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地上的璇璣九宮陣消失了。

花囹羅還被埋在萬屍山下……

青羽鸞翎看著那驚悚的流體山,抽出長刀衝過去!

「翎兒不要!」

青羽南天離鸞翎太遠,想抓住她已經來不及。

赤蓮離得最近,在鸞翎衝進岩漿之前,拉住她的手腕。 青羽鸞翎的刀碰到到岩漿,一股強大的吸力拉住她的刀將她往裡邊吸附,赤蓮一驚,這力量甚是強大,連他也跟著被拖走了好幾步,趕緊扎穩步伐!

但鸞翎的手還是陷入了黑色濃漿之中,皮膚碰到岩漿的剎那,撕裂的疼痛排山倒海而來,她痛喊一聲咬住下唇,下唇立即咬出了血。

拉著她的赤蓮也連帶悶聲痛哼。感覺骨頭想要被人從身體里活活拔出,冰冷蝕骨,時間越久,越挫骨,越撕心裂肺,這是屍魂吞噬的力量。

如此公主……她……還在嗎?

花離荒拳頭慢慢捏起來,花離鏡這算什麼? 惑情:邪魅總裁的雙面情人 在他什麼都不能做的時候敢這麼消失?

他很恨,恨這個沒用的身體,如果他的力量還在,他也不至於只能在外邊看著。他一直說花離鏡沒用,可現在他算什麼!

青羽鸞翎也從來沒體會過噬魂的痛苦,如今不過碰觸一下,她居然痛得本想要本能地抽手?

但比起花囹羅受到的痛苦她這點又算什麼?

青羽鸞翎是痛,卻更清醒。

她有什麼資格退縮?青羽鸞翎忽然掙脫赤蓮,扎入岩漿當中。

赤蓮一驚。

眾人痛心,一同擊向屍魂山,可攻擊跟把石頭扔水裡一樣,都沉了。

獨愛緋聞妻 花離荒看到自己身上的七星護體符急速衰弱,只剩下稀薄的光芒,他以為會熄滅,可是那光芒依舊淡淡存在著,青羽鸞翎還活著。

砰砰

砰砰

心跳聲……

花離荒不知自己是不是幻聽了,但是他聽到了……花離鏡的心跳聲。

跟那次在皇城學堂躲避老師父,兩人躲到山崖邊時,花離鏡的心跳聲一樣……

花離荒屏息。

雖覺得諷刺,但此刻雙生子的心靈感應忽然出現了。

數千個頭顱中只有一個是屍魂的真身!

花離荒立即看向不斷變化猙獰表情的頭顱,冤魂不斷地呼喊,聲音凄厲歇斯底里。

花離荒身體一晃只能閉上眼睛,該死的,這身體根本連看久了屍魂都支撐不住。

「赤蓮,傳話,找出不一樣的頭顱,射殺。」

赤蓮告知,大家立即找尋,可是殺錯之後,千顆腦袋立即又移動換位,靈壓更重。

沒有七星護體符的保護,花離荒身體有些支撐不住。隨著時間推移,他身上的七星符越來越稀薄,青羽鸞翎也撐不了多久了。

青羽鸞翎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不斷地消亡,可是她看到花囹羅了!

此時的花囹羅渾身黝黑,仍舊以原來的姿態盤腿坐著,她想叫喊她的名字可是叫不出來……

鸞翎感覺自己有些到極限了,身體撐不住了。

恍惚間,卻看到了混沌的黑暗中,似乎她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就這麼遠遠的看著花囹羅,一隻看著……

囹羅,我們是否這樣相互作伴過?

花囹羅忽然張開眼睛。

「周曉安,看著我!」

囹羅還活著!

鸞翎險意識有一瞬間的回籠。

此時青羽鸞翎畫的逃生符發出藍色的光芒,正慢慢脫離花囹羅的手背,意識到她想做什麼,青羽鸞翎驚慌。

「不要,囹羅不要!」

「傻妞兒,不相信我,也該相信你的『小命呼叫轉移』,它都沒讓我跑,你倒先跑來了……」

逃生符變成一道藍光射向青羽鸞翎。

貼到青羽鸞翎身上的逃生符立即生效。

一束藍色的光芒帶著青羽鸞翎從山體內部飛出。

花離荒看到了,光芒背後那顆腦袋露出的驚訝的表情,它不相信那個已經被它完全侵佔的身體還能使用魂魄之力!

就是那顆腦袋!

「赤蓮,殺。」

花離荒一指,赤蓮手持烈焰刀毫不猶豫立即飛射而去。

中!

「嗷——」

吃痛的屍魂召喚無數頭顱擊向赤蓮,赤蓮被撞出幾丈開外!

不是被攻擊得多嚴重,而是屍魂山這種噬魂之力讓人痛不可忍,領教過幾次的赤蓮已經不能去想公主嬌弱的身體是如何忍受過來的。

山體坍塌,所有頭顱隨著岩漿奔涌而出,青羽家族的人被衝散。

山溶化解體,力量卻仍舊狂亂風魔,不斷化作漩渦朝地底鑽去。

漩渦越來越小,可是……花囹羅呢?!

等等等,再給她一點點的時間,她馬上就能動了啊,花囹羅感覺自己身上的那股力量就要破繭而出,可是時間不夠!

她正隨著漩渦急速流向黑暗中心!

看到那個黑點正朝著漩渦中心流去。花離荒心念一轉,忽然朝著花囹羅奔跑過去,在漩渦即將消失前一刻,他拉到了花囹羅的手。

瞬間身體像被粉碎了一樣,眼前一黑,他什麼都看不到。

意識消失的前,花離荒所想到的是,身體會立刻恢復了吧?

