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夜歌公主撕心裂肺的吼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姜英雄帶不回希望的火種,我們的結局也只有一個,現在我們獸人國也是岌岌可危,現在我們一定要堅強,應該就是今天晚上姜英雄應該會回來了。」

三眼獅王現在還稍微保持著理智道!

「我們秀人國願意和你們人族聯盟,而且秀人國也會偷偷的轉發其他種族請求他們聯盟,讓他們明白當前的戰爭的形態。」

西亞國王也猶豫了很久道!

「不用了!人族已經滅亡了,沒有我們需要保護的東西了,我們已經損失了最後一片凈土,夢城也被佔領了,而夢城作為神族西南蠻荒的根據地,只求西南蠻荒的這些種族們自求多福吧!」

夜歌公主神情已經有些恍惚的說道!這一刻他的整個心都死了。

「對啊!作為公主並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子民,我們也沒臉在回去了!」

晚霞公主也哭紅了眼道!

「那你們好歹可以留在無憂國啊!至少你們在這裡衣食無憂是安全的。」

西亞國王心腸其實無比的好,願意收留這群被神族衝撞得支離破碎的人。

「不了!我怕連累到你們,」

說著夜歌公主徑直的朝著無憂國的出口走去。

「那你們好歹等你們的英雄國王回來啊!得今天晚上才能算第三天啊!你們的國王都還不一定會放棄,你們憑什麼放棄!」

西亞國王的話可能吼醒了晚霞公主,他看了看哪個停在那裡的傳送器沒有說話,徑直的發起了呆來,他多麼希望姜辰能夠回來幫她一把,但是又多麼希望她不要回來,因為幫她們得需要付出多少她已經難以統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無憂國古老的滴水計時法也一點一滴的記著,只要下面那個大水桶滴滿就代表姜辰可能永遠不會回來了。

而姜辰來到喜馬拉雅山半山腰的時候直接跳傘下去的,這個飛機根本無法停靠,而這個戰鬥機的人也讓他走了,或許他是唯一和姜辰對話過或者單獨相處過的人,回去可能會成為名人,而姜辰在半山腰上,沒有任何防寒措施一步一步的向山頂爬去,此刻山上已經颳起了暴風雪,還好姜辰現在已經不是一般人體質,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嚴寒朝著山頂爬去,看了看時間已經11點了,自己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回不去那就真的回不去了。

而無憂國的將領們也在焦急的等待著,水滴沒滴落一滴,他們的心就會更加捏緊一刻,彷彿這個水滴不是滴在水桶裡面,而是滴在眾人心上的一樣。

「不行了!我不能睡,我得打起精神,天下大陸還需要我還等著我呢!我得回去!得回去!」

姜辰頭髮眉毛都結了厚厚的冰渣,巨大的暴風雪吹得他看不起面前的路,如果自己真的是神那自己這個神也未免太弱了一些吧!就連爬個珠穆朗瑪峰都爬不上去。

此刻姜辰完全跪在地上往上面爬,而當他的手已經摸不到更高的位置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應該已經到達了山頂,巨大的缺氧已經讓他的神智變得有些不理智寒冷也讓他渾身凍傷了,他拿出無憂國古老的法器高高舉起,發出了內心的吶喊。

而無憂國長老以及國王看著水桶裡面的水已經乾淨,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道!

「實在很抱歉!他沒有回來!也意味著永遠回不來了!」

這一句話像一顆雷炸了各位將領頭上一樣。

所有人眼裡瞬間溢滿了淚水。

「回不來也好啊!至少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一個好覺了!這本來就不應該是他的宿命!」

說著夜歌公主站起來,轉身就準備往回跑,她感覺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她已經流了太多的淚水已經不想在眾將領面前哭了,畢竟自己以前是叱吒風雲的瑞雯將軍,如果恢復了女兒身也是刁蠻任性的夜歌公主豈能一直像個柔弱女子,不過他想姜辰啊!真的好想他,他已經愛上了他了,感覺愛在了骨子裡,但是愛他又不想讓他在受傷害,所以寧願他回不來了,但是她真的好難過。

「水還沒有完!這不是還有一滴掛在邊上沒有滴落下來嗎?」

人族戰士小風拚命的喊道!

