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天道宮這片區域蘊含的天地本源力量,絲毫不弱於仙化門的祖地,這可真是進階的好地方!

他瘋狂地吸收著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融合儲存於道脈之中,如同一個無底的漩渦般,彷彿可以把天道宮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全部吸收般。

因為他進階所需的天地本源力量實在太多,很快就驚動了天道宮中的人,從各個地方,紛紛把目光朝葉風看了過來。

五個時辰之後,葉風依舊沒有半點停止的意思,還在瘋狂地吸收著周邊的天地本源力,導致瀰漫天道宮的天地本源力量,出現了短暫的稀薄狀態。

這讓眾人都動容了,包括天道宮眾人和柳若煙五人。

因為他們還從未見過一個修士,進階『人道』境界,需要吸收這麼多天地本源力量的。

「進階『人道』境界就需要這麼多天地本源力量,那如果他進階『皇道』境界,那得要多上天地本源力量呀。」有人嘆道。

天道宮最高的宮殿中,天道宮宮主端坐於椅子上,通過千里眼之法,密切地注視著葉風的一舉一動。

「宮主,這小子吸收得我天道宮天地本源力量出現稀薄狀態了,都還沒進階的跡象,等他進階,只怕會把我天道宮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吸收走絕大部分,對咱們以後的修鍊大大不利,要不要阻止嗎?」一位侍從小心翼翼地道。

「不用,任由他進階吧。一點天地本源力量而已,稀薄了我再想辦法聚集就是。不枉我給他發金色請柬,這小子我是越看越喜歡,困擾世人幾十萬年的『天道碑』大道符文,只怕要被他參悟透了。」天道宮公主道。

侍從不屑地撇了撇嘴,顯然他並不認為葉風能夠參悟透『天道碑』的大道符文,但也不敢跟宮主頂嘴辯論。

院落中,葉風依舊沉浸在進階之中。現在,他已瘋狂地吸收了七個時辰的天地本源力量,天道宮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更顯稀薄了,只比得上那些天地本源力量較為充沛的地區了。

而就在這時,葉風終於開始進階了。

本來他是還想多吸收點天地本源力量鞏固基礎的,可見天道宮周圍的天地本源力量被自己吸收了這麼多,他實在是不好意思了。

他通體突然綻放出了無盡光芒,絢爛而刺眼。這次的光芒並非單純的白光,而是七彩光芒,漂亮之極。

繼而,光芒斂去,他的身體發出了『嘣』的一聲,一把禁錮他的生命和體內的鎖被打開。

他成功進階到了『人道』境界!

『人道』境界在修鍊等級中,可以算是一個分水嶺的境界,進入『人道』境界,可以說算是超越了天下絕大部分修士,成為了鳳毛麟角的存在,可以勉強稱之為絕世高手了。單靠自己的實力,已足以開創一個中等規模的門派。

要知道,像仙化門這樣的超級大勢力,大部分長老也只是『宗師道』境界的修為,『人道』境界的修士數量之少,可想而知。

他感到自己發生了質的變化。身體方面,不管是防禦力還是靈敏度,亦或是其他,都得到了好幾倍的提升,『道脈』之中儲存的天地本源力量,是如同汪洋大海般,無窮無盡,洶湧澎湃。這還不是最重要的的,最重要的是對天地大道、宇宙法則感知能力,有了盡十倍的提升,隱隱之間,他覺得自己感應到了天地大道的一些極為高深的法則,這種法則已快要接近天地本源!

