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坐落於那個中型位面的神國並沒有刻意取名,他們只能打聽出那座神國的神主名為葉一鳴,幾天前才剛剛參加完神國之戰。

至於敵對神國的消息他們打聽地倒是極為清楚。

一名神君三重強者,一名神將巔峰,兩名神將九重,余者根本不用作數。

即便是這般孱弱的神國對戰,葉一鳴等人也用了足足三天時間。

由此可見,葉一鳴這位神國之主的實力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般強大。

即便是得到諸天萬界天地之力的洗刷,他的實力應該也不會超過神君五重,那位神君九重的強者鳳凝霜,應該就是葉一鳴一方實力最強者。

這些資料擺到天蟄神國的會議桌上之後,刑老登即拍案而起,大怒道:「老夫還以為是什麼強大的神國,原來只是有一名神君九重強者撐臉面的弱雞而已,即便比韓江兩人的實力稍稍強些,卻也不用忌憚。」

「既然他們敢先殺我們的人,打我們的臉,那反擊就不用有絲毫留手。」隨即,刑老就在會議室個個高層臉上一掃而過。

最後,目光定格在一名身材瘦小,看起來只有二三十歲,長得有些猥瑣的男子身上,詢問道:「古蒼,這次就由你帶人去把那座神國覆滅如何?」

「我去?」

那瘦小男子猛地跳起來,如同猴子般蹲在會議桌上,目光森冷的盯著刑老,用那尖細的聲音高喝道:「老邢,咱們做人也要有點良心好不好?就那樣一個弱雞神國,你就讓我出馬?你是太高看那些混蛋了,還是瞧不起我古蒼?」

聞聲,除卻坐在主話人位置上的中年男子外,集體底下了頭。

紫星大帝 說實話,就以古蒼的種種表現上來講,他們還真沒任何人能瞧得起他,只不過古蒼人長得雖然猥瑣,又經常做出猴子般讓人哭笑不得的舉動,實力卻是神君巔峰強者。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更因為他的猥瑣行徑,致使刑老一般都不敢跟他對招,唯一能鎮壓住他的在整個天蟄神國,也只有天蟄老魔一人而已。

沉默持續良久,那中年男子才冷眼瞪了古蒼一眼,一錘定音道:「既然老邢做出決定,那你就走一趟吧!等你順利歸來之後,我的那件蓮花燈送給你。」

「果真?」

古蒼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情緒激動之下,竟然連嘴角流下的口水都沒有發現。

這讓會議室一干人的頭垂得更低。

「真不愧是天蟄老仙坐下第一猥瑣男,即使你喜歡用一些天地奇寶做那些房中之事,也用不著露出這副表情吧?」

「難道你不知道在場的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是真真正正的直男嗎?」

「你這樣做,真讓我們無言以對好伐?」

中年男子看著古蒼的神色,頓時暴怒起來,一掌朝著會議長桌狠狠拍咯,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聲,怒喝道:「古蒼,我雖然答應將蓮花燈送給你,但你若敢讓我知道你用我的蓮花燈做那些滴蠟之事,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古蒼這才確定中年男子沒有耍自己玩,當即喊道:「沒問題,成交!」

旋即,古蒼就朝著會議室一干人看了過去,開始鑽則自己出戰的班底,至於中年男子的威脅,他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

與滴蠟這種神聖而光輝的事迹相比,就算被那混蛋扒了皮又能算得了什麼?

卻不知,他這心裡話讓中年男子知曉后,會不會氣得當場大噴三十斤神血而亡。

發現古蒼的目光,圍著會議桌而坐的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尤其是會議桌末尾的袁邵寒,口中更是在小聲嘀咕著:「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他的聲音雖小,可在場之人哪個不是實力超強之人。