而聽到這聲音所有人都向水桶看去。

「這一滴馬上就要落下來了!已經來不及了!」

說著這一滴水滴落了下去,落在半空中的時候猶如一把利劍朝著每個人的心臟從天而降,就在這水滴將要撞擊水面的一瞬間,水晶傳送器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開始猛烈的旋轉了起來。

「回來了!他回來了!」

西亞國王也驚訝不已的喊道!沒想到最後一秒居然會有奇迹發生。

當姜辰凍得瑟瑟發抖,頭髮上眉毛上,全是冰渣,渾身都被凍傷躺在傳送器裡面的時候,所有人第一時間沖了上去。 「姜辰!你終於回來了!你知道我好想你!你還是沒有拋棄我們!」

夜歌公主喜極而泣,臉上的淚水不停的滑落滴落在姜辰身上。

「夫字天出頭,大丈夫說過的話一言九鼎怎麼可能誓言!」

說出這一句話以後姜辰便昏了過去。

「快立馬送到病房去!他現在全身大面積凍傷,我必須馬上給他治療!」

說著眾人連忙把姜辰送進了病房,而晚霞公主用著自己獨有的療傷術的雙手開始給姜辰治療,夜歌公主在一旁無比心疼的感慨道!

「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才傳送回來,這麼艱難他都沒有放棄我們,看來我們還不是最後放棄的時候。」

「對!他回來了!我什麼都安心了!」

道爺不好惹 晚霞公主也發自內心的感慨道!感覺這個世界真的需要男人,太多太多事情女人是扛不住的,得需要一個寬大的肩膀和胸懷來依靠。

兩天之後姜辰才從昏迷中漸漸醒來,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看來是成功回來了!」

「你身體沒事兒了吧! 我明明超兇的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晚霞公主立馬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大礙!只是皮外凍傷而已,你不知道我要去我們那裡最高的地方珠穆朗瑪峰迴來,哪裡海拔8700多米上面常年積雪我又沒帶厚衣服差點死在上面好在是回來了,對了!你們所要的東西我都帶回來了,現在我們可以回夢城,我們人族夢想綻放的地方好好的強大我們的國度了。」

當姜辰說這番話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沒有人敢回答姜辰的這個話題,甚至他們的眼神有些閃躲,倒是西亞老國王開口了道!

「夢城被神族滅了,80萬人族守城大軍全軍覆沒,200多萬居民一半死一半被俘虜了,整個夢城成了神族人新的根據地。」

「他嗎了個巴子!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姜辰頓時氣得眼珠通紅道!

「就是在你走的這三天,接下來可能便是獸人國或者矮人國了」

「他嗎的!我姜辰發誓我不讓神族人血債血償我將拿我人頭祭奠整個夢城死去的百姓。」

「我們做夢都沒想到神族會去攻擊夢城而且如果沒有傳送陣的話,光靠他們浮雲的那個速度想要攻擊到夢城3天時間是遠遠不夠的。」

「我想他們肯定藉助了什麼拖動浮雲,或者又研究了什麼更加高科技的魔法東西,但是我們不用怕他們,我們現在有了和他們抗衡的東西,我已經帶回了我要帶的寶貝們。」

說著姜辰拿出了乾坤袋晃了晃。

「裡面都有什麼啊?」

眾人無比好奇道!

「有太多你們想不到的東西了,西亞國王你也可以看看現在我們拿什麼東西和神族抗衡,你們看了在決定和我們聯盟不,對了給我找一大片空地出來,我帶了很多我們現代人過來」

「什麼!你連人都帶過來了!你不是說只帶武器嗎?」

「沒辦法有很多武器我都不會使用,必須得讓現代人交,而且人可是最寶貴的財富他們裡面有科技和知識」

很快就來到了無憂國最大的廣場,西亞廣場以老國王命令的,並且老國王已經擺了一條長長的食物長桌,準備招待這些遠方的客人。

姜辰拿出了乾坤袋道!

「把所有的人給我釋放出來!」

很快剛才還空曠的廣場裡面多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大概有幾千人之多,這些人一出來看著這耀眼的太陽和周圍的一切景物頓時驚訝得不能自理。

「我們這是在哪兒?」

「這是迪拜還是阿拉伯啊!」

而裡面還不乏有很多M國人飆著英語大家都四處張望有些女的則自己哭泣了起來,可能是嚇到了。

而這個時候姜辰站在了廣場最上方的石頭上,向著這幾千人道!

