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天上飄著雪,四周看著銀裝素裹,寒風凌冽。

可是官道兩旁所有人裹著棉襖,手中都是拿著臘梅或是香包,男男女女女臉上洋溢著的都是笑容。

「你們不冷嗎,都來了。」

「冷什麼冷,今兒個可是陛下他們歸京的日子,我周圍所有的人都出城來相迎了。」

「是啊,聽說陛下俊美威武,那些將軍也個個勇猛,你們沒瞧見那些小姑娘興奮的臉都紅了,都是來瞧英雄的。」

「這也忒沒規矩了……」

「呸,什麼叫規矩?」

「陛下和那些將士們可是開創了盛舉了,以前諸國林立,隔三差五就要打上一仗,那邊境上幾乎就沒個安寧的時候,如今這天下盡歸大燕,往後就再沒有戰事了。」

「這種時候講什麼規矩,要是換成我是個姑娘家,我也願意嫁給這些將士!」

人群里議論紛紛,或有爭執,或有吵嘴,可是所有人提起即將歸來的陛下時,臉上都是真切的高興。

畢竟能夠太平,誰願意天天打仗?

路旁有人聽著議論聲,忍不住道:

「何止沒有戰事,你們沒看到那些來京的使臣嗎。」

「以前那些人來咱們這時,誰不是趾高氣昂的,可如今卻是滿眼的羨慕。」 第兩百三十九章冷笑白

「公子,有什麼需要的嗎?」

進入之後,一個機靈的藍衣夥計,連忙一臉微笑的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道。

「我想要買冰晶聖果,不知道這裡有沒有?」

羅無生看了藍衣夥計一眼,開口問了一聲。

「冰晶聖果?公子不好意思,這種靈藥非常的稀少,就算是我們這邊,也很難出現一次!」藍衣夥計沒想到羅無生想要購買冰晶聖果,隨之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多謝!」

羅無生一聽,臉上浮現出一抹失望之色。

從藍衣伙的這話看來,這冰晶聖果恐怕整個冰古島都沒有。

但羅無生還是沒有放棄,向著其他的靈材鋪而去。

只是最後可惜的是,一連十幾家大型靈材鋪,包括冰古島最大的靈材鋪,還是沒有冰晶聖果。

雖然沒有找到冰晶聖果,但也不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說是冰海絕地深處的死亡之地,有可能會有冰晶聖果。

至於這死亡之地,其實就是強大海獸的集聚地。

只要在那裡行走,碰到四階的,就是家常便飯,就算是五階的,也有一些,據說在那裡還盤踞著一隻六階的強大海獸。但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因為沒有人看到過。

就算看到了,恐怕也活命不了。

另外這海獸,其實也是妖獸的一種。

雖然那死亡之地很危險,但是他不用太深入,而且雷火孔雀在天上飛,水面下的海獸,攻擊不到他。

當然也不能說絕對,因為妖獸五階之後,是可以化形的。

如果碰到化形的妖獸,只能算他運氣不好。

想到這,準備轉身去那死亡之地。

「冷笑白,將我妹妹還給我!」

萌寶到家有喜啦 可是就在他走到一半的時候,發現前面的路,被一道道身影所堵塞了。而在那人群之中,一道憤怒的暴喝聲響徹而出。

「牧海,滾一邊去,你哪隻眼睛看到你妹妹,被我冷少爺給抓走了!」

隨後又一聲不屑譏諷的聲音,從中響徹而出。

「冷笑白,我沒有看見,就不代表沒有其他人看見,還有冰古島哪個人不知道你冷笑白以前做的好事,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個少女。最近一個月,據說已經有十個人失蹤了。而我妹妹就是其中一個,如果不是你冷笑白,我不知道還有誰?」

