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外邊的傭人聽到這叫聲,連忙跑了進來,一看到何喬喬手上的鮮血,都嚇得蒼白了臉色,劉叔馬上打了醫院的電話。

而蘭嫂急急忙忙跑了過去,一把推開老太太,扶著何喬喬坐下,「少奶奶,快,讓我看看傷口。」

何喬喬把手移開,蘭嫂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好深的傷口,必須去醫院了。快,阿萍,拿醫藥箱來先止血。」

「好,好!」萍嫂趕快拿了醫藥箱過來,用紗布先替何喬喬巴扎了,但是傷口深,紗布很快就被染紅了,何喬喬疼的滿臉的汗水,臉色蒼白,牙齒顫抖著。

陳老太看到這情形,獃獃地站在一旁,陳寶梅則急忙問道,「喬喬,你沒事吧。」

而何喬喬疼的說不出話來。

蘭嫂不悅地看了陳老太一眼,也顧不上主僕有別了,說道,「老太太,您傷著自己倒不要緊,別傷著我們少奶奶呀。」

「……」何喬喬臉色如死灰一般,嘴唇都發白了,蘭嫂和萍嫂兩個人,一起攙扶著她走出客廳,上了車,直奔醫院。

陳老太和陳寶梅站在客廳里,看到滴到地上的血,兩個人都愣住了,臉色灰白。

「媽,你真是,現在把喬喬傷了,怎麼辦?你忘記她那個老公多厲害了嗎?」陳寶梅抱怨道。

「我,我沒想傷她,我就是想嚇嚇她,讓她放了妤萱,是她自己衝過來才傷到的。」陳老太嘴硬地說道。

「不是我說你,你確實太偏心了,之前喬喬對我們多好,給你那麼多錢,這妤萱都要殺害喬喬了,你怎麼還一直偏袒妤萱呢?」陳寶梅說道。

「我不是不想妤萱坐牢嗎?誰知道會變成這樣。」陳老太不悅地說道。 御書房的燭光很亮。

比她的鳳來殿還要亮一些。

因為夜間看奏章,眼睛有些費神。

已經有些夜深了。

神佑站起來,轉了轉身體。

有點疲憊。

本來這些工作,皇上應該來做的。

之前神佑給皇上做了一大部分工作,篩選了再給他看著重的。

皇上畢竟也能處理一些事情。

這幾天,皇上卻忙著照顧婉貴妃,人影都不見。

這些全部都得神佑處理。

神佑要求全面備戰,並不是一句話,相應的政策也要實施下去,新政策就會有不同的反應。

無論好壞,都要及時處理。

她走了幾步,走到了那暗門處,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按鈕拍開。

門開了。

裡面現在整理的很整齊,各種資料,木頭,都放置的很規整。

船也一艘一艘放置的極好。

神佑看著這些船,臉上表情有點溫柔,也有點難過。

「呵,你還記著這些東西,卻忘記了我。」

神佑自己低語了一句,卻再看不進去奏章,準備出去透透氣。

黑夜中,她騎著一騎黑騎,隱入黑暗。

婉蓉院。

湖水波光粼粼。

立冬之後,天氣漸冷。

今夜月色也陰暗。

可是婉貴妃還是想出來散心。

她覺得屋子裡太悶,悶的喘不過氣來。

一副隨時窒息的模樣,皇上只好牽著她的手出來散心。

湖邊的亭子,冷風很冷。

不過婉貴妃要來,自然要布置好炭爐,還要掛滿燈籠,才好賞景。

宮女們井井有條的準備著。

就婉貴妃出門散心這一趟,大概就花了民間一家人一年的炭火錢。

今年氣候還算正常。

春暖,秋涼,夏熱,冬寒。

剛剛坐下的時候,婉貴妃還挺開心的。

吹著涼風,可是亭子很熱,一點都不冷。

熙皇唐希以前是不會在意暖熱,不會覺得燒炭浪費的,因為作為皇子,再窮也不會窮到他,他生活的都是剛剛好適宜。

可是上次一路來熙城逃難的路上,卻經歷頗多。

此刻在亭子待的都有些熱的冒汗,他坐不住,來回的走,忍不住感嘆了一句:「賣炭叟,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聽到這句詩詞,婉貴妃面色有點不好看,剛剛開心的情緒一下子消失了。

