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竹林之中,她沒有看到任何其他竹屋,也沒有遇到彝西人。似乎這附近,只有剛才她所居住的一個地方有人住。

蘇傾城並沒有感覺到驚訝,

她從今天試著和林娜用寫的方式,了解了一些這個寨子中的事情。

其中就有關於林娜的一些事。

林娜是孤兒,是被年輕的聖阿姆收養的孤兒。

這一代聖阿姆因為特殊原因,一生沒有婚假。而林娜,就相當於她的女兒。

而蘇傾城醒來的竹屋,實際上就是聖阿姆居住之地。

這片竹林,在彝西人眼中,是神聖的。

整個竹林中,只有深處,居住著聖阿姆和林娜。

而林娜並不是彝西人,但長在彝西,如今整個彝西的人們,都已經將她當成自己的族人。

而在彝西里,林娜也找到自己存在的作用。

那就是採藥!

林娜從小就有極強的草藥辨識能力,比彝西族中最強的彝醫都要有天賦!

在學會了上一代彝醫所有本事兒后,林娜更是自己開始鑽研醫術。因為有聖阿姆年輕的時候從陽罡外面的地方帶回來的醫術,林娜的醫術,已經冠絕整個彝西族。

甚至在整個彝族四族中,都是頭一份。

至於彝族四族,實際上指的就是彝西族,彝東族,彝北族,彝南族!

至於這彝族為何會分裂,蘇傾城就沒有再打探。

因為了解了這些,蘇傾城也明白,為何自己能夠在這彝西族安然無恙。

一般情況下,她這樣外來人,任何一個族眾都會排斥。

但是,彝西族前面已經收養了林娜。更因為彝西族的聖阿姆同意她留下來。

總之,因為彝西族人的善意,如今蘇傾城對這個族眾有了很深的好感。

「娜娜來了。」

「娜娜娜娜快過來,今晚明生哥今晚要上場。」

出了竹林,不等蘇傾城觀察周圍環境,就有兩個滿頭青絲編成辮子的少女跑了過來。

因為光線原因,兩人最開始注意到的,是站在蘇傾城身後的林娜。

這兩個少女面容雖然清秀,但是比之林娜,還是普通了一些。

其中一個少女笑容甜甜的,臉上有一邊有一個小小的梨渦,看起來十分可愛。

而另一個少女表情沉靜,年齡看起來比林娜還要小,偏偏顯得老成不少。

看到這個少女,蘇傾城眼略顯深沉。

這個少女給她的感覺,像極了單丹……

實際上,到現在,她都不知道。單丹為什麼要將她置於死地!

「咦?」

此時兩人走近,才注意到坐在輪椅上的蘇傾城。

那個梨渦少女看著蘇傾城疑惑的「咦」了一聲,隨即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指著蘇傾城道:「呀,你就是半月前,娜娜就回的外族之人……」

說著,嘟著嘴,一臉哀怨地看著娜娜:「娜娜,你怎麼沒告訴我,你這次救的人,這麼美呀!」

同為女子,對於美貌的女子,尤其是比自己還要美貌的女子,都是嫉妒的!

不過,蘇傾城卻被她話語中的「這次」兩個字給吸引了。

這兩個字,彝語她比較熟悉:「這次,難道娜娜在之前還救了誰?」

她知道自己已經蘇醒了半個多月,所以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或許漠北,沒有她這麼好的運氣!

哪怕這樣,她還是不敢開口問,她寧願自欺欺人地認為,漠北還活著!

「咦?你居然會說彝語!」梨渦少女吐了吐舌頭,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隨即替林娜回答,「是呀,娜娜幾年前,也救過一個男子。」

聽到幾年,蘇傾城臉色就黯淡了幾分。

那個梨渦少女卻沒注意到,只不過,在臉色變化下,也沒有繼續這個問題。

似乎這是一個禁忌話題。

她轉移話題,對蘇傾城道:「姐姐,你是我西拉長這麼大見過的,最美的姑娘。 幺女長樂 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好妹妹,西靜。姐姐,你……」

蘇傾城點了點頭,看了他們兩人一眼。

姓西,也就是說,是族長一脈的人。

「好了,你們剛才說的明生,是誰?」蘇傾城直覺覺得西拉是一個話嘮,於是趕緊轉移話題。

西拉一聽,果然忘了詢問蘇傾城,反而一臉興奮地道:「明生哥是我們彝西族年輕一輩中,第二英勇地勇士!」

說著,跑到了林娜身邊,促狹道:「至於明生哥另外一個身份,自然就是我們娜娜未來的丈夫!」

這句話,聽得蘇傾城一愣,林娜更是臉頰,連同耳朵,都紅了! 不過,蘇傾城注意到,在林娜羞澀,西拉調皮的笑容中,西靜表情有些不對。

這些小女孩兒的心思,或許能夠瞞住別人。卻是瞞不過在後宮中待過的她。

她心中警惕,大致明白了面前這個境況。

很有可能是西靜喜歡明生,而明生喜歡林娜!

