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一個新人,沒有任何的背景,得罪了曾導,恐怕以後在娛樂圈,就混不下去了。

可是上輩子她就受盡了這些潛規則的痛苦,這一輩子,難道還要再經歷一遍嗎?

不可能!

「多謝曾導關心,如果是工作就明天再說,如果是私事,我實在是受不起曾導的抬愛,明天見吧,再見。」說罷,安寧便把門給緊緊的關上了。

門外立刻就傳來了曾導憤怒的罵聲:「切,一個公交車而已,楊清風都能上你,我還不能上了?呵呵,裝什麼清高!」

很顯然,張副導演並沒有放棄,只不過,安寧聽了這話,也有些來氣:「導演還請您自重,我跟楊清風並沒有任何關係。不早了,你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怎麼今天是我就不願意開門了,要是秦楚之是不是就張著腿在床上迎接了?」

劇組裡秦導跟張副導演兩人關係不合,是大家所公知的。 從D市到黑州C市有專門的直達高鐵,也就兩個小時的路程。高鐵站人很多,楊柏早就買好票,一個人前往C市。

「剛才跟風火長聯繫一下,原來他還真的見過心魂草,芷燕,你等著我,我一定儘快趕回來。」

周芷燕那邊,有林嬌和趙艷紅等人照顧,郎嘯雲也命人趕緊收集剩下的藥材種子。

楊柏的心一直都放在周芷燕的身上,就背了一個黑包,裝點隨身的衣服。

頭一次坐高鐵,楊柏特意選擇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高鐵車廂很安靜,楊柏的身邊一直都沒有人坐。

「真的很快!」楊柏甚至也拿出一枚硬幣豎立在旁白,還真的能夠一直豎立,足見高鐵的平穩。

將近一個小時,已經進入黑州,楊柏一直閉門養神,陸陸續續車廂內已經有人下車了,顯然這是個大站。

「咦?」楊柏雖然在閉目,可是能夠很好的感知四周,整個車廂居然就剩下楊柏一個人,其他坐位都空無一人。

「不能吧?怎麼回事?」楊柏好奇的看向窗外,就是一眼,楊柏又一次愣住了。

高鐵總共有八節車廂,車廂門都是暗中地標停穩的,只要按照手中的高鐵票,只要等待就可以。

而站台之上,這截車廂的門口,只有一名女子等待。女子的身後,那些高鐵人員也都是暗中偷看。

女子身材相當高挑,細長的雙腿穿著黑色休閑七分褲,露出粉嫩的腳踝。潔白的襯衫在細腰的部位簡單束起,更是露出平緩的小腹,讓人賞心悅目。女子長得十分秀麗,簡單的馬尾辮卻顯得特別的清純。

女子從上到下,都能夠讓人眼前一亮。無論是站台的過客,還是工作人員,甚至車廂當中的楊柏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還挺漂亮的,難道就我倆一個車廂?」楊柏目光已經收回,楊柏也不是搭訕美女的人。

女子好像知道眾人都在看,好像都已經習慣這些異性的目光。甚至還從包里掏出一枚口紅,就這麼對著車窗來了一個烈焰紅唇。

一個簡單的動作,柔軟的細腰,都能夠讓異性噴鼻血,可惜楊柏早就已經收回目光。

女子甩了甩頭髮,從車廂門走進。女子也沒有任何行李,就拿著包對照的車票朝著車廂走去。

「怎麼沒有人?」女子好像就是一愣,不過立馬就看到微微閉著眼的楊柏。看著楊柏這個小白臉,女子眉毛一跳,掃了一眼車票。

「奇了怪了,這麼大車廂,就你一個人?」女子好像輕語,楊柏睜開眼睛,沖著女子淡淡一笑,剛要說話。

「別搭訕老娘,老娘沒功夫。幸虧這麼多坐,沒必要跟你這個小白臉做一起。」女子語氣很沖,完全跟秀麗的面容不一致。

「原來是小辣椒!」楊柏暗中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女子看到楊柏沒有說話,楊柏旁邊的座位正好是女子的位置,不過女子卻直接坐在楊柏的身後,拿著手機慢慢的聽歌。