修鍊一途,講究的就是感悟天地大道,運用天地大道。感悟的法則越深,越高級,實力便會越強,修為便會越高級。

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

他覺得自己如果再和吳青峰打上一場,最多三十招就能搞定他。他現在倒有些渴望趕快和風林子一戰,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強了。

「原來進入『人道』境界可以這麼強大,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他低聲自語了一句,站起身來,開始活動筋骨。畢竟他已經盤膝而坐好幾個時辰了。

又過了一天,白髮老者和黑髮老者把他們六人召集到了一起。

「現在,我們就帶你們去參悟『天道碑』吧。」黑髮老者道。

風林子走到了葉風面前,微微一笑,道:「葉兄,等參悟完『天道碑』之後,我便和你一戰,可好?」風林子走到葉風面前,淡淡道。

葉風看著這位空靈飄逸,如謫仙降世般的男子,笑了笑道:「好呀。」

天道碑,位於天道宮後山的一塊平地中央,高大三丈,屹立地面,雄偉大氣。通體呈墨黑色,光滑平整。散發著一股讓人無法直視的浩瀚氣息,任何人在它面前,都會覺得無比渺小。

石碑上面,刻著一個一個大道符號,不斷流轉,散發出無比聖潔的氣息,有的宛如某種文字,又得又像是某個動物,大小不一,形態各異。每一個大道符號,都在闡述著最本源最高深的大道至理,只要能把它們全部參悟透,便能立地成神。

可惜幾十萬年來,沒一人能參透,不管多麼驚艷的絕世天才,面對它時,最終都只能黯然長嘆而去。

據傳,這塊石碑沒人知道其來歷,也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時候立在這裡了,幾十萬年前,天道宮宮主來此有遊歷,無意中發現了這塊石碑,從此實力突飛猛進,從一個資質並不太突出的人,一躍而成為浩天大陸最強的那一群人之一,並以此為基地,創立了天道宮。

天道宮創建以後,宮主不斷邀請浩天大陸的大人物來觀摩參悟『天道碑』,『天道碑』刻有大道符文,參悟透徹可立地成神的名聲,漸漸在浩天大陸傳揚了開來。

如此一來,前來天道宮拜訪,想要觀看『天道碑』的修士,熙熙攘攘,比肩接踵,天道宮沒辦法接待這麼多人,便採取了選取浩天大陸最優秀的年輕天才為其學生,讓他們觀摩參悟『天道碑』的法子,至於其他人,想要觀看參悟『天道碑』,就得看天道宮宮主的心情了。

當然,因為『天道碑』具有讓人立地成神的神奇功能,也讓很多人對它打起了主意,想要把它佔為己有,多次對天道宮發起了襲擊。可每次都被天道宮宮主打得打敗而歸,十萬年前大概是天道宮宮主太過惱怒,親自率領天道宮眾人遠征,把一個對『天道碑』不懷好意的超級大勢力連根拔出,威震四方。從此以後,再也無人敢打『天道碑』的主意。

當葉風六人看到『天道碑』的第一眼時,就被它的氣勢震住了。他們都生出了一種感覺,面對的彷彿不是在面對一塊石碑,而是在面對九天之上的神靈。

『天道碑』周邊,有著十多個人,圍著『天道碑』走來走去,不斷思索,修為最低的赫然都是『人道』境界巔峰。

他們神情極為專註,對葉風等人的到來,全然沒有察覺,似乎整個身心都被『天道碑』上的大道符文吸引了過去。

不知為何,這十多個人中,大部分倒還算正常,但有四個人眼神非常怪異,目光散亂,充斥著某種魔性,彷彿他的自主意識正在被某種力量侵蝕,正在朝著一種詭異而恐怖的狀態蛻變。

「好了,你們可以自行參悟了。我得提醒你們一句,千萬要懂得適可而止,如果感到不適,或者感到又什麼力量在迷惑你的神志,就要立刻停止下來,否則必然會被反噬,成為厲鬼。」黑髮老者道。 天道碑,位於天道宮後山的一塊平地中央,高大三丈,屹立地面,雄偉大氣。通體呈墨黑色,光滑平整。散發著一股讓人無法直視的浩瀚氣息,任何人在它面前,都會覺得無比渺小。

石碑上面,刻著一個一個大道符號,不斷流轉,散發出無比聖潔的氣息,有的宛如某種文字,又得又像是某個動物,大小不一,形態各異。每一個大道符號,都在闡述著最本源最高深的大道至理,只要能把它們全部參悟透,便能立地成神。