可對於他的這種小丑般的作態,卻沒人生出嘲笑的心思,反而心中卻在嘀咕著跟他同樣的話語,只是沒人敢發出聲音而已。

「袁邵寒,既然你跟那名神君九重強者交過手,那這次還是由你帶路。」古蒼喊得第一個名字就是袁邵寒。

袁邵寒實力雖強,卻因為天賦不行,如今已經年過八旬,尤其是那種暴戾的性情,致使他蒼老速度更快,自然不是古蒼能看得上的小白臉帥哥類型。

可即便如此,袁邵寒的心中都是巨震,差點一口氣沒緩過來抽搐著昏厥過去。

只是,就連古蒼本人都不知道,袁邵寒的確噁心他,做出這番表情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葉一鳴的那一劍。

正在他糾結的時候,隱約聽到古蒼的喃喃自語聲:「既然我親自出馬,自然不能隨隨便便結束,倒是要多帶些人過去,到時候將他們神國的所有小帥哥全部帶回來,再用……滴蠟,小皮鞭伺候你們,嘿嘿……」

聽著他的這話,所有人都是一陣惡寒,中年男子更是差點暴起,雖然古蒼並沒有說再用什麼滴蠟,他隱約也能猜到一些。

「歲丞、白卓,盧方,你們三個也跟我走一趟吧!」古蒼這才停頓片刻,再道:「盧方,你去著急三千神將以上神國戰士過來,隨我去剿滅那方神國!」

(未完待續。) 「帶三千人!?」

盧方口中念道這這個數字,渾身冷汗直冒。

心中不禁開始嘀咕:那方神國只有一名神君九重強者而已,老夫和白卓、歲丞都是神君九重強者,只要我們幾個過去就足夠將對方碾壓,他竟然要帶足三千人過去,這是要準備帶多少同***隸回來啊?

無論盧方心中怎麼嘀咕,他都不敢講這話說出來,不然下一個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盧方前去調兵遣將,三千人馬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少,怎麼也得有一會兒。

古蒼倒是不著急,端起剛剛在胯下放置了不知多久的茶水,一口口飲了起來,讓會議桌前的眾人又是一陣惡寒。

良久,盧方才風急火燎的帶人過來。

古蒼將茶水一飲而盡,立刻帶人飛出會議室,漂浮在三千神國戰士前方空中,高聲喝道:「戰士們,我們天蟄神國屹立在方圓數十位面無數年,第一次碰到有敢觸動我們虎鬚之人,你們說,這口氣我們能不能忍?」

「不能!」

所有天蟄神國戰士高聲喊道。

「對於第一個敢觸動我們虎鬚的神國,我們應該怎麼做?」古蒼高聲喝道。

「殺!殺!殺!」

所有神國戰士的戰意,在古蒼短短的兩句話中被挑了起來,讓站在會議室門前看著這一幕的歲丞、白卓、盧方、袁邵寒三人看得羨慕不已。

不愧是天蟄老仙坐下第一等人物,不但戰力卓絕,竟然還有這般調動戰士戰意的能力,的確不容小覷。

「那好,所有人隨我出征,這一去必將敢於觸動我們天蟄神國虎鬚之人全部滅殺!」古蒼高喝一聲,立刻朝神國外飛去。

歲丞、盧方等人立即跟上,三千神國戰士緊隨其後,大有一戰神戰的意味。

直至古蒼帶著三千人離去之後,會議室才傳出道道古怪的笑聲。

「這些可憐的神國戰士啊!」

「的確可憐,若他們得知自己此去非但不是古蒼所講的那般熱血戰爭,而是幫古蒼押解那種奴隸的話,會不會同時吐血身亡。」

「嘿嘿嘿……」

……

……

葉一鳴將鄭棕等人斬殺后,寶靈兒就讓一些探子深入天蟄神國之中。

此時,古蒼帶人剛剛飛出天蟄神國,寶靈兒就收到探子傳回的消息,也顧不上葉一鳴正陪著虞玲玲、紫雪兒兩女正在海釣,順便打情罵俏,直接出現在幾人乘坐的小船上。

「主人,剛剛接到探子傳回來的消息,天蟄神國那邊有動靜了,由一名神君巔峰帶隊,手下三名神君九重強者,一名神君八重強者,三千名神將到神君實力不等的神國戰士正朝我們這邊飛過來。」寶靈兒的身影剛剛浮現,就將這件事報了上來。

聞言,葉一鳴的心中頓時升起一陣疑惑。

自己當初用出的四神殺之蒼龍現就足有斬殺神君巔峰強者的能力,這一點袁邵寒不可能不知道,可他們為何只派出這點力量?

