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顏均的努力下,短短半年時間,西北兩省就從千里無人煙,一片荒涼窮苦,搖身一變,呈現出勃勃生機。

不少北方的災民,聽說西北兩省有活路,都慕名而來。

只要是良民,說得出來歷,西北兩省的官府全部接納。

連續幾年大災,西北兩省的人口減少了七八成。現在正是需要引進人口的時候。

期間宋安然給顏均寫信,她想要這些受災的人口,將這些人口帶到海外去。

不過顏均回絕了。現在他有地盤安置這些受災人口,而且他比宋安然更需要這些人口。

顏均給宋安然回信,說明其中情況。

宋安然見顏均穩步發展,於是會心一笑,沒和顏均繼續爭搶這些人口。相反,宋安然還給顏均送來了一千個工匠。

顏均大喜過望,這些工匠正是他所需要的。

宋安然此舉,猶如雪中送炭。

顏均心裡頭歡喜,還是自家娘親最好。不過顏均很好奇,宋安然怎麼能一下子送出一千個工匠。

顏均寫信詢問此事,宋安然就趁機將自己的辦學理念灌輸給了顏均。

原來在海外多年,宋安然不僅支持聞先生辦書院,同時還興辦了幾所技工學院。不僅如此,顏宓還在海外興辦了一座軍事院校。

顏均看著信,回想起小的時候,宋安然就對他灌輸過辦學的思想。想要發展,想要民眾富裕,就必須興辦各種學校。不僅僅是讀書識字的學校,各種技工學校,醫學堂,武學堂,凡是老百姓需要的,朝堂需要的,都該辦一所學校。

宋安然在信件裡面,很詳細地闡述了辦學的宗旨,過程,注意事項,規章制度。同時還闡述了辦學的好處。

顏均想要爭霸天下,想要建立一個區別於其他王朝的一個新興國家,那就從辦學開始吧。

從量變到質變,辦學二十年後,當這些學子長大,他們會給這個天下,會給顏均帶去驚人的變化,帶去非同一般的創造力。

顏均還不能深刻領會宋安然的想法,但是顏均已經從中窺探到各種好處。

看看那一千個工匠,這就是奇迹。換做傳統的父傳子教學,想要搜羅一千個熟練的工匠,搜完西北兩省,也未必能夠找齊一千個人。

顏均暗暗下定決心,他也要在西北辦學。他很好奇宋安然信中所說的驚人的變化,還有所謂的創造力。他想建一個國,一個更積極,更富足的國,那麼就從孩子開始吧。

今日他給孩子一個希望,他日這些孩子會用奇迹來回報他。

顏均說干就干,很快幾所草台學校就開班授課了。全都照著宋安然給的章程,學校分為東院西院。東院就是專門為了讀書考科舉的,西院則是為了學習一技之長。

上午,東西院都是讀書識字。下午,東院繼續讀書識字,而西院就學各種技術知識。

西院分了很多科目,有木工,瓦工,鐵匠,醫學,武學等等。

為了吸引更多的孩子讀書,顏均承諾,所有的孩子,只要肯來書院讀書,書院免收學費,同時還提供一頓早餐,一頓午餐。另外春夏和秋冬,各有兩套衣服。

免費讀書,吸引力並不強。因為很多家庭,孩子都是勞動力。孩子去讀書,就等於多一個人吃飯,少一個人幹活。

但是書院提供早午餐,加上四套衣服,吸引力瞬間加倍。孩子能讀書,還能學技術,還不用消耗家裡糧食,還有免費衣服穿,這麼好的事情,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無論貧寒與否,老百姓都將家中孩子送來讀書學本事。不求考科舉,只求能認字,能學會一門吃飯的本事。

要是孩子厭學,不肯來讀書。家長用棍子打,也要將孩子打來讀書。這麼好的機會都不知道珍惜,簡直是混賬玩意,活該挨打。

貧寒人家的孩子,來書院都是為了學一門手藝,多是集中在西院。

而東院多是富貴子弟。這些富貴子弟,家中一般都有私塾。可他們依舊來書院讀書,就是因為他們的家族都看好顏均的潛力。

如今天下大亂,隱約有王朝末世的景象。顏均勢力強大,潛力無限,未來很有可能問鼎天下。不如投機一把,早點朝顏均靠攏,早點分享顏均的勝利果實。

顏均辦的西北書院,很快上了正軌。等到明年,西北書院見到成效后,顏均還要開辦更多的學校,要將西北書院的分校開遍整個西北,讓更多的孩子進入書院讀書,給未來培養出更多的種子。