可惜幾十萬年來,沒一人能參透,不管多麼驚艷的絕世天才,面對它時,最終都只能黯然長嘆而去。

據傳,這塊石碑沒人知道其來歷,也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時候立在這裡了,幾十萬年前,天道宮宮主來此有遊歷,無意中發現了這塊石碑,從此實力突飛猛進,從一個資質並不太突出的人,一躍而成為浩天大陸最強的那一群人之一,並以此為基地,創立了天道宮。

天道宮創建以後,宮主不斷邀請浩天大陸的大人物來觀摩參悟『天道碑』,『天道碑』刻有大道符文,參悟透徹可立地成神的名聲,漸漸在浩天大陸傳揚了開來。

如此一來,前來天道宮拜訪,想要觀看『天道碑』的修士,熙熙攘攘,比肩接踵,天道宮沒辦法接待這麼多人,便採取了選取浩天大陸最優秀的年輕天才為其學生,讓他們觀摩參悟『天道碑』的法子,至於其他人,想要觀看參悟『天道碑』,就得看天道宮宮主的心情了。

當然,因為『天道碑』具有讓人立地成神的神奇功能,也讓很多人對它打起了主意,想要把它佔為己有,多次對天道宮發起了襲擊。可每次都被天道宮宮主打得打敗而歸,十萬年前大概是天道宮宮主太過惱怒,親自率領天道宮眾人遠征,把一個對『天道碑』不懷好意的超級大勢力連根拔出,威震四方。從此以後,再也無人敢打『天道碑』的主意。

另外,還有一件非常事情的事情,只要不成神,任何人都難逃一死,縱然強大如『皇道;高手,最多也就能活二三十萬年。天道宮宮主並沒成神,可他活的歲數卻遠超二三十萬年,而且據說還沒任何衰老將死的跡象。

當葉風六人看到『天道碑』的第一眼時,就被它的氣勢震住了。他們都生出了一種感覺,面對的彷彿不是在面對一塊石碑,而是在面對九天之上的神靈。

『天道碑』周邊,有著十多個人,圍著『天道碑』走來走去,不斷思索,修為最低的赫然都是『人道』境界巔峰,有好幾個『皇道』境界的高手。

他們神情極為專註,對葉風等人的到來,全然沒有察覺,似乎整個身心都被『天道碑』上的大道符文吸引了過去。

「有這麼大吸引力嗎?這些人中可都是絕世高手,對周圍的一切變化都極其敏銳。他們竟然可以看『天道碑』看得入了神,連我們來此都沒發現。」李禍水嘟嘟小嘴道。

「等你待會參悟研究了,你就知道『天道碑』的誘惑有多大了。只要參悟『天道碑』入了神,別說你們來,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未必知曉。」白髮老者道。

很快,葉風六人又發現了一個讓人不解的現象。不知為何,這十多個人中,大部分倒還算正常,但有四個人眼神非常怪異,目光散亂,充斥著某種魔性,彷彿他的自主意識正在被某種力量侵蝕,正在朝著一種詭異而恐怖的狀態蛻變。

黑髮老者咳嗽一聲,道:「好了,你們可以自行參悟了。我得提醒你們一句,千萬要懂得適可而止,如果感到不適,或者感到又什麼力量在迷惑你的神志,就要立刻停止下來,否則必然會被反噬,成為厲鬼。」

說完,他便要和白髮老者離開。

掘墓道人翻了翻眼珠,忙道:「前輩,我有一事不明。這十多個參悟『天道碑』的修士,為何其中有幾個人目光散亂,彷彿已經迷失了自我,正在朝著某種詭異狀態蛻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髮老者道:「那幾人已被『天道碑』反噬,距離變成厲鬼已經不遠了。」