蘇傾城深知有時候嫉妒會讓一個,善良之人,尤其是女人變得極其可怕。

蘇傾城本不想多管閑事,可是林娜救了她,那麼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那麼,你剛剛說的上場又是指什麼?水節不是彝……彝西族一個傳統節日嗎?」

蘇傾城本來想說彝族,但是想到如今彝語分裂成四族,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可緩和的矛盾。

所以四族人,可能並不喜歡別人叫他們彝族。

就算他們不在意,說彝西,也最為穩妥。

蘇傾城如今一個人身處一個陌生之處,一言一行,都需要格外的謹慎。

「嘻嘻,那麼傾城姐姐,你知不知道水節是什麼呢?」

西拉除了最開始的小小不開心后,現在似乎特別喜歡和蘇傾城說話。

實際上,蘇傾城身上那種身居高位,書香中養出的矜貴之氣,對於西拉這種才十五六歲的小丫頭來說,的確特別有吸引力。

蘇傾城知道西拉想賣關子,不過她也想通過這個話嘮知道一些事情,便點了點頭:「娜娜告訴過我,彝西族附近缺水,所以每一年都會舉辦水節,以此來感謝上天對彝西族的眷顧。」

「對!姐姐說的沒錯,就是這個!」西拉打了一個響指,整個人似乎很激動,那滿頭細細的辮子在空中劃出一道流暢的弧度,身上的紫色布衫在夜色下,也顯得柔軟了不少。

「就是因為要感謝我們的神,賜予我們雨水。所以在水節,我們還有一項特別的活動。那就是我族的勇士們,會與猛獸格鬥!並且取得勝利!讓神能夠看到,我們彝西族的優秀!在來年,賜予我們更充足的雨水!」

