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在saber的想法中,lancer的那點力量,憑自己的鎧甲就能擋開,而自己的劍,則馬上就可以將對方一劍砍成兩段。

只是這天真的想法還沒有從saber的腦海中完全擴散,一股突如其來的痛感就從腹部傳來,使Saber一下子悶哼出聲。

“怎麼會……”

saber在這危急時刻飛快的做出了反應, 馬上撤回了刺向lancer的劍,同時一手捂住了腹部的傷口,將身體轉向側面在地面翻了個身,快速的向後退去。

這一切都是在一瞬間發生的,所以愛麗絲菲爾等人還沒有認清楚這個現實,就看見Lancer的槍上,血跡斑斑,一滴滴鮮紅的血液在順着槍尖流淌。

不用說,衆人就都知道了這是誰的血。

遠處,快速的逃脫了Lancer追擊的Saber沒有顧及傷口的疼痛,快速的站起身來,繼續拿劍指向lancer,臉上原本還有些痛苦的神情卻已經被隱藏到了深處。

“Saber!”

看見saber受傷了的愛麗絲菲爾立刻從後面跑到了saber的身邊,雙手放在了saber的的傷口處使用了治癒魔法,想要治癒Saber肋腹部的傷口。

“哼~,謝謝你,愛麗絲菲爾,我沒事,治癒魔法已經起效了,而且戰鬥還沒有結束,你快點躲到後面去。”

雖然傷口疼痛,但saber還是用堅強的意志忍住不叫出聲。

同時saber一邊捂着傷口,一邊勸着愛麗絲菲爾向後面撤退,免得受到lancer的攻擊。

“果然,這次的對手不好對付啊。”

“但願saber不要再受傷了。”

幫saber暫時止住血的愛麗絲菲爾按照saber的指示重新退回了集裝箱的後面,緊張兮兮的看着saber。

因爲疼痛未散,所以saber只能用力的咬緊牙關緩解疼痛,同時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那柄長槍,不僅僅是破除了我的【風王結界】,同時還輕鬆的破來了我的由精靈製作的鎧甲,而且鎧甲上面還沒有任何被破壞的痕跡。”

“還有,【風王結界】在被那柄長槍碰觸的時候並不是整體破碎了,而更像是被消除了,我的鎧甲也是。”

“因爲我現在是以英靈的身份重生的,所以不管是【風王結界】,還是鎧甲,都是由魔力構成的。”

“所以那柄槍之所以能夠破壞【風王結界】和鎧甲,是因爲……”


“那柄槍能夠破除魔力吧,lancer!”

saber一口說出了lancer手中那柄長槍的真相。

(未完待續,之後還有一更哦) “沒錯,saber小姐,你猜對了。”

見saber猜到了自己手中長槍的能力,lancer沒有否認,並且露出了怪笑說道。

“你還是放棄你的鎧甲吧,Saber,在我的這柄槍面前,鎧甲並不能保護你,現在的你站在我面前和赤身裸體沒什麼兩樣。”

“是麼,lancer,如果僅僅是脫掉鎧甲就能讓你這麼得意,那作爲一名女性,我會很頭痛的。”

惡魔高校之魔神 ,Saber並沒有太生氣,而是幽默的說道。

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Lancer手中的槍的祕密了,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這場戰鬥到底是誰輸誰贏還沒定呢。

“呼~,鎧甲解除。”

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傷口處的疼痛感拋在腦後,Saber突然擡手一晃,原本包裹在她身上的精美銀色鎧甲就突然鈧鏘解體,四散飛去。

護手、護臂、護胸、護腕到護腿,這些鎧甲一片都沒有剩下,全部被saber給暫時的解除了。

“哎?saber,你這是……”

愛麗絲菲爾被saber這太突然的動作給震的目瞪口呆。

對面的Lancer也是眯起了眼睛,略顯的驚訝,顯然是沒想到Saber會自動的解除身上的保護。

只見鎧甲在失去了魔力的供給,全部化爲碎片,漸漸的變成光點消失了。

至此,saber的身上就只有尋常的普通衣服而已了,在lancer的眼中,這身衣服恐怕連半點的防禦能力都沒有吧。


“saber,你這是要幹什麼?是在小看我嗎?”

不明白saber實際意圖的lancer不禁感到自己被小覷了,有些憤怒的向其發問道。

“並不是的,lancer,我只是在想,既然鎧甲防禦不了你的攻擊,那麼鎧甲還不如不要,這樣還能減輕體重,使我變得更快。”

“這樣就能在被你刺到之前優先砍到你了。”

Saber身穿單薄的便裝,握劍說道。

“原來如此,捨棄毫無作用的防禦,全部轉化爲接下來的攻擊,saber,你是想要接下來孤注一擲嗎,真是愚蠢。”


“呵,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說完這句話,saber不等lancer開口便再次開始了戰鬥, 綜家有家規

“我會讓你的妄想被粉碎的,saber。”

見saber快速的向自己衝來,剛放完狠話的lancer卻不敢大意,趕緊雙手握槍,槍尖從下方刺去,企圖佔兵器比saber更長的優勢。

只是saber早就預判到了,靈巧地躲過這一槍,用誓約勝利之劍擦着槍身快速前進,劍身與Lancer的槍身激烈的摩擦,濺起了無數火花。

“好快!”

lancer被saber突然上升了一個小臺階的速度一驚。

因爲saber完全的捨棄了防禦,所以攻擊的速度和之前相比完全不同,一時間,彷彿有無數的劍影出現在了lancer的眼前,讓手上只有一柄長槍的lancer應對的十分艱難。

此刻的saber完全不顧及lancer刺來的攻擊,而是不斷的加快手上的劍速,決定不顧結果的一擊來分勝負。

雲深不知處

乒!乒!乒!乒!乒!

