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夏馬威一聽陳天這話,馬上哭喪著臉哀嚎了起來:「不是吧陳隊長!我可是有著『西北狼第一勇士』的美譽耶,怎麼可能是三腳貓功夫呀?」

陳天聽到夏馬威不滿的質問,撇撇嘴,抬頭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溫泉地下河上邊的那些鐵索,反過來將了夏馬威一軍道:「那你給我上去溫泉地下河上邊的這些鐵索試試?」

夏馬威一愣,嘴裡邊還念叨著「陳隊長,你別小看人嘛……」,可當他一抬頭看到這溫泉地下河上高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后,不禁怔住了,瞠目結舌地呢喃道:「呃……陳隊長,我不說話了,安安靜靜地做一個美男子還行嗎?」

「嘿,算你識相!」陳天怒噴了夏馬威一句之後,這才扭頭對許正陽鄭重其事地說道:「許隊副,常言道:『自古華山一條路』!不管怎麼說都好,我們都到了這個份上,如果畏畏縮縮,裹足不前,那真的要給張小美這樣的巾幗女將所笑話了!」

許正陽點了點頭,對陳天說道:「陳隊長所言極是!我覺得我們還是爭取時間,快些跟上張小美的步伐才行!張小美雖然說英勇無畏,但是在這樣子黝黯漆黑、危機四伏的溫泉地下河中,我也擔心她會不會出現什麼狀況!」

「對,許隊副說的很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十分支持徐正陽的這種說法,畢竟作為女流之輩的張小美都敢於「亮劍」,作為七尺男子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就更沒有理由和借口選擇退縮了!

望著「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那種躍躍欲試的求戰狀態,陳天十分滿意地點了點頭,又對站在自己身旁的吳磊說道:「吳磊,你幫我背一下魯比洋!」

「好咧!」吳磊回了陳天一句就伸出雙臂出來,將依舊昏迷不醒的魯比洋「嘩啦」地從陳天的背後扛到了自己的身後,然後對陳天說道:「陳隊長,接下來看你的了!」

這個時候,陳天才如釋重負地甩了甩自己強健的雙臂,又做了幾個俏皮地朝吳磊做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嗖」一聲地彎腰,信手就從自己腳邊抽出一根泛著寒光的物品,朝「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晃了晃。

「咦,這是什麼東西呀?」「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看到陳天手裡的這根物品,不由得好奇地瞪圓了眼睛望去。

只見這個時候在「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反射出來的白光中,拿在陳天手裡的不是別的什麼物品,居然就是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沒錯,就是之前吊在兩條平行的雪白色鐵絲線上,用來飛渡「絕情崖」的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

嘿,又見神器!

「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時間看到陳天手裡的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也回不過神來,不由得感到詫異無比,異口同聲地問道:「啊,怎麼又是這個呀?!」

「嘿!這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堅韌、趁手而又富有彈性,實乃居家旅行、殺人滅口的必備良藥!用來飛渡這溫泉地下河的鐵索剛剛好,大家快找出來吧!」陳天笑了笑,又將手裡的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揮得「嗖」、「嗖」、「嗖」作響!

「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聽到陳天的這番解釋,頓時眼前「叮」、「叮」、「叮」地亮了起來,不禁笑顏逐開地叫道:「哇!經典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媽媽再用不用擔心我的學習成績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夏馬威不合時宜地站了出來,用手指了指溫泉地下河高高的洞頂,弱弱地開口問道:「但是……但是我們要怎麼才能上去呢?」

陳天不由得一臉的黑線,極端無語地對夏馬威吼道:「夏馬威啊夏馬威,都說你這樣子的三腳貓功夫哪裡比得上張小美呀?張小美都上的去,你居然還有臉問我這個?」

「嘿,陳隊長,她屬猴,我屬豬!好吧,我……我認慫了還不行嗎?」面對陳天的質問,夏馬威哭喪著臉哀嚎道。

「我特么真是恨鐵不成鋼啊!」陳天意味深長地唾棄了夏馬威一句,然後又彎腰,伸手從自己的腰間「唰」一下掏出一大把東西出來。

「咦,這又是什麼呀?」「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無不好奇地朝陳天手掌中所緊攥的那東西望去。

只見陳天得意地把自己的手掌高高舉到了頭頂,如同炫耀一個獎盃似的亮出,於是「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就赫然看到了陳天手裡一個寒光四射的物品!

