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夢裡的那個人,似乎很熟悉。

可她怎麼想不起來,自己認識了這個人呢?

難道自己腦子出問題了嗎?

得了幻想症?

妞妞覺得自己最近,越來越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了。

「你沒事吧?」

耳畔忽然響起男孩子的獨有的磁性嗓音,妞妞側首,看到了一個眼生的男生,「我沒事。」

「可是,看你的臉色,似乎有心事。」男孩子主動坐在了她的身邊,道:「你有什麼心事,可以跟我說。我做你的情感垃圾桶。」

「不用了,謝謝。」妞妞擰了眉頭道,「請你讓一下,我要下去了。」

男孩子黏在座位上幾秒鐘,最後不甘心的讓開了位置。

妞妞從他跟前掠過。

等下了車,回頭看了一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男孩子,心裡生出了抵觸。

她討厭無緣無故跟人套近乎的男生。

尤其是,剛才那個男生不經過她的允許,就坐在自己身邊,這等同於冒犯了。

妞妞掏出手機,給母親撥打了電話報平安。

葉簡汐聽到她平安抵達了,很開心的祝福她,能快樂的度過這一天。

掛斷電話,妞妞馬上去找崔小雨了。

崔小雨跟著一群男女,正在搭建篝火堆。

他們帶來了足夠的烤肉和食物,等下午餐,就在這裡解決。

妞妞也幫他們幹活。

崔小雨本來還擔心,妞妞嬌生慣養的,干粗重的活,會非常辛苦。可沒想到,妞妞手腳麻利的出乎意料。

崔小雨驚嘆的說,「沒看出來呀,你這麼幹練。」

妞妞也覺得奇怪,自己明明不會做飯,也不會搭建東西的,可碰到這些,都很熟練地操作了。

也許,是自己丟失的那段記憶里,學會了這些吧。

……

中午吃完燒烤。崔小雨和十幾個同學,圍在草地上,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妞妞坐在崔小雨身邊,格外幸運的躲過了前幾輪的抽選。

看著同學們或搞笑、或害羞的接受懲罰,妞妞笑的很開心。

可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這次懲罰的男生,是要求親吻現場的一個女生。

而這名男生,恰好是在車上,問她有沒有事的姜元。

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走到了妞妞跟前。

周圍的同學都在起鬨。

姜元眼睛亮晶晶的望著她,說:「我可以親吻你嗎?」

妞妞避開了他的視線,看向了崔小雨。

崔小雨對著起鬨的同學說,「都別鬧了!」

但根本沒人聽她的話。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荷爾蒙爆發的階段,非常樂意看到男女之間搞曖昧。

尤其是妞妞這樣的冰雪美人,不知道跟男生親吻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姜元見妞妞不回答,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想要直接來個深吻。

可不料——

這吻還沒落下去,妞妞甩開了他說,「我有點口渴了,你們繼續玩,我去拿點飲料喝。」

話說完,不理會眾人的勸阻,轉身跑開了。

姜元怔在了原地。

同學們面面相覷了片刻,忽然發出了爆笑。

「姜元,你真是太自不量力了,還想親吻我們的校花,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

「好了,好了,都別鬧了。我們繼續玩下一輪。」

「唉,還期待咱們的冰雪美人,能出糗一次呢。」

「……」

各種各樣嘈雜的聲音,湧入了耳中。

姜元的臉色變得越發的難堪。

崔小雨注意到姜元的神情,慌忙說道:「你別放在心上,女孩子都比較矜持。哪有說親就親的?」

姜元沒搭理她,離開了人群。

崔小雨有點不放心妞妞,想要起身,去找妞妞。

可旁邊的同學拉住了她。

只得留下來。

……

妞妞拿了瓶水,躲在大樹底下,想著剛才的那一幕,心裡生出了不快。

這姜元真是過分,提出這個要求的同學,也不尊重女性。

原以為郊遊就是吃吃喝喝玩玩。

可現在,覺得越來越沒意思了。

還不如約月兒,去逛街有趣呢。

妞妞掏出手機,想給家裡打電話,讓他們派車來接自己回家。

但電話還沒撥出去,眼前忽然投下了一片暗影。

妞妞抬眸,看到姜元神色陰沉的站在跟前,道:「你怎麼過來了?」

「我想問你,為什麼拒絕我?」

「我不喜歡。」

妞妞覺得他問這個問題,莫名其妙。

「呵……不喜歡?」姜元冷笑,語氣嘲諷道,「你裝什麼裝?誰不知道你早就跟別人睡過了?以前還傳言,你懷孕了呢。安清歡,你這故作清高的模樣,也就偏偏外地的學生。我可是跟你同一個學校的,對你的過去知道的一清二楚。臭表子,別在我跟前裝了!」 妞妞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顫抖著身體,咬著齒關說:「假使我真的跟別人發生了關係,也輪不到你置喙。你算我什麼人?憑什麼辱罵我?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做主!把你剛才說的話,都給我收回去,並且向我道歉,否則,我會讓你到警察局,親口說出對不起三個字。」

「哎呦,真是千金小姐的氣派,這是在威脅我嗎?我偏不道歉,你能拿我怎樣?」姜元上前一步,抓住了妞妞的衣領,道:「你是不是很缺男人,我來伺候你呀,保證你舒舒服服。」

「滾!」

妞妞怒喝。

可她的聲音,即便在盛怒狀態下,依舊軟軟的,柔柔的,根本沒多大威懾力。

姜元聽得心頭一盪,哪裡還管其他的?