「各位來自地球的同胞們你們好,歡迎來到天下大陸,而我作為運送者是我幫你們帶到了天下大陸,首先你們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你們是受上天所眷顧的人善良的人有用的人才會被請到這裡來,請你們來這裡是想讓你們幫幫忙,幫誰呢!幫我們的同胞人族。」

「什麼人族啊?」

下面一些人開始好奇的問道!

「就是我眼前的這兩位漂亮的公主,他們分別是人族的晚霞公主和夜歌公主,人族本來之前無比幸福的生活在天下大陸就和我們當年生活在地球上一樣,但是外來侵略者神族他們懂得魔法,他們擁有魔法戰爭,開始侵略人族的土地,殺害人族的百姓,就在三天前人族最後的一個城市夢城也被神族所侵佔被殺害了200萬百姓,其中裡面有孩子有老人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也是留著和我們一樣紅色的血,黃色的皮膚黑髮黑眼睛,他們也是黃,種人只不過是另一個世界的黃,種人,他們萬般無賴之下通過通靈鏡求助於我,把我帶到了這個大陸我代表地球遊俠的身份,相當於我們是遊走在天地間的俠客來幫助他們,但是我一個人的能力太小了,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對!求求你們幫幫我們,我們的國家和人民都被奴役了,我作為公主卻無能為力,神族本不應該屬於天下大陸,他們是來侵佔我們的家園和財富」

夜歌公主流著淚無比楚楚可憐的看著眾人說道,而現場的現代人不光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更被她此刻的淚水所感動。

「我向你們承諾,你們不會上戰場危險的地方,你們只負責傳授技術,指導和教他們怎麼建設,我保證你們一年或者半年就回去,回去以後你們將獲得巨額的財富,和這個世界你們想不到的寶貝,還有可以讓你們多活30到50年,你想想你們生活在地球上可能一輩子默默無聞但是你們來到這美麗的天下大陸,你們可以感受地球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方比如這裡是無憂國,男人和男人都能夠生孩子厲害吧!」

「什麼?男人和男人也能生孩子?」

一下子下面就各種好奇心迸發了出來,看得出他們對這次行程很是驚喜和期待,已經沒有了剛剛出來時候的緊張和害怕。畢竟誰不想讓自己的一生充滿傳奇呢!是想當一輩子的懦夫還是一分鐘的英雄呢! 當女人看到那個久違的面孔時,趙以諾終於不自覺的扯動嘴角。

「老大,怎麼辦?」一個小兄弟趕忙跑過來問道。

「他一個人過來的么?」男人問道。

「目前來看,好像只有他一個人。」

「那就上。」說著,男人緩緩向顧忘走去。

「有事么?」

「光天化日之下,綁架和欺侮女人,這不算事么?」顧忘反問道,眼睛里有一股殺氣。

他一直在隱忍,他知道,對方几十個人,分分鐘可以把自己弄死,所以他必須拖延時間。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么?」男人問道。

「趙以諾是我的女人,當然和我有關係。」

「顧先生,麻煩你搞清楚好不好,趙以諾現在不是你的女人了,你們已經離婚了。」男人提醒著。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爛人,既然知道自己是誰,竟然還敢這麼猖狂!

「誰指使你們來的?」他故意問道。

「這個和你就更沒有關係了。」男人嘲笑道。

「現在,你們放了趙以諾和山貓,以後我不會追究你們的責任,否則,我會讓你們終身殘廢!」

顧忘說的很正經,也很嚴肅。山貓知道,他是真的憤怒了。已經很久了,他沒有在大哥的臉上看過如此凶煞的表情。

「顧先生,您就別在這裡說笑了好么?到底是我們即將殘廢還是你即將殘廢?」男人不屑的瞅了他一眼,說道。

「你說呢?」突然,顧忘的背後,瞬間出現幾百個男人,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長刀。

