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墨容澉想嘴對嘴給白千帆喂點甜湯,當著綺紅的面有些不好意思,沉聲道:「你先出去。」

綺紅哦了一聲,轉身退出去,綠荷見她把空葯碗端出來,高興的問,「王妃把葯喝了?」

「喝了。」

「王妃醒了?」

「沒醒。」

「沒醒怎麼喝的?」

「這個……你想知道,問爺去。」

綠荷眼珠子轉了轉,突然笑了,「我明白了。」

綺紅問,「你明白什麼了?」

女神的絕世高手 綠荷卻故意賣關子,悄悄走到帘子邊,透過縫隙往裡看,果然跟她想的一樣,綺紅大驚失色,趕緊上去把她拖開,壓低了聲音道,「你真是膽大包天,敢偷看爺。」

綠荷笑著努努嘴,「你不是想知道爺怎麼喂的葯么,自己去看。」

綺紅有些好奇,又不怎麼敢去,綠荷捂嘴直樂,「再不看就沒了。」

綺紅猶豫了片刻,還是捺不住心底的好奇,悄悄過去看了一眼,頓時羞得一張臉通紅。跑出去老遠,才敢笑出聲來。

「這下再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她長吁一口氣,「爺對王妃,真是沒說的。」

「是啊,」綠荷也笑,「以前爺說把王妃當妹子看,哪有和妹子嘴對嘴的,這下我看爺還怎麼自圓其說!」

——————-

有各種建意和意見的,可以留評,可以入群:573447975,可以關注新浪微博:墨子白子,微博里有追妻番外,沒看過的同學可以去瞧瞧。 半夜起了風,隔著窗棱呼呼的刮著,白千帆迷迷糊糊睜了眼,發現自己被一個男人環抱著,他的懷抱厚實寬闊,讓她覺得溫暖,她一時錯覺,彷彿回到奶娘去世的那個晚上,大哥哥也是這麼抱著她,抱了一個晚上。

她舔了舔乾涸的嘴唇,喚大哥哥,聲音卻啞得厲害,一點都發不出來,抱她的男人似乎驚醒了,低頭看她。

借著隱約的燈光,白千帆看到了一雙幽亮的眼眸,象深不可徹的古井,有一種吸人魂魄的力量。

她迷迷瞪瞪的看著他,張了張嘴,「大哥哥。」

聲音仍是啞得不行,墨容澉卻聽到了,不由得啞笑,這丫頭怎麼喚他大哥哥,他摸摸她的小臉,已經不再象之前那麼冰冷,他把頭低得更下一些,幾乎是貼住她的臉,「你不認得我是誰?」

「大哥哥,」白千帆又叫了他一聲,抬手摟住了他的脖子,頭埋在他頸窩裡,「我好想你。」

雖然這話是對她大哥哥說的,墨容澉的心卻狂亂的跳動起來,她能和他這樣親密,便是當一回大哥哥又如何?

他抱緊她,在她耳畔嘆息,「丫頭,我也想你。」

白千帆不說話了,在他懷裡蹭了蹭,找個舒服的姿式躺好,又睡過去了。

墨容澉低頭吻著她的發頂,一顆心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卟通,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如此滿足,如此歡喜,又如此快慰。

他打定主意,不要當什麼哥哥妹妹了,他要同她挑明,要讓她當一輩子的楚王妃。

經歷了這件事,他算是想明白了,把她交給誰都不如放在自己身邊安心。老天註定她是屬於他的,誰也搶不走!

當東邊第一道曙光刺破濃霧般的黑暗時,墨容澉緩緩睜開了眼睛,懷裡的小人兒似乎睡得正香,呼吸輕淺均勻,他低頭在她發間吻了吻,輕手輕腳將她放在床上,下床活動了一下僵硬的手腳,挑了帘子出去。