這些民政事務,顏均把握大方向,具體的事情都交給下面的人去做。

其實這個時候,顏均已經感到人才不夠用。

當地還有很多讀書人,但是不少讀書人很迂腐,不能領會顏均的治軍治民的思路。所以顏均沒辦法用這些讀書人。

這個時候,顏均想得很明白。他乾脆給宋安然去信求助,請宋安然給他送人才。

顏均相信,這麼多年,宋安然在海外一定培養了很多民政方面的人才。

顏均猜測得不錯。宋安然這些年的確培養了很多基層民政人才。而且這些人都很年輕,可以說是種子選手。

如今顏均主動問宋安然要人,宋安然自然要滿足。

宋安然同聞先生商量,先給顏均送一千個民政人才過去。等到顏均的地盤鋪開后,後續還會輸送人才。

這一天,宋安然同聞先生一起下棋。

聞先生很長壽,已經快一百歲了。是海外大陸,四方城名副其實的老壽星。

別看聞先生年齡大,他精力很充足,頭腦依舊很清醒。整個人看上去,一點都不顯老,頭髮竟然還沒有全白,還有部分黑頭髮。

可見聞先生保養有方。

宋安然落下黑子,然後輕聲說道:「我還記得,當年我對先生承諾,要在海外建一個國。如今看來,這海外的國還沒建立,中原就要改朝換代了。」

聞先生哈哈大笑起來,「改朝換代好啊。老夫就喜歡改朝換代。」

宋安然嘴角抽抽,這老先生,和當年一樣,唯恐天下不亂。

宋安然和顏宓在海外建了三個城,全都是港口城市。經過多年的經營和發展,人口已經成功突破百萬。已經有一個小國的雛形。

可是比起中原,這點人口規模遠遠不夠。立建國還很早。

現在中原大亂,宋安然和顏宓決定,暫緩海外的發展,將一部分資源投入到中原這場混戰中。

畢竟中原才是大家的根。

若是有一天,顏均真的能夠在中原建一個國,那將海外三個城併入中原,也不是不可以。或者建立海外聯邦殖民。無論何種辦法,海外都是屬於漢人,只能有漢人的政權存在。其他政權統統滾蛋。

宋安然又落下一子,繼續說道:「未來顏均的地盤越來越大,需要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我建議他成立一個參謀室,分軍事和民政。可是無論是軍事還是民政,顏均都很缺乏這方面的人才。先生這些年幫我良多。這一次,先生能不能幫幫顏均。」

聞先生捋著鬍鬚,直接說道:「老夫快一百歲的人,經不起折騰。老夫就不去顏均那裡添亂。不過老夫可以將自己的幾個徒兒派到顏均身邊。希望對顏均的事業有所幫助。」

宋安然大喜過望。她今日過來,沒指望請動聞先生出山。畢竟聞先生一大把年紀了,不宜奔波。

宋安然今天過來,就是沖著聞先生的徒弟。

原本宋安然打算,能夠得到一個聞先生的徒弟,今天的目的就算達到了。可沒想到,聞先生如此慷慨大方,竟然將幾個徒弟都派到顏均身邊。

宋安然微微一笑,「先生難得大方一回,我該如何謝先生。」

聞先生笑道:「只要你不怕我的徒兒在顏均身邊拉幫結派,就是對老夫最大的感謝。」

宋安然笑了起來,說道:「我對先生身邊的幾位弟子有信心,也對顏均有信心。如果我家顏均連幾個謀士都駕馭不了,那他也沒有資格去爭霸天下。」

聞先生哈哈一笑,問道:「王妃對顏均很有信心?」

宋安然說道:「他是我的兒子,我對他當然有信心。」

聞先生捋著鬍鬚,說道:「據老夫所知,顏均在你身邊的時間,加起來也才十來年。後來他跟隨王爺南征北戰,回到京城,轉眼你們母子就分開了。

老夫算一算,你們母子已經有十多年沒見面了。十多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個人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老夫想知道,王妃怎麼就確定顏均還是你心目中的那個孩子?你們多年沒見,你怎麼確定顏均有爭霸天下的勢力?」

宋安然挑眉一笑,「先生這話問得大失水準。有些人,不需要見面,就能確定對方的能力和品性。有些事情不需要親眼見證,就該知道是真是假。我家顏均究竟如何,來來往往的人已經說得夠多了。先生今日問我,到底是想問顏均,還是想問未來。」

聞先生大笑起來,「王妃果然懂老夫。王妃說的沒錯,老夫問的不是顏均,而是未來。顏均爭霸天下,若是成功,建立新的國家,不過是新瓶裝老酒。

過個百年兩百年,王朝再次輪迴。中原戰亂,民不聊生。然後又有新的王朝建立。周而復始,似乎永遠跳不出這個怪圈。王妃足智多謀,請問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如何避免王朝無三百年國運的怪圈?」