因為這詩詞是最近殷家少夫人,也就是申國小公主李伊仁作的。

立冬開始,殷家少夫人居然給貧民施炭,而且是有規律的一個個登記記錄。

讓真正缺少炭的人家能領到炭。

雖然不多,但是也是一片心意。

如今熙城倒是有不少人稱頌殷少夫人。

那些過往的荒唐事,似乎都被掩蓋了。

而殷少夫人和皇后是姐妹,婉貴妃只要想起和皇後有關的,都不開心。

她雖是有心計的女子,可是懷孕的時候也十分敏感易怒。

「皇上你是不是想起來皇后了,你是記起來曾經的事情嗎?」

「未曾,朕雖然努力的想,卻總是一片空白。」熙皇有些苦惱的道,他真的想不起來過往。

「可是皇上,您現在每次說話,三句之內必然要提起皇后,或者是和皇後有關的人和事。」婉貴妃說完這句話已經淚流滿面,眼睛通紅,整個人似乎都激動的在顫抖。

「您若是想起往事,那臣妾呢?臣妾算什麼?臣妾和肚子里的孩子怎麼辦?如果真那樣,還不如現在就一死了之。」她哭的越發厲害,甚至一副真的想跳進湖裡的感覺。

熙皇愣住了。

他沒有想起往事,也沒有感覺到自己總提皇后,他看皇后總是有些自卑,不自覺的對皇后很是崇拜,皇后一點點的小動作,他都會牢記在心,可是心底還是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自己喜歡的是婉兒,甚至只要想起皇后再多一點,他都會覺得羞愧。

之前一直是覺得那樣想的話會對不起婉兒,可是被婉兒這麼一說,他忽然發現,他羞愧是因為他覺得會對不起皇后,覺得自己不配那樣想。

他發現自己雖然沒有想起過去的事情,卻再次的喜歡上皇后。

每日上朝幾乎都成為一天最幸福的時候,因為那時候可以和皇后一起上朝。

剩下的時間,似乎都在等待上朝的時候。

可是看著面前的婉兒,他又悚然一驚。

自己到底是如何了?

婉貴妃哭哭啼啼,見到皇上居然在發獃,沒有拉自己,也沒有哄自己,哭的越發厲害。

夜色沉沉。

眼看就到了皇宮裡了,卻聽到一聲聲的哭喊聲。

都是短促又驚恐。

樹林里的這群殉身者都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

莫非是有陷進。

一群人圍著米勒。

米勒畢竟是皇子的附從,地位比他們高。

米勒這時候想起來,一開始進林子就不對。

這麼大一片林子,居然這般寂靜,不是因為黑夜,黑夜中樹林其實更不應該如此安靜。

除非這林子有更加強大的存在。

他朝四周看,四周都是殉身者,他應該很安全,也沒有別的東西。

可是他還是覺得很心驚。

他忽然覺得腳有些癢。

他低下頭,忽然看到自己腳下居然布滿了蛇。

一條一條又一條朝他爬來。

「啊……」他尖叫起來。

殉身者也尖叫了起來,聲音短促沙啞,因為他們成為殉身者這一日,就被割去了舌頭,把身體奉獻給大帝了。

林子里有蛇,無數的蛇,他們像是走進了蛇窟。

他們沒命的往外跑。

可是跑了沒有幾步,卻發現黑暗中有一閃一閃閃爍的亮光,等他們靠近了,又沒命的往回跑。

那亮光居然是神狼的眼睛。

在大帝之國,狼是地位很高的東西,屬於他們崇拜的動物之一。

可是現在這樹林里好像忽然就有無數只狼。

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似乎在彼此交流。

一個殉身者跑的最快,結果米勒只是一回神的時候,那個殉身者就被神狼給咬碎了,撕扯開來。

他們只能瘋狂的調轉方向繼續跑。

米勒跑的尤其快。

他聽到身後不停有狼撕咬到肉的聲音。

還有殉身者們急促的喊叫聲。

地上還有蛇,背後有狼,他繼續往前,往前,拚命的跑。

終於,他跑出了林子。

一下子鬆了一口氣。

難怪這片林子被稱為他們的禁區,難怪這片林子沒有什麼守衛,他簡直是進了魔窟一般。

他身後還有兩個殉身者。

一起沖了出來,林子後頭還有喊聲,撕咬吃肉的聲音,蛇行沙沙沙的聲音。

米勒衝出來,覺得劫後餘生。

可是他一抬頭,忽然看到面前的黑騎,黑騎上的女子。

他愣住了。

這一刻,他覺得大帝之神在保佑他,他一定是被神眷顧的子民。

眼前居然就是熙國皇后。

也是他和三皇子日思夜想的女子。

她在馬背上,比帝國最美的畫上的女子還要美百倍,她有點哀傷,讓他看一眼都覺得心痛。

「抓住她,抓住她!」米勒心痛又興奮的喊道。

兩個殉身者已經受傷,不過此刻還是拚命往前跑。

企圖伸手把那馬背上的人拽下來。

忽然,米勒就看到一隻巨大的狼沖了出來,一口叼住了一個殉身者,他還來不及尖叫,那殉身者就和狼一起消失了,只是余留那狼頭頂的一抹淡綠幽光閃過。

另一個殉身者沖了上去,到了跟前的時候,那黑騎忽然揚起身體,抬起馬蹄,一腳把他踹飛了。

准準的踹在心上,就見那殉身者落到地上,再也不動了。

而眼前就剩下他一個人,和對面馬背上的女子。

那女子,如神一般。

「外族人?」神佑開口問道。

米勒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說第一句話,他能聽懂她們的語言。

他語言天賦很好,也會說。

不過此刻還是裝作聽不懂對方說話一樣。

他比劃著手腳,臉上露出和善又迷茫的微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