昨晚他沒讓人在外間值夜,但綺紅睡眠淺,聽到動靜,立刻披了衣裳過來服伺,見墨容澉穿戴整齊,不由得一愣,她哪知道楚王爺昨晚上根本就是和衣而卧,並未睡踏實。

「爺,奴婢服伺您洗漱。」

「叫綠荷來服伺,你去弄早飯,給王妃熬點粥,另外做一個甜蛋羹。」

「是,奴婢這就去。」綺紅回屋叫醒綠荷,轉身又去了小廚房。

墨容澉背著手在屋子裡踱了一個圈,有些不放心,悄悄走到門邊挑了帘子看,床上的小人還是他臨走時的姿式,一動也沒動。

身後,綠荷領著小丫頭端著洗漱用具魚貫而入,一溜兒的給他蹲安,他忙擺擺手,示意她們輕點。

洗漱完畢,他到偏廳吃早飯,吩咐綺紅,「半個時辰后把葯送進去。」

綺紅道,「葯正浸著呢,煮好了奴婢立馬送進去。」

綠荷卻匆匆走過來,有些焦急的樣子,「爺,王妃好象發熱了。」

墨容澉立刻扔下剛吃了兩口的粥碗,急沖沖趕過去,屋裡點了大燈,照著白千帆紅通通的小臉,她顯得極不安,身子扭來扭去,頭也不停的轉動著。

墨容澉握住她的手,輕聲喚她,「王妃,王妃,醒醒,丫頭,你怎麼樣?哪裡不舒服?」

白千帆覺得身子底下象架著一堆火在烤,烤得她的皮肉滋滋作響,頭疼欲裂,說不出的難受,驀地,有人靠近她,乾燥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了她,象有源源不動的力量從那隻大手裡傳過來,她微微睜了睜眼睛。

眼前是一張模糊不清的臉,唯有那雙眼睛亮如星辰,她喃喃的叫了聲:「大哥哥。」

綠荷綺紅對視了一眼,都覺得奇怪,怎麼叫上大哥哥了呢?

墨容澉卻應了一聲,用力的回握了一下,「我在。」

得到回應的白千帆咧著嘴笑了,孱弱的笑容乾淨純真,象初生的嬰兒,看得墨容澉驀然心悸。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她朝他伸出手來,「大哥哥抱我。」

墨容澉猶豫了一下,臉上暈出可疑的紅雲,在綺紅綠荷的驚訝目光里,默然脫了鞋,坐到床上,把白千帆連人帶被抱在懷裡,那小心翼翼盡顯溫柔的動作讓兩個婢女不由得面紅耳赤,心裡卻是無比震動,紛紛退開了一些。

被抱在懷裡的白千帆顯得安靜了一些,但仍是顯得不舒服,眉頭一直緊皺著,呼哧呼哧的喘著氣。

綺紅擰了濕帕子過來,輕聲道:「爺,王妃發熱,給敷一敷吧。」

墨容澉把帕子接過來,輕輕搭在白千帆的額上,大約帕子很涼,她打了個顫,他立刻箍緊她,溫聲道:「不怕,我在這裡。」

她動了動嘴唇,叫了一聲:「奶娘!」

墨容澉:「……」叫大哥哥,他還能答應,叫奶娘,他要怎麼搞?

白千帆沒聽到回應,不安的扭了扭,又叫,「奶娘,給我吹吹。」

墨容澉怔在那裡,吹吹?吹哪啊?

她突然神色驚慌,不停的甩著頭,額上的濕帕子給她甩到床上去了,一個勁的叫著,「奶娘,奶娘……」

他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也慌了神,用力抱緊,含糊不清的嗯嗯應著。

白千帆抱住他的手臂,嗚嗚的哭:「奶娘,你不要走,你走了我怎麼辦?嗚嗚嗚……」她的聲音又啞又澀,象瓦片刮在牆上,卻讓墨容澉的心鈍鈍的疼。

他俯下身,貼住白千帆燒得熱燙的臉,聲音低沉,「我不走,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神志不清的白千帆聽到這樣的答覆,終於是放了心,她不鬧了,仍是抱緊他的手臂,親昵的貼著他,喃喃又說了一句,「我的好奶娘。」

墨容澉簡直哭笑不得,他堂堂一個鐵帽子親王,什麼時侯成奶娘了!

綺紅和綠荷遠遠站著,偷偷抹了抹眼睛,從前的小王妃是不幸的,可遇上楚王爺的小王妃又是何其有幸。這一生,不會再有誰比她更幸運!