正疑惑間,鳳凝霜就從天際飛來,直接落到小船之上。

很顯然,寶靈兒雖然來給自己送信,卻也將同樣的消息傳遞給了鳳凝霜。

鳳凝霜腳跟還沒站穩,就輕笑起來,道:「夫君之前放那個叫袁邵寒的老傢伙回去可真是明智啊!」

「哦?」

葉一鳴心中生疑,旋即醒悟過來,高聲笑道:「你是說,那個叫袁邵寒的並沒有將我的真實實力上報給天蟄神國高層?」

「正是。」

鳳凝霜竊喜道:「我之前派出去尋找蒼龍血的探子,曾經在我們這個位面的邊緣地帶發現過袁邵寒的蹤跡,當時他像是瘋了似的消耗自身神力,還在自己身上弄出許多傷痕。」

接下來的猜測之言,也不用鳳凝霜說出來,葉一鳴就明白這次天蟄神國派出力量為何會這般弱。

旋即,葉一鳴就興奮地道:「凝霜,你立刻去召集百名神將以上實力的紫晶血衛,我們去會會那些天蟄神國的強者。」

「好。」

鳳凝霜嘴唇微微顫動,無形的命令立刻傳達下去。

不過片刻時間,一支百人的隊伍就浩浩蕩蕩的飛了過來。

葉一鳴定睛望去,這才發現這些人竟然並非全是紫晶血衛,由於葉林天等紫晶血衛的強者都進入閉關狀態,此次來的則是紫晶血衛中的中堅力量,以及其他人摻雜而成,仔細看去,這才發現竟然連血殺小隊的十名隊長,蠻大、蠻二、蠻三以及蠻熊蠻豹三兄弟和葉軒宇都混雜在內。

好在只是組建百方大陣,這樣混雜的陣容倒也無所謂。

畢竟他們都是久在神國之中,對百方戰陣都極為熟悉,即使換了人也沒太大問題。

可當他注意到這些人的實力后,卻被震撼到。

當初他前去參加神國之戰的時候,葉軒宇和蠻熊蠻豹三兄弟都只是天神階實力,此時一看竟然連續跨越十數個境界,集體達到神將巔峰。

「神國進化為完整神國之後,那道天地洗刷的力量的確強悍,別看葉軒宇他們現在只有神將巔峰,上次我問他們的時候,才知道他們都一緊感悟到神君境界的存在,突破神君也只是時間原因。」鳳凝霜似乎看到了葉一鳴的驚訝解釋道。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更讓葉一鳴驚訝。

不過這種突破對神國的發展可是好事,驚訝過就則是變成欣喜,待得眾人來到近前,葉一鳴才開口道:「相信大家都知道三天前天蟄神國的人已經來過,經探子回報,他們的大軍即將兵臨城下,你等隨我在神國外布下百方大陣,讓我們會會天蟄神國的人。」

「是!」

葉軒宇等人都是葉一鳴最忠誠的手下,根本不用任何言語激將。

說完,葉一鳴就帶著鳳凝霜和葉軒宇等百人挪移到神國之外。

他的神國雖然極為廣闊,可正門卻只有一個,既然袁紹寒沒有將他們的消息泄露,又有神君巔峰強者壓陣,想必他們不可能選擇從其他位置攻打。

如此,神國正門外必然是下一戰的戰場。

由於葉一鳴當初將神國安置時,就是擱置在這個位面的一座山川附近,葉一鳴只是四下張望一眼,就讓寶靈兒借用神國之力將周圍山川擴建的更為高大,無數叢林林立,讓葉宇軒等人藏身與此倒是絕佳選擇。

