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大家一時之間都沉默了下來。

這大概就是電視劇和電影的最大區別。

電影就算投入再大,但只要觀眾肯買賬,票房就能讓投資方笑出來,而電視劇則不然。

楚陽到現在還記得,某個姓汪的編劇就說過,《覺醒年代》居然是賠本的……

有口碑有收視有熱度,但依舊賺不到錢,所以地球華夏電視劇價格的天花板也就兩三億的樣子,《新三國》創造。

藍星這邊情況無疑要好不少,不然也不可能出現《帝國(三)》這樣10億+的大製作,但再高估計也是賠錢的命。

雖然沒有明確的天花板存在,但首輪播放權撐死了每個台賣個一、二億,再往後的次輪、三輪、四輪價格就開始越來越低。

唯一可能創造奇迹的大概就是網路播放了,但這玩意局限性也不小,如果楚陽真的幾十億往《西遊記》身上砸,那他們想來想去,唯一能想到的解釋就是為愛發電了。

7017k 錄製結束,回到公司。

李問明又來了,現在簡淵看到李問明就有點頭疼。

其實很正常,畢竟員工看到老闆都是會頭疼的。但簡淵的問題還特別一點,李問明總是搞一些騷操作,讓人有時候措手不及,這大概就是老闆的通病。

簡淵看着李問明,做好了麻煩事即將來臨的心理準備:「老闆,有什麼安排?」

「那個,錄音完事了?」李問明問道。

簡淵點點頭:「嗯,還是很順利的。」

「很好,你的工作效率我還是相信的。」李問明坐在椅子上,說道:「我這次找你,也是說一件比較麻煩的事情。你看,你現在除了本身作為演員的身份以外,還有三個馬甲。當編劇和寫歌的馬甲,都是幕後,這個比較好隱藏身份。但是J先生這個身份,目前來說有些難辦。」

簡淵說道:「你既然這麼跟我說了,那一定是有辦法了,所以我該怎麼辦?」

「聰明人,我就喜歡聰明人。」李問明笑道:「公司這邊,知道全部的都是信得過的人,但J先生這個身份一直參加綜藝,雖然有面具和聲音後期變聲,但你的髮型和身材,還是會被發現。我安排公關部門去和節目組談,以後給你鏡頭,盡量不要給全身。還有一方面是委屈你,也得有一些偽裝。」

簡淵說道:「其實這一點我很早就考慮到了,畢竟J先生這個身份太拉仇恨了,所以我有可以分別。我本身是左撇子,在當J先生參加節目的時候,我一直都用右手,聲音也故意壓着一點。」

「啊,還能這樣啊?」李問明笑道:「你自己能意識到很好,不過還不僅僅是這樣,我安排了人給你弄了假髮,畢竟你不能一直帶着帽子。面具一直戴着。除此之外,還有特製的一些道具,比如墊肩,還有假肚子,身材上還是要不一樣才好。」

簡淵有些銘敏感,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有,但我要以防萬一。你現在演員的身份還沒有那麼火,但我感覺真的是未來可期,一切做好長遠的打算。所以要委屈你,在成為J先生的時候要演出別的感覺。」

簡淵笑了笑:「這個簡單,放心。」

「那就好,一會我會安排人給你送來那些東西,你這幾天準備一些,那個《大明星偵探》的工作合同,公司這邊已經簽了,下一期拍攝就在這幾天,你到時候和李安純一起參見。」

李問明笑道:「之前只有李安純的工作安排,是我親自定的,現在再加你一個。」

「受寵若驚啊。」簡淵不是客氣,是真的無奈。

隨後李問明離開,沒過一會,小王就把墊肩、假肚子一類的倒膜道具拿過來。簡淵好奇的把這些東西裝備上,結果變化確實很大,起碼從體型上看,J先生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假髮沒有送來,因為這個比較專業,要在公司的化妝室里,讓造型師親自給簡淵裝扮上。