她們更替自己主子高興,當年他是如何頹廢鬱結的,她們都看在眼裡,這麼些年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孤家寡人,如今總算苦盡甘來,有小王妃作伴,今後他的日子一定陽光燦爛,春意無限。 敷了一個時辰的冷帕子,白千帆的燒總算退下去一些了。綺紅把葯端進來,墨容澉也不再避嫌,自己喝了一口,就這麼嘴對嘴的喂下去。

綺紅綠荷羞得滿臉通紅,自動的退了出去,躲在外間說悄悄話。

綺紅,「爺昨兒個還不好意思,把我支出去了才喂,今兒個倒大大方方叫咱們看。」

綠荷捂嘴直樂,「可不是,說起來咱們爺是個放不開的人,洗澡都不讓人近身服伺,如今可好,當眾親上了。」

綺紅,「原先爺對那位黃甫小姐是什麼樣,咱們不知道,但想來不會是這般。這麼細心呵護著,得多疼愛啊!」

「可不是,天底下難找有情郎,咱們王妃是個有福氣的人。老天爺看她從前受苦太多,補償她呢。」

綺紅打趣她,「你的有情郎也不錯啊,那次爺說要把王妃許給他,他不肯,一門心思想著你呀!」

「他就是個傻瓜蛋,中了人家的圈套都不知道,誰稀罕他呀!」

「喲喲喲,嘴上說得好聽,這次他沒隨爺一起回來,你為什麼去問寧九?」

綠荷摸著鼻尖不好意思的笑,「我那不是好奇嘛,他一個不著調的人,冷不丁不見了,不定犯什麼事了。」

「他犯了事,跟你有什麼關係,值得你巴巴兒去問? 致命嫡女 還有,」綺紅笑嘻嘻的問,「你那綉了一半的荷包是給誰的?」

「我自己用不成啊?」

「四四方方滾福字邊,爺兒們的款,你敢說是自個用?」

綠荷心裡有鬼,哼了一聲,不與她說了。

屋裡,墨容澉一口接一口往白千帆嘴裡渡著葯,他簡直愛死了這差事,葯是苦的,心卻是甜滋滋的,就這麼一點一點貼著她的唇,抵開她的貝齒,把葯順進去。他做著正經事,那點子心猿意馬卻管不住,他是個健康正常的男人,多少年不近女色,是沒那心思,一旦心眼活了,這綿綿小口含著,心裡的歡喜象春日百花盛開,開得漫山遍野都是。

他不是沒動過情,打小就知道珠兒是未婚妻,見了面,彼此羞澀,沒人的時侯也拉拉小手,可那一不樣,那是青澀的滋味,這會子呢,小人兒抱在懷裡,雖說是灌藥,每灌一口,他也吮一口,滿心的歡喜,就覺得再也沒比這更好的了,每個毛孔都在舒展,高興得直冒泡,說句不好聽的,他巴願著這差事天天有,就算不喂葯,喂點別的也成啊。

正嘴對著嘴呢,冷不丁白千帆睜了眼,因為挨得近,瞧著他眼珠子都對到了一塊,成鬥雞眼了。

楚王爺象做壞事被抓了正形,忙抬起頭,獃獃的看著她,有些無措。

白千帆眨巴著眼,聲音仍是嘶啞:「大哥哥,你怎麼親我呢?我是你妹子啊!」

墨容澉的臉驀地紅到了耳朵根,他把葯端給她看,「你不醒,我給你灌藥呢?你醒了,自己喝。」

白千帆沒吭聲,只是眨巴著眼,速度越來越慢,最後閉著眼睛不吭聲了。

墨容澉等了一會,聽到她呼吸聲輕淺下去,不由得苦笑,這是怎麼的,又睡著了?

還有小半碗葯,不能糟踏了,他低頭含了一口葯,又喂上去,白千帆似乎並沒有睡熟,迷迷瞪瞪張了嘴,有個軟軟的東西一扒拉,墨容澉心頭巨盪,一口葯噴了出來,噴得白千帆滿臉都是,慌得他忙拿了帕子去擦。