在看清楚陳天手裡邊的這一件銀閃閃、明晃晃的東西之後,心直口快的夏馬威第一個驚訝地大叫道:「這……這不是張小美的獨門暗器,帶纜繩四角倒鉤嗎?!」

沒錯,陳天這個時候拿在手裡的這玩意,正是特種兵攀登的「不二法寶」——四角倒鉤,可以甩起來勾住目標物體,讓自己有一個著力點,然後順著四角倒鉤後邊的纜繩往上攀爬達到攀爬的目的,張小美之前就試過用這個來勾住了巨型猛獁象頭骨的眼眶部分!

原來剛才陳天回頭接上停留在巨型猛獁象頭骨外部的吳磊、方冰冰和昏迷不醒的魯比洋時,在順著張小美勾住了巨型猛獁象頭骨的眼眶部分的帶纜繩四角倒鉤返回巨型猛獁象頭骨內部的當兒,就先知先覺地帶上了張小美的獨門暗器——帶纜繩四角倒鉤!

沒想到,這個時候真的派上了用場,成功完美地解決了「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如何攀爬上溫泉地下河洞頂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的大難題!

感受到「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那一種火辣辣的眼神,陳天得意地對他們大聲地叫道:「嘿,什麼叫做『經典』?這就叫做『經典』,有木有,有木有?!」

「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個個都興奮地叫了起來:「哇!還是『經典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耶!媽媽再用不用擔心我的學習成績了!」

「看我的!」陳天喊完這一句后就瀟洒地一揚手,幽暗之中,只見張小美的獨門暗器——帶纜繩四角倒鉤劃出了一道閃電一般的直線,「呼」的一聲帶著呼嘯的風聲,「咔擦」一下就準確無誤地勾住了溫泉地下河洞頂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

「精彩呀!」「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看到這一幕,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掌拍腫了!

魔卡少女櫻–追求 陳天是何等審時度勢的特種兵王,在看到「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那士氣大振的樣子,馬上知道趁著這個士氣高漲的時候乘勝追擊是此刻最好的選擇了。

於是陳天當機立斷,迅速用手扯了扯勾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的四角倒鉤下的長纜繩,在確定這繩索穩妥了之後,馬上朝「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喊了一句:「我先上,你們學著來!」

說完后,陳天也不啰嗦,馬上用自己強如鐵鉗的雙掌緊抓著四角倒鉤下的長纜繩,虎眼一瞪,整個人就如同腳踩五彩祥雲一般「噌」、「噌」、「噌」地往溫泉地下河洞頂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直衝而上,動作和頻率快得令人難以置信!

「我去,這也太虎了吧?」「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個個都看傻眼了!

如果說之前張小美的姿態像是一隻敏捷的靈猿的話,那陳天此時的姿態就活脫脫是一枚騰空的小火箭啊!

什麼叫做實力上的碾壓?

這就叫做實力上的碾壓,是讓那一種「只有被模仿,從未被超越」的巨大實力優勢,令到一幫在華夏特種兵精英選拔賽中被一號boss挑選出來的王牌特種兵精英都俯首稱臣的恐怖存在!

眨眼功夫,陳天已經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上的帶纜繩四角倒鉤,攀登到了溫泉地下河洞頂高懸在空中的那些鐵索上,旋即利用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穿過兩條粗大的鐵索,然後厲聲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喊道:「快跟上喲!」

說完陳天整個人一盪,就如同羽化登仙的仙人一般,「嗖」一聲凌空飛渡,瞬間消失在溫泉地下河的上空! 幽暗冰冷的溫泉地下河洞頂,只見英雄無敵的陳天單單地依靠著手裡的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高速地飛渡著!

由於陳天把自己的身子弓成了一張帆的形狀,減小了受力面積,同時也就減少風的阻力,於是飛渡的速度快得驚人,「嗖」、「嗖」、「嗖」的破空聲在狹小的幽冥空間裡邊聽起來十分刺耳,加上迴響聲的共同作用,極大地震撼著「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

說句真心話,「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無不都被陳天這種英勇無畏、捨我其誰的幹勁所深深地感染到了!俗話說,跟著頭狼有肉吃,那現在跟著陳天沒毛病!