最讓簡淵驚喜的是,新的面具來送過來了。現在已經確定一直使用小丑面具了,所以這次不再是之前那種大街貨,整體戴上之後比之前更通氣,舒服很多了。

不得不說,這就是現實待遇的差距。李問明為了留住簡淵也是煞費苦心了。

簡淵收好這些,然後就回家了。

今天下班回來挺早,但是沒想到李安純更早。

簡淵到家沒一會,李安純就來敲門了,進來之後輕車熟路的坐到沙發上,就跟在自己家一樣熟悉。

不過簡淵也習慣了,只是說道:「現在就想吃泡麵嗎?」

「今天能不能換個方案?」李安純坐在沙發上,一邊看着手機一邊說道:「馬上我們要合作節目了,難道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準備紀念一下?」

簡淵心裏吐槽,這到底有什麼可紀念的?又不是搞對象。

不過李安純畢竟是「泡麵合約」的甲方,所以簡淵還是耐著性子問道:「你想怎麼幾年?」

「嗯,我今天不想吃泡麵,我想吃炒飯!」李安純假裝不在意的說道:「可是也沒有一個有眼力的人能幫我做,好悲傷啊。」

「好了,我會四種炒飯,你選一個。」簡淵掰着手指:「蛋炒飯,飯炒蛋,蛋飯炒,炒蛋飯。」

李安純無語:「這難道不是一樣的嗎?」

「不一樣,名字順序的不同,代表製作工藝和用料多少的差別。」簡淵說道:「畢竟我們要合作嘛,你今天來找我,手裏還拿着這麼多禮物……哦,並沒有禮物,但是我謝謝你敷衍的祝福!」

「總感覺你在變着法的損我。」李安純笑道:「算了,還是煮麵吧。米飯,碳水太多不能吃,會變胖。我只能吃粗糧,僅有的碳水指標,我寧願都給肉,也不吃飯。」

簡淵忽然想起今天遇見的林暖兮,忍不住笑了。

李安純很警覺:「你笑什麼?」

「嗯,因為想起很好玩的事情。」簡淵說道:「你放心,我是心理醫生,是要面對各種奇奇怪怪的病人,所以我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不管多好笑,都不會笑……除非忍不住。」

「看來我需要發個微博,給大家炫耀一下我們公司的簡淵啊,畢竟是新人演員,需要提攜。當然如果給你造成什麼小麻煩,我也沒辦法哦!」李安純晃了晃白嫩嫩的手指頭,看着就氣人!

李安純一臉人畜無害,簡淵一臉生無可戀。

上次李安純的一條微博,搞的簡淵在學校變成了男生公敵,這太危險了,算是,還是臨時妥協一下吧,不丟人!

不過說真的,看着李安純這個嘚瑟又傲嬌的樣子,簡淵真的是有一種想收拾她的想法。如果做什麼事都不犯法的話,他絕對要把李安純好好的安排一下!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煮麵去了。」簡淵轉身去廚房煮麵。

「嘟嘟!小火車加油!」

李安純坐在沙發上,低頭看着手機裏面的綜藝節目。

《大明星偵探》雖然是網劇,但熱度很高,話題度也很好。內容就是讓一群明星充當偵探,每一期節目破一個案子。節目組在攝影棚里準備了一個超大的空間,又細分為不同的場景,每一個場景都是一個案發現場,讓明星們去找線索,不斷推理,最後得到答案。

但是這難度太高了,所以現在都是一個場景拍攝一期節目,十分燒腦。李安純最怕這種事情,她哪裏是當偵探的料子,當嫌疑犯或許還能更擅長點。

所以李安純正在提前補課,把前幾期的節目看一下,也許拍攝的時候有用。

至於簡淵……雖然李安純知道簡淵幫助警方破過案,但情節畢竟不一樣,節目里的案子,可以不會有當事人給簡淵催眠夢境的機會。

只不過本來就是傍晚,天色昏沉下去,李安純靠在沙發上,沙發軟軟的特別舒服。李安純把穿着的鞋子脫掉,露著小腳丫橫躺在沙發上,夜風輕輕吹進來,有些涼。

屋子裏安靜極了,除了廚房裏不斷傳來簡淵煮麵的聲音,就主要手機里綜藝節目的小小嘈雜。

這種感覺很微妙,一瞬間讓李安純感覺好像回到了小時候,放學回來做完作業,家人在做飯,而自己終於可以打開電視看看動畫片。

雖然情景完全不同,但那種感覺,卻是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慢慢的連手機里的節目也不在意了,李安純有點困,心情也開始慢慢放空,這感覺真的熟悉又陌生。

