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沈笑瀾迷失方向,以及奔到這邊處理山鬼這段時間,他就在附近觀察,直至剛才他實在看不下去了,這才出手相救。

只是他這一現身,後續再想單獨行動已不太可能。冼星堯心裡有些不爽。

沈笑瀾正要去冼星堯身邊,旁邊林雙「啊呀」一聲,軟綿綿倒在自己身上。

「林姑娘!」沈笑瀾忙扶住她,「沒事吧?」

「崴……崴腳了。走不了路……」林雙兩頰緋紅,含情脈脈的盯著沈笑瀾。

沈笑瀾一陣惡寒。

……我信你個鬼,剛才那麼彪悍現在還裝什麼小女人?分明是騙人的好嗎!

看穿也不好說破,沈笑瀾只得依著林雙,招呼冼星堯:「過來幫幫忙!」

那邊冼星堯置若罔聞,這邊林雙也慌了,直想往沈笑瀾懷裡鑽。

「人家只想讓公子你……」

「好了好了,我扶你。」沈笑瀾趕緊打住話頭,不有分說架起林雙的胳膊往前走。

現在最好乖乖順從,否則一會兒鬧僵起來,指不定這貨還得要公主抱哩!

林雙一臉滿足的挨著沈笑瀾,柔聲問:「還不知公子名姓,怎麼稱呼?」

沈笑瀾當然不可能說真名,再說了——真名也說不出口。

既然她現在的身份是東漢公主,怎麼也得姓劉了。

「劉……劉阿牛。」

「咳。」冼星堯忍不住清了清嗓子,證明自己沒有在笑。

「阿……阿牛哥。」

「誒。」沈笑瀾自己隨便起的名字,就算想哭也得笑著答應。

林雙雖然沒想到眼中這位顏如美玉的溫潤公子居然會叫這麼接地氣的名字,但在心裡默念了這名字幾遍后覺得異常親切,怎麼樣都覺得好了。

「今日阿牛哥捨命相救,雙兒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

「別別別。」沈笑瀾聽出苗頭連忙打斷林雙,「我算好了他會來的,咱們也就是虛驚一場,沒有搏命,不至於哈。」

「雙兒感激哥哥,就想以身相許。」林雙也不廢話,直來直往。

咋還強買強賣上了?沈笑瀾一陣頭疼。林歡也是這個樣,不達目的不罷休,如果不能讓她死心,自己後面有得受了。

「林姑娘啊,是這樣的。我是出道之人,不能有兒女情長,會影響修行。你是個好姑娘,我其實……也很遺憾。」

「出道之人?」林雙疑惑。

「啊,就跟出家之人一個意思。」

「……雙兒懂了。」

沈笑瀾剛要鬆口氣,卻聽林雙又說:「不過雙兒可以當阿牛哥的丫鬟,照顧飲食起居。」

「這……真不用……」沈笑瀾努力找著借口,指著冼星堯,「我跟他……那個……我們兩個男的帶著你一個姑娘也不方便啊。」

林雙看看沈笑瀾,又看看冼星堯。兩人在她眼中,一個溫潤如玉眉眼如畫,一個飄逸清雅冷若天仙……

兩人放在一起……

「……懂了!」林雙恍然大悟,「是雙兒唐突,打擾了兩位公子。」

沈笑瀾心裡一毛,覺得林雙的眼神飽含了異樣的訊息,似乎有哪裡不對。