宋安然輕聲一笑,「先生不問,我自己也會思考這個問題。在我看來,王朝無三百年國運,一是因為天災,二是人禍。人禍又勝於天災。

天災不能避免,但是人禍可以避免。想要避免人禍,一是靠制度,二是靠發展。制度方面,我還需要先生幫我。

我希望先生能夠跳出過去的框架,建立一個新的制度。尤其是稅收,我希望生活在中原大陸上的每一個人,不分庶人還是貴族,只要有收入,只要有置產,就要繳稅。」

聞先生聞言,大吃一驚。他盯著宋安然,說道:「王妃是想士紳一體納糧?」

宋安然輕聲一笑,搖頭說道:「過去的王朝,太過依賴土地,依賴糧食。而我家顏均建立的國家,將從土地上跳出來,從商稅入手,用商稅補充農稅,減輕農民負擔。

先生想一想,如果一個人名下擁有十畝土地,就不需要納糧。但是十畝以上,就需要納糧。先生認為會有什麼後果?」

聞先生悚然而驚,如果真的這樣搞,地主家買田買地的時候還得猶豫一下。土地過多,意味著稅收過多。土地少,就不需要繳稅。

聞先生皺眉深思。心裡頭在想這個制度的可行性。

宋安然輕聲說道:「任何一個王朝末年,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土地兼并,分配不均。如果我用稅收槓桿來撬動土地,能不能讓一部分民間財富從土地上解脫出來,投入商業中,創造更多的商業稅收。」

聞先生說道:「有這麼多生意做嗎?」

宋安然輕聲一笑,「聞先生,本王妃沒當政,單靠一個四海商行,每年在南州就能創造一個五百萬兩的商業盤子。等我家顏均建國之後,集全國之力,我可以創造一百個,一千個價值五百萬兩的商業盤子。

光是羊毛這一塊,我有信心,三年時間,就能創造一個兩千萬兩的超級大盤。這麼多生意,這麼多財富,換成稅收,國庫一年的收入有多少?

到時候,無論是擴軍還是惠農,都不差錢。而且隨著商業繁榮,市場用工量劇增。屆時,農民也可以從土地上解放出來,進入各種工廠做工,所得收入十倍於種田。

甚至女人也可以從家庭瑣事中解放出來,投入到紡織等等工作中,成為家中頂樑柱。先生,未來的國,會發生一場巨大的變革。而今我們在書院里培養的學生,就是未來的種子。」

聞先生皺眉,他聽了宋安然所說的話,心頭很激動,可是他也有很多疑問和隱憂。

聞先生問道:「天下的錢都是有數的。這麼多生意,哪有那麼多錢來支持?還有,農民都不種地了,那老百姓吃什麼喝什麼?女人也出來做工,這禮義廉恥,這男女大防,民間非議,又該如何處理?」

宋安然笑了笑,輕聲說道:「第一個問題,沒錢可以去海外搶奪。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可以以國家朝廷為信用,以黃金作為儲備,發行紙幣。用紙幣替代金銀,更方便商業流通。

第二個問題,一部分農民不種田,但是大部分的農民會繼續留在土地上。就算農民種的糧食真的不夠吃,廣袤的海外就是我們的大糧倉。

那些一年兩熟,甚至三熟的地方,總有一天,我們漢人的軍隊會踏上去。就算不納入國家版圖,也要在那裡殖民。用那些地方的財富,人口,為中原輸血。至於第三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就需要先生這樣的大學問家來解決,引導民間思想。」

聞先生皺眉,「你可給了老夫一個難題。」

宋安然笑道:「我看先生分明是樂在其中。」

聞先生哈哈一笑,「你啊你,老夫真的很好奇,你的腦袋瓜子到底是怎麼長的,怎麼能想出這麼多辦法。」

宋安然調皮地沖聞先生眨眨眼,然後說道:「我這人天生聰明,沒辦法。」

宋安然年齡已經不小了,可是時光卻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絲毫的痕迹。如今的宋安然還是那麼年輕漂亮,和十幾二十年前幾乎沒有區別。所以就算宋安然做一些調皮的動作,也不會讓人覺著怪異,反而讓人賞心悅目。

聞先生笑了笑,才又說道:「說起引導民間思想,你搞的那個報紙就是最好的工具。這個報紙,等將來回到中原后,一定要好好的發展。

你所說的那些變革,涉及到方方面面,肯定會對整個天下產生極大的衝擊。這世間不缺聰明人,但是更多的人是愚昧的,盲從的,迂腐的。

而且不少讀書人,比一般人更為迂腐。你的那些變革,肯定會遭到迂腐的讀書人的大肆抨擊,嚴重的話甚至會造成社會動蕩,動搖一個國家的根基。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忙報紙這個利器,來引導民間思潮,讓更多的年輕人站出來,發出他們的聲音。現在老夫想明白了,難怪你說書院里的那些人都是未來的種子。