白千帆不滿的皺眉,微眯了眼,撒嬌似的道:「奶娘,你做什麼噴我?」

動靜鬧得太大,綺紅和綠荷趕緊進來,幫著一起料理。

墨容澉鬧了個大花臉,倒底有些耐不住,把人放床上起身要走,胳膊卻被白千帆抱住,「大哥哥,別走。」

墨容澉悶了一口氣,她這又是奶娘,又是大哥哥的,怎麼就不叫一叫他。最最難受的時侯,她想不起他來,這讓他多少有些挫敗感。但凡她能叫他一聲,那真比得了什麼都高興。

風臨門 「我不走,」他耐著性子哄她,「還有兩口葯,乖乖喝了。嗯?」

她微眯著眼,唇角揚著笑,很乖巧的樣子,「我喝。」

墨容澉把她扶起來一些,碗送到她嘴邊,小丫頭喝葯一點也不含糊,咕嘟咕嘟兩口就下去了,喝完皺巴著小臉叫苦。

墨容澉溫聲笑道:「我拿甜湯給你喝。」

白千帆卻嘟了嘴,「我要吃青橄欖。」

墨容澉問綺紅,「有青橄欖嗎?」

綺紅道:「青橄欖多澀啊,奴婢拿甜話梅給王妃含著。」

白千帆也不吵鬧,乖乖的倚在墨容澉懷裡,可等綺紅取來了甜話梅,她往嘴裡一含,立刻吐了出來,揪著墨容澉的衣袖喊:「奶娘,這不是青橄欖,我要吃奶娘做的青橄欖。」

平日里白千帆是最好哄的,給她什麼好吃的,都高高興興的往嘴裡塞。可如今就象個鬧脾氣的小孩,有些不依不饒的樣子。

墨容澉怕了她,趕緊吩咐綺紅,「快,去弄青橄欖來。」

綠荷道:「爺,還是打發人去請大夫來瞧一瞧的好,王妃這會子都不認人了呀!」

懷裡白千帆還在鬧,細胳膊舞著,腳也不老實的蹬來蹬去,墨容澉有些招架不住,揮揮手,「去請大夫,青橄欖也一併買回來。」

這時有人走了進來,喲了一聲,「王妃這是怎麼了?」

墨容澉抬眼一瞧,是顧青蝶,她蹲了個福,「給王爺請安。」

墨容澉有些不悅,把白千帆的腿壓住,又按住她的胳膊,整個人都團在懷裡,這才道:「你怎麼來了?」

「妾身有些不放心,特地過來瞧瞧。」

「瞧過就走吧,王妃如今不太好,需要安靜。」

顧青蝶抿了一下唇,卻道:「王爺,讓妾身來服伺王妃吧,王爺倒底是個爺兒們,有些事情不方便。」

墨容澉眼皮子都沒抬,「夫妻本為一體,有什麼不方便的,」他把白千帆箍緊,在她耳朵低聲說話,那垂眸溫柔的樣子,讓顧青蝶心裡一刺,沒再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紫俏悄悄打量她一眼,待出了懷臨閣的門,才道:「主子,看這樣子,王爺定不會讓王妃出去了。」

「不出去就不出去,」顧青蝶冷冷一笑,「我要的只是側王妃的位置,讓那個傻子做嫡王妃更好。」

——————-

有各種建意和意見的,可以留評,可以入群:573447975,可以關注新浪微博:墨子白子,微博里有追妻番外,沒看過的同學可以去瞧瞧。 自己丈夫下半年要去讀研究生了,和她一樣。

寧雲夕感覺到手心兒發熱,怎麼覺得自己不再努力點都有可能被他落下了。

他忙,她不過去打招呼打擾他了。回到辦公室,拿著他的搪瓷杯裝點水潤著喉嚨。

今天這個天氣忽然熱起來,而且挺悶的,辦公室里不像車間有鼓風機,熱度其實和車間里差不多。那會兒沒有空調,一台老掉牙的風扇嘎啦嘎啦地響著。由於剛回來,一身汗,想很快降下熱度不太容易。

閔幹事去給她找了條冰棍過來,問她:「吃一口冰的。」

「不用,你吃。」寧雲夕推拒了下。

「沒關係,我有。寧老師。」閔幹事非把冰棍塞到她手裡。

其實未到酷暑季節呢,這個天氣之所以有些過熱,悶熱,無非是因為要下雨了。果然,天色慢慢陰沉了下來。有人從辦公室里跑出去了。那時候人們習慣在大院里拉繩子掛東西。廠里的人一樣。掛著毛巾,曬著幾件汗濕手洗了的衣服,和晒晒晚上蓋的被子。看著要下雨,人們跑出去把曬著的東西全部拿回來。見的有人手裡抱了好幾雙剛洗完的鞋,罵著老天不長眼。