「麻煩兩位公子最後送雙兒一程,到林家鎮……」林雙彷彿才想起什麼似的,試探著問,「兩位公子驅魔手段高明,能否順手再幫個忙呢?」 臨近傍晚,眾人終於下了山。

一路南行三四公里便是林家鎮,這裡正依山建著城樓要塞,到處都是忙碌勞作的村民,工事不斷。

根據林雙的介紹,沈笑瀾大概也清楚了幾分——林家鎮雖然偏僻,但地處南北必經之路一側,後續恐為兵家爭奪之地。

前些日子有近百名青州兵入駐,村中青壯男丁全被徵用於修葺防禦工事。

青州兵乃是漢獻帝初平三年時,曹操從青州投降的黃巾軍主力中選拔出的身強體健者,編成的一支具有相對獨立性的部隊,驍勇善戰,軍紀如鐵。

自青州兵到來后,林家鎮上下苦不堪言。

這兩年地里收成不好,老百姓們本來就勒著褲腰帶吃喝,現在平白添了那麼多軍爺,勞動力又被迫徵用了去,地里荒了一片無人打理,條件越發惡劣。

工期吃緊,烈日炎炎,大部分勞工身體根本扛不住,病得病,傷得傷,最近更是又傳出了多起男丁夜裡莫名失蹤的案子,遲遲追查不到緣由。

一時間人心惶惶,流言四起,聲稱工事衝撞了風水,鎮里出了妖魔,不過流言很快就被鎮壓了下去。

駐守將領稱神鬼妖魔這些都是無稽之談,並在鎮上進行了懸賞,白紙黑字寫的明白:舉報或捉拿失蹤案的幕後主使者,有獎。

林雙想要請他們幫忙,指的就是這個。

沈笑瀾、冼星堯跟著林雙進了鎮邊走邊看,這些個牆頭和布告欄貼滿的懸賞告示上,賞金標明900錢。

「900錢是多還是少啊?」沈笑瀾忍不住嘀咕出聲。

她現在可是分文未有,要想在這個時代混,怎麼也得財務自由先解決溫飽問題才是……

「當然是多啦。這差不多種上近一年地才能換得呢。」林雙來了精神,「兩位公子降妖除魔能力了得,能否看到這鎮上有甚不對勁的地方?」

沈笑瀾集中精力,用陰陽眼四處掃了一圈,雖沒明顯的發現,但隱隱感覺有污穢之氣籠罩在這一片的上空。

她看了一眼冼星堯,冼星堯似乎在琢磨著什麼,並未開口。

林雙還眨巴著明亮的眼睛等著呢,總得說點什麼吧……

「這裡……確實不妥。」沈笑瀾謹慎的措辭。

「果然是有妖魔,還請兩位務必出手相助!前幾天雙兒三叔也失蹤了,真不希望再有人……」林雙眼眶一紅,後半截話噎在嗓子眼裡。

沈笑瀾剛要安慰她,肚子卻咕的一聲大叫起來。

林雙一愣,傷感情緒消散,眼淚硬是給逼回去了。

「這……不是我……」

沈笑瀾還沒狡辯完,肚子再一次狂叫起來,完全停不住。

「噗嗤——」林雙笑出了聲。

沈笑瀾正尷尬,又聽冼星堯在旁邊補刀:「你現在還沒辟穀么?」

飢餓狀態中人容易發飆,沈笑瀾惱羞成怒,頓時嚷嚷起來。

「……辟你個大頭鬼啊!從昨晚到今天我只在山上吃了一個桃,你又不是不知道!」

「咦,我為什麼會知道?」冼星堯學著沈笑瀾的說話方式淡淡回應。