他已經出手救花離鏡不是么?

再不恢復,帝淵,本王將你碎屍萬段!

*********

「喂,花離荒,花離荒!」花囹羅拍拍他的臉,「醒醒,醒醒啊你別嚇我……」

找死,居然敢拍他的臉。

花離荒張開眼睛,迷糊之間看到眼前黑炭一樣的人,立刻想抽出斷魂斬了這妖孽,可是……他連張開眼都覺得疲憊。

「醜八怪,放開我。」

「呼……」花囹羅鬆了口氣靠在石頭上,剛才他心跳都沒了……嚇死人了。

忽然想到一件事,她可是答應了尊上要照顧好他的,於是又趕緊撐起自己,繼續拍他的臉,「花離荒花離荒。」她伸出「2」指。

「這是幾?」

「放肆。」

花離荒心情非常不爽,他都捨命救花離鏡了,可是,身體還是沒恢復!

帝淵,總有一天他殺了他!

花囹羅還有些心有餘悸。

「剛才你心跳都沒了,都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聽她這麼說,本來虛弱的花離荒忽然用力推開她,花囹羅也受了傷,被他這麼推,兩人都倒在地上,誰也動不了。

「再碰我一次,我立刻殺了你。」

動不動就殺殺殺,好歹不分的臭破孩兒!

可她真沒想到,花離荒會出手救她,這簡直是天啊,地啊……這是什麼地方啊?

四周光禿禿的,都是些岩石,看不到天空,卻又不是岩洞,反正就是一個讓人感覺特別怪異的地方。

花囹羅坐起來,花離荒已經撐著他那孱弱的小身體站起來,精雕細琢的小臉如今有些慘白,但目光卻沒有怯意,打量四周。

女帝歸來:暴君榻上寵 雖然沒靈力,可憑藉自己以往的經歷,他還是感覺這裡不是一個普通的空間。

啊——

遠處忽然傳來慘叫聲,花囹羅小心肝又砰砰直跳。

那個凝結了無數冤魂的屍魂會不會就在附近?

小離荒連腿都邁得很吃力,卻死也不願意再讓她靠近,一個人往前走去。

求她扶一下會死啊?

花囹羅追了上去,不過只是走在他身後。花離荒走著走著,忽然停下腳步。雖然他看不到,可是,這個空間里一定還有別的東西存在。

「怎麼了……」

話音未落,一個影子忽然橫空殺出,花囹羅第一個反應,立即衝過去把花離荒撲倒,那影子撲了個空,花囹羅抱著花離荒閃到一旁。

「你是誰?」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他目光里透露一股兇狠之氣,可再看花囹羅還有花離荒時,表情一頓,臉上有了笑容。

「呵呵呵……原來只是個小姑娘啊,不好意思認錯人了。」

這人很不靠譜,剛才那殺氣絕對是真的。花囹羅也笑了笑:「沒事兒,既然是誤會,那也就算了,不過詢問一下,這是哪裡?」

「地羅殿。」

「是什麼地方?」

感覺到有兩個新生命闖入地羅殿,空間形成的力量狀態很特別,他還以為是高手所以決定刺殺,可一看不過就是一個黑不溜秋的丫頭跟一個孱弱的小孩,他把刀一收。

「不如,你們跟我組隊,我便把所有告訴你們如何?」

組隊?

為什麼要組隊?第一次見面就想跟他們組隊?還說要組隊了才告訴她這是什麼地方,顯然這人真不靠譜。

「大哥,你看我跟我弟弟都有傷在身,加入你的隊伍只會拖後腿吧?」

「這有什麼,我這人什麼都不大喜好,就喜歡鋤強扶弱。」把強的幹掉,留下弱者。

「還是多謝美意,我們先到處看看。」

「可以,總會還見面的,到時候你們隨時可以找我,我叫宋明。」宋明格外熱絡,還給了花囹羅一張紙,「在這裡可以找到我。」

「謝謝謝謝。」

花囹羅拉著花離荒走遠了一些。

宋明嘿嘿笑了笑,轉身走了。

四周明明什麼都沒有,可經過宋明這麼走,立刻顯現出一條路,可他越走越遠時,路卻又模糊了,然後一切消失,四周又什麼都不剩。

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可在視覺上沒讓人覺得突兀,彷彿這理所當然。

這就是地羅殿的奇妙之處?

難道跟幻境一樣的特質?

花囹羅設想,也許他們此刻正處在一個小城裡,只不過她看不到周圍的一切,可別人卻能把他們看得一清二楚,不然,宋明怎麼能看得到她?

如果是這樣,那可就太不妙了。再多幾個宋明,她跟花離荒准完蛋,這純粹就是敵在暗我在明,風險係數五顆星啊。

「那紙給我。」花離荒開口。

「哦?哦!」花囹羅把紙條給他。

紙上沒有文字只有一滴血,花離荒往前走了幾步,發現那滴血的方位放生了變化。顯然,那血跡是定了方向,要找宋明,就朝著這點走。 在什麼都看不到的情況下,宋明給了唯一的指示,就是指向他。

宋明也沒告訴他們任何一個關於地羅殿的信息,顯然他非常有自信,如果只有這一張紙條,那麼他們能做的就只有沿著這滴血去找他。

「聽好了,地羅門很有可能是個殺戮空間。」花離荒說道。

「殺戮空間?」

「別重複我的話當問題來打斷我說話,毫無價值。」小正太花離荒非常不耐煩。

這人……花囹羅也懶得跟他計較,那她說點有價值的吧。

「殺戮空間不是以殺戮為主,弱肉強食才對嗎?」把一群人放同一空間里相互追殺,最後殺出來的勝。

如果是這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