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明玉公主的介紹下,向月拜見了吳興長公主,認識了王憲姻,稱她們一個姨母,一個表姐,向月還特意感謝這位表姐曾經送的禮物。

「榮弟兒,小月這孩子不愧是你養大,長得很像你,跟姻兒也有幾分相像,看上去就是一對親姐妹,以後這兩孩子多親近親近。」

吳興長公主見向月長得跟明玉公主有幾分相似,自是對向月多了幾分親近。

明玉公主和吳興長公主兩位公主在這裡,自然引起不少人的目光。

「明玉公主和她的養女長得太像了,難道真的是她在外面的私生女?」

「多數是真的,否則怎麼會這般像?一個寡居十多年的公主,誰知道會做出……」

邊上有幾個婦人在竊竊私語,聲音很輕,卻不知道普通人聽不到,但逃不過有修為的向月和明玉公主,明玉公主的笑容一僵,臉上浮現了一層青氣。

不過那兩個在嚼舌的婦人突然喉頭一麻,正在說話的那個更是發不出聲響來,莫名不知所措時,看到向月對著她們眨眨眼,笑得壞壞的,還舉著一隻小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明白向月在暗示她們,再亂嚼舌,就抹了她們的脖子,嚇得這兩婦人臉色灰白,腿腳發軟,差點暈倒,終算在婢女的攙扶下,逃得遠遠的。

不錯,正是向月用內力發射了銀針,挑中了那兩婦人的咽喉,致她倆二三小時內禁言。

敢背後說她的姨母,向月自然一言不合就動手,在這種場合雖然不至於真的抹了她們的脖子,但封住她們舌頭,還是容易做到的。

「姨母,犯不著為這些人動氣,我為你搭脈看看嗎?」

向月低聲安慰明玉公主,剛剛瞧見她臉上浮現的青氣,怕她被氣著了。

「好孩子,姨母沒事。」

明玉公主臉上的青氣已經消退了下去,不過額頭微有細汗,精神狀態差了不少。

「榮弟兒怎麼了?」

吳興長公主沒有修為,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問道。

「二皇姐,沒什麼,最近我睡得不怎麼好,有點疲乏。」明玉公主說道。

王憲姻十分善解人意:「母親,我們陪著姨母和表妹一起入座吧。」

向月卻發現方仲玉不知道什麼時候沒在旁邊,似乎在拜見吳興長公主的時候,還聽到他叫過姨母,怎麼一個轉眼人就不見了。

「皇後娘娘駕到,會稽長公主駕到!」這時一個太監響亮的聲音響起。

「參見皇後娘娘,見過會稽長公主!」

所有入座的、沒入座的都肅然迎接。

皇后袁齊偽二十五六歲的年紀,天生麗質,一身鳳袍,高貴端莊。袁皇后的身邊便是皇帝的長姐會稽長公主,四十多歲的年紀,微有些發福,但資顏端秀,雍容大方。

向月又在明玉公主的引見下,正式見過袁皇后和會稽長公主。

會稽長公主早知道向月會來,還特意帶著見面禮,給了向月一份,也不忘給王憲姻一份,尤為喜愛兩個孩子道:「瞧這兩個丫頭,長得像親姐妹一般,模樣又長得這般好看,叫人越看越喜愛。」

「謝謝大姨母。」

向月和王憲姻一起謝過會稽長公主,對這位慈祥又親切的大姨母也很喜歡。

「皇上駕到!」又一聲太監響亮的聲音響起。

頓時全場都跪拜下來。

終於可以看到歷史上南朝劉宋的皇帝劉義隆了,向月心裡小小的興奮了一下,等到那一聲「平身吧」響起,抬起頭的向月,還沒看到劉義隆長什麼樣,就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一身錦袍的蘇馳風,丰神俊朗,向月卻是目瞪口呆。

當然蘇馳風不可能是皇帝,與他同行的那個穿著一身玄紅色便服的才是。

只是乍然看到蘇馳風竟然與當今皇帝走在一起,當真是嚇著了向月的小心臟,心中腹誹這傢伙什麼時候勾搭上了皇帝? 蘇馳風一眼就尋到了向月,在向月抬起頭的時候,沖她會心一笑,笑里滿滿的都是溢出來的喜悅,彷彿在說:寶寶,今日是我們訂親的日子。

向月終算是明白他對訂親的事那麼有信心了,確實只有皇帝才有能力讓明玉公主同意這樁訂親。

由皇帝開口,訂親必成,向月鬆了口氣,不過能讓皇帝親自做主成全此事,不知蘇馳風是怎麼辦到的,密語傳音問道:「你答應了皇帝什麼條件?」

「我父親在當選江湖盟盟主的時候,其實一直與皇帝有聯繫,我只是向皇帝保證江湖盟會一如既往的維護江湖,不與朝廷為敵,還借幾個中成境修為給皇帝用上一段時間。」蘇馳風當即密語傳音回話向月。

