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大家都是聰明人,誰都知道,宋家老二的殺招還沒使出來。

只是讓尹卓然沒想到的是,宋中楚居然調軍隊的人來了。

他也是X計劃的負責人之一,甚至可以說這次南調,就是尹家打出的一張巧牌,南下配合顧司令,制衡燕九天的燕家軍!

但問題是,他現在還沒跟顧司令會面,也壓不住軍區的人。

這第三棒不太好接啊!

“轟隆隆!”

宋家大院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門外的保安踉踉蹌蹌的跑了進來,剛進門就一個狗搶屎摔在了宋中楚面前,慌慌張張道:“二爺,不好了,來了,好多大兵,好多大兵!還有坦克!”

“慌什麼!”

“大家莫慌,今晚的好戲纔剛剛上演,宋家這臺戲中楚一定要給大家唱精彩了。”

宋中楚傲視全場,朗聲大笑道。

話音剛落,密密麻麻的士兵荷槍實彈闖進了大院,將整個大院圍的水泄不通。

不時聽到負責領隊人對講機中傳來冷峻的呼聲。

“一號狙擊手已經到位!”

“二號到位!”

……

門外就更慘烈了,由於宋家門前的廣場停滿了豪車。

霸道的坦克、裝甲車直接從豪華小汽車上碾過,齊齊懟在了大門口,只等令下就開火。 “文仁,大兵怎麼來了?”

宋茹君見底下衆人面有惶恐之色,驚問道。

“是啊,侯爺,兵哥可不是咱們能惹得起的,這可怎麼辦啊?”

唐天賜也是一臉的膽寒。

混地下的不怕警力,是因爲警察都是坐地戶,他們分分鐘可以殺上家門報復。

但來自五湖四海的兵哥,可是辣手無情之輩,他們只認上級命令。

纔不管你是哪一幫哪一派的,有什麼來頭,逮着就是一梭子,打了你,沒商量!

瞅這架勢,衆人腿都有些發軟了。

原本還對宋茹君看好的宋氏族人,也是紛紛暗自搖頭、嘆氣。

秦羿是能召喚地下組織,又有尹先生坐鎮,但還能掰得過大兵嗎?

“小秦,這是總參的人,怕是不好處理啊。”

尹卓然皺眉道。

他雖然是省一把手,但江東戰區就是鐵板一塊,他初來乍到,也干涉不了這些人。

再者,他參與了祕密計劃,卻至今沒跟顧將軍打照面。

而且這事他也沒辦法拿到明面上來說,那不泄露機密了嗎?

贈你一世情深 “哼,隨便他們玩多大,我都奉陪到底。”

秦羿雲淡風輕的喝着香茶。

大兵們開進!

整個宋家氣氛緊張到了極致。

宋家族人萬萬沒想到,開個繼承人大會,竟然會上演了這麼激烈的大戲。

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搞不好今晚就會有一場流血事變啊。

一輛汽車在大門口停了下來。

一個帶着茶色眼鏡,身穿軍綠色長風衣的中年士官從車上走了下來,低頭點了根香菸,望了宋家大宅一眼,長長的吁了一口煙氣。

“今晚有點意思!”

那人摘掉黑色皮手套,扔給一旁的警衛員,板着一張威嚴的撲克臉走進了宋家大院。

“江東戰區總參周武揚長官到!”

門口傳來司儀的朗叫聲。

宋中豪兄弟哪敢怠慢,領着親屬急急忙忙迎了過去。

“周長官大駕光臨!我這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把你盼來了啊。”

宋中楚站的筆挺,向頂頭上司敬禮。

“宋參謀,你家這戲精彩絕倫,我又怎能錯過呢,嘿嘿!”

周武揚拍了拍愛將的肩膀,欣然笑道。

“長官放心,今晚的戲,保管您滿意。”

宋中楚恭敬道。

“嗯!人都確定好了嗎?濫竽充數的事可不能做!咱們是有嚴格軍紀的。”周武揚問道。

“長官放心,這些人全都是江南各地的地下大佬,又或者是與大佬勾結的奸商,首惡叫秦侯,絕對錯不了。”

宋中楚道。

“秦侯?”

周武揚微微有些詫異。

如果沒記錯,他這些天頻頻聽到這個名字,甚至顧將軍也提到過幾次。

‘哼,鬧了半天,原來這小子是江南的匪首,怪不得顧老總要點他的名。’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算這小子倒黴,栽在了老子手上。’

周武揚心中暗喜。

“中楚啊!這網魚撈的不錯! 靜女傳 可是爲咱們參謀部爭足了臉面。顧老總要知道了,一定會重重嘉獎!”

周武揚豎起手指,大喜道。

整個江東一半的地下龍頭在這集會,這一網撒下去,可是驚天之功啊。

“來人啊,給我把這些地下惡棍,影響團結的不法分子,全都押回去!”

周武揚走到院子中間,揮手大喝下令。

大兵們齊齊子彈上膛,衝了上去,將十張大桌圍了個水泄不通。

“周長官,且慢!”

一個冷峻的聲音傳了過來。

“喲,還有敢跟我叫板的人?”

周武揚眉頭一沉,威嚴冷喝道。

待看清楚是尹卓然,不禁冷然哧鼻笑道:“原來是尹先生啊,怎麼你要給這些人出頭嗎?”

“周長官,這些都是我的朋友,給尹某個面子,如何?”