尤其是陳天的頭號小迷妹白天娥,在目睹這一壯舉后「叮」、「叮」兩聲秒變桃花眼,十指交叉地擺在芳心亂撞的胸前,暗自呢喃道:「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色雲彩來娶我,我猜中了前頭,可是我卻猜不著這結局……」

白天娥還暗自沉浸在對陳天的花痴中不能自拔時,旁邊忽地傳來夏馬威極為誇張的叫喊聲:「哇,飛都那麼帥,好瀟洒啊!這就是傳說之中的超人……哦不,蝙蝠人呢!」

我去,夏馬威那嘶啞粗獷的鴨公嗓在這個時候,真是大煞風景好不好?

白天娥心中那搭乘陳天的七彩祥雲、伴隨陳天遨遊天際的美麗畫面頓時隨著夏馬威的鴨公嗓「咔擦」、「咔擦」、「咔擦」地化為了片片碎片,掉落了一地!

被打擾到了少女美夢的白天娥氣得跺了跺腳,沒好氣地對夏馬威嬌斥道:「怎麼又是你來壞我的好事呀?再說了,是蝙蝠俠,不是蝙蝠人好不?」

「好的,好的,陳隊長是蝙蝠俠,不是蝙蝠人!」被白天娥這麼一訓斥的夏馬威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不由得在他那張胖臉上堆起油膩的笑容來,悻悻地對白天娥笑道。

「指南針」探險隊副隊長許正陽有些哭笑不得地望著白天娥和夏馬威,故意「嗯哼」地咳嗽了一聲,然後正色道:「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那鬥嘴?要知道這裡非久留之地,陳隊長和張小美還需要我們的支援,還是快些啟程跟上陳隊長的步伐吧!」

一旁的吳磊也忍不住開腔,幫著許正陽勸說道:「許隊副說的太對了,夏馬威你別老是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張小美!張小美雖然脾氣有點大,做事有點衝動,但是幹勁還是十足的,你不要因為她是女孩子就小看她呀!」

夏馬威一急,馬上扯開嗓子叫嚷起來:「嘿,什麼話呀?我哪裡敢小看張小美喲!我一直都把『指南針』探險隊的女隊員當成親媽來對待……哦不,親姐妹來對待!」

望著夏馬威那急著為自己辯解的緊張神情,吳磊忍俊不禁地咧開嘴笑道:「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指南針』探險隊是一號boss花了很大心血和很多心思組建起來的,『指南針』探險隊的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沒錯沒錯,『指南針』探險隊的每一個人都很重要!對了吳磊,你還背著魯比洋那臭小子呢,重不重呀?魯比洋之前是我們『西北狼』的工兵,一直都是我罩著的小弟,讓你來背不太合適!來,讓我背他!」夏馬威笑著說完后,就伸手硬是要去搶吳磊身後的魯比洋。

吳磊拗不過倔強的夏馬威,只好笑著對夏馬威說道:「嘿,既然你誠意拳拳地請求,那我就老實人不客氣了呀!」

夏馬威一邊利索地把依舊不省人事的魯比洋背上自己的身後,一邊對吳磊說道:「我人高馬大力氣足,你就別瞎操心了啊!你先擔心你自己能不能爬上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的這條張小美的獨門暗器——帶纜繩四角倒鉤上再說吧!」

「哈哈哈,再怎麼說我也是『霸道小龍王』呀,看來我不露一手,還真的會被你這大塊頭看扁呢!那我先來,你們跟上喲!」吳磊說完也不多做推辭,「唰」地縱身一躍,整個人平地而起,就極為迅猛地攀到了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的四角倒鉤纜繩上!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嘿,動作還挺麻溜的呀!」夏馬威不由得叫好道。

「注意安全喲!」昂起腦袋密切關注吳磊動態的白天娥忍不住發出了關切的警示。

面對夏馬威的恭維和白天娥的提醒,吳磊歪了歪嘴巴也不多廢話,手腳一起用力,「噌」、「噌」、「噌」地就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的四角倒鉤纜繩,快速地朝溫泉地下河的洞頂發動了衝鋒!

如果說剛才陳天的姿態如同一枚「突」、「突」、「突」騰空而起的小火箭,那麼現在吳磊的姿態就像一隻「霍」、「霍」、「霍」朝上直竄的大金龍!