偌大的車廂,只有兩個人,這樣奇怪的一幕,車廂列車員甚至拿出軟體,慢慢查看。

「怎麼可能?這些人都第一時間退票?」列車員疑惑的看向四周,就剩兩個人也沒有必要在查票。

車子依舊穩穩開動,楊柏依舊慢慢養神,暗中修鍊的金丹。楊柏的包里也放了幾個人參,畢竟要讓風家幫忙。

就在楊柏養神的時候,楊柏突然感覺前方的車廂好像有點動靜。就在楊柏疑惑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坐在身後遠處的女子,突然站了起來,緊張的左右看了看,最後無奈的朝著楊柏旁邊的座位而去。

「小白臉,我告訴你,打死你也不許跟別人換座位,不然我弄死你!」女子語氣很著急,甚至有點慌亂。

「要不你坐裡頭?」楊柏一句話,女子眼前一亮,頓時著急的跟楊柏換座位。

就在兩人身體交錯的時候,楊柏的鼻尖傳來特殊的幽香,而女子也聞到楊柏身上的特殊香味。

「大男人還噴香水,唉,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女子又嘟囔一嘴,楊柏無奈的苦笑一下。

「你當我想這樣,我現在的身體。」楊柏真想好好解釋一下,如今楊柏的肉身蘊含好強的靈性,擁有不垢體,體有異香。

可就在楊柏要說話的時候,女子猛的閉上眼睛,直接靠在座位上睡著了。如此的假寐,楊柏目光卻看向前後的門口。

而就在此時,前後的車廂當中,都走進一名名白衣男子,這些男子都右臂之上都戴著黑色的袖標,上面是銀色的小刀形狀。

「小刀?」楊柏就是一愣,未想到能夠在這裡遇到黑州門派小刀門,小刀門是黑州世家華家掌控的。

「飛煙,終於讓我等到你了,為了遇到你,我可是廢了很大的功夫,整個車廂都被我包下了。」

白衣人的身後,一名俊美的公子哥手中拿著一束藍色妖姬,正擺出一個迷人的姿勢,剛要遞出去。

「怎麼還有一個人?老顧,你怎麼辦事的?」公子哥相當憤怒,未曾想到女子旁邊居然還有人坐。

「少爺,這個傢伙應該是始發站過來的,那邊我已經安排人了,怎麼可能還到這票。」老顧是一名胖子,白色的衣服更是顯得臃腫,尤其胳膊之上的銀色小刀,猶如菜刀一樣。

「你,趕緊滾蛋,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嗎?整個車廂都被我們華家包了,趕緊給我滾蛋。」老顧相當不客氣,四周這些白衣人統統都圍在楊柏的身邊。

「飛煙,你等我一下,我馬上解決這個人,我一定讓你明白我的心。整個C市,只有我能夠配上你風飛煙。」公子哥相當狂傲,指了指四周的人。

「給你們三秒鐘,把這個人給我轟走,影響本少爺的心情。」公子哥發話,老顧等人獰笑的看著楊柏。

就在這些人朝著楊柏走去的時候,楊柏面無表情的伸出一隻手,沖著豎起食指,淡淡說道。

「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今天我真的沒有心情。要泡妞,下車泡,別一點公德心沒有。」