「你憑什麼不知道?就算你不知道,我現在不是讓你知道了嗎!」

冼星堯有些無奈的移開目光。公主撒潑,就當聽不見看不到吧。

見他這樣,沈笑瀾越發不爽,揪住他衣領正要發難,卻聽林雙在旁邊感慨。

「兩位公子的感情真好啊……這麼吵吵鬧鬧的,有點像我大哥和大嫂。」

「等會。」沈笑瀾連忙撒開冼星堯,「……什麼叫像你大哥大嫂?」

林雙朝著她一擠眼,咯咯笑著走在了前面。

「快走吧,大嫂應已在準備晚飯了。」

「不是……林姑娘,你這思想很危險啊!」

沈笑瀾有點脫力的看著林雙的背影。

這傢伙絕對誤會了什麼……

「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她,你是女兒身?」冼星堯在旁疑惑的問。

「她看我是男的,我說我是女的,她能信嗎?」沈笑瀾沒好氣的回答。

沈笑瀾想起了什麼,隨即問冼星堯:「你看我是什麼樣?」

「跟之前一樣。」

「原來如此……等等,那不是灰頭土臉的嗎?我在你眼裡就一直是這樣嗎?」

林雙已走出一段距離,回頭看到沈笑瀾又跟冼星堯吵上了,露出艷羨的目光。

雖說她對「劉阿牛」一見鍾情,但她更尊重「劉阿牛」的心意。感情這東西強求不來,輸給冼星堯這樣的對手,林雙心裡還是服氣的。

在鎮里七拐八繞,林雙推門進入一個破舊的老宅。

主屋裡迎出個挺著大肚的漂亮婦人:「雙兒回來了,今天怎麼這樣晚?」

「嫂子!」林雙扶住那婦人,「在山中遇到些事,所以耽擱了。」

「怎的,出了啥事?」

「雙兒遇到了山鬼,不過幸得兩位公子好心相救,沒甚麼大礙……」林雙說這,給那婦人引薦沈笑瀾和冼星堯。

那婦人一驚,這才看到大門外走進來的兩人,臉色一白。

「多謝兩位公子。」婦人露出個慘淡的笑容,連忙招呼他們進屋來坐。

冼星堯點頭跟了進去,沈笑瀾愣了愣,緊隨其後。

方才過來的路上,林雙已經給他們介紹了哥嫂的情況。

她大哥名叫林有為,比她大五歲,是個耿直的熱心腸,近期被征去修葺工事,平時要晚上才能回來。

她大嫂名叫王美娥,是前幾年暈在山路上被林有為救回家的村婦。據說她生過一場大病,除了姓名外,將自己的身世忘得個一乾二淨。

由於王美娥不知該何去何從,林有為就留她住了下來,兩人一來二去生了情愫,不久就辦了婚禮。

如今王美娥已懷胎七月,行動不便,而林有為也經常不在家,加上鎮里失蹤案遲遲未破,王美娥擔心不已,夜不能寐。

林雙平日負責照顧她,總是勸她少些思慮,安心養胎。王美娥也對林雙非常好,縫衣做飯樣樣有她一份,姑嫂感情十分融洽。

初到林雙家還未進門時,沈笑瀾已察覺到內里湧出了一股淡淡的污穢之氣。

待見到這王美娥,她用陰陽眼一瞧,竟從對方臉上看出幾分毛絨絨的蟲相來!

林雙這嫂子,八成是妖魔!

林家鎮頻繁有人失蹤,就是她搞得鬼吧!

