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女子說完,還看了一眼葉紫涵,她那盈盈一笑,莫名的讓葉紫涵的心臟一緊。

女子轉身上了車,葉紫涵跟司機也上車,向著酒店而去。

路上,司機不斷的感激葉紫涵,還一個勁的誇那個白衣女子,真是個善良的姑娘。

畢竟,剛才那種蹭傷程度,沒有幾萬元,是處理不了的。

這就預示著,他這一年的時間白乾了。

可是對方卻這麼輕而易舉的不追究了,計程車司機,心裡著實感激的不得了。

葉紫涵對那女子的印象,也好的不得了。

終於到了酒店,葉紫涵趕緊下車,向著溫柔發過來的包廂而去。

她一進包廂,就看見包廂里熱鬧的不得了。

歐陽辰很是開心,一聲聲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喊得那叫一個嘴甜。

看到葉紫涵來了,溫柔笑著跟辰辰說:"辰辰,這是姑姑,快喊姑姑!"

歐陽辰乖巧的看著葉紫涵,甜甜的喊了一聲:"姑姑!"

葉紫涵一想到這是哥哥和嫂子的親生兒子,就莫名的親昵。

她上前一步,伸手去摸了摸小傢伙的臉蛋:"辰辰真乖,辰辰想要什麼好東西,姑姑改天給你買!"

歐陽辰卻搖頭:"辰辰已經有很多東西了,不需要姑姑在浪費錢了!"

看到小傢伙如此為自己著想,葉紫涵笑的樂開花:"辰辰,你怎麼能這麼可愛呢,還為姑姑省錢,姑姑的錢多的花不完呢!"

她一說完,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只不過,葉紫涵說的話可不假。

葉任海和溫柔在國外經營了一家公司,這幾年,基本都是交給專門的經理人經營的,公司每年的收入不菲。

葉紫涵是最大的股東,分成都有很多,更遑論,葉墨笙還給葉紫涵轉贈了百分之五的葉氏集團股份。

葉紫涵就算是一輩子不工作,也有花不完的錢。

葉紫涵坐下來,他們一家人說說笑笑,好不熱鬧。

尤其是知道歐陽辰的身份之後,大家對他的態度,更加親昵。

他們一家人,似乎更加親切了,這種感覺,大概就是家的感覺吧。

吃完晚飯,時間還早。

因為有孩子,他們也沒有別的什麼活動,便直接回家了。

葉紫涵在路上的時候,就給楚蕭發消息。

涵意襲人:我們一家人都吃完飯了,怎麼樣,朕給你個機會,一會見個面,如何?

葉紫涵的消息發過去,好久楚蕭才回復。

蕭蕭風雨:紫涵,今晚我還有點事情,估計是不能見面了,我們明天見,好嗎?

葉紫涵看到楚蕭的消息,忍不住皺眉。

為什麼今天不能見面,他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能知道的嗎?

葉紫涵心裡有一萬個為什麼,她也沒有藏著掖著,直接問了出來。

涵意襲人:你在幹什麼呢?大晚上的,也這麼忙?

葉紫涵的消息發過去之後,猶如石沉大海,楚蕭一直沒有回復。 藍柳清似乎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每天都帶著他,教他走路,教他說話,有時侯還跳舞給他看。宮裡的侍從侍女們經常看到藍貴妃帶小皇子在各處走動,不是在花園裡賞花,就是在湖裡遊船,或是在樹下打鞦韆……

皇帝回到寢殿的時侯,常常找不到人,心裡多少有點吃味,覺得自己受了冷落。終於在某天於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帶藍柳清出宮遊玩,只有他和她,寬大的袖子底下牽著手,在人群里穿梭而過,偶爾聊幾句,相視一笑,再轉去她喜歡的老字號吃頓飯,皇帝喜歡這種像尋常夫妻一樣融入井市的感覺。

吃了飯下來,馬車就在門口,皇帝親自打起簾,藍柳清鑽進去,和往常一樣把窗口的小布簾撩起來,看外頭的街景,突然,她眼睛微眯,目光落在不遠處的石壁上,那上頭畫了一個並不引人注目的記號,可她注意到了,因為——那是屬於她的記號!

她的心一陣狂亂,因為太激動,手垂在下面微微發抖,她的人找過來了。

花了兩年多的時間,跋山涉水,他們終於找到了蒙達,或許知道她在這裡,又或許只是大海撈針,漫無目的的找著。但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同時也不容樂觀,她知道來的人不會很多,憑他們,還帶不走蒙達的皇貴妃。

藍柳清心裡曾經有過一個瘋狂的計劃,不過秦典不同意,還很嚴肅的要她打消念頭,她當時覺得他肅著臉的樣子有點好笑,點頭答應了。不過今天,當她看到那個記號時,那個計劃又在心裡蠢蠢欲動。

這幾年她雖然很安份,準備功夫卻從沒有落下,她知道那個神秘的地方在哪?知道每隔一段時間,皇帝會去見那個人,每次見完回來,他的心情都不太好。她知道去那個地方的通行令牌收在什麼地方?也知道皇帝每次去草原,會呆上一晚再回來,所以她有足夠的時間去那個地方走一趟。

生產後,她的心門確實打開了些,雖然還不足以讓她種蠱,但一些短暫的幻術是可以的,她有把握在那個地方來去自如。

她是答應過秦典,但那是活著的秦典,現在他死了,她輕吁了一口氣,承諾自然也就不算數了。

除開計劃,她對那個和昆清瓏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也有些好奇,她從來看不透昆清瓏,那麼和昆清瓏長得一樣的男人呢,會是怎樣的脾氣稟性?