兩者各有千秋,但是都擁有同樣的一個特點,那就是「快」如閃電!

眨眼功夫,吳磊就以極為令人咋舌的速度,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的四角倒鉤纜繩,快速地來到了朝溫泉地下河的洞頂!

果然不愧為「霸道小龍王」呀,人如其名!

「太牛啦!」夏馬威和白天娥不禁開心地叫道,就連穩重老成的許正陽也忍不住點頭。

此時此刻,吳磊高高地懸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頭頂,單手抓著纜繩,「嗖」地騰出一隻手來,然後從腰間掏出了早就別在那裡的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

在溫泉地下河洞頂的吳磊掏出了這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便朝底下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喊道:「嘿,各位,我先走一步咯,你們快些跟上哈!」

在吳磊得意無比地喊了一句之後,吳磊馬上身子一傾、雙腿一蹬,依靠著手裡的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唰」、「唰」、「唰」地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高速地往溫泉地下河黝黑的遠方飛渡而去!

要不要這麼帥氣的喲,我的小霸王?!

這個時候,看到吳磊帥氣無比的這一幕的夏馬威感到無比興奮,大聲喊道:「哎喲,快如閃電喲,看得我心痒痒的,我這就和他競速去!」

說完,夏馬威馬上對一旁的白天娥說道:「好白天娥,幫我一個忙,行不?拿一根皮帶把魯比洋固定在我的背後,我這就要上去和吳磊競速去,抓緊時間趕上他!」

「啊,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干?大笨馬,你行么?我指你背著魯比洋,會不會負擔過重呀!」聽到夏馬威的這話,白天娥有些擔心地詢問道。

面對白天娥的質疑,夏馬威馬上迫不及待地說道:「哎喲,白天娥你和我可是在『西北狼』的時候就是老相好的啦,你居然不相信你的『西北軍第一勇士』?哎喲喂,如果你信不過的話那你就把自己都綁上,我帶你們兩個人飛!」

白天娥無奈地笑了笑,聳了聳肩對夏馬威說道:「嗨!免了免了,你帶上魯比洋飛就行,我自己可以!」

夏馬威咧開嘴笑道:「那待會你看到我大顯身手的時候,不要激動不要尖叫!」

……

那邊陳天雙手緊緊地攥著那一跟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順著固定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高速地往溫泉地下河黝黑的空間之中飛渡,那種「老司機飆快車」的感覺十分驚險刺激!

底下是「咕咚」、「咕咚」、「咕咚」不斷冒著熱氣的溫泉地下河,耳畔是「呼啦」、「呼啦」、「呼啦」不斷掠過耳畔的刺骨冷風,眼前是「唰」、「唰」、「唰」不斷變換的場景,讓求戰欲、望十分強烈的陳天大開眼界,直呼過癮!

「爽啊,比過山車還刺激一百倍呢!」陳天不但沒有半點害怕,而且還有點興奮,畢竟這一次的飛渡溫泉地下河比之前飛渡「絕情崖」還要驚險,這讓勇於挑戰、無所畏懼的陳天能不心花怒放嗎?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陳天精芒迸射的虎眼忽然看到了就在前方,赫然出現了一個黃豆粒般大小的光點,而且隨著陳天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上的不斷推移而變得越來越大!

看到這個不斷變大的光點,陳天心裡邊不由得「咯噔」驟然一凜,暗自尋思道:「咦,那是什麼?難道是……難道是出口?」

嘿,這不就是傳說之中什麼「勝利的曙光」嗎?

希望來了!

但是即便是看到勝利的曙光,陳天心裡邊依舊沒有麻痹大意,因為即便是可以衝出這個溫泉地下河,也絕對不是代表著結束,而很可能是代表著開始!

新的征程,新的戰鬥,新的困難的開始!

想到這,陳天「嘶」地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堅持用自己已經酸麻脹痛的雙掌緊緊攥住那一根超級合金碳素登山棍,讓在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上飛渡的速度再加快一點!

陳天張大嘴巴,大聲怒吼道:「沖啊,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啊!無論前邊是刀山火海,還是萬丈懸崖,我陳天絕對不會眨一下眼睛!」

多麼豪邁啊,我的特種兵王!

隨著「唰!」的一聲,陳天的眼前駭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強烈的陽光從洞口外投射進來,驅散了陳天身上的黑暗和陰冷,讓陳天有些廓然開朗的感覺!