只要能讓他與向月訂親成功,蘇馳風覺得就算皇帝要使喚他一段時間,他也心甘情願。

「你現在是江湖盟副盟主之一,皇帝這麼信你?」

向月不是小瞧他,只是歷來的皇帝哪個不多疑,畢竟江湖盟盟主是道清觀的明原道長。

「放心,江湖盟正副盟主一經競選出任,明原道長就收到了朝廷的公文,我這次便是代表江湖盟過來的,以前跟著我父親也見過一次皇帝,我們相談甚好,皇帝很信任我。」

在向月和蘇馳風兩人密語傳音期間,劉義隆入席,眾人也紛紛入席。

明玉公主和吳興長公主都是皇帝的姐姐,自然與皇帝的席位離得很近。

向月隨著明玉公主坐到席間,可能是吳興長公主有意讓她和王憲姻親近,明玉公主坐到吳興長公主身邊,王憲姻和向月坐在一起。

挨著向月坐的是方仲玉,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又回來了。

這裡沒有男女分開坐,都是同宗同族坐一席,不夠坐的換到另一席,御花園設的席位足夠多。

向月能近距離的看到那穿著玄紅色便服的皇帝,非常年青,二十四歲左右,臉色略微有些顯白。

做為一個醫者,向月自然看得出他身體底子不怎麼好,雖然精神不錯,應該是宮中醫療條件好,調養得不錯,但身體底子不好的人,平常容易生病。

聽說很多靠武力一點點打下江山的皇帝,似乎生出來的兒子質量都不怎麼的,尤其是身體狀況會比較差,比如劉邦的兒子劉盈,還有朱元璋的兒子朱標。

劉義隆這位好像也是傳承了這種通病,他的父親可是打下江山的開國皇帝劉裕,武力值滿滿,但他卻身體不好。

因為身體不好,劉義隆很多時候力不從心,為了加強劉家皇權,將他的四弟彭城王劉義康召回建康輔政,任命司徒、錄沿書事,與宰相王弘共同輔政。

此時這位劉義康就坐在劉義隆的下首,除了皇后,他是離皇帝最近的人。

劉義康二十齣頭的年紀,身體可比劉義隆強健多了,一身錦衣華袍,相貌英俊,還有流露著那麼一絲威嚴,可謂儀錶堂堂。

向月自然是認不得這位劉義康,是旁邊方仲玉知道她不認得,輕聲為她講解。

這可樂壞了向月,兩人緊挨在一起交頭接耳的樣子,估計能將那神秘女人給酸死,或者氣死,最好在這種場合里,氣得那女人跳腳暴露。

可惜向月來回一掃席間眾人,竟然沒發現諸婉。

諸氏士族的人應該來了啊,怎麼諸婉沒來呢?向月暗叫可惜。

不過她馬上感覺到無數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盯在她身上,都是來自那些未出閣的小姐。

胡姝兒瞪著向月,咬牙切齒的樣子,恨不得能用眼睛殺死她似的,而劉晴已經紅了眼睛,都快哭了。

向月才不當一回事,等與蘇馳風的訂親聖旨一出,這些小姐應該就會明白了,再把她當情敵看,那就傻了。

她也看到了薛馥和高熙柔,兩人朝她微笑,她也回之微笑,畢竟皇帝在場的時候,沒人敢隨意走動,或者大聲喧嘩。

坐在劉義康旁邊的是蘇馳風,接著都是劉家兄弟,南郡王劉義宣、江夏王劉義恭和衡陽王劉義季,一個個年紀都二十不到,卻個個姿顏美麗,那都是美男榜前十的存在。

不得不說劉家的血脈基因真的是不錯,男的英俊,女的漂亮,賞心悅目。

只是爲你 如果不是美女榜入榜的都是二十歲以下的女子,以袁皇后、明玉公主她們的姿色,都有資格入美女榜。

蘇馳風時不時就會看向向月,知道她與方仲玉是親兄妹一般的感情,倒是不會誤會,就是很想代替方仲玉坐在向月身邊。

「咦?這人跟寶寶長得好相像。」

目光無意間看到向月旁邊的王憲姻,蘇馳風不由一愣,兩人的眉目、氣質有三成以上的相似。

向月將王憲姻比喻成萬綠叢中一點紅,吸引人的目光,在蘇馳風眼裡,這麼多人當中,唯一能夠讓他第一眼就看到的人永遠是向月。

即使她與王憲姻眉目和氣質再接近,都不會使蘇馳風認錯,或者看錯,就好像芸芸眾生之中,只有向月一個人。

似乎感覺到了蘇馳風的目光,王憲姻抬眸對上蘇馳風的視線,無邪的微微一笑。

「好乾凈的眼睛,跟寶寶確實很像。」

能與向月坐一起的,又跟向月這麼像的人,蘇馳風對她的印象不錯,也很有禮貌的微微一笑,便即轉開了視線。

當今皇帝為人比較節儉,從來不鋪張浪費,酒宴並不奢侈。

說起來也是戰爭惹的,北方的北魏對南朝虎視眈眈,而劉義隆也有野心,只是可惜宋軍戰鬥力有點弱,劉義隆文治不錯,軍事水平卻十分低下,根本不能跟他那個打下江下的父親相比,第一次北伐北魏就輸得很慘。

要不是今年請出了他父親手下的舊將檀道濟,宋軍大有可能全軍覆沒。

戰爭就是燒錢,國庫空虛,能不節儉嗎?