他說得淡然,可葉風等人聽在耳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們才來天道宮的第一天,就被告知午夜以後不能在天道宮亂走,為的就是防止被厲鬼所害,而現在,他們眼前的幾個修士,即將變成那種恐怖的東西。

「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變成厲鬼而不管嗎?」李禍水道。

黑髮老者苦笑一聲,道:「如果我們管得了,那就好了。天地間很多東西根本不是你們所能想象的。你修為越高,知道得越多,你便會越覺得自己渺小,連一塊土,一粒塵都比不上。」

「我也不怕你們嫌煩,再提醒一遍。要懂得適可而止,如果感到不對,立刻停止感悟,你們也都看到了,那四個即將變為厲鬼的人中,不乏『皇道』境界的高手,『天道碑』的反噬之力到底有多厲害,你們心裡清楚。在這裡所發生的任何事,我們都是不能干預的,哪怕連提醒都不能,一切都得靠你們自己。」白髮老者道。

隨即,兩位老者聯袂而去。

葉風六人對望一眼,先後開始觀看起『天道碑』來。

『天道碑』上面,大道符文不斷流轉,似圖非圖,似字非字,每一個符文,都蘊含著無上大道奧義,闡述著宇宙最本源的法則。

當把目光投到『天道碑』上的那一刻,他們立刻就感到一股強大的反噬之力呼嘯而來,進攻他們的神識。這股反噬實力,雖沒地陰雷電恐怖,但卻比無聲瀑布要強很多,而且充斥著一股麻痹人神經的力量,會讓人不知不覺陷進去。他們頓時深刻體會到了三個月特殊訓練的必要性,如果沒有經過三個月的特殊訓練,觀看參悟這『天道碑』,只怕十有八九得變成厲鬼。

「只是覺得玄妙無比,深奧之極,卻完全看不懂。」掘墓道人蹙眉道。

「我自忖天賦不錯,不弱於任何人,從小到大,再艱難苦澀的功法書籍,我至少也能窺知一二,可這次我竟然連一點皮毛都看不懂。「李禍水頗為沮喪地道。

「最神奇的是,看不懂歸看不懂,它彷彿有著一股神奇的魔力,只要看了第一眼,你就會忍不住接著去看,一刻也不想離開。這和那具有麻痹人神經的反噬之力無關,而是大道符文本身雖帶來的力量。」話不多的風林子也忍不住跟著道。

三天後,六人多多少少都對『天道碑』上面的大道符文,有了些許感悟。當然,這種感悟極為膚淺,甚至都稱不上感悟,只是相比前幾天的一團霧水而言,感覺似乎窺探出了些許門道。

有了這點不算感悟的感悟后,每個人無不有著一種眼前一亮,豁然開朗的感覺,都覺得以前所認識學習的那些大道至理,天地法則,和這一比,簡直有雲泥之別,顯得那麼的幼小稚嫩。

「不愧是能讓人立地成神的大道符文,果然非同凡響。我覺得別說把它全部感悟透徹,只要能感悟理解了一小點點,也會受益無窮。」掘墓道人驚嘆道。

又過了十三天,六人對『天道碑』上的大道符文有了更深的感悟。感悟得越深,他們對『天道碑』所刻的大道符文的博大精深越是感到震撼,心中不由自主地對其生出一種敬畏之感。

不過他們卻看得越發如痴如醉了,簡直有種恨不得不吃不喝,一刻不停地觀看參悟的衝動。畢竟作為修鍊之人,提升實力,成為超級強者甚至飛升成神,是自己的終極目標之一,對神奇厲害的修鍊功法,有著天然的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而這『天道碑』刻著的是讓人能夠立刻飛升成神的大道符文,對修士的誘惑力不言而喻。

他們開始理解了剛來時候,看到的那十多位對自己等人的到來全然不知的修士,『天道碑』的修士的誘惑力,實在是大得讓人難以想象。

「怪不得幾十萬年來,沒人能參悟透『天道碑』,太過玄妙莫測了。我覺得別說整個石碑的大道符文,就是一個大道符文,絕大部分窮盡畢生之力,也未必參悟得透。」掘墓道人感嘆道。