蘇傾城一聽,嘴角微微抽搐。

她想說,為什麼要和野獸拼,才能證明你們的優秀。

但是,她還是住了嘴。

畢竟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風俗。她沒立場說什麼。

很快,西拉推著她……沒錯,西拉以她那瘦小,卻明顯極其有力量的身體,將林娜推走,取代了林娜的位置。

蘇傾城原本擔心林娜推不好輪椅,畢竟她看起來就是一個雷厲風行的女人。

可是沒想到,最後她還十分小心的,將她推到了那證明人類更優秀的賽場前面。

搏擊場地,是一塊十分大的區域,看起來就和一個練武場大小的區域。

總體地平低於地面,人們可以靠著竹子做成的欄杆,觀看下面場地中的搏擊情況。

「好!」

她們到來時,正好人們大喝了一聲。看情況,似乎是彝西族的勇士獲勝了。

蘇傾城看了一眼,發現此時人已經很多了。靠近欄杆的好位置,已經被人給佔了。

不過,明顯西拉身份高貴,很快就將他們帶到了一處比之地平面還要高一些的看台。

看台的位置,視角很好。甚至還有凳子可以坐著觀看。

她們到來的時候,看台之上已經坐了九個人。

聖阿姆赫然在列。

聖阿姆高座在上位,另外四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老人,兩人一列,分列坐在兩旁。

在兩邊下手,又各自坐了一個中年男子,一個中年女子。

其中坐在左側的那個中年男子看到西拉一行人,面上有了一絲憤怒。

而這一絲憤怒,蘇傾城如果沒有感覺錯,絕對是因為她。

果然,她剛剛被西拉推上看台,那個中年男人就站了起來,對聖阿姆道:「阿姆,為何這個外族人會出現在我彝西族神聖的典禮上?」

蘇傾城對於這種種族排斥,早就有所預料,所以此時聽到面色沒有絲毫變化。

一雙平靜的眸子,就這樣看著那個中年男人。

對方似乎也沒有想到蘇傾城如此淡定,整個人有一種被人無視的憤怒,繼續道:「阿姆,今日是我族神聖的典禮,不應該有外族人出現,神會降怒的!」

他的最後一句話,讓坐在左側的兩個年老之人,以及其中一個中年女子都忍不住低語起來,神色中有贊同之色。

「大伯,你這是什麼話?傾城姐為什麼就不能來。為什麼傾城姐出現,就會受到神的懲罰。大伯,你實在是太不講道理了!」

聖阿姆還沒有開口,西拉就已經忍不住反駁。

那個中年男人,是西拉的大伯西蒙,此時聽到西拉如此吃裡扒外的話,當即怒斥:「西拉,你怎麼這麼和我說話!難道不知道,我是你大伯?!還有,大人說話,你這個小孩子插什麼嘴!」

西拉看著西蒙的臉色帶著明顯的厭惡,聽到他這倚老賣老的話,當即又想反駁回去。

結果,坐在右側的那個中年男子,已經沉了面色:「西拉!住嘴!」

西拉一聽,頓時拉了拉林娜。讓她扶住蘇傾城的輪椅,然後撒嬌一般跑到那個中年男子身邊。

「父親,你聽大伯的話。大伯那話,明明就是說神沒有度量,容不下傾城姐!我們的神是多麼的偉大,怎麼可能容不下傾城姐!大伯那明顯是在小看神……」

西拉能說,蘇傾城早就有所預料。但是,她這麼一番話,還是讓蘇傾城忍不住咋舌!

而西拉的父親——西見一聽,瞪了一眼西拉,卻沒有否定她的話。反而看向西蒙:「大哥,西拉說的對,我們的神是偉大的,不會因為一個外族女子而降怒。」

說著,就看向高座之上的聖阿姆:「更何況,此女是阿姆負責的,她既然出現在這裡,自然是阿姆所允許的!對於阿姆的決定,西見絕對遵從!」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他說著,眼中的尊敬,絕對不似作偽!

「你——」

西蒙一聽西見這話,頓時面色難看。

西見這明顯是在小輩面前落她的面子,實在是可惡!

「好了,這位姑娘來這裡。是我允許的。大長老是對老身的話,有意見嗎?」 聖阿姆的語氣溫和,可是卻讓西蒙不敢再說話。

蘇傾城一直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這一幕。

最後,她以彝西族的禮節,雙手交叉抱肩的禮儀,給聖阿姆行了一個禮。

西拉覺得勝利了,忍不住抬起頭,用鼻孔對著西蒙,氣得西蒙吹鬍子瞪眼。

他坐下后,他身邊的中年女子,也就是他的伴侶——長老胡蘭,就忍不住在他耳邊說著什麼,想來是安慰的話。

西拉重新回到蘇傾城身邊,不過或許是因為她父親西見和母親胡春的原因,她的聲音壓低了不少。

她指著剛剛從入口處走進斗場的那個青年男子說道:「傾城姐姐,那個就是明生!他是我們彝西族第二英勇的勇士!而且,還是我們族長得最好看的男子。」

「哦?你剛剛就說,這明生是第二英勇,那麼,第一英勇是誰?」

西拉一聽這話,忍不住咬了咬唇,眼神中有了一絲幽怨。

神情都有些萎靡。

蘇傾城看到她這一系列變化,忍不住微微一愣:「你怎麼了?不願意說就不用說了。」

「沒事兒。」西拉看了自己周圍一眼,尤其是看了聖阿姆一眼,這才對蘇傾城道,「你之前不是問了,在你之前,西拉救過的另外一個外族人。」

蘇傾城挑眉:「你是指,你們彝西族……第一英勇是外族人。」

西拉語氣惆悵:「他呀,原本和你一樣,不被族人們喜歡。可是,最後他離開的時候,他已經是我們彝西族,僅次於神的地位。」

蘇傾城一愣,隨即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西拉一說起這個,就嘟著嘴:「他真正的名字,我們不知道。不過我聽說,他稱呼自己為山賊王……」

「你說什麼?!山賊王?!!」

蘇傾城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在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周麟帝!

周麟帝幾年前就已經出海,難道在他出海途中,曾經和彝西族結緣?

她想問那人的具體信息,可是西拉卻再也不說。

蘇傾城卻非得知道不可,這對她能否回到大魏,甚至是,能否找到漠北,都是重要的信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