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新城外,鳳凰山腳下位置,原本雙石村所在的位置,林楠一口氣種植了足足上千株的靈果樹。

從普通的靈果,再到那種極其珍貴的那種,能種的都種植了。

足足二三十畝地的範圍。

除此之外,各種靈花靈草,甚至還有一些特殊的仙草,也都種植出來,再度佔地二三十畝地。

如此,將原本雙石村範圍內完全佔據。

隨後,林楠親自動手,將一座仙宮放置在中央一片空地上,更布置了一座特殊的聚靈陣和隱形法陣。

這裡,便成了林楠臨時的居住之地。

很快,在林楠的特殊手段之下,幾乎一夜之間,上千株靈果樹綻放出無數靈花,數十畝的靈藥鬱鬱蔥蔥,數十畝的靈花鮮花滿地,將數十畝地點綴的超級漂亮。

宛若一片花海之中,美輪美奐。

讓周穎三女大喜不已。

自然也惹得秦嵐紫寧的大為羨慕,而後林楠輕笑間再度兩座仙宮拿了出來,坐落在周圍其他地方。

「以後這就是咱們的暫時休息之地了。」林楠輕笑,對於這裡格外滿意。

新城是家,這裡算是他們的安樂小窩。

一聽林楠這話,幾人頓時更為滿意了。

「這估計就是傳說中的神仙之地了。」楊瑾感慨了一聲,林楠的手段超乎想象。

以前哪怕是動用進化液,也難以有著這種效果。

在林楠這裡,顯得極為簡單。

萌寶來襲:甜妻不好惹 「我們也決定在這裡住幾天了,權當是度假了。」楊胖子有了決定,這麼好的地方,還是傳說中的仙宮,不住白不住。

「那好,再栽種幾十畝地,我反正這裡種子多,都別閑著,一家負責一部分。」林楠輕笑。

甚至給他們想到了辦法。

以真氣來催生這些靈果靈藥材等。

雖然沒有林楠的仙氣好用,但也有著不錯的效果,就是顯得有些浪費。

不過眼下眾人根本不在意。

這邊林楠等人才剛弄好,吳俊凱陳佳影一家四口也到了,直接佔據了一片地方,吳俊凱的仙宮亮了出來。

他們也想在這裡。

在家這段時間,兩個孩子無疑是最幸福的。

不用修鍊,每日吃著爺爺奶奶做的各種好吃的,雖然沒什麼靈氣,但味道卻不錯,再加上各種漂亮的衣服,鞋子,很受兩個孩子的喜愛。

雖然看個頭和十七八歲的少男少女差不多,但其實只不過是十歲的孩子而已,依舊有著一份同心。

為此,在新城內,兩個孩子的玩伴變成了地球的一群孩童,有著超高的修為修為,在這個普通人的世界里,無疑是平添了無數的樂趣。

哪怕是偶然間可能有些危險,但有著仙人境的老爹照料,自然一切都不成問題。

一群人再度聚集在一起,顯得格外的熱鬧,雙石村這邊的人氣也再度有了。

不多時,就連小猴,土狗,小金龍也一起趕了過來,正好這裡本就是鳳凰山腳下,更方便它們進出鳳凰山玩耍。

人多力量大,更何況還都是一群高手,更是方便。

不到兩天的時間,整個雙石村百畝地範圍內,完全大變樣,真正的美輪美奐,更有陣陣仙氣縈繞而出。 過來的喬隱,來到木兮對面坐下,「嫂子,我收到我哥給我的信,他回來之前,我會住在家裡照顧你們,別擔心。」

「嗯。」

看到喬隱臉色蒼白,坐下時,身體還下意識往前傾,「你還是回醫院再觀察一晚。」

「我回來的時候,老呂就過來了,有什麼事我就找他。」這個家,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第二次變故,他必須留在這裡。「我哥有給你留信嗎?」

