和玉小剛聞言微微一愣,苦笑道「別說你了,我們其實也沒有見過。」

「連你們都不知道?」柳二龍一愣,目光望向正在興奮的為他們史萊克吶喊助威的水冰兒和小舞她們,喊道,「冰冰、竹清,你們過來,我有點事要問一下你們。」

水冰兒、小舞、朱竹清、寧榮榮,四女轉身走了過去,「二龍老師,您想問什麼呀?」

柳二龍說道,「你們誰知道紅俊和沐白使用的這是什麼魂技?威力怎麼會這麼強大?難道又是你們的自創魂技?」

小舞、朱竹清、寧榮榮三女看向水冰兒,太極功是馬紅俊所創,柳二龍雖然知道,但這卻是除了上次砍人,第一次在外展露太極功的純陽罡勁,所以這種事還是交給馬紅俊的枕邊人來說比較合適。

水冰兒微微一笑,也不客氣,說道「師娘,這不是自創魂技,是紅俊的太極功自帶的奇異力道。」

「什麼奇異力道?」柳二龍茫然。

聽到這話,弗蘭德和玉小剛一怔,這個他們倒是聽馬紅俊說過。

「紅俊自創的太極功隨着境界的提升,會在體內修鍊出純陽、純陰兩種罡氣,一者爆裂,一者肅斂,正如場上他和沐白的表現,宛如雷霆霹靂,似火焰般熾熱爆裂。這兩種罡勁在修鍊到第六層,也就是突破到魂王稱號的時候,才會真正形成,開始展現它強大的一面。」水冰兒簡單解釋道。

柳二龍、弗蘭德等人恍然大悟,老傑克呵呵直笑,沒想到他孫子竟然會如此優秀。

「冰冰,那純陰罡勁呢?可否讓我們見識一下。」趙無極忍不住說道。

水冰兒微笑點頭,看了看她身邊的小舞、朱竹清三人,說道「小舞,你去讓趙老師感受一下。」

小舞嘻嘻一笑,蹦蹦跳跳至趙無極身邊,吐了吐舌頭,笑道,「趙老師,我要上了哦。」

趙無極嘴一咧,笑道「上吧,俺老趙準備好了。」

小舞點頭,心念一動,純陰無極功轉動起來,原本活潑爛漫的笑顏徒然一變。隨着功法運轉,她的身上彷彿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寒霧,如同來自九天月宮的廣寒仙子,一股不同於水冰兒冰鳳凰的可怕寒意自她體內透體而出,寒意直逼人心。與此同時,旁邊眾人的青絲、衣衫,竟然無風自動起來,彷彿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眾人的青絲、衣衫飄起的方向無不指向此刻清冷出塵,冷若冰霜的小舞。弗蘭德、玉小剛等人更是駭然的發現,他們體內的魂力竟然有不受控制離體的跡象。

這時,就見她玉手輕揚,宛如白玉般略帶透明的小手,輕飄飄一掌拍在趙無極的肩頭,霎那間就讓他臉色猛地一變。

不說趙無極體表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結出的一層寒霜,最可怕的是,他竟然感到體內的魂力彷彿失控了一般,在迅速向著小舞白玉般透明的小手涌去。

趙無極連忙拍開她那透明如白玉的小手,渾身打了個哆嗦,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小兔崽子,你不會是想吸干你趙老師吧?」

看到這種情況,一旁的弗蘭德、柳二龍、玉小剛、秦明,四人心中頓時一凜,臉色也同時一變。但想到馬紅俊的為人,他們立即否定了心中那種可怕的想法,目光中帶着詢問的神色向水冰兒看去,希望事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吧。

水冰兒看到的弗蘭德、玉小剛四人的目光,向他們淡淡的搖了搖頭,四人這才鬆了口氣。

小舞同樣向趙無極淡淡的搖了搖頭,兩手上舉,自上而下,從胸前緩緩下按至小腹,徐徐吐出一口凝鍊如白霧的寒氣,這才嬉笑道,「趙老師,這你可誤會我了,剛剛可是你自己想要感受純陰罡氣的,你可不能怪我。」

眾人發現,隨着她收功,那股直逼人心的可怕寒意和奇異的吸力也消失了。

這時,一旁的玉小剛看了眼遠處趴在枱子邊上,在為擂台上的馬紅俊等人吶喊的泰隆、京靈、絳珠三人,皺眉說道,「冰冰,紅俊的這個純陰罡氣怎麼回事?怎會如此怪異?」

水冰兒捋了捋思緒,向玉小剛等人解釋道,「純陰無極功的特性是肅斂,在達到第六層后,運行時外表會變的越來越透明,就像小舞剛才那樣,肌膚透明凝鍊如白玉。而純陰罡氣產生的可怕寒意則會直透人之心底,使其身體凝結成冰。同時,這股秘力會在體內形成一股漩渦吸力,無論是什麼東西,都會受到這股吸力的影響。不過並不是吞噬別人的魂力,而是通過漩渦吸力的影響,加速別人的消耗。最重要的是,純陰無極功修鍊的越深,人也會越來越年輕靚麗,得以青春常駐,長生不老。」