「什麼?臭小子,你敢這麼跟我們說話,你知道我們是誰?華家小刀門,還有這個,是我們大少爺,華少聰。一根手指頭都能夠碾死你。」

老顧的雙眸已經放光,四周的人又一次朝著楊柏圍攏過去。楊柏真的沒有心情,而就在這時候,旁邊假裝睡覺的風飛煙突然吼了起來。

「華少聰,你夠了,你的確沒用公德心。你趕緊給我出去,我不想見你,等到了C市,你敢碰我,我一定讓父親弄死你!」

風飛煙的脾氣也相當的大,猛的站了起來,手中的包狠狠的甩了出去。風飛煙好像練過一些跆拳道,只是雙腿一抬,差點把楊柏給踢了。

「你行不行?你這傷及無辜,你要打,你出去打。」楊柏瞪了風飛煙一眼,越好看的女人,越是脾氣不好。

「用你管,小白臉,老娘還不是為了救你。就你這細胳膊細腿,還有跟華少聰拼。趕緊滾蛋,就算老娘倒霉,今天遇不上見義勇為的。」

楊柏好笑的看著風飛煙,沒有想到風飛煙雖然嘴猶如刀,其實內心還算善良,居然是為了怕自己有傷,才終於站出來。

「飛煙,下了火車你就跟我回華家,你們風家的確有勢力,不過還比不上我華家。只要我華少聰想要的,就沒有得不到的。」

鮮花依舊遞給,這個華少聰居然在高鐵上搶人,這也算楊柏開眼界了。

「華少聰,你做夢,告訴你,有本事你就來,姑奶奶跟你拼了!」風飛煙的手中多出防狼噴霧劑朝著眾人就要噴過去。

「兄弟們,給我抓住她,哈哈哈!」一名白衣人的手,很快的抓在風飛煙的手腕之上,當場就把防狼噴霧劑給搶了下來。

「哈哈,風飛煙,你要在不跟我好,你信不信,我就在這把你辦了。」華少聰相當張狂,反正前後門都被白衣人給封鎖住了。

「救命,來人,救我!」風飛煙就算厲害,可是畢竟不會武功,徹底被華少聰給嚇住了。

「哈哈,風飛煙,跟我走吧!」華少聰一揮手,就想讓人把風飛煙給拽出來。結果站在楊柏的旁邊的兩名手下,一動不動,只有風飛煙在尖銳的喊著救命。

「行了,閉嘴吧,這不有人嗎?」楊柏輕蹙眉心,沒有想到風飛煙肺活量挺大。

「什麼?就憑你?你可拉倒吧,你弱跟小雞仔一樣。」風飛煙瞪了楊柏一眼,突然壓低聲音,沖著楊柏說道。

「別發傻了,趕緊跑,闖出去幫我報警!」風飛煙相當真好,結果卻看到楊柏翻了翻白眼。

「離著這麼近,你說什麼人家都知道。」楊柏無語的看著風飛煙,而此時的風飛煙也感覺自己發傻,鬱悶的看著正獰笑的華少聰等人。

「行了,就憑我,你老實待著吧。」楊柏猛的一拽風飛煙的衣袖,直接就讓風飛煙坐在座位之上,風飛煙感受到楊柏手中的清涼,居然內心平靜下來,驚奇的看著楊柏。

「給你們一秒鐘,給我滾!」楊柏冷冷的看向四周,目光逐漸森然起來。 楊柏的話,剛說完華少聰和老顧就獰笑起來,尤其是老顧更是朝著楊柏就指了下去。同時命令楊柏身旁的兩人趕緊動手。

「你們倆死了嗎?出手,看著幹嘛?」無論老顧說什麼,楊柏旁邊的兩名手下一動不動。

「時間到了!」就在老顧疑惑的時候,楊柏慢慢站了起來。隨著楊柏的站立,四周站著的白衣人紛紛倒退,渾身顫慄,直接跪在楊柏的面前。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都跪下了?」老顧實在想不明白,楊柏連動都沒有動,這些人就跪在地上不起來。

「滾!」楊柏真的懶得搭理,隔著老顧兩米遠,猛的一揮手。老顧兩百斤的大胖子,直接就掃飛出去,差點把高鐵車窗撞破。

「什麼?」楊柏這麼一出手,風飛煙雙眸突然亮起,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而對面的華少聰卻也目光一寒。