「沒有,倒是……」說著話的木兮,看見田暉端著東西往這邊走來,木兮用笑容帶過自己沒說完的話,低頭整理著膝上的裙擺。

木兮的舉止讓喬隱多留意了幾眼這個過來的田暉。

田暉笑著將手裡的開水放在桌上,「喬總。」

「謝謝。」

端起桌上的水杯,聽著田暉的腳步聲,直到書房又一次恢復安靜,喬隱才問道,「他,是不是我哥信中提到的那些該小心的人?」

前門的保鏢,不時挪個腦袋看著這邊,擔心被人讀唇語的木兮面帶微笑沒有說話。

看懂木兮的反應,喬隱連手上的水杯都跟著放下。

從書房出來后,田暉立即給那邊反應最新的動態。

背著手,站在一個用純金打造的地球儀前的老者,聽著身後男人的彙報。

「喬隱回家裡住了,紀家暫時還是一片風平浪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紀澌鈞呢?」

「機艙內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是不是要在飛機上動手除掉紀澌鈞,嫁禍給姜軼洋?」

「不,紀澌鈞必須安全抵達,我要親自迎接他。」

「他到了以後,安排誰除掉他?」

「當然是讓姜軼洋了。」

「雖然從目前的表現來看,姜軼洋還算放心,但是我擔心他不可靠。」

「那就讓他當著我們的面,親手殺掉紀澌鈞,這樣我們都可以放心。」

「是。」讓姜軼洋當著他們的面親手殺掉紀澌鈞,這個辦法妙。「我已經跟其他幾位商量過了,會議結束后,就在蒂孚莊園設宴。」

「何必這麼大動干戈。」

「您為青風貢獻了那麼多,還是在位最久資歷最老的人,應當享有這個榮譽。」

「哈哈哈……」

……

眼眸緩緩睜開的費亦行,盯著漆黑一片的四周看了一會,意識到自己好像睡著了,卻又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睡著過。

坐起身時,順手打開一旁的燈,見被子從自己身上落下,又回頭看了眼身後的枕頭。

這才相信自己確實睡著過。

他怎麼睡著了?

起身後,洗了一把臉從房間出來,口乾的費亦行,打算下樓去喝幾杯水清醒下。

剛下到負一樓,看到這清一色都是自己的人,費亦行就覺得不太對勁,姜軼洋的人呢?

現在想起來,剛剛他好像沒看見姜軼洋的手下在值班。

覺得事情不太對勁的費亦行,馬上給師少擇打電話,沒想到關機了,便給常亦遠打電話,那邊同樣是關機,費亦行嚇得趕緊衝上樓去找紀澌鈞。

從主卧出來的呂鋥凉,對上冷著臉衝過來的費亦行,當場被嚇懵,「費,費,費助理,你……」怎麼醒來的那麼快?

生怕費亦行知道什麼,想要過去擋住人進房的呂鋥凉被費亦行一把推開,費亦行前腳進了主卧,呂鋥凉就知道要出事了,馬上去找木兮,人剛到樓梯口就被追過來的費亦行揪住胳膊。

「紀總和太太呢?」

「我,我不知道啊。」完了,開口就說錯話。

「不知道你哆嗦!」原本只是質疑,呂鋥凉這個反應,基本可以確定,在他睡著的時候,這個家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那個,我……」

「——」不想再聽呂鋥凉狡辯的費亦行,直接把人拖下樓。

一樓書房,兩人都因為擔心紀澌鈞的事情沒有睡意,正在聊著天,聽到外面吵吵鬧鬧像是打起來了,喬隱跟木兮對視一眼后,木兮要出去,就被喬隱打住了。

在喬隱走後,擔憂的木兮站起身想聽聽外面出什麼事情了。

剛從書房出來,喬隱就看見費亦行拖著呂鋥凉下來。

費亦行把呂鋥凉丟到一邊直奔喬隱,「喬總,我家紀總跟太太上哪兒了?」

「我哥出門去談生意了,嫂子在家。」側過身遞了眼書房那邊。

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的費亦行提速去書房找木兮問個明白。

呂鋥凉跟了幾步就被喬隱攔住。

「喬總,這……」

喬隱比了一個噓,讓呂鋥凉稍安勿躁。

看見木兮在這裡,費亦行的心至少有一半是安定下來了,「太太,紀總去哪兒了?」

門外的談話她都聽見了。「他帶著姜助理他們出門去談點事情了,過幾天就回來。」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紀澌鈞可是煞費苦心,連佟悅都安排到萊恩那邊去幫忙。

「為什麼沒人通知我?」他才睡了沒一會,怎麼人就走了?