「嘶!」秦明倒吸一口涼氣,震驚的說道,「紅俊這個純陰無極功竟然如此玄妙?」

「嗯!」水冰兒淡淡的點了點頭。

弗蘭德、玉小剛、趙無極心中恍然,結合馬紅俊以前告訴他們的,心中再無擔憂。

柳二龍眼中閃過一抹火熱,說道「冰冰,紅俊這個功法能不能教教師娘?」

水冰兒臉上閃過一抹無奈,說道「師娘,這個恐怕不行。您也看到了,這個功法和您的武魂性質正好相反,您是無法修鍊的。」

聽她這樣說,弗蘭德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冰冰,那二龍可不可以修鍊沐白他們修鍊的純陽歸元功?」

弗蘭德的話讓柳二龍有些意動,但卻讓寧榮榮打了個寒顫,連忙阻止道,「不要。二龍老師,您千萬別學小奧他們修鍊的純陽歸元功。」

「怎麼了榮榮?紅俊這個陽屬性功法莫非女的不能修鍊?」玉小剛詫異的說道。

寧榮榮點了點頭,將馬紅俊當初告訴她的話向玉小剛、柳二龍等人複述了一遍。

「噫!不學了,我打死也不學這什麼純陽歸元功。」柳二龍打了個寒顫,連忙擺手說道。

弗蘭德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馬紅俊這個功法竟然還有那樣的特性,這簡直是男人和女人的噩夢啊。

再看中心擂台上,象甲宗那兩名被唐三束縛住的弟子,眼看自己的隊友被馬紅俊、戴沐白、唐辰等人打的狼狽不堪,眼中憤怒的火焰似要噴出來一般。

尤其是那名四環魂宗,絢爛的黃色光芒和紫色光芒閃爍,第一、第二、第四道魂環,在他的同時催動下,狂暴的力量竟然掙脫了唐三紫黑金紋藍銀草的控制,同時迅速幫助他的同伴破碎唐三的藍銀草,悍然向著馬紅俊他們這邊,還是三環的唐辰撲去。

唐三瞳孔一縮,迅速催動藍銀草向兩人纏繞而去,只是,進入狂暴狀態的這名象甲宗弟子的力量太狂暴了,纏繞而去的藍銀草瞬間就會被他弄的爆碎。

片刻的功夫,除了馬紅俊和戴沐白還在壓着打的呼延力和另一名魂宗,象甲宗其餘三名弟子很快就被這兩人給解救了出來。當然了,有唐三在掌控全場,他們也沒有傷到唐辰和羅小青。

擂台之上,除了那名已經被唐辰打的起不來的象甲宗弟子,其餘三人有樣學樣,迅速匯合到了那名四環魂宗的隊友身前。雖然他們僅僅只是魂尊,力量沒有四環的隊友強大,但也絕不可小覷。尤其是被柳青玄的紫金大鐘,還有猙獰異獸羅小青攻擊的兩人,他們傷的並不嚴重,還有一戰之力。

四人迅速會合,在那名魂宗的開道下,快速向著馬紅俊和戴沐白衝去,他們要將隊長呼延力和另一名魂宗隊友救出來,這樣他們才真的有破局的可能。

「子淵、青玄,融合。」唐三低喝一聲,做為己方掌控全局的控制系,他怎麼可能會給對手這個機會。兩根藍銀草甩出,和奧斯卡同時放開了墨子淵和柳青玄,將他們用藍銀草送到了擂台上。

這時奧斯卡也製作出兩根超級恢復大香腸,並迅速甩給了兩人。

穩穩落至擂台,墨子淵和柳青玄一口咬住奧斯卡的大香腸吞下,兩人彼此對視一眼,雙手同時掐出一個一樣的印訣,身上兩黃一紫總共六道魂環,分別從他們兩人脫離,向著懸浮在空中的紫金大鐘套去。