現在的情況快速轉換,由於saber的猛烈攻勢,武器稍顯笨重的lancer防守起來十分難受,只是短短的十幾秒之後就被saber一劍斬斷了一縷衣服,陷入了下風。


“嘶,好疼,saber,雖然你的勇敢和利落我非常欣賞並且也不討厭……”

Lancer在saber的攻勢下且戰且退,不斷的挪動着腳步,直到碰到了什麼東西,他才露出了一抹讓saber十分警惕的諷刺笑容。

“不過現在,我想說的是,你失策了,Saber!”

————————————————————————————————————————————

“master,情況有變,saber已經受了輕傷,不過現在仍然在和lancer苦鬥,並且我發現了lancer的master的所在位置了。”

一個戴着白骨面具的漆黑影子與黑暗融爲一體。

對着自己的master——言峯綺禮報告着現場最新的情報,assassin對着手機屏幕發出了細微聲音。

因爲使用共享感知的魔術技能會消耗不少的魔力,所以言峯綺禮大部分都是通過電話來接受assassin的信息的。

“lancer的master嗎,還有saber的master,這個二選一的選項還真是複雜呢,算了,先等我問一下時臣老師,看看他的意見再說。”

“對了,assassin,你要隱藏好自己,可不要被別人發現了。畢竟,你是我們的一張底牌,在明面上可是被時臣老師的servent給殺掉了,所以隱藏好這個命令優先於一切,明白嗎?”

“是。”

全身都被黑色包裹着的assassin看着被掛斷的電話,沉默無言。

在和他的master言峯綺禮談話的時候,assassin又回想起了那個曾經“殺死”了他的傢伙,那個金色的身影。

也是遠板時臣的master,職介爲Archer。

那天晚上被Archer給萬劍穿身的感覺,assassin到現在都難以忘懷,只是想一想就感到不寒而慄。

自己這個最弱的英靈和那個傢伙相比,恐怕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吧,不,即便下方的saber和lancer也很強大,但也遠遠無法和那個英靈相比,恐怕那個傢伙纔是此次的聖盃戰爭中的最強英靈吧。

雖然自己很不甘心,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master和遠板時臣所預料的話,那個聖盃最終會落到遠板時臣和那個金閃閃的手中吧。

“真是的,如果言峯綺禮這個傢伙再爭氣一些就好了,最起碼也有點野心,這樣纔有爭一爭的可能啊。”

“爲什麼那個傢伙就要平白無故的將聖盃推給遠板時臣呢。唉,可惜。”

將手機收了起來,就在Assassin正要繼續監視下面的saber和lancer的時候。

一股危機感突然涌上了Assassin的心頭。

“什麼……!”

Assassin愕然,連忙擡頭看向了危險傳來的源頭。

就見,一種無匹的鋒芒在黑暗中炸開了。

那一抹淡藍色的劍影如同天降隕石般撞進了Assassin的視野之中。

————————————————————————————————————————————

“嗯?切嗣,Assassin這邊有情況!”

在衛宮切嗣專心致志的監視着lancer和saber的戰鬥,以及lancer的主人時,久宇舞彌的話從他的步話機中傳出,讓他之前纔剛剛做好的計劃又被打斷了。

“我xx,舞彌,Assassin那邊又發生了什麼?在我的視線裏不論是saber他們還是lancer的主人應該都沒有移動過啊。”

衛宮切嗣快速的掃描着自己這邊的監視區域,說道。

“不是,不是saber他們,隱藏在暗處的不止我們,還令有人在,他沒有前兆的就已經和Assassin發生了戰鬥!”

步話機中,久宇舞彌快速的說道,想來時她監視的地方發生的事情十分突然。

“什麼!”

(未完待續) “和Assassin發生了戰鬥!”

衛宮切嗣一時間有些懵逼,腦子都不大轉圈了。

不過他還是連忙問舞彌道。

“在場的英靈已經有Saber、lancer和Assassin三個了,那麼和Assassin發生戰鬥的到底是哪個英靈?時Archer、Rider、caster還是Berserker?”

“這個,從對方的武器來看是劍,但具體的職介恐怕還需要再判斷一下。”

“嗯,是麼,那這個英靈有什麼具體的特徵嗎?”

對於對方的情報幾乎爲零的衛宮切嗣一邊全力監視着自己的這邊,一邊不死心的問道。

“這個……對方是身體形狀很……嬌小,看起來和小學生似的,年齡並不大,頭髮挺長的,性別應該是女性,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鏡。”

久宇舞彌快速的轉移着狙擊步槍的鏡頭,向衛宮切嗣報告着這個和assassin產生了戰鬥的傢伙。

“年齡和體型都很小的英靈麼,我知道了。”

“舞彌,你先不要輕舉妄動,既然雙方都是英靈的話,那他們的廝殺對我們來說都是好消息,你就繼續進行監視吧,具體的情況你每過三分鐘就向我報告一次。”

“知道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