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堯的坐騎頭部雖然大小與馬頭類似,但是外形像極了龍頭。

頭頂甚至也有一根龍角,只不過這龍角相比真正的飛龍龍角短小很多。

這小小龍頭上還布滿了青色的小型龍鱗。這坐騎的身體則類似馬,渾身同樣披著青色的龍鱗。

但是怪物畢竟怪物。村民們可以從怪物滴溜轉動的眼珠里看出這東西體內燃燒著對血肉的渴望。

為了控制著怪物,堯在這坐騎的脖子上固定了一個沉重的青銅轡頭。堅固的青銅使得這坐騎沒法張開張開長滿利齒的嘴。

堯同時還緊緊的抓著韁繩。韁繩雖然只是普通的麻繩,但是怪物卻奇怪的因為堯的拉拽而只是原地微微踱步,沒有向村民們前進一步。 清晨,雨停了,清新的太陽綻放出燦爛溫暖的光芒,讓藥材嶺充滿了溫馨的氣息。

一個挺拔的身影出現在一個安靜無比的山頭,他二十齣頭的樣子,帥氣中透著沉穩,有一份和年齡不相符的清逸,和這大山此刻的氣息很相配。

這人當然就是唐浩,他此刻距離捕獵基地五公里,他來這裡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讓任何人知道。

「老大,早啊。」

一個歡快的女聲從旁邊傳來,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了。這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高高豎起的馬尾辮,美麗絕倫的容顏,白皙透亮的肌膚。再配上暗紅色的T恤,黑色皮短褲,輕盈的運動鞋。

在如此安靜的山間出現這樣一個女孩,會讓人覺得是幻覺。

這個女孩當然是就是海妖,她滿面春風的到了唐浩身邊,笑著說道:「老大,好久不見了,我都想你了。」

唐浩也笑了笑,說道:「有什麼發現嗎?」

「我讓天龍和石虎扮成村名,藏在村子里,果然發現有人在悄悄的打聽怪獸的事情。前次飛天貓出現的時候,很多人都看見了,我猜那些打聽怪獸的人已經知道了他們想知道的事情。」海妖笑著說道。

「遲早會知道的。」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試探著問道:「這是不是意味著厲千宗已經來了?」

「嗯,他不但來了,而且已經認為怪獸和復活傳說有關係。」唐浩說道。

海妖聞言,立刻說道:「他會不會把重點放在這裡?」

「會,也許我們不久就能見到機長了。」唐浩的目光望著遠方。

「是啊!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厲千宗最看重的就是復活的事情,他應該會讓機長出手。」海妖也說道。

「落月也在藥材嶺。」唐浩默默的說道。

海妖聞言,吃了一驚:「落月也在!」

「嗯,我前天見過他。」唐浩說道。

「見過!」

「和之前兩次的見面方式一樣。」唐浩解釋道。

海妖臉上的輕鬆已經消失不見了,她深吸口氣,鄭重的說道:「他們這是要出手了,我讓青天立刻過來。」

「不用。」唐浩立刻否定了海妖的決定。

「為什麼?」海妖不解的看著唐浩。

唐浩沉思了一下,說道:「青天來不來,結果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海妖一聽這話,表情更加的凝重了,她看著唐浩,目光中透出一絲決絕:「老大,我陪你。」

「有沒有你,結果也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唐浩平靜的說道。

「老大,一定有別的辦法。」海妖絕對不能接受唐浩和落月同歸於盡的結果。

唐浩看著海妖,放鬆的說道:「你要學會沒有我的時候。」

「我是你的影子,如果你不在了,我這個影子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海妖堅定的說道。

「沒有你,活著的人也許會活得艱難。」唐浩說道。

「老大,你應該知道,我的眼睛里和心裡都只有你,我不會在意其他人的死活。」海妖的語氣中透著拒絕和冷酷。

「你是兵神團的神兵,我命令你活下去。」

「你如果想命令我,你就要活著。如果你死了,你命令也就失效了。」海妖寸步不讓的說道。

唐浩看著海妖那張美麗絕倫的臉,他發現他竟然找不到辦法應對海妖的方法。

海妖也看著唐浩,她的目光無比堅決,根本就沒有退讓的意思。

「不談這件事了,你繼續在暗中監視厲千宗的一舉一動。」唐浩說道。

「我現在就讓青天過來。」海妖知道,面對落月和機長的聯手出擊,能夠真正幫上唐浩的人只有青天,他必須讓青天過來。

唐浩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讓青天過來,海妖都敢罷工。他也就沒有阻止,看著海妖給青天打電話,讓青天到藥材嶺來。