兩道直徑兩米的紫金光柱,從兩人身上瞬間衝天而起,頓時,一聲極其恐怖的龍吟,伴隨着劇烈轟鳴的浩大鐘聲,瞬間瀰漫全場。

——編輯看數據推薦,沒月票、推薦票了,求大家支持,謝謝。 「呼,明天又是周末了,一周的時間過的還真是快啊。」

徐然收拾好東西,從學校圖書館出來,一邊走着,一邊思考着這個周末兩天的三餐要怎麼解決,以前有李惠真的款待,再加上家裏有泡麵可以糊弄糊弄,徐然倒是不用操心這些,現在李惠真搬走了,徐然就有些頭疼了。

「總不能六頓全部吃泡麵吧,那得吃到吐了。自己去買東西回來做,是不是太貴了些,算了算了,還是以後掙到錢再說。還是出去打工的時候隨便找個便宜的快餐店解決吧,實在不行還是去學校食堂解決吧,最經濟實惠。要不是怕餓死,都不想吃了。」

在這裏住了快半年,但直到現在,徐然也沒有完全適應這邊的飲食,總覺得不對自己的胃口。李惠真因為是從國外回來的,所以做的菜也不是完全像本地的風格,有時候還穿插著一些牛排、烤雞之類的西餐。

但徐然之前手頭寬裕的時候去那些餐館就不一樣了。徐然發現,在這裏用餐往往會擺上很多大盤子裝的素菜,黃瓜、蘿蔔之類的什麼都有,全是腌制出來的,但菜單上卻很難點到幾樣自己喜歡吃的硬菜。

不同於西餐的簡約,也不像中餐的精緻美味,這裏的飲食總讓徐然有一種「事倍功半」的感覺。經常一桌子菜,但徐然卻「舉筷四顧心茫然」,而這種時候徐然就會無比懷念以前在家鄉的時候,三兩盤家常菜就能吃的很過癮。

還有就是早餐也讓徐然很不適應。徐然以前算是南方人,米飯已經是吃的比較多的了。而這邊更誇張,一天三頓全是米飯,早餐吃的和午餐一樣正式,甚至還有牛肉這種東西。

「唉,我的鍋貼、小籠包、豆腦,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嘗你們的美味啊。」徐然喟然嘆了口氣。

回到家裏,稍微休息了一會,徐然就換上了一套寬鬆的運動裝,準備出去運動一下,這是他從小養成的保持身體活力的好習慣,雖然他現在窮的不能像以前一樣去健身房,但下去跑跑步,打打球還是可以的。

明天那位新鄰居就要搬進來了,徐然想一個飽滿的精神狀態去迎接,給人家一個好的第一印象。

為了輕裝簡行,徐然什麼都沒有帶。自從父母不和徐然聯繫之後,手機對他來說已經基本成了「單機」,除了上上網、接收通知之外,基本成了擺設,不算那些徐然也聽不出來是騷擾還是推銷的來電,徐然的手機鈴聲已經很久沒有響過了。

等到天色漸黑,徐然才結束了鍛煉,打算找個地方解決一下晚餐,然後再回家。運動完出了一身汗的徐然只感覺神清氣爽,雖然身體上有些勞累,但彷彿渾身的壓力和負面情緒都得到了釋放。

「果然解壓還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啊,我當時是怎麼會異想天開,去夜店放鬆自己的呢。」徐然現在有些不能理解自己當時的想法。

「不過,那個人素質真是有夠差的,打個球而已,又是上肘又是墊腳的,嘴裏還一直說着什麼『西八』?估計也不是什麼好話。」徐然又想起了剛剛球場上對位的那個也是一副學生模樣的人,頓時覺得有些鄙視,搞得徐然都沒心情打球,直接去了旁邊的田徑場跑步了。

等到拌飯上桌,徐然又久違地奢侈了一把,點了瓶冰可樂,喝了一口,就爽快地長出了口氣。

「雖然價格差了十倍,但這味道跟在夜店喝的也沒差啊,難道是我檔次不夠高?」徐然輕輕搖晃着汽水瓶,百思不得其解,思緒卻是隨着上升的氣泡逐漸回到上周五在夜店時的情景。

嘈雜的環境,炫目晃眼的燈光、放縱的人們、大膽挑逗的紅衣女郎,一幕幕畫面彷彿幻燈片一樣在腦海里閃過,最後定格在那個匆忙離開的可愛少女臉上。不得不說,少女像貓一樣有些個性的外表還是很有辨識度的,看過一次就會讓人印象深刻。

「不知道那個小女孩回去之後有沒有被父母好好教育然後改正呢?對了,她那個手包還放在家裏客廳的茶几上呢。」

徐然又想起了那個帶着logo「J」的手包,一個禮拜過去,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算了,就放着吧,要是一直到回國都不能遇到那個女孩子,就當作紀念帶回國好了。」徐然索性懶得再管,悶頭吃起飯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