去年北伐徒勞無功,朝中可用的人才大多年紀大了,國中人才出現斷檔,為此鬱悶的劉義隆便留意到了江湖盟,不僅親自接見了蘇馳風,而且非常欣賞年青有為的蘇馳風。

很多事情劉義隆都交由劉義康處理,劉義康也沒讓他哥哥失望,處事才能超強,可以說朝中大小事,差不多由他決斷。

入座后,劉義康簡單為眾人介紹了一下蘇馳風,蘇馳風得到了不少人的恭維。

「檀大將軍怎麼還沒來?」

正準備開宴,劉義康發現給檀道濟準備的席位還是空的,不悅道。

薛馥和高熙柔她們倆的父親都是檀道濟的心腹猛將,連忙離席解釋道:「皇上,大將軍舊創未愈,可能有所耽擱,應該馬上就要到了。」

「檀大將軍有傷在身,等一會便是。」劉義隆倒是很好說話。

劉義康便沒再多說,心裡覺得檀道濟仗著手握重兵,立有軍功,目中無人,讓皇上還有這麼多人等他一人,實在太過份了,對他極為不喜。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皇上,皇后,微臣帶了府上的歌伎,不如先讓他們表演一段?」徐湛之進言道。

「甚好。」劉義隆點頭。

徐湛之伸手拍了三下,樂聲起,一隊鮮亮美麗的身影從花叢中翩躚而出。

「二哥,剛才你去了哪?」向月靠近方仲玉,輕聲問道。

「沒去哪,就是不想看到一個人,暫時避開了一下。」方仲玉也沒隱瞞道。

向月心中一動,正想問他想避開什麼人時。

「小月表妹。」

聽到王憲姻叫了自己一聲,向月轉頭過去,問道:「表姐你叫我?」

「小月表妹你與玉表哥感情很好吧,今日姨母真的會為你和玉表哥請旨賜婚嗎?」王憲姻好奇的美眸忽閃忽閃,顯得十分的無邪單純。

「我跟哥感情確實很好,是親兄妹的那種感情,不會成親的。」向月如實道。

王憲姻微有不好意思道:「其實不瞞小月表妹,我也很喜歡玉表哥。」

「表姐,那我祝你能成為我嫂子。」

向月挺喜歡王憲姻這般單純的樣子,如果方仲玉娶了這個無邪又溫婉的表姐,倒是不錯。

王憲姻一張潔白的小臉頰浮現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害羞的轉過頭去。

「小月,你少跟王憲姻來往,她說什麼,最好都別信。」

方仲玉見到王憲姻與向月交談,臉色就不太好,直接用密語傳音給她。之所以趕過來坐向月身邊,就是怕王憲姻對她不利。

「為什麼?」向月詫異,忍不住密語相問。

「聽我的就是了。」

方仲玉沒有多解釋,但向月卻突然靈光一閃,難道王憲姻才是那幻化諸婉的人,也就是另一個天女繼承人,今日諸婉沒能來,是因為她恢復了自己的真面目出席宮宴。

向月知道諸婉身上有隱蔽修為的寶物,所以絲毫察覺不到王憲姻有修為也正常不過。

「謝謝哥,你永遠是我最敬愛的哥哥,呆會阿風會與我訂親,姨母不能再請旨賜婚,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向月終於知道那神秘女人真面目了,心中不要太高興,立刻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讓他放心。

極品ceo這裏疼 想到剛才比自己大了一二歲的王憲姻,裝得那般無邪單純,就讓她覺得一陣惡寒,真是會裝,差點就上當了。 向月不動聲色的觀賞著歌舞。

在這種場合,王憲姻不會動手,向月也不可能動手,反正已經知道了她的真面目,裝,一起裝,看誰裝得過誰。

一段歌舞剛結束,檀道濟帶著妻兒家屬匆匆趕來了。

檀道濟在先皇劉裕在世的時候就屢立戰功,這次北伐戰爭中又立下一功,是宋國威望最高的武將,他的兒子們也一個個很有出息。

檀氏士族的到來,在座的很多大臣都起身相迎。

「見過皇上,請皇上恕罪,微臣來遲。」

檀道濟連忙拜見皇帝,一家子齊刷刷的跪拜。

「檀大將軍有傷在身,平生入座吧。」皇帝依然是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

「謝皇上!」

檀道濟等人起身入座。

「檀大將來,你來晚了,可讓我們一眾人好等啊。」劉義康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

劉義康和宰相王弘共同輔政,不過王弘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經常請假,基本不管事,這次宮宴也沒來,什麼事都是劉義康經手,整個朝廷都知道這位司徒大人十分專權,讓他看不順眼的,都沒好下場。

「來,來,檀大將軍晚到,必須罰三杯才行。」一身中成境修為的永定侯武林松,出聲解圍。

武林松正是八大世家之一的武家家主,也就是武崇的父親,在朝中已經為官多年,與檀道濟一樣都是先皇的舊將,有同僚之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