的確如此。書院里的學子都接受了新思潮的啟蒙,對新生事物的接受度很高。有這一批種子,顏均想要建一個全新的國,肯定沒問題。

老夫現在很心動,恨不得馬上前往西北,親眼看一看顏均是如何建一個全新的國。」

宋安然抿唇一笑,說道:「我和顏宓不方便回去。但是先生卻沒有這方面的顧忌。要是先生願意,我這就安排人護送先生前往西北。有先生在顏均身邊坐鎮,我這心才能踏實。而且顏均辦的學校,同樣需要先生的指導。我可不希望顏均辦的學校,成為那些迂腐老夫子發泄不滿情緒的場所。將我們未來的種子都給帶歪了。」

聞先生面露興奮之色。

聽宋安然的描繪,顏均要建的國,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新的國。

聞先生當年主動找上永和帝,鼓動永和帝造反。最終永和帝在聞先生的輔助下,終於登基稱帝。

聞先生是一個有抱負的人,光是輔助永和帝登基稱帝就夠了嗎?錯,光是登基稱帝還遠遠不夠。當年聞先生就想通過永和帝,實現自己的抱負,修改國家的制度,避免王朝無三百年國運。

可是聞先生失望了。

永和帝雄才大略,但是他的政治思維還是沒有跳出老舊的框架。所有的制度,都遵循過去。就連帝王心術,玩的也是老祖宗玩剩下的那一套。

聞先生心灰意冷,加上永和帝疑心病重,不得已,只好辭官住在通天觀里混日子。

如果這個世上沒有宋安然,那麼聞先生的下場,很可能在永和帝死之前就已經一命嗚呼。如果運氣好,能夠逃出京城,也只能隱居山中,清冷度日。最多再收兩個弟子,將自己的一身所學傳承下去。

至於大周,自然是沿著歷史規矩走下去。

但是老天爺讓聞先生遇到了宋安然,宋安然給聞先生開啟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給了聞先生一個新的目標。建國,建自己的國,建一個民富國強的國家。

聞先生心潮彭拜。他的命運因為宋安然而改變,宋安然的命運同樣因為他而改變。兩人互相影響,聞先生的思想已經無限接近於後世,只差臨門一腳,聞先生就可以創造一個新的學派,成為開山立派的老祖宗。

聞先生差的那一腳,顏均剛好可以替聞先生補上。

雖說海外三城也在按照宋安然的規劃建設。只可惜人口太少,限制太多,所產生的影響也有限。

唯有回到中原,泱泱天朝上國,幾千萬上億的人口。這樣的人口基數,才能真正體現制度的優越性,才能發現制度的缺點,發現社會的弊端。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足以讓人終身追求。

這樣的事情,宋安然做不了,顏宓也做不了。兩人都是絕頂聰明的人,但是兩人都不足以開山立派。因為他們缺乏為其奉獻一生的決心。

宋安然和顏宓要關心的事情太多,他們沒辦法專心致志做學問。

所以說,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聞先生思慮再三,如果不親眼看一看這個全新的國是怎麼建立的,他會死不瞑目。

聞先生眼中閃著灼熱的光芒,修鍊快一百年的老人,這會也難掩激動和急切。他對宋安然說道:「老夫決定了,就算豁出性命不要,老夫也要回到中原,前往西北。」

宋安然當即站起來,說道:「我代顏均,代千萬老百姓謝謝先生大義。」

聞先生擺擺手,「我們之間無需客套。這次老夫回去,就要紮根在中原,再也不會回到四方城。所以,老夫要將這些年所著的書,還有收集的各種資料,所有的手稿全部帶走。這些都是寶貴的財富,老夫捨不得扔在這裡。」

宋安然說道:「先生放心,這些事情我會吩咐人辦妥。先生的手稿和書冊,我也會安排人以最快的速度印刷出來,傳播到未來的種子。」

聞先生點點頭,說道:「未來任重而道遠,我們還需要繼續努力。王妃聰明絕頂,應該將心思多花在這裡大事上面。要知道,建一個全新的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宋安然躬身,說道:「多謝先生提點。我以後會更努力的。」

聞先生轉眼又笑了起來,說道:「你說顏均需要多少年,才能取蕭氏而代之?」

宋安然輕聲一笑,「這個我可說不準。快的話,兩三年,慢的話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聞先生知道宋安然說得在理,也就沒有繼續追問這個問題。

聞先生準備帶領弟子回到中原,助顏均一臂之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