兒時遙遠的仲夏傍晚,自己就躺在舊宅子裏硬邦邦的老式沙發上乘涼,父母就在身邊,剝開味道有些澀的瓜子仁,一粒一粒攢下來給自己,然後一口氣都吃掉。

太久之前的回憶已經模糊不清了,這些沉寂了無數載的回憶,現在都開始變得更加生動起來。那些幾乎被遺忘的歲月,又變得如此傳神。

但恍惚之後,李安純才後知後覺的想到此時的情景,已不是自己的童年,但確實是自己期盼過的場景。

某個有清涼晚風的夜晚,躺在軟軟的沙發上,一邊吹着風,一邊犯懶,光着腳丫看泡沫劇,還有……另一半。

好像除了簡淵不符合關於「男友」硬核要求以外,其他成就全都很好的完成了。

真的是一種難以言說的心情湧上心頭,好像是遺憾,好像是傷感,又好像是那些逝去歲月里荒誕不經的剪影,一點點的大浪淘沙之後,慢慢留在心底的一片蔚藍。

李安純笑着:「殺馬特汽修工?」

「幹嘛啊?呸,求求你忘了這個梗吧!我居然還下意識的答應了!」

「嗯……謝謝你,今天我真的很開心。」

「嗯?神經病吧你!?」 剛到宿舍樓門口,衛賴看到一個人穿着雨衣走進宿舍。

這麼大雨還來學校,有這份毅力,難道是其他班軍訓的人?

可是其他班的男生,在下雨前應該差不多都回寢室了吧。

在學校小超市裏面也沒見到有別的同學。

衛賴跟着這個人,走進宿舍樓。

因為要去還雨衣,到了宿舍樓裏面,他也沒打算把雨衣脫掉。

而走在他前面的男生,一進宿舍樓,立刻就把自己說身上的雨衣脫掉了。

看到他紅通通的皮膚,衛賴被嚇了一跳。

他們軍訓三天都沒有跟他一樣,像是被蒸似的。

「同學你沒事吧。」出於好心,衛賴上前打招呼道。

「沒事,不過是在地里曬了五天,推了一層皮而已。」男生笑着說道,露出兩排整潔的牙齒。

「對了,你是剛來,還是在學校里參加了軍訓。」

見衛賴主動搭話,男生也不怕生,走到他旁邊,攀談起來。

「我是參加軍訓的。」

說着,兩人已經走到宿管值班室門口,衛賴朝裏面看了一眼,發現裏面沒人,推了一下門,還上鎖了。

見身邊的男生沒走,他轉身,對他說道:

「同學你是哪個寢室的,不能把你的雨衣飢借給我。」

男生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雨衣遞給他,「我是209的,你呢?」

聽到男生自我介紹,衛賴驚奇地看向他,「你就是強鳴?」

「你認識我?」

「我也是209室的,聽安若言說,寢室有一個沒來的人叫強鳴,我猜就是你吧。」

「搞了半天是同一個寢室的啊,拿雨衣你快拿去,不用客氣。」

聽到衛賴是自己的室友,強鳴立刻就熱情起來,把雨衣塞到他的手裏。

「那謝謝你了。」

「不用客氣,我先回寢室洗澡了,你用完拿回來給我就行。」

似乎因為一路穿雨衣淋雨回來,強鳴把雨衣給衛賴以後,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洗澡。

看着他離開后,衛賴想了一下,把身上雨衣脫下來,換上他的雨衣。

外面雨還在繼續下着,不過比最開始的時候風小了很多。

衛賴回到小超市的時候,女收銀員見到他立刻鬆了一口氣,甚至還有心情開玩笑。

「同學,剛才和你一起離開的是你姐姐,還是小女朋友啊。」

「只是要好的朋友。」衛賴嘟囔著把雨衣推到女收銀員面前,對她伸手了自己的手。

「所以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嗎?」女收銀員飯卡交到衛賴的手裏,順手把雨衣掛在收銀台旁邊鈎子上控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