由於眾人對百方大陣極為熟悉,葉一鳴也沒有刻意安排,只是隨意揮了揮手,葉宇軒等人就自發向密林四周飛去。

不過十幾息時間,葉一鳴就隱隱感覺到百方大陣建立完成。

可在葉宇軒百人的刻意隱藏下,只要天蟄神國的那位神君強者神念不超過自己一倍以上,就看不透眾人的隱匿。

既然是請君入甕,葉一鳴和風凝霜自然不能等在這裡,立刻迴轉神國。

好在天蟄神國眾人實力不俗,讓葉一鳴等人在神國中等待不久時間,寶靈兒就輕笑起來,道:「主人,您的計算沒有出現任何差錯,現在天蟄神國的人已經全部進了百方戰陣的圈子中。」

「好!既然他們敢來,那就讓我用他們的命來突破神王境界!」

葉一鳴大笑一聲,神念轉變,再次將三人挪移到神國之外。

遙視著前方三千多名天蟄神國戰士,讓葉一鳴心中微微升起一抹疑惑,三千戰士倒是戰意高昂,可為首的五人表情卻非常怪異。

一馬當先的並不是那名神君巔峰強者,而是上次從他手中逃走的袁紹寒,此時他的面色蒼白,就仿若明知是來送死一般。

站在他身後的則是三名神君九重強者,這三人面色更加古怪,看著自己的目光中竟然是滿滿的悲哀和可憐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葉一鳴心中疑惑無比。

正在他疑惑之時,就見一道身材瘦小,尖嘴猴腮,幾乎就是一隻人形猴子的傢伙從人群中躥了出來,一雙瞪得溜圓的小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嘴巴微張,口水都差點流出來。

「好一個美貌的小帥哥啊!」

此人正是古蒼,古蒼吞咽一口口水,無視到跟在葉一鳴身後的兩名絕世大美人,目光死死的盯著葉一鳴,問道:「小帥哥,古爺拿下你們這座神國之後,就能從白元老兒手裡拿下上古奇寶蓮花燈,小帥哥可否有興趣跟古爺一起研究一下這件上古奇寶?」

古蒼的話倒是說的極為誘人,恐怕不知他脾性的人,會有不少人中計。

可葉一鳴是何許人也?

立刻就發現他言語中的不對勁兒,冷笑道:「蓮花燈?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難道是用來滴蠟的?」

此言一出,天蟄神國三千戰士頓時火冒三丈,可袁紹寒和盧方等四人卻差將將頭栽到褲襠里。

這副表情,立刻就讓葉一鳴瞪大了雙眼。

「難道的猜對了?這傢伙竟然……」

葉一鳴直感根根汗毛豎起,大滴冷汗不斷從毛孔中滲出,差點就被古蒼的特殊愛好嚇跑,勉強定了定神,就聽到古蒼的話語。

「滴蠟是什麼?小帥哥,你怎麼能說這麼粗魯的話呢?那明明是偉大的愛死愛慕研究事業,是天下間最高大上的研究項目,可不能跟滴蠟相提並論。」古蒼義正言辭,可這話聽在所有人耳中都是一陣惡感的感覺。

尤其是天蟄神國三千戰士,滿腔熱血和瘋狂戰意瞬間消散,絲毫不留。

更有甚者,竟然微微後退半步,目光從葉一鳴身上轉移到古蒼身上,瞳孔中竟是滿滿的畏懼。

身為戰士,死,並不可怕!

可若是被古蒼大人看上,真去做那什麼愛死愛慕的研究,他們寧願一死。

看著敵人的士氣瞬間滑落,葉一鳴的微微笑了起來,背在身後的雙手向寶靈兒示意,讓葉軒宇等人施展百方戰陣,他則是繼續笑道:「愛死愛慕那不就是滴蠟和小皮鞭嗎?難道你喜歡被人用這個……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瞬間,天蟄神國除卻古蒼外,所有人同時低下頭。

當這些人的士氣滑落到最低點之時,百方戰陣的壓制立刻出現在這些人身上。

愛你勝過偏執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實力怎麼被壓制到天神境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