羅無生聽著這怒吼咆哮聲,臉色微微一動,向著那人群之中而去。

只見得人群的中央,站著三個人。

一個是身穿黃衣的瘦高青年,臉上帶著極其的憤怒殺意。

一個是錦袍青年,原本不算高的身材,在圓鼓的肚子下,顯得更加矮。

至於此時,臉上嘴角一揚,看著瘦高青年儘是譏笑不屑。

而那最後一個雙眼如鼠的青年,是那錦袍青年的下人,臉上臉上帶著傲氣不屑。

從他們的臉上神色看,瘦高青年是那牧海,而那錦袍青年是那冷笑白。

「牧海滾一邊去,如果再亂說,別怪我不客氣了!」冷笑白嘴角再次輕笑下,對著牧海警告一聲道。

「冷笑白,你以為我牧海會怕你嗎?會怕你的話,我牧海今天也不會來了。至於現在,我要為我妹妹報仇!」牧海對於牧海的警告,臉上沒有絲毫的在意,說話間體內靈力怒嘯,手掌五指一開,就對著冷笑白一掌轟出。

冷笑白見此,嘴角輕蔑之極,然後雙眼一個寒厲下,沒有絲毫的躲避,同樣五指一開,迎上了牧海的一掌。

砰!

雖然牧海跟冷笑白一樣,都是天府境初期,但實力相差的,可不止一點。

在對碰的瞬間,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

後面的人見此,連忙躲避開來,沒有一個人去接牧海。顯然對冷笑白的身份極其忌憚,不想就此引火上身。

啊!

牧海重重摔地之後,臉上還是極其的憤怒殺意,不顧身上的傷痛,從地上起來,再次向著冷笑白而去。

修真奶爸海島主 最佳幸福 「呵,既然你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冷笑白見牧海不知死活,繼續向著他攻擊過來,嘴角冷笑,一抹極寒的殺意,自雙眼浮現。

隨著話音落下,手掌五指緊握,凝聚一股強大的極寒之力。

將牧海攻擊抵擋的瞬間,一拳直奔牧海的胸口而去。

見到這一幕,四周的人搖搖頭,對著牧海生出一絲憐憫。

如果牧海不衝動,以他的境界,還可以活上個一兩百年。

可是就在他們認為牧海就此死去的時候,一股罡風自牧海和冷笑白的中間狂涌而出,將他們兩個人給分了開來。

冷笑白對此臉色大變,但是在這股罡風下,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只能看著被迫分開。

而四周的人,臉上也同樣變化震驚之極,不知道誰膽子這麼大,居然敢管冷笑白的事情。

另外牧海,從剛才的死亡之中回過神來,但是看著身前的冷笑白,臉上還是憤怒殺意不已,隨之想要再次攻擊,但是被周身縈繞的罡風給限制住在了虛空之中。

「艹,剛才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敢出手管我們冷少爺的閑事,有本事給我站出來!」鼠眼青年見此,連忙反應過來,對著四周一臉囂張狂傲的叫喊道。

啪!

可是他話音剛落下,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身前,然後一聲清脆的響聲,響徹整個街道虛空。

而剛才那囂張狂傲的鼠眼青年,直接伴隨著響聲倒飛了出去。

這一次倒飛,四周的人群還是一樣,紛紛的讓開,就是只看戲,不管閑事。

「好好好,很久沒有碰到這麼有趣的事情了!」

冷笑白看著羅無生,雙眼厲寒,隨即嘴角一笑,說了三聲好道。

「那你今天碰到了!」

羅無生直視冷笑白,嘴角淡淡一笑道。

雖然知道這冷笑白在這冰古島有些勢力,但他有天荒神宮的身份在,諒這冷笑白後面的勢力,也不敢動。

至於為什麼出手,是看不慣吧,那些人失蹤肯定跟這冷笑白有關係。

另外這牧海跟自己現在有些很像,就是為了自己的親人,會奮不顧身,所以救他一命,否則剛才那一拳足以滅殺那牧海!

「呵呵,不要以為自己是天府境後期,就可以在這冰古島出手管閑事,這裡可不是你說了算!」冷笑白看著羅無生,嘴角呵呵不屑一聲道。

「另外在告訴你,還沒有一個人敢在冰古島,敢管我冷笑白的閑事的!」

「呵呵,既然你這麼說,那這件事,我羅無生偏要管定了!另外告訴你,你身後的勢力,在我眼裡,還不夠看的!」羅無生聽此,嘴角輕笑一聲,知道冷笑白會這麼說,隨之在一瞬間,手掌一翻,取出一塊令牌! 有人接話:「對,我還記得好些年前,宗蜀和南梁的使臣來京城時,那囂張跋扈的勁頭。」