「朋友,天河水長流,什麼萬兒走什麼山?」華少聰陰冷的看著楊柏。

「滾!」楊柏上哪懂這些武林黑話,現在就希望這些人統統都滾蛋,沒有空搭理華少聰。

「你不懂我的意思?」華少聰冷笑的看著楊柏,目光來回的掃視,可是就不明白楊柏怎麼讓自己的手下都老老實實跪著。

「少爺,弄死他,我的胳膊斷了!」老顧還在那慘叫,守衛在門口的四個手下已經朝著楊柏而來。

「我需要懂你的意思嗎?現在,立刻,馬上滾!」楊柏目光突然一抬,車廂內彷彿出現一道霹靂。

「什麼?」華少聰徹底震驚了,滔天的氣息,讓華少聰持續的後退,一腳都踩在老顧的身上。

「哎呀媽呀,少爺,你看著點。」老顧還在那慘叫,華少聰目光驚恐的看著楊柏。

「你,我可是華家少爺,你敢跟我動手,到了C市我隨時弄死你!」華少聰還想威脅,結果卻看到楊柏已經淡淡坐下,冷酷說道。

「你是誰我不關心,我只是讓你明白,你打攪我的時間。你要不走的話,我親自讓你滾。」 三爺,夫人她又驚艷全球了 這時候正好那四名手下朝著楊柏沖了過去。

「轟!」楊柏一甩手,這四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凌空就抽飛出去。同時砸向華少聰和老顧。又是連續的慘叫,老顧都要被砸迷糊了,華少聰也有點害怕了。

「臭小子,你給我等著,瑪德,都是高鐵站不要帶小刀,不然砍死他。」華少聰扭身就走,同時目光貪婪的掃了一眼風飛煙。

「少爺,我們剛才都動不了,太嚇人了。」楊柏已經把這些人都解穴,這些人狼狽的朝著後面車廂而去。

「回頭弄死他!」一些狠話從風中飄了過來,楊柏一句話都沒有放聲。好半天,車廂內相當平靜,偶爾有列車員探出頭來驚奇的看著楊柏跟風飛煙。

碩大的車廂,一男一女並排而坐,一句話都沒有。

「你看夠沒有?要不你坐其他位置?」楊柏無奈的看向風飛煙,如今的風飛煙秀麗的雙眸都是驚訝。

「本來以為你是青銅,結果你還是王者,年輕人,叫什麼?做什麼的?」風飛煙突然笑了起來,烈焰紅唇,別有一番風情。

「什麼青銅,什麼王者,你管我做什麼的?」楊柏好笑的搖了搖頭,只是出手幫忙而已,哪有空搭訕美女。

「你總歸讓我知道幫我的是叫什麼吧?無論你是做什麼的,我希望你下車就跑,這些人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他們華家在C市很有權勢,你去C市已經惹了超級麻煩。」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我叫楊柏,這個麻煩是幫你弄的,難道你不幫我解決?」楊柏故意這麼說著,也想聽聽風飛煙到底是做什麼?

「我讓你幫忙了嗎?別開玩笑了,我都自身難保。不過無論如何,我們下車就跑!」風飛煙說完,沖著楊柏揚了揚眉,居然開始活動筋骨,做了一些拉伸的運動,更是把高挑的身材弄得火爆無比。

「你肚子不冷嗎?這天氣沒到夏天吧?」楊柏本來想閉眼,可是風飛煙的確有點迷人,尤其每一個動作,好像天生魅惑一樣。

「用你管,吃你家飯了,你管我?」風飛煙不愧是東北女人,有點彪悍。

「別廢話了,撒丫子,跑!」未等楊柏反應過來,風飛煙猛的摁在楊柏的肩膀之上,從楊柏的身上翻越出去。

楊柏嚇了一跳,然後就看到風飛煙朝著車廂門而去,一路小跑沖向站台,不知所蹤。

「到站了?」楊柏終於反應過來,居然已經到了C站,看著站台來來往往的人流,楊柏突然輕鬆起來。

「終於到了,風火長會派人來接我。我一定會得到心魂草!」就在楊柏也準備下車的時候,站台之上,華少聰突然沖著楊柏鼻樑一個斬頭的手勢,殺氣騰騰的看著楊柏。

「最好別來惹我!」楊柏看都沒有看,背著黑包,也慢慢走下車。此時人流太多了,楊柏順著人流朝著出站口而去。

好半天,拿著車票,楊柏終於走出火車站。C市的高鐵站相當偏僻,離著市區有點遠,外面都是等待接客車輛。

楊柏目光在掃視,畢竟人不生地不熟,風家應該已經等待自己。可就在楊柏找尋風家車輛的時候,旁邊的人群當中突然傳來驚呼聲。

「有人暈倒了,快過來看看,誰是醫生?」人群當中,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顫抖的躺在地上,雙眸緊閉。