「他不忍心叫醒你,想讓你多休息一會,他們不在這段時間,家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現在外面很危險,我必須跟在紀總身邊。太太,請您告訴我,紀總去哪兒了?」這個時候該留在家裡的人不該是他。

「這是他對你工作的安排,有什麼異議……」

太太平時跟他說話,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麼硬氣,不辭而別連夜帶著這麼多人出門,他睡得稀里糊塗,太太又這麼反常,一定是出事了,「單靠姜軼洋那些人不足以保護紀總,為了紀總的安全,請您務必要告訴我紀總的下落。」

費亦行給木兮留下一句話后,轉身就離開書房。

站在門口的喬隱,抱著胳膊望著費亦行離去的身影,費亦行口中那些話,一直環繞在他耳邊久久沒法散去。

費亦行走後,呂鋥凉回二樓去照顧木小寶。喬隱進來書房就看到木兮像是被費亦行那些話鎮住了,「嫂子,別擔心,一切都按我哥說的去辦。」

「我還是給老馮打個電話。」

垂落的眼眸望向地面的喬隱,重新抬起的目光望著對面在打電話的木兮,「嫂子,我去下洗手間。」

「嗯。」

從書房出來,往洗手間方向走去的喬隱,在到了樓梯口時自動改變了方向朝費亦行先前離去的方向走去。

正準備回房間召集人準備出門的費亦行,剛上到二樓,就聽到身後一陣飛快的腳步追了過來。

「他關機后,我就失去了跟他的聯繫,你去找他,這裡交給我。」失去聯繫這句話,他一直都不敢跟木兮挑明,就是怕木兮擔心。

背對著喬隱的費亦行回了句,「我會找出他們的下落。」他的直覺沒有錯!

「田暉很可疑,他那裡不確定有沒有線索。」

「……」

話音落下,前面的人掉頭就衝下樓了。

站在二樓的喬隱望著樓下。

他不能讓紀澌鈞有事,也只能這麼做了……

……

「站住!」

叱喝聲從窗外傳來,被吵醒的木小寶,眯著眼睛看著窗外傳來聲音的地方。

不會是家裡進壞人了吧?

枕上慕先生 沒看見紀澌鈞跟木兮,撓著腦袋瓜子的木小寶出去找人,剛從房間出來就看到呂鋥凉。

「怎麼是你?」

「紀總出差了,家裡就剩我跟費助理,我照顧你。」

「我爹地又跑了?」這老紀,總是半夜三更趁著他睡著就偷偷「跑路」。

呂鋥凉笑著沒過多解釋跟著木小寶下樓,看到有人端著一杯蜂蜜水進了不遠處的房間。

門打開后,木小寶聽見裡面傳出來的聲音。「不準碰我!」

這不是一近哥的聲音嗎,他怎麼喝醉了?

背著手的木小寶下樓去找人,在樓梯口遇到喬隱,快步跑過去。

「叔叔,一近哥喝醉酒了。」

跟在後面的呂鋥凉沖著喬隱點頭,像是告訴喬隱某些事情木小寶還不知道。

收回目光的喬隱笑著說道,「好,那我過去看看。」

「他很不喜歡你,你確定還要對他好嗎?」

半蹲在木小寶跟前的喬隱,想到一些事情,話里多了幾分嘆息,「他受了很多傷,需要人照顧。」

是被人欺負的意思吧。「你對他真好,就像乾爹大伯對老紀一樣好。「

「嗯,他是值得被珍惜的人。」

後面的呂鋥凉並沒有把喬隱這些話當真。「寶少爺,咱們下去找太太吧。」

「嗯。」

目送木小寶離去的喬隱,收回目光看了眼房間的方向,他也該去看看,上回把書房給「砸」了,這一回要是再把其他地方給砸了,他可難收拾。

在樓下用餐室,吃夜宵的田暉,被費亦行帶走的消息很快就傳到那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