葉風道:「咱們已參悟了十三天了,我覺得差不多該收手調養心神幾天了。別忘了白髮老者和黑髮老者鄭重提醒過我們,要懂得適可而止。」

雖然他知道這裡除了柳若煙和掘墓道人外,其他人算不上自己的朋友,但出於良心,還是把自己心中的擔憂說了出來。

「應該沒事吧。兩位前輩說,如果感到不適,才需要收手。我們現在並未感到不適呀。」李禍水道。

「不適並非是要身體和意識感到不舒服,太過舒服也是一種不適,這種不適可能比身體或意識感到不舒服的不適更加嚴重,有個典故叫做溫水煮青蛙,開始的時候青蛙覺得水溫很舒服不小跳走,等它察覺到危險時跳走已經晚了。你們難道沒發現,這『天道碑』的咱們的誘惑力與日俱增,剛開始的幾天,咱們不看一時半會還受得了,現在不看一眼都覺得渾身難受嗎?」葉風道。

「沒你說的這麼嚴重吧?我們越來越離不開『天道碑』,那是因為我們對『天道碑』上的大道符文的理解越來越深,這是修士的正常心理,你想多了。」李禍水道。

風林子都等人跟著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李禍水的觀點。

柳若煙內心深處其實是比較贊同李禍水的觀點的,但見葉風處於一個孤立無援的局面,柔聲道:「我支持你的看法,葉風哥哥,咱們去休息調養吧。」 不過,事實證明,主觀臆想,真的是十分的要不得。

這些人的想法和美夢,理論上是可行的。

然而,實際上,卻是……

完全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嘛。

計劃再好,趕不上變化。

正當沒有帶自家女兒過來年會現場的父母們,都後悔不。,帶了女兒過來的父母們,都紛紛摩拳擦掌,想要將自家女兒,巧立名目的往那丹尼爾·肯尼達面前湊之際。

丹尼爾·肯尼達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展開了行動。

只見他那雙修長筆直的大長腿一撩,便徑直向著宴會大廳的某一隅而去。

瞧見這一幕的人們,盡皆一怔。

而顧佳蕊,則是不受控制的蹙了蹙眉。

難道,是她想多了么?

她怎麼覺得,剛剛……這個絕世美少年,少年總裁,丹尼爾·肯尼達,他似乎……瞥了自己一眼。

而去,他這一路行來的方向……

顧佳蕊怎麼覺得,她是奔著她這邊廂而來的呢?

咳咳,好吧,可能……是她多慮了吧。

顧佳蕊於心中,不由訕笑。

顧佳蕊啊,顧佳蕊,看來,你丫也挺自戀的。

【捂臉】

顧佳蕊不無自嘲的想。

拜託!

人家丹尼爾·肯尼達,憑什麼要看你,還朝你這邊走過來。

你的意思是,人家是過來尋你的咯?

顧佳蕊,人不能這麼自戀,而且是盲目自戀的,好么?

是!你如今出落得是還不錯。妥妥小美女一枚。

可,注意哦。

也僅僅只是個含苞待放的小美女一枚。

你覺得,你自己有何德何能,能夠受到丹尼爾·肯尼達這樣的絕世美少年的關注的?

至於成就……

是!

她顧佳蕊面前,是做出了一點點成就。

注意哦。就那麼一點點哦。

和人家少年總裁,丹尼爾·肯尼達,所取得的成就。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完全不能比。

論才、論貌、論能力,顧佳蕊,你覺得,你有哪一點,能夠讓人家丹尼爾·肯尼達,對你另眼相待。一進這宴會大廳,就看你,還二話不說,顛顛的就過來找你的?!

嘖,顧佳蕊啊,顧佳蕊,你就是想太多。

呃,呃,呃……

怎麼回事?

他過來了!

丹尼爾·肯尼達,他,他……居然走過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