「別,那個,誤會了,顧總,我只是和您開個玩笑而已,你看你,怎麼搞出這麼大的動靜?」男人對方人多,立即認慫改口說道,語氣里有一絲乞求。

早幹嘛去了?現在知道錯了?山貓別過臉去,看著那些一個個讓人欣慰的面孔,笑了。

「怎麼?現在知道求饒了?不過,好像已經晚了。」

顧忘一個揮手,後邊的兄弟,直接上前抓住男人,一頓爆打,說讓他們殘廢,顧忘自然不會給他們留任何情面。

「顧忘……」不遠處的趙以諾,半眯著眼睛,兩隻胳膊抱著自己的肩膀,緩緩倒了下去……

「以諾,醒醒!」顧忘一邊抱著女人一邊喊道。

可是她卻沒有一絲反應。

終於,事情解決了。對方所有的人都倒在地上,個個不是斷胳膊就是少腿。很簡單,顧忘要用事實讓他們記住,敢動他的女人,後果就是如此下場。

……

「大哥,對不起。」病房裡,山貓低著頭,向顧忘道著歉。

「你道什麼歉?」顧忘抬起頭來,看著病床上的的男人問道。

「我沒有保護好嫂子和孩子。」山貓自責的回答。

真是一個傻瓜,他都已經傷成這樣了,心裡還想著這件事情。

「行了,哪裡來的那麼多事,養好身體就行。」顧忘回答。

其實對於山貓的這番行為,顧忘確實很生氣。沒錯,他是想讓這個男人保護好趙以諾,但那不是建立在要犧牲掉山貓的生命的基礎上的。

凡事都需要斟酌,需要思考,而山貓所欠缺的,恰恰是用智力解決問題的能力。

「嫂子呢?怎麼樣了?好點了么?」山貓繼續問道。

「沒事,她還在昏迷,我過去了,你先在這裡好好休息。」說著,顧忘便直接離開了山貓的病房。

「醫生,她怎麼樣?沒什麼大事吧?」顧忘認真的看著醫生問道。

「她是被嚇著了,最近盡量少讓她出門吧。」

「好好養養身體,一定要讓她保持好心情,情緒起伏太大的話,不利於她的身體恢復。」醫生補充著。

看著病床上的女人,顧忘很是心痛。

事情,已經清楚了。對方已經承認了,是歐陽家的老爺子指使的。

「顧忘……」趙以諾一邊輕輕搖著頭一邊閉著眼睛嘀咕著。

「我在這裡,以諾,醒醒。」男人立即跑過去,緊緊的握住女人的小手,低聲回答。

「顧忘!」突然,趙以諾「噌」的一下子坐了起來,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前方,表情有些獃滯。

「以諾,沒事了,相信我,都已經過去了。」顧忘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說道。

終於,女人忍不住了,撲進顧忘的懷裡,歇斯底里的大聲哭了起來。

「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以為我要死了,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一瞬間,趙以諾將所有的委屈和抱怨都說出了口。

「傻瓜,不會的,有我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男人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說道。

「顧忘,山貓呢?他怎麼樣了?有沒有事?山貓為了救我,他受傷了。」 第五浩劫 她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問道。

「好了,不要擔心了,不要想太多,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他回答。

另一個病房裡,山貓正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休息著。

「咚!」突然,門被踹開。

正當山貓要睜開眼睛看看來者是誰時,一個女人突然趴在他的身上哭了起來。

「嗚……」這個女人,又怎麼了?被人欺負了?還是她欺負別人沒有成功?

「咋了?說過。」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山貓一邊拍著她一邊問道。

「山貓,你疼不疼?」周陽擦了擦眼淚,低聲問道。

她這是在,擔心他么?山貓頓時一陣驚訝。想不到這個女人的心裡,竟然還有自己的位置。

「之前確實很疼,不過現在倒是不疼了。」他緩緩回答。

「你看,臉上,脖子上,胳膊上,腿上,都是傷口,一定很疼吧,當初不讓你去,你還非得去逞什麼英雄,現在好了,躺進醫院了吧?」周陽使勁掐了掐他的胳膊,大聲吼道。

「那不是我嫂子嘛,大哥的女人,我當然得用命來保護。」山貓回答。

此時,周陽吃醋了。

又不是他的女人,他怎麼保護的這麼起勁?該不會是,這個臭男人對趙以諾也有什麼想法吧?她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睛里有一絲懷疑。

「有事說事,這麼看著我幹嘛?」山貓說道。

「你,真的只是把趙以諾當成嫂子?」她直接問道。

山貓一時沒有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不然呢?難不成把她當成媽啊?」 「這個你們就稀奇了,我告訴你們天下大陸的奇特景象是你們無法想象的比如我叫出來兩個人你們不要被嚇到,首先聲明啊!他們不是野獸也不吃人,和我們一樣,出來吧!三眼獅王和三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