閔幹事坐在寧雲夕對面,翻著她帶來的那個資料,和她協商著道:「寧老師,你寫的這些,我有些搞不太明白。實不相瞞,我這個文化水平,只到初中。您看,要不這樣,等郭炳過來,這活兒給他干。」

儼然,大學生在廠里哪怕這種小細節里都能體現出強大的優勢。

「我們廠里,技術科同志是有,不過和我一樣,從基層提拔出來的。要說直接招大學生到我們廠里,那真的是太少了。基本不太可能。人家上面設計院坐辦公室里的大學生都不夠,怎麼可能給我們分配到下面來。」閔幹事說。

這種大學生下到基層稀缺的情況,在造船廠的時候侯國新都提過很多次了。

「咱們不說,讓大學生到廠里去真的給我們幹活,給我們坐辦公室也好。但是人家,也看著這個簡陋的環境不太願意。」閔幹事說道。

「所以歸根到底,需要改變的是這個工作環境。」寧雲夕說。

如果無論生產車間或是廠里辦公室,搞得比人家設計院辦公室的環境還優越的話,基層工資又高的話,榮譽又好,科研地位給予提拔。這一串福利下來,看看人家大學生要不要到基礎來。

閔幹事被她的話這一頂,忽然想想,好像是這個道理。

人家怎麼不願意來,怎麼不想想怎麼把自己改變得吸引人家來。

寧雲夕說出自己是老師的一番肺腑之言:「我當老師的,雖然說提倡學生不能眼高手低,但是,也不想任何一個學生在工作中受苦受難在工作中沒有奔途。學生在老師心裡像孩子一樣寶貝的。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人之常情。提倡艱苦奮鬥,但是也不能忽略人追求美好生活的願望。這也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集體奮鬥目標。」 白千帆的燒一直沒退下去,一會高一會低,一會清醒,一會糊塗。墨容澉的眉頭擰成了結,又把左堂中和劉一貼叫過來瞧。

左堂中道:「王爺,這麼下去不行,王妃還是心結作怪,那隻雞您吩咐人找了沒有啊?」

劉一貼在邊上附合,「醫正大人這話在理,王妃心病去了,身體才好得快。」

墨容澉天天守著白千帆,倒忘了這檔子事,問郝平貫:「雞找著了沒?」

郝平貫一臉為難,「王爺,奴才正命人往集市上找呢,要找只一模一樣的不容易。」

墨容澉抬腳就踹,「你是死人,一隻雞也要找這麼久,是嫌王妃命長么?」

郝平貫被踹得往邊上一倒,順溜著又爬起來,誠惶誠恐,「奴才,這就去找,一定把雞找到。」

「半個時辰不把雞送來,仔細扒了你的皮!」

郝平貫應了是,顛著腳就跑了,一路跑一路喚人,「趕緊的,備轎,上集市!」

楚王爺發了火,誰敢不利落些,一行人匆忙趕到集市上,可不巧,過了時侯,都是些挑剩下的,焉不拉嘰立在籠子里。

郝平貫一隻只看過去,都跟小黃不一樣,也是怪了,原先覺得小黃就是只普通的麻花雞,可眼下好要找卻找不出第二隻來。

眼看著日頭一點一點升高了去,郝平貫急得滿頭大汗,拍著胸脯子打了保票的,如今弄不回一隻雞,可怎麼辦?王爺真的會扒了他的皮呀。

有個販雞的瞧著他急成這樣,好心的道,「您到底要買什麼雞啊?告訴我一聲,明日我替你弄來。」

郝平貫唉聲搖頭,」就一隻普通的麻花雞,顏色比一般的麻花雞略顯得黃一些,難就難在這會子就要呢。」

雞販子道,「那就沒轍了,我這裡還有兩隻麻花雞,要不便宜點賣給您,拿去湊湊數,橫豎不是吃嗎,誰還瞧顏色?」

「誰說是吃了?」郝平貫眼睛一瞪,「那是咱們雞大爺,誰敢吃它呀。」

他也懶得跟這些走販糾纏,叫著小廝準備上別處去瞧瞧,剛抬了腳,就見街邊一家店鋪裡面跑出來三隻雞,其中有一隻,花色跟小黃差不多,個頭也差不多。

他心裡一喜,趕緊招呼小廝,「快,把那隻雞給我抓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