她最想知道的是,那個男人會像昆清瓏一樣為她著迷嗎?

第二天,她把德瑪叫來,給她一匹青色的錦緞,「你阿爹明天不是要過生日了嗎,這個你帶回去。」

德瑪接過錦緞,眉開眼笑,「謝謝主子。」藍柳清常賞她東西,她起初不要,可藍柳清不高興,她不想讓藍柳清不高興,後來每次都會收下,做為貴妃跟前一等一的大侍女,她有著其他侍女眼紅的特權,可以每隔一段時間回家去看看,自然也能把攢下的好東西帶回去給爹娘,讓他們在街坊鄰居眼裡長臉,對她家來說,這是無上的榮耀。

藍柳清說,「你出宮幫我辦件事,」她拿出個小木盒子打開,「南原有塗靈粉的習俗,你把這粉末塗到白圖塔前面的石壁上,能夠保偌華兒,別塗太多,抹一條杠就行,剩下的回來還給我。」

德瑪接過木盒子,小心翼翼揣進懷裡,「是,主子,奴婢一定好好替小皇子祈福。」她左右看了看,小聲說,「主子放心,奴婢不會跟別人說的。」

皇帝因為忌諱南原巫術,除了穿衣打扮,不喜歡藍柳清擺弄任何與南原有關的東西,但藍柳清私底下打著製作花露的幌子,悄悄做其他東西,只有德瑪知道,但她從來不說。

五天後的傍晚,一隻翠色的小鳥在禁宮上空盤旋,藍柳清帶著小皇子在外頭玩耍,抬頭看到,打了聲響哨,那隻鳥一個俯衝飛了下來,落在她手臂上,藍柳清把小鳥遞到小皇子跟前讓他摸它的羽毛,另一隻手極快的從鳥的腳上取下了小竹管。

十天後,她等來了一個機會,皇帝去了草原,晚上不會回來,她早早睡下,待到夜深人靜時,悄悄從後殿溜了出去。

那個地方其實就在皇帝的宮殿群里,也有人知道那裡頭囚禁了某位皇族,有人猜是皇帝的叔叔或伯伯,還有人猜是一位曾經得過寵,後來失寵的妃子,但真正是誰,沒有人說得清,就連在那個院子里當差的侍從也不知道,為了守住秘密,每隔幾年,都會殺掉一批侍從。

藍柳清不敢使用迷香,門口的守衛如果不在,會引起巡邏軍的注意,她只能拿著皇帝的通行令,對守衛使了個幻術,時間不能維持很長,但也足夠了。

因為是半夜,到處黑漆漆的,連盞燈都沒有,她在黑暗中靜靜的站了片刻,等視線適應了才慢慢往前走。

一路上,一個人都沒碰到,房間倒是很多,她不知道那個人住在哪間屋子,不敢亂闖,站在游廊上凝神。

月亮從雲層里鑽出來,光線亮了一些,藍柳清正要提步,就看到游廊上的柱子上,斜斜的倚著一個人,一動也不動,若不注意看,會以為他就是柱子的一部分。

藍柳清冷不丁的看到,嚇了一跳,但她很鎮定,站在那裡沒有動,等著對方先開口。

可對方也不動,兩個人隔著不遠的距離,互相打量著,但那人的頭髮垂下來,遮住了臉,藍柳清正要細看,月亮又被雲層遮住了,光線暗下來,她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藍柳清心裡掐著時間,擔心守衛會驚醒,正要說話,對方卻先於她開口,聲音懶懶的,「你是來殺我的嗎?」

只一句話,藍柳清立刻知道了他的身份,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她笑靨如花,在黑暗中走得搖曳多姿。

「我不是殺你的,我是來救你的。」

感謝蓮花咪貓看看書,公斂而槐,Yamimi(2張),厘米家,簡言j(4張),軟紗窺君顏(4張),鍾吾凌雪,池歡e(2張),勘阻雁易(2張),尾數為2303,7263,2050的盆友,託大家的福,小王妃重新上榜,雖然墊底,已經很滿足,希望可以保持到月底,感謝??大家,繼續求月票。

疫情逐漸得到控制,擁抱陽光的日子不遠了。 葉紫涵回到家裡之後,洗漱了,才看到楚蕭回了消息。

蕭蕭風雨:今晚有個朋友來找我,我這會不在家裡,等我安排他在酒店入住之後,就回家了。

涵意襲人:他,你這個朋友,是男的嗎?

葉紫涵發完消息,盯著手機看了兩分鐘,楚蕭才回復。

國師又又又想篡位了 蕭蕭風雨:不是!

