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天山頂峯,後山瀑布旁。

此刻這裏空無一人,只有楚辰和天行衍。

看了看楚辰身旁的踏雲獸,天行衍緩緩道:

“這個妖獸,不簡單啊!”

“以風系妖獸,竟然能吐出獸火,如果能繼續成長下去,難以想象……”

楚辰疑惑:“小白本來就是變異體質,能吐出火焰很奇怪嗎?”

從剛剛小白釋放火焰後,幾乎所有的人看向小白的神色都不對,這讓楚辰很是不解。

“呵呵,小子,你可知道什麼是丹火?”

楚辰回憶道:“丹火,是神丹師煉丹時控制的火焰!”

天行衍又道:“那你可知道這種火焰的可怕?”

楚辰搖了搖頭。

“丹火,是神丹師最厲害的武器”;

“如果說神丹師因爲醉心煉丹,所以他的戰鬥力比一般人弱的話,那麼丹火就是彌補這種差距的存在!”

“丹火從下到上,依次爲:紅橙黃綠青藍紫,隨着顏色的變化,依次加深”;

“相傳紫火丹師,已經可以抹殺靈魂,煉魂六境的強者都十分忌憚!”

“而能和神丹師媲美的火焰,也只有寥寥無幾的幾種獸火而已!”

楚辰道:“師傅的意思是,小白的獸火可以媲美神丹師?”

天行衍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所有的獸火,威力可以媲美橙色丹火,也就是說,武侯境中,沒有人能抵擋住它的攻擊!”

“嘖~”

聽了天行衍這話,楚辰整個心臟都提到嗓子眼兒上了,心道:“乖乖,這下賺大了…”

楚辰看向小白,見它那臭屁的樣子,顯然他也聽明白了天行衍的話。

楚辰笑道:

“小白,噴個火讓我看看~~”

“籲~~”

小白鄙視了楚辰一眼,卻沒有拒絕,於是在楚辰和天行衍的期待中~~

小白緩緩的張來了嘴,然後,然後就沒有了然後………

天行衍:“………”

楚辰:“………”

片刻後,楚辰不解的看向天行衍,天行衍笑道:

“呵呵,我就說,區區踏雲獸能掌握這種能力,不過也不用擔心,他既然擁有,那麼現在只是掌握不熟練罷了~~”

“它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一般踏雲獸,楚辰,如果運用得當,他將來肯定是你的一大助力!”

“嗯!”楚辰點了點頭。

…………

因爲今晚事情的緣故,天行衍在和楚辰說了一段話後,就快速離去了。


他是天盟的盟主,掌管的事情不僅僅是楚辰,更是劍盟上下和劍盟下轄大大小小的勢力。

而因爲楚辰今晚的一攪和,天盟和劍盟的關係更是降到了冰點,如果另外兩大勢力有所行動,他們天劍盟,擋不住!

看了看天行衍快速離去的身影,楚辰心裏嘆了一口氣,對於天行衍做得決定,他是十分感激的!

“吁吁~~~”

就在這時,見四下無人,小白對着楚辰露出一個十分人性化的眼神,隨即在楚辰的目瞪口呆中,小白舌頭一卷,吐出了一個玉石做成的小玉筒。

“這是~~”

楚辰撿起玉筒,當手指摸到裏面的布條時,楚辰的腦袋裏靈光一閃,隨即快速的打開布綿。

“楚大哥親見:

自你離去後,小妹十分擔憂你的安危,但小妹等人又被沐風監視,更有鹿鳴等人日夜跟隨~”

“小妹心裏擔憂。無奈之下,只能讓小白攜信救你~”

“如上天見憐,讓小白找到你則好,如若不能,小妹定以沐風的人頭祭奠大哥~”

“小妹衆人安好,望楚大哥安心~”

…………

“呵呵~”

看了這信,楚辰心裏一暖,葉柔這小妮子,她現在還是安好。

低頭看了看小白,楚辰心裏感動,輕聲道:

“謝謝你了,小白!”

“不過,這沐風,是武王境修爲,以我現在的能力,殺他,很難!”

楚辰心有所感,擡頭看向天空,大喊道:

“所以,我們都要努力了!”

“只有這樣,才能好好報答他的大恩!”

………… 這是一片漆黑的山洞,終年不見天日。

除了隱約傳來了的滴水聲,山洞裏空無一物。

在山洞中央位置,一個面容蒼老的老者閉目修煉,他的眉毛都凝成了一團,眉宇間透露着痛苦神色。

“沙沙~”

突然間,一排排腳步踏過都聲音傳入老者耳中;

老者的臉色瞬間大變,額頭上汗水四溢,全身更是哆哆嗦嗦。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

“給我滾~”

“信不信我殺了你,我一句話,他們就會殺了你……”

“桀桀~”

一道邪惡的聲音突然響起,老者的耳中頓時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殺了我?”

“我不就是你,殺了我,那麼你也要死?”


“而且……”

那聲音又加重了幾分,道:“你殺了天盟那麼多人,你以爲天行衍會放過你嗎~”

“他不會放過我,那他也不會放過你~”

“你怕他,只要有他在,你就不敢亂來,是不是?是不是!”

老者仰天咆哮,他那蒼老的臉上,早已經佈滿憔悴。

老者不是他人,正是劍盟盟主——劍無極!

…………

修煉不知歲月,在修煉的第二個月後,楚辰的劍綱已經達到小成圓滿,隱隱觸摸到大成的門檻。

雖然如此,但這個門檻還是可望而不可即,時刻折磨着楚辰。

而在剩下的一個月時間裏,施落雲更是將天盟所有武侯境七重以下的弟子都叫來和楚辰陪練。

這不比較還不清楚,可一比較,讓這些天盟弟子的臉上掛不住了。

楚辰的靈力渾厚本就不能以普通的武侯境二階來看待;

再加上他那變化多端的劍法,時而詭異,時而霸道。

又有強橫的氣血,直接讓那些平日裏自視甚高的天之驕子們欲哭無淚。

“武侯境三階,接不下楚辰一招”;

“武侯境四階,也僅僅是能讓楚辰認真而已”;

…………

到了最後,除了那些武侯境七階的武者可以和楚辰打得難捨難分外,其他一衆弟子,看見楚辰都要繞道。

“這他孃的,也太欺負人了吧!”衆人心道。

天山頂峯後山,瀑布邊。

只聽見“嘭”的一聲,水花四漸,而後兩道身影從水潭中一躍飛起,既而又各自施展着劍法向對方斬去。

你來我往,天空中風雲變色,虛空不斷咔咔作響,而地面上,也都是坑坑窪窪,慘不忍睹。

這還是設了陣法保護的緣故,要不然,恐怕整座後山都要被兩人毀去。

二人就這樣一直交戰,從日中打到日落。

“刷~”

一道人影落地,只見一名意氣風發的青年衣衫破爛,他的胳膊、大腿上皆有不淺的劍痕。

但他的眼睛裏,卻充滿着站意,興奮道:“楚師弟,這套劍法是什麼劍法?”

楚辰淡淡道:“傲劍決!”

“傲劍決,果然是好劍法,若論霸道,它可以和我天盟第一劍法,地階中級劍法問心劍法媲美!”

“不過~”

青年笑了笑,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