「那會兒一個郡主便能壓得咱們朝中的那些大人抬不起頭來,還得處處討好,可如今,誰還敢再京中囂張?」

就連以前無比張揚的那些人,如今在京城之中也都是夾著尾巴做人。

人群里議論聲不斷,不少人都是在誇讚著皇帝的英明,贊著那些將軍和士兵勇猛,姜雲卿和孟少寧站在人後,聽著不遠處的那些聲音,臉上都是溢滿了笑。

「看到了嗎,如今你和璟墨大勢所趨。」

「民心,聲望,權勢,兵力,通通都有了。」

「這天下註定是你們夫妻二人的。」

孟少寧面容清淺,看著那道路兩旁站著的百姓,對著姜雲卿輕聲道。

姜雲卿看著那些百姓臉上的笑容,聽著他們口中的讚譽之聲,柔聲道:「這天下也有小舅一份。」

孟少寧頓時道:「可別!」

他斜睨了眼姜雲卿: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朝政的事情我已經管夠了,你可別想將政事再丟給我。」

姜雲卿頓時無奈:「小舅……」

孟少寧看她:「說什麼都不行!」

他還答應了阿俞,要帶著她出去遊山玩水呢!

姜雲卿見他一副敬謝不敏的樣子,嘆氣:「可是我和璟墨還要去東聖,卿安年紀還小,到時候總不能讓他來管著朝政,小舅就當幫幫我們。」

「等卿安能夠親政之後,我和璟墨定不煩你。」

孟少寧頓時黑了臉。

君卿安如今才七歲,算上虛歲頂天了八歲。

他要想親政,要想能夠壓得住朝臣,就算是他再聰慧,少說也得十五、六歲。

這麼算算,他至少還得守著朝中七、八年。

姜雲卿:「小舅……」

孟少寧沒好氣道:「你就吃准了我對吧?」

姜雲卿笑了笑:「小舅最好了,我保證,這一年時間我絕不煩你,讓你和阿俞好好相處,最好生個大胖小子。」

孟少寧瞪了她一眼,到底拿她沒辦法。

兩人站在土坡上,身後宮人撐著儀仗的大傘,雪花飄落下來時都被隔絕在了外面,而過了沒多久,大雪漸漸小起來,久違的陽光突破雲層揮灑下來,落在所有人身上,帶來入冬后難得的暖意之時。

遠處的官道上也隨之傳來了馬蹄的聲音。

「來了來了!」

「陛下回來了!!」

人群瞬間沸騰起來,當遠遠的看到官道上出現的黑點時,所有人都是齊刷刷的歡呼出聲。

「陛下萬歲!」

「陛下萬歲!」

「陛下萬歲!!」

君璟墨騎著馬走在最前面,而他身後緊跟著穿著盔甲大氅的諸位領將,還有那些與他同時歸來的將士。

還未靠近時,那如山海翻騰的吶喊聲便已經傳了過來,等靠近人群時,君璟墨等人抓著韁繩慢了下來,迎接著那些歡呼和吶喊,迎接著鮮花和四面八方扔過來的香包手帕。

腹黑冥王的小邪妻 君璟墨和前面幾個將領尚且還能冷靜自持,可身後跟著的那些將士看著道路兩旁吶喊的人,卻都是興奮的紅了臉。

君璟墨策馬走在人群之中,穿過了人潮,遠遠看到姜雲卿時一抬手,大軍便停了下來。

他翻身下馬,緩步走到姜雲卿身前,身後的披風在風中獵獵作響。

「雲卿,我回來了。」 第兩百四十章冷笑寒,雪柔晴,冰無極

四周的人,聽著羅無生的話,心中大驚,但是等他們看到羅無生手中的令牌之時,眼中更是震驚。

他們沒想到羅無生是荒域天荒神宮的弟子,這麼一來,冷笑白背後的勢力,還真的不夠看的。

如果現在將自己的身份亮相,就等於告訴四周所有的人。

就算冷家對羅無生極度的不滿,想要殺羅無生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一旦羅無生出事情,天荒神宮第一個找的,就是冷家。到時候冷家就算沒有被滅亡,也要損失慘重。

這個損失慘重,他們承擔不起。

「天荒神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