那王美娥見到冼星堯和沈笑瀾,露出了明顯的懼意。不過林雙看到她這慌張的模樣,還道是為自己擔憂后怕,不住的寬慰著王美娥。

這麼近距離的直面妖魔,沈笑瀾一時無措,不知是否該當面拆穿。但見冼星堯一副仿若無事的模樣,她一顆心才漸漸安定下來。

冼星堯肯定知道了對方的真實面目,他要暫時按兵不動,她也不用多想。跟著大神,總是虧不了的。

這麼一想,沈笑瀾不禁開始可憐起林雙和她哥林有為來了。

這兩人還被蒙在鼓裡吧……如今王美娥已然是他們的家庭成員,後續若冼星堯出手了,他們得怎麼面對這一事實呢? 主屋不算大,傢具也簡陋,但打掃得乾淨,看著倒也舒心。

林雙招呼沈笑瀾和冼星堯坐下的時候,王美娥已將瓦罐鍋端上桌,麻利的布好了碗筷。

「她大哥還要一會子還能回來,咱們不妨先用。粗茶淡飯,也沒甚好東西,兩位公子不要見怪。」王美娥一邊說著,一邊掀開鍋蓋。

沈笑瀾朝著鍋里瞅了一眼,只見裡面是湯,其中還有紅紅黃黃一坨東西,也看不清是什麼。她冷不丁想到鎮上失蹤的人,頓時沒了一點食慾。

「那個,我不用了……」沈笑瀾連忙擺手。

「剛才路上不是說餓得慌嗎?」林雙好奇的問。

「沒沒……咕……」

「你肚子都叫了啊。」

「真不用……我辟穀呢,得堅持。現在吃飯修為就全廢了。」

「哦。」林雙將信將疑,又看向冼星堯問,「你也不吃?」

冼星堯點點頭。

「修道真好,全省下了。像咱們這種人,不吃就不行。」林雙感慨。

「雙兒多吃些。」王美娥給林雙遞過碗。

「嫂子才得多吃些。」林雙接過碗,指指王美娥高高隆起的肚子。

「哎,終是吃不下。」

「別擔心大哥了,他身子骨硬著哩,顧好咱自己就行。嫂子這樣天天擔驚受怕的,對孩子也不好。」

「嗯……你以後不要去挖筍了,太危險。」王美娥柔聲勸道。

「好,都聽你的。」林雙埋頭喝湯。

沈笑瀾在旁邊看得一愣又一愣的。

林雙說的沒錯,她們姑嫂之間感情確實挺好,根本也不在乎還有外人。

湯飯的味道已在屋內瀰漫開來,聞上去大致就是地瓜煮的稀粥,有著一點點微甜,還有一絲脆筍的新鮮。

沈笑瀾忍不住咽口水,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不能動搖,這是妖魔的障眼法!

林雙吃了一小碗,就放下了碗筷。

瓦罐鍋就那麼大,家裡糧食就那麼多,大嫂平時捨不得吃就掛記著他們兄妹倆,她雖然肚子不飽,也不能吃了。

還好家裡來的兩位公子都是辟穀的……林雙心想。

若是又添了兩張嘴,這些飯食哪裡夠?到時候她對哥嫂可就真過意不去了……

不過,「劉阿牛」似乎是在硬撐。「他」肚子叫得那麼凶,多少得吃一點吧?

想到這,林雙沖王美娥說:「嫂子,明天雙兒去領些救濟軍糧吧……」

「不行!」王美娥打斷林雙,「這事沒得商量。」

「可是全鎮只有咱家不吃軍糧了啊!那可是郎中大人來后給的貼補,日子已經比先前好很多了呀,為啥咱家還要緊巴巴的過苦日子……」

「就聽嫂子的!」

「那個,你們說的是什麼軍糧啊?」沈笑瀾適時插話。

剛才還十分融洽的姑嫂,講到這個怎麼就都激動著要翻臉了?

王美娥似有些提防,不願意聊這話題,默然收拾碗筷離開。

倒是林雙快言快語給沈笑瀾做了解答。

因林家鎮的青壯年頻頻失蹤,上面就新派了一位名叫王基的郎中大人過來巡檢。

據稱王基人還不錯,看到鎮里現狀,做主把近期給青州軍調撥的一批軍糧定時定點發放給老百姓,作為修葺工事的補償。

王基這名字沈笑瀾聽著耳熟,想來也是三國里有名有姓的人物,不過他的事迹她完全不熟,也不知道這時間點會發生些什麼。不過退一萬步說,就算她知道,也保不齊這時間線因為自己的出現而被修改了。

發放軍糧此舉贏得了林家鎮老百姓的支持,王基同時也放話說,他會督促加緊調查最近的男丁失蹤案,期限是半個月,不過如今時間已過半,據說還是沒什麼進展。

全鎮上下,目前只有林有為一家不吃救濟軍糧,正是因為王美娥的反對。

沈笑瀾這就奇怪了。

林有為家即將揭不開鍋,申領救濟糧則可解燃眉之急。王美娥這般抵觸,怕不是這糧對她或者她的計劃有什麼影響?如果知道在糧里做文章,王基那邊會不會已經有了什麼線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