周圍的群眾都在看著,明明剛才擁擠的地方,呼啦一下散開一個圓圈,都害怕給惹上什麼麻煩。

「有人病了?」楊柏朝著地上的老者就要走去,可就在此時,遠處的一個計程車當中,風飛煙居然直接就沖了出來。

「都別動,我是醫生!」風飛煙明明都已經上車,可是看到有人暈倒,還是第一時間下來。

「她是醫生?」楊柏也沒有想到,打扮這麼時尚的風飛煙居然職業是醫生。此時的風飛煙已經來到老者的身旁,然後朝著四周人吼道。

「看什麼,趕緊打120,一個個等著看戲嗎?」風飛煙的話,一些人終於明白過來,趕緊拿出手機撥打。

「心率停了,呼吸暫停,該死!」風飛煙先是掀開眼瞼,看到瞳孔已經稍微擴散,頓時著急起來。

「瑪德,腦出血!」風飛煙只是檢查一番,就能夠知道老者的病因。此時風飛煙猛的跪在地上,白色的襯衫都是泥土。

相當專業的心肺復甦,風飛煙滿臉都是汗水,相當的認真。每隔三十下,風飛煙都又一次看著心跳。

「該死,給我醒過來,快點!」每一分的急救,都是最寶貴的。兩分鐘都過去了,風飛煙依舊堅持救治。

「加油!」人群當中有的人要給風飛煙加油,結果卻被風飛煙直接吼道:「都給我閉嘴,老娘聽不見心跳了!」

風飛煙就是這麼火爆,兩分鐘老者的心跳好像復甦,可是呼吸並沒有出現。就在這危機的時刻,風飛煙猛的從包里掏出銀針。

「中醫?銀針?」人群當中有明白的頓時發出驚呼聲,隨著驚呼聲,風飛煙衝出一根中指那麼長的粗針,猛的朝著眉心而去。

「鬼手十三針?」楊柏也在人群看著,當然看到風飛煙的針法,腦海當中很自然的浮現出這套針法的名字。

「風飛煙還會中醫?這套針法想要恢復這名老者,還是不夠的。」楊柏能夠看到,老者的確腦出血,可是在老者的肺部卻同時有個鬱結,這讓救治更是難度太大。

「該死,你怎麼還睜眼!」風飛煙好像對這十三針相當仔細,要知道鬼手十三陣可是起死回生,奪命之針,也是古醫的一代傳承。

「你的針不太對,讓我來!」楊柏也知道時間緊迫,多一分鐘也是希望。猛的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

「那個犢子說我不對?」風飛煙本來就在著急,居然有人說自己鬼手十三針不對。

「是你?」風飛煙一眼看到楊柏,就是一愣。不過就在愣神的功夫當中,楊柏直接就把風飛煙給拽了起來。

「放開我,你要幹什麼?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你是醫生嗎?」風飛煙好像心肺復甦呢,患者的呼吸還沒有暢通呢,這突然停下來就沒有希望了。

「我不是醫生!」楊柏搖了搖頭,突然把風飛煙十三針給拔了出來。這樣的一幕,讓風飛煙猛的罵了起來。

「你個王八蛋,你不是醫生,你動我針,你簡直在害人。來人,給我報警,給我把他拉起來了,我要救人!」

風飛煙都要瘋了,憑藉鬼手十三針怎麼也能夠讓老者清醒過來,可是卻被楊柏給拔了出來。此時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都震驚的看著楊柏,想要過來幫忙,可是總感覺被沾上麻煩。

「混蛋,你怎麼還把人抬起來了,腦出血不能夠動的,你個王八蛋,你這是在殺人!」風飛煙已經哭了,救死扶傷的心都要碎了。

「閉嘴,好好看著,你以為他光腦出血嗎?」楊柏實在被風飛煙罵的腦袋疼,猛的回首冷冷的看向風飛煙。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