尹卓然平靜道。

“給你面子?哼,姓尹的,你面子很大嗎?今兒別說是你,就是國院總政來了,老子也不鳥!”

周武揚立功心切,絲毫不給面子的懟了回去。

戰區只接受華夏元首直接指令,在江東,顧老總的命令,就是鐵律,無人可撼動。

周武揚作爲顧宏衛手下的頭號心腹,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還真沒把尹卓然放在眼裏。

尹卓然臉色鐵青,尹家是政治大家,在軍中影響力不足。

周武揚不買他賬,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沒想到他會這麼霸道,明火執仗的懟他。

宋家族人,暗自紛紛嘆惋。

宋茹君雖然有尹先生這張王牌,但再硬,也幹不過蠻不講理的槍桿子啊。

周武揚這一懟,讓宋中楚兄弟總算是出了口惡氣。

兄弟倆互相望了一眼,那叫一個痛快至極。

“哼,什麼江東政首,也不過如此嘛!”

“中楚,你是不是該添一把柴了?”

劉春梅用手肘得意的捅了捅宋中楚,暗示道。

宋中楚會意,抖了抖肩,近前道:“尹先生,你這麼急着給他們出頭,到底收了他們多少錢啊?”

“我說這些人敢這麼囂張,堂而皇之的跑到宋參謀家裏來聚會,原來是有尹先生當保護傘啊。”

周武揚身子前傾,揹着手,冷冷發問。

“我是他們的保護傘,也總比你給蠢貨當保護傘好。”

尹卓然掃了一眼宋家兄弟,冷笑道。

“尹卓然,你給我說話注意點分寸。我就問你,你今天是不是要給他們撐腰?”

周武揚拍桌大怒道。

“沒錯,尹某堅決與人民羣衆一條心!你要有本事,連我一塊帶走了,咱們去顧老總那理論去。”

尹卓然夷然不懼。

wωω ttκá n C 〇

“好啊,正好讓顧老總看看你這把大黑傘的威風。來人,把他們都給我帶走!”

周武揚大手一揮,下了死命令。

宋中楚等人盡皆大喜,果然還是槍好使,周武揚這一棒子打下去,尹卓然也休想接住。

士兵們子彈上膛,齊齊對準了各地老大。

大兵們發飆,各地老大人心惶惶,宋家人更是暗叫翻身無望。

連一把手都敢扣,誰還敢跟宋中楚哥倆唱反調啊!搞不好,這小命隨便安個罪名就給逮進去了。

當真是秀才不如兵啊! “周參謀,使不得,使不得啊!”

宋金貴見要出岔子,起身過來,拱手作揖道。

“宋老,你這戲可是立了大功啊,實話告訴你,這些人可都是顧司令點名要的地下惡勢力賊首,一鍋端了,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周武揚笑道。

“首長,他們不是惡首,是我的客人,是我的朋友啊。還請您看在我這張老臉上,寬容一二啊!”

宋金貴顫聲拱手道。

周武揚眉頭一挑,向宋中楚打了個眼色。

“老頭子,你別瞎摻和啊,抓他們可是軍區的命令。”

宋中楚粗暴的拽住宋金貴,瞪大眼喝道。

“是啊,老爺子,你就算是要護短,也得分場合吧。怎麼,你要把這羣虎狼惡徒,引進了我宋家嗎?”

“那我們今兒還就撂下話了,秦家人想入我宋家,沒門兒。”

郭小玉、劉春梅兩妯娌,寒磣道。

“你,你們太過分了。家族爭繼承位,各憑本事。你們,這,這是公報私仇!”

“中豪、中楚,別忘了,他們可是你們的親妹妹、外甥啊。”

“你們還有沒有一點良心了?”

宋金貴急的直跺腳,對這兩個兒子徹底寒心了。

這還是人嗎?

虎毒尚不食子!

他們卻是要把自己的血脈親人,徹底往死裏整啊!

宋中豪兄弟倆頗是得意,今天這一出效果比他們預料的還要好。

軍區這一殺威棒,何止是滅了秦家的威風,足夠把他們打入了無底深淵。

一旦這些人被逮入了軍事法庭受審,就算不吃槍子,這輩子也得牢底坐穿了。

此後,宋家誰還敢跟他們兄弟倆叫板。

至於什麼親情,在利益面前,全都是狗屁。

親爹、秦妹妹,有錢、面子、地位重要嗎?

真是痛快啊!

“爹,你老人家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

“這些人是地下勢力,用尹先生的話說,那就是人民的敵人,腐蝕老百姓的蛀蟲!”

“抓他們是顧司令,是周參謀長的意思,也是人民羣衆的意思嘛!”

“今天呀,兒子爲了天下民生,唯有忍痛大義滅親了!”

宋中豪揹着手,端着架子,大義凜然道。

說完,還忍不住跺腳哀嘆了幾聲,指着秦羿痛心疾首道:“你說這孩子,好好的混什麼地下,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

“你,你無恥!”

宋金貴看着裝模作樣的兒子,絕望的怒吼了起來。

如此無情無義!

這還是人嗎?

這是畜生啊!

他感到噁心,不明白爲什麼讓他引以爲豪的兒子,竟會是如此的齷齪不堪。

大吼一聲後,大病初癒的老爺子,一口氣沒提上來,竟是暈死了過去。

宋中楚等人像是完全看不見一樣,互相沉醉在打敗尹卓然、把秦家人送入地獄的快樂中。

“父親!”

“大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