葉紫涵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不是男的,那就是女的了。

她很想問楚蕭,對方年紀多大了,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恨不得現在就把對方的底都探出來。

可是,想到她是楚蕭的女朋友,她終究什麼都沒有問。

她告訴自己,要給楚蕭相應的自由空間,不能逼的他沒有任何私人空間。

更何況,不就是朋友嘛,要學會理解。

前段時間,南宮瑾追求自己的時候,楚蕭也沒有追問太多啊!

想到這裡,葉紫涵努力讓自己不要太在意。

涵意襲人:哦,這樣的話,你先忙吧,我玩會遊戲睡覺!

蕭蕭風雨:嗯,早點休息,別熬夜!

葉紫涵看到了他的消息,卻沒有再回復。

葉紫涵本來是不想打聽這個人的,可是,她最終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給雲朵朵發了消息。

涵意襲人:朵朵,你知道楚蕭今天有一位朋友來了嗎?

花開一朵朵:朋友?我不知道啊,我下班之後,就直接回家了,現在正在家裡呢,怎麼?老大有朋友來了嗎?你怎麼知道的,是誰啊?

本來是葉紫涵問雲朵朵的,結果,雲朵朵反問了她這麼多。

葉紫涵頓時有些無語。

涵意襲人: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沒事了,我先去睡覺了,晚安!

花開一朵朵:晚安!

葉紫涵問了雲朵朵,結果還是白問。

她的心情莫名的沉重,打開遊戲,她也沒有玩的心思,玩了一會,就下線了。

她躺在床上,翻來複去的想事情。

另一邊,雲朵朵發完消息,一個勁的拍著自己的胸口。

她無奈的嘆了口氣:"我真是感覺自己罪孽深重啊!要是讓紫涵知道我騙了她,我感覺她會跟我絕交!"

西門翼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忍不住安慰:"這也不能怪你,是老大不讓我們告訴葉紫涵的,相信老大,他會跟葉紫涵解釋清楚的!"

雲朵朵忍不住搖頭:"解釋,你們男人吶,總以為一切事情都可以解釋嗎?我覺得紫涵肯定會生氣,不信你就看著吧,只要有殷初夏在,老大和紫涵之間,始終都是有問題存在的!"

西門翼無奈的看著雲朵朵:"反正這不是你的事情,你就別操心了!"

雲朵朵生氣的站起來:"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現在突然連你也不想看見了,你還是離我遠點吧!"

雲朵朵說完,繼續坐在沙發上,抱著抱枕生悶氣。

她不知道自己在生氣,自己剛才沒有跟葉紫涵說實話,還是生氣西門翼剛才的言論。

葉家別墅。

葉紫涵翻來覆去睡不著,她只好拿出手機隨便翻看。

結果,看著看著,她就不由自主的搜索了,男生什麼樣的朋友,才不願意跟女朋友細說。

看到下面的解釋,葉紫涵的心更塞了。

網友的神回復,簡直扎心。

所謂不能解釋的朋友,那就是見不得光的朋友,肯定跟你男朋友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只要你男朋友性取向正常,我敢肯定,這個不願意跟你細說的朋友,肯定是女的。

凡是不能跟女朋友解釋的,那都有問題!

……看著千篇一律的回復,葉紫涵更加難受,心裡悶得慌,她感覺怎麼都睡不著。

她想了半天,最終還是主動聯繫了楚蕭。

她看時間,都這個點了,楚蕭應該回家了吧。

涵意襲人:楚蕭,我睡不著!

這次楚蕭倒是回復的挺快。

蕭蕭風雨:怎麼會睡不著呢,是不是今天白天,偷偷睡覺了啊!

涵意襲人:你以為我是什麼人啊!我就是心情不好,莫名的煩躁,所以才睡不著。

蕭蕭風雨:你心情怎麼了?今天知道了辰辰的身世,你不是應該開心的嘛!

葉紫涵看著楚蕭發過來的消息,咬了咬嘴唇,更加不開心了。

看來,他是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為什麼不開心。

涵意襲人:反正就是不開心,對了,你回家了嗎?

蕭蕭風雨:還沒呢,很快就回去了!

涵意襲人:什麼朋友啊,都這個點了還不讓你回去,你明天再早上不用上班的啊!

蕭蕭風雨:就一個老朋友,今天剛來,對這邊什麼都不太熟悉,所以我就幫忙看著安排好,一會就回家。

葉紫涵生氣的攥著手機,什麼對這邊不太熟悉,只要不是傻子,她覺得就丟不了吧。

更何況,就算是作為朋友,安排住了酒店,吃個飯不久OK了嗎,還要怎麼安排呢!

葉紫涵越想越不開心。

可是,她又不想直接說出來,這樣顯得她很小心似的。

涵意襲人:那你隨便吧,我先睡覺了!

葉紫涵帶著怒意回復了一句。

但是,她還是盯著手機,不死心的等著楚蕭的消息。

蕭蕭風雨:嗯,我會早點回去的,你先睡覺吧!

看著這條消息,葉紫涵更加不開心,還不如不回復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