海妖打完了電話,對唐浩說道:「青天也許比機長稍遜一點點,但是還有我、靈兒和夏教授,我們三個現在的戰鬥力斗比升級的青字頭稍強一些,特別是靈兒和夏教授,他們硬碰硬的能力絕對強過任何一個青字頭,我們的實力絕對比落月強。」

唐浩看著海妖,他本想說我不會讓你們說那個摻和進來,可是他知道現在根本無法說服偏執的海妖,便也就沒說什麼。但是他心裡打定了主意,絕對不能讓海妖、靈兒和夏雨揚摻和到這場沒有勝利者的戰鬥中來。

海妖當然也知道唐浩的想法,不過她也打定了主意,她必須摻和其中,絕對不能讓唐浩一個人去面對落月和機長。其實她心裡還有一種感覺,她始終覺得落月沒有唐浩想象中那麼強大。但是這只是感覺,她不敢冒險。

「晚上跟我去世外桃源。」唐浩突然說道。

「好。」海妖雖然不知道唐浩去世外桃源幹嘛,但是她自然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回去吧。」唐浩說道。

「是的,老大。」

海妖笑著離開了,唐浩則站在樹林里,目光中竟然透出猶豫之色。他自己都覺得這不應該是他該有的情緒,可是這情緒卻實實在在的出現了。他暗暗的告訴自己,這一輩子只猶豫這一次,不要有下一次了。

過了能有十幾分鐘,唐浩邁步下山,向捕獵基地的方向走去。

半小時后,唐浩走進了捕獵基地的大門,守門速成戰士沒有看見他出去,只看見他進來了。對於兵神,他們不用能對待普通人的目光去看待。

唐浩直接來到了二樓的小餐廳,見靈兒、夏雨揚、奚問問、陸含四個人都已經在等著他了。

四個女孩已經知道唐浩出去了,不過她們並未多想,都認為唐浩是出去散步了,或者是發現了殺手組織的人。

「姐夫,陸大夫的手藝,好香。」靈兒笑著說道。

「嗯。」

唐浩坐下了,拿起了筷子,開始吃東西。其他四個人也開始吃早點,除了靈兒之外,其他人都比較安靜。

吃過早點,四個人來到了客廳,陸含和靈兒泡茶,五個人坐下喝茶。

最先離開的是夏雨揚,她喝了一杯茶之後,便回房間去休息了。

奚問問和陸含喝了兩杯茶,便也離開了。最後就剩下了唐浩和靈兒,靈兒高興的陪著唐浩喝茶。雖然唐浩不太喜歡聊天,不過靈兒依然很高興。

「姐夫,如果莎姐在就好了。」靈兒笑著說道。

「她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的世界很安靜,我們的世界有些亂。」唐浩平靜的說道。

靈兒聞言,眉頭一蹙,目光中透出一絲悲涼,說道:「姐夫,你不想要莎姐了?」

唐浩聞言,並未立刻回答靈兒的話,而是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

靈兒見唐浩不想回答自己的這個問題,她低聲說道:「其實莎姐是個聰明的女人,我想她應該感覺到她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但是她並沒有想要跟你分開的意思,她也從來沒要求你一直守在她身邊。她的要求也許並不高。你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你不要她了,她會非常非常傷心。」

唐浩放下茶杯,看著靈兒那有些悲傷的表情,他鄭重的說道;「我從來沒有承諾過什麼,她應該能接受任何結果。」

皇后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姐夫,說實話,你這樣說,我覺得你有點不負責任。」靈兒狀著膽子說道。

「嗯。」

見唐浩承認了自己的觀點,靈兒很是意外,她看著唐浩,又低聲說道:「姐夫,其實我覺得你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你這樣做,一定是因為你有顧慮。」

唐浩看著靈兒,微微笑了笑,說道:「你好像在替我變節。」

「當然不是,你是個好男人,這是事實,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漂亮的女孩喜歡你了。」靈兒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