端看周圍的人,都沒往這邊來,捂住妞妞的嘴巴,便把她往河邊的蘆葦盪里拖拽。

這個臭表子,不是看不起他嗎?

他要好好地教訓她一下!

讓她臣服於自己!

妞妞使勁的掰姜元的手指,「救命……救……唔……」

姜元用更大的力氣,堵住了妞妞的唇瓣,迫使她安靜下來。

妞妞只覺得自己的鼻子被堵的死死地,連呼吸都沒辦法。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腦海里迅速的閃過幾個片段。

一個男孩子圍在她身邊,不停地深情低喃:清歡,我會保護你一輩子。我們永永遠遠的不分離。清歡……清歡……你沒事吧……

一幕幕……卻始終看不清楚,那人的長相,只能聽到對方溫潤的嗓音。

是誰?

到底是誰?

妞妞執著的想要搞清楚,自己腦海里的人是誰。

連身邊最危險的姜元,都忘記了。

姜元把妞妞拖到了蘆葦盪深處,重重的丟在了草地上。然後,抽出自己的領帶,想要把妞妞的雙手捆綁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他身後,將他一腳踹開。

姜元痛呼了聲。

那道身影走到了妞妞跟前,把她扶起來,問:「清歡,你沒事吧?」

妞妞忍著頭痛,抬眸看向了眼前的傅靖安,他的身影似乎和腦海里的那個人合二為一了,「你……」

張開嘴,想要說什麼,餘光里卻注意到姜元,拿著一把摺疊的水果刀,朝著傅靖安刺了過來。

「小心!」

妞妞大喊。

傅靖安察覺到危險,卻沒有躲開,而是將妞妞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噗嗤!

刀子刺入血肉里,發出清晰地撕裂聲。

周圍的空氣和時間似乎都停滯了下來,妞妞眼睛通紅的望著眼前,死死護著她的傅靖安,腦海里再次閃過一個畫面。

同樣的場景,也是一個男孩子,將她護在懷裡,自己迎接刀刃。

是他嗎?

一直以來,困擾她的人,都是傅靖安嗎?

應該是吧。

這世上能捨命替她擋刀子的,除了父母只有真心愛護她的人了。

他不停地出現在她周圍,也是為了提醒她這件事吧。

豆大的淚水,不斷地從眼角滾落。

妞妞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傅靖安只覺得身體一陣陣的疼痛,而姜元也被湧出來的鮮血嚇到了,愣在了當場。

傅靖安趁著這短暫的時間,抓住姜元的胳膊,反手一擰。

姜元的手骨,咔嚓一聲錯了位。

傅靖安握住刀柄,用力的拔了出來。

大片大片的血,嘩啦嘩啦的往外流。

妞妞總算回過神來,脫下外套,想要幫傅靖安包紮。

可傅靖安搖了搖頭,說:「快去叫人過來。」

姜元只是暫時被制止住了,誰知道他接下來,會不會拚死一搏呢?

唯有叫更多人過來,他們才能平安的逃脫。

「你等我,我很快會回來。」

妞妞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兩米多高的蘆葦叢里,只剩下了傅靖安和姜元兩個人,姜元顫抖著沾滿鮮血的雙手,心慌意亂道:「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傅靖安,你之前跟我說,要我把妞妞拖到這裡,好好地教訓一番,你英雄救美。我沒打算真的捅你。」

傅靖安跟他說,安清歡是離不開男人的盪哇。

他們倆聯手教訓安清歡,事後拿錄像威脅她,她肯定不敢聲張。以慕家的財勢,日後安清歡會成為他們的提款機。

他收了傅靖安的五萬,這才跟他合作的。

可現在……

情況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萬一自己被指控強J未遂,故意傷人,不止學籍保不住,甚至可能進監獄里!

「傅靖安,你得幫我說明白情況!我不要被退學!更不要進監獄!」姜元激動地撲上來,瞪著傅靖安,滿目的癲狂。

傅靖安翹起唇角,勾勒出冰冷的笑容:「你是傻子嗎?我說什麼,你就相信什麼?」

「你故意騙我的?」

姜元總算反應了過來,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騙局!

「你還沒笨到家呀。」

傅靖安的話,驗證了姜元內心的想法。

姜元惱火異常,「你個混蛋,竟然敢設計陷害我,我要殺了你!」

他抬起自己完好的左胳膊,想要把刀子奪過來,可就在這時,傅靖安忽然拉住他,猛地往地上一倒。

刀子精準的刺入了姜元的心臟,他聽到胸腔里,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

「再見了,姜元。」

傅靖安低喃了一句。

「你……」

姜元想說什麼,可剛開了頭,傅靖安把刀子拔了出去,巨大的疼痛襲來,餘下的話頓時被迫消音了。

妞妞帶著老師和同學過來,恰好看到姜元撲向傅靖安的一面。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超級股民 這姜元平日里,根本不和別人說話,沒什麼存在感。

可今天竟然做出這種事。

眾人七手八腳的上前,想要阻攔姜元。

下一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