看到這一幕,陳天心頭一喜,瞬間不顧一切地張開手臂,整個人如同飛翔的蒼鷹一般,「嗖」地朝前方飛去!

離仙,我來啦! 李棟在菜園忙活了一下午,順便請人整治了一下承包幾塊坡地,等回頭種上油菜,總好不過空着。

“幾塊水田回頭也玩好好倒騰倒騰,搞搞稻花魚之類不求多高產量,多少賺回本錢來酒行。”

別看李棟農莊承包地塊不多,可也有一百多畝,全空着太浪費了,多點項目到時候客人還有個玩的地方。

“不行啊,農莊還得固定僱兩人。”

一百多畝地,李棟一個可倒騰不起來啊,總不好天天請零工不是事啊,夕陽西下李棟扛着鋤頭,挎着籃子向着村裏走去沒曾想碰到韓小海開車回來。

“小海回來了?”

“李老師啊,忙呢?”

邪王嗜寵:醫妃太傾城 韓小海探出頭掃了一眼李棟穿着打扮,真是當自己是農民了啊,心說這人地咋想的啊。

“給菜地除除草。”

李棟招呼一聲就走了,一會小豬仔送過來,李棟就準備回着78年了,九天了,算算時間這會回去該是早上四五點鐘了,可不能再晚了,要不容易碰着早起的撿糞人。

那可說不清楚了,韓小海看着走遠的李棟嘀咕一聲,回到家裏,少不了說道兩句,韓衛國被韓小海嘴碎的有些煩了。“你知道啥,人家前幾天光是幾瓶酒就賣了二十多萬,瞎說啥啊。”

“啥?”

正啃着黃瓜的韓小海一哆嗦。“爸,你沒喝多吧?”

“你啊,算了,信不信隨你。”

韓衛國這幾天都嘀咕這事,見着兒子似乎不相信微微搖頭,算了,別說韓小海,自己這幾天都覺着這事不真實。

“啥酒啊?”

“茅臺。”

“老茅臺?”

還別說韓小海還真懂一點,這小子心裏嘀咕,這個李棟哪裏搞的這些好東西啊,小瞧了啊。

李棟可不知自己賣酒的事讓韓衛國好幾天沒睡好,這會正逗弄剛送過來豬仔,十多斤,價格一點不比三四十斤便宜。“東西準備差不多了。”

上秤,自行車加上裝置的燈坐墊,五十斤,一大包鬧鐘十斤,豬崽子十五斤,熟牛羊肉十斤,鮮羊肉五斤,銅鍋加上火鍋料,調料差不多五斤。

“兩套秋冬外套,兩雙勞保鞋,小娟一雙秋天穿得鞋子。”

再有就是李棟爲自己準備參加婚禮的呢子外套,皮鞋,西裝褲,好一頓收拾一下,李棟這一身筆挺筆挺。“帥氣,不知道會不會搶了新郎的風頭,那可不太好。”

太帥了,李棟覺着這可咋辦啊,唉,回頭不行自己戴一帽子。“差點忘記把抄寫的筆記帶上了。”

“對了,還有大馬士革刀,上次野豬太危險,得帶上防身。”

零零散散的物品加起來,一百六十多斤,少一點安全些,李棟用一被單打包好綁在自行車後座。

關好了院子大門,李棟扣上房門,這才推着自行車,牽着小豬仔進了臥室,關好窗戶,準備出發。

“啓動。”

一眨眼,李棟再睜開眼,出現韓莊外小樹林,這會天還黑沉。

“還早啊。”

140:25:54

250

2018.9.14

李棟等了四周沒動靜,這才推着自行車,牽着小豬仔出了樹林。

進了莊子口李棟完全放鬆下來,這會天還早,倒是沒人起來了。

打開院門,剛進院子,房門就開了,小娟握着柴刀直盯盯看着李棟。

“達達?”

“小娟,你咋起來了,吵到你了。”

李棟把自行車停下來,小娟揉了揉眼剛沒注意這會兒纔看清,有些不敢相信又揉了揉眼睛這纔敢確定,自己達達竟然帶回來一輛自行車,這可是隊長爺家沒有的,全莊子第一輛自行車啊。

“乖,去睡吧。”

李棟沒想到吵醒這丫頭,自己很輕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