「喜歡我,並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唐浩笑道。

「錯,喜歡你當然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靈兒立刻笑著說道,話一出口,她就就覺得有些不對了,她忙低下了頭,端起茶壺給唐浩倒茶。

唐浩平靜的看著面頰有點發紅的靈兒,他的目光中透出一絲無奈。

「喝茶。」靈兒放下茶壺,抬頭看唐浩的目光,見唐浩也正看著她的眼睛,她忙又笑著低下了頭。

唐浩端起茶杯,很隨意的喝了一口,然後緩緩放下茶杯,平靜的說道:「這是一個根本不可能完美的結局。」

「什麼?」靈兒還處在不好意思之中,猛然間沒明白唐浩這話的意思。

唐浩看著靈兒,繼續說道;「這是一個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的結局。」

靈兒沉思了一下,立刻明白唐浩這話的意思了,她蹙了蹙眉頭,說道:「姐夫,你說得對,這確實是一件很難辦的事情。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把事情辦得圓滿。」

「能圓滿嗎?」唐浩問道。

「對於莎姐來說,她也許可以接受。」靈兒突然說道。

「那對於別人來說呢?」唐浩反問道。

靈兒看著唐浩,無奈的說道:「姐夫,我知道這並不怪你,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讓事情變得圓滿。」 「沒想到,堯竟然有能力馴服麒麟!」

夷羿聽到跪在自己身後的族長都在輕聲驚嘆。 帝都冷少別太渣 一個長老說道:

「十幾年前帝都唐城不是一直有童謠讖語說役麒麟者役天下嗎?」

「難道說,堯不但要做我們華夏諸族的領袖,還要統一天下?」

但是此時堯已經翻身從麒麟背上的鞍下到了地上,村民們不敢再多話。

夷羿也把頭低的更低,他是個實際的人,他明白相比無知狂暴的怪物,堯的勢力更加不是自己所在的部族村莊可以挑釁的。

堯嘴裡責怪著手下蕫厲對於村民的無禮,然而他卻沒有急著讓村民們起身。

欣賞了幾秒村民對自己的頂禮膜拜,堯的臉上才掛出了一副混合著仁慈與權威的笑容,說道:

「各位都是華夏族人,無需多禮,都請平生吧。」

這話說完,神鼎軍的士兵才把對準村民的矛頭收回,幾個士兵在堯的眼色示意下,把村中的老族長和幾個年老的長老扶了起來。

經歷了剛才的事情,老族長明白了堯這個首領的行事法則。

堯,並不介意施捨仁慈,但是決不允許別人挑戰他的權威。

只有順著這個行事法則,飽受惡龍折磨村莊才能得到這個華夏首領的幫助。

老族長被士兵扶起后,又堅持跪在了地上,叩頭後向堯詳細的說明了從村莊遭遇黑龍到如今的各個事件情況。

堯認真的聽著,沒有打斷族長的話。等族長說完,堯才用平靜的語調說道:

「區區一條黑龍,竟然也敢危害我華夏部族。各位族人請放心。你們部族每年歲貢從不短缺,並且與我唐堯是同文同種的同胞。」

「我一定會殺此黑龍救濟百姓。」

「這位是蕫厲,神鼎軍的將軍。從現在開始,他就會帶領神鼎軍保衛村莊。稍作休整神鼎軍就會出動剿滅黑龍」

神鼎軍就在這麼在村莊外森林裡駐紮了下來,族長十分識相的動員村民們準備飯食酒肉供給神鼎軍。

董厲對於村民門送來的的吃食全部不客氣的收下了,但是並沒有什麼感謝的話。幾壇酒則被董厲退還了村長。而且還沒好氣的罵族長這是在擾亂軍心。

族長對此只是厚著臉皮微笑,並且說了一堆恭維的話。董厲這才臉色稍稍緩和讓族長回到村子,讓村民晚上不要出村舍。

當天晚上,十幾隻睚眥趁著夜色企圖闖入神鼎軍的軍帳飽餐人肉。

結果這些怪物還沒靠近營地,百來個站崗的神鼎軍戰士就結成了軍陣。怪物愚蠢的集結在一起沖向了軍陣的中央。

一陣弓弦的響動聲,聚集在一起的睚眥里倒下了五六頭。

等剩餘怪物靠近了軍陣,神鼎軍開始了大聲的戰吼,整齊喊叫聲里,戰士整齊的將龍鱗長矛刺出收回又刺出。

睚眥根本沒有來得及靠近神鼎軍戰士就被這一輪的長矛刺殺所殺死重傷。

百來個神鼎軍見怪物倒地,一半戰士結成圓陣把睚眥屍體包圍了起來,另一些戰士從營地找來了燃料木柴開始焚燒這些睚眥的屍體。

焚燒結束,被燒毀的睚眥屍體中那些高強度骨骼被戰士們收集起來獻給了董厲。董厲獎勵了參與戰鬥的士兵並點算了骨骼的重量,進入了堯的帳篷向堯彙報了作戰情況。

堯清楚知道神鼎軍的戰鬥力,對於這樣的結果談不上什麼高興,只是說了句辛苦,就讓董厲一切照舊,在第三天中午帶領神鼎軍出發獵殺飛龍。

第三天神鼎軍離開了宿營地。大軍包圍著堯和龍文赤鼎周圍緩緩前進。董厲則讓騎馬的斥候四散到周圍的森林荒野特別是湖泊周圍尋找黑龍的線索。

中午時分,斥候回報發現黑龍正在一座山丘上空的白雲中飛舞,不斷吞吐雲中水汽。

但是等到神鼎軍趕到,黑龍已經飛走了,神鼎軍撲了一個空。傍晚,沿著湖邊騎馬逡巡的斥候回報說黑龍正在湖中央深潛遊動,期間多次在水裡企圖追逐魚類雜交,攪得湖水波濤洶湧。

等神鼎軍趕到湖邊,黑龍正躺在湖邊享受著湖水對自己的沖刷。神鼎軍中弓箭手躲藏在森林裡向著黑龍發射了一陣箭雨。

這些箭的箭頭是龍鱗打造的,足以擊穿那個時代任何的人類鎧甲。然而由於弓賦予箭的力量有限,這些箭支大多沒能擊穿黑龍的龍鱗。少數幾支從黑龍鱗片縫隙刺入血肉的箭支,造成的微小傷口也被黑龍強大的癒合能力在瞬間癒合了。

不過這些箭還是起到了堯希望達到的目的,那就是激怒黑龍。

遭遇攻擊后的黑龍格外的狂暴,先是尾巴拍打在地上猛地飛入雲層,接著就急速俯衝下下來攻擊躲藏在森林裡的神鼎軍弓箭手。

弓箭手們在樹木的掩護下四散奔逃,黑龍不斷俯衝下來用巨嘴咬向弓箭手們。有的弓箭手被黑龍大嘴咬去了腿腳,有的弓箭手連同躲藏的樹木一起在黑龍巨嘴內被壓碎。

看著手下戰士被單方面屠殺,董厲這個大將軍捏緊了拳頭,面色一陣赤紅。

但是慘嚎,狂呼,以及黑龍飛翔的巨大隆隆聲絲毫沒有影響到堯。

堯手持弓箭站在距離龍紋赤鼎十米之外的空地上,冷冷的看著黑龍追逐著弓箭手們越來越靠近自己。

等到黑龍距離龍文赤鼎和自己不到百米,他下令床弩朝向黑龍發射弩箭。

這些床弩弩箭箭桿長如矛桿,由睚眥那比青銅堅韌得多的骨骼打造。箭頭則是龍鱗打造,近距離內連城牆都能擊穿,同樣也能擊穿龍族的龍鱗。

但是這些弩箭畢竟是冷兵器,飛行速度不夠快。黑龍在空中迅速扭轉細長身體就避開了幾支射向自己頭部的弩箭。只有尾部被一支弩箭正中。

弩箭箭頭扎穿了幾片龍鱗刺入了黑龍的體內。黑龍在空中飛快甩動尾巴想要擺脫這弩箭。但是這弩箭箭頭帶有倒鉤,黑龍甩動尾巴沒能使得弩箭脫離自己。

而弩箭尾部連著的粗大麻繩卻被上百個神鼎軍戰士拉動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