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不想讓兒子知道,她的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

她更不想讓兩個孩子知道,她這隻眼睛,怎麼會看不見的!

水凝煙選擇了沉默。

看著麻麻心情不好了。

水天昊趕緊安慰:"麻麻,我剛才就是隨口一問,你不要胡思亂想啊,我看你的臉色都不對了,你要是不想說,昊昊以後什麼都不問了,好嗎?"

水凝煙嘆了口氣,欣慰的看著兒子:"昊昊真聽話,麻麻謝謝昊昊,有些事情,或許,等你和芸芸長大一點,麻麻會主動告訴你們的!"

水天昊連連點頭:"嗯嗯,所以,等該說的時候再說,我們現在什麼都不要想了,好嗎?"

水凝煙微笑著點了點頭。

樓上。

歐陽清凌看見,靳言向著自己的卧室衝過去。

想到還在睡覺的水天芸,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大聲喊道:"靳言,你不要進去,給我停下來,小聲點!" 靳言聽到歐陽清凌這麼阻止他。

他瞬間覺得,這件房間,肯定有鬼。

他猛地將門打開,就看見,歐陽清凌三兩步衝上前。

她憤怒的看著靳言:"你幹什麼?"

靳言不搭理歐陽清凌,位元組向著房間里看去。

這一看,他愣住了。

一個小小的姑娘,長得很是卡哇伊,好看的讓人忍不住想去捏捏她的小臉。

她嘟著嘴,似乎有點不開心,她揉著眼睛,不解的看著門口的兩個人:"歐陽阿姨,你們在幹什麼呢?這個怪蜀黍是誰?"

聽到孩子的聲音,靳言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一樣。

他自認為,自己從來都不喜歡小孩子。

可是,現在看到這個孩子,他才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這麼喜歡一個小孩。

歐陽清凌先沒有回答水天芸的問題,她瞪了一眼靳言,生氣的開口道:"看你這動靜太大了吧,連小朋友都吵醒了,真是的!"

靳言根本沒有注意歐陽清凌的話,他完全被床上的小傢伙,吸引了目光。

歐陽清凌無語的看著他,這是不是父女連心啊,這還不認識呢,就看直了!

她看著水天芸,快速的走過去,伸手摟著她:"芸芸不害怕吧,這是阿姨的一個朋友,剛才沒有嚇到你吧,這個叔叔呢……剛才再跟阿姨玩遊戲,阿姨說這個房間里沒人,他不相信,非要打開來看看!"

"可是,這個房間里,明明有人啊,我就睡在這裡,歐陽阿姨為什麼要騙這個蜀黍呢?"

歐陽清凌乾笑了一聲:"阿姨都說了,這不是騙嘛,我們只是在玩遊戲而已,芸芸還要不要睡覺啊?要不然,你再睡一會,我們聲音小點,不會吵到你的!"

水天芸的小腦袋搖了搖,她看了一眼門口,目不轉睛盯著只的靳言。

她開口道:"不了,我睡醒了,這會也睡不著了,歐陽阿姨,我餓了,你能先跟我吃飯嗎?吃完飯,再跟這個蜀黍玩!"

歐陽清凌看了一眼靳言,乾笑著點頭:"當然可以啊,你等著,我先去跟那個蜀黍說兩句話,好嗎?"

水天芸乖巧的點頭:"嗯嗯,阿姨,你去吧,芸芸等你!"

看著這麼可愛乖巧的小心肝,歐陽清凌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爆了。

她趕緊點點頭,轉身向著靳言走過去:"這個房間里,就一個孩子,你還想要查嗎?如果要查的話,你進來吧,就一個衛生間和衣帽間,都能藏人的!我看你倒是給我大變活人,找個人出來!"

靳言看著歐陽清凌這麼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他產生了自我懷疑,難道……水凝煙真的不在這裡?

可是,不可能啊,他定位到的地點,明明在歐陽清凌家裡。

他半信半疑的看了歐陽清凌幾眼,眸子閃了閃,開口道:"既然你說,你沒有藏人,那你就當是,我今天來你家做客了,正好,還有個這麼可愛的小朋友,我想跟她說說話!"

歐陽清凌不知道靳言的話,是真是假。

可是,她卻很想吐血,水凝煙還在地下室呢!

靳言賴在自己這裡不走,算是怎麼回事呢!

她如果趕走靳言,勢必會讓靳言產生懷疑。

那樣,水凝煙連門都別想出去了。

想到這裡,歐陽清凌選擇了妥協。

她乾笑著:"好啊,當然沒問題,你想呆就呆著吧,不過,不能再嚇到小朋友了!知道了嗎?"

靳言聽到歐陽清凌這麼說,他抬頭看了一眼房間里的小傢伙,低聲道:"這孩子叫什麼名字?誰家的?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呢?"

歐陽清凌的眸子,不自在的閃了閃:"這個……你當然沒見過了,她是我國外的一個朋友生的,這段時間,她有點事情,就把孩子託付給我看了,他們夫妻都是華人,這個寶寶叫蘇天芸,你叫她芸芸就行了,一定要記得,不要嚇唬她,她身體不好,要是被你嚇出個好歹來,我唯你是問!"

看著歐陽清凌因為這個小傢伙,兇巴巴的樣子,跟平時的樣子,大相徑庭。

靳言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就算是再怎麼混,也不會嚇到孩子的!"

歐陽清凌涼涼的看了他一眼:"不會就好!"

說完,她伸手去抱床上的水天芸:"來,芸芸,歐陽阿姨給你熬了粥,我們先下去喝粥,喝完粥,一會吃大餐,好不好?"

水天芸的小腦袋迅速的點著,她奶聲奶氣的開口道:"好的,歐陽阿姨,我這就下床,謝謝歐陽阿姨!"

看到小傢伙這麼懂禮貌,歐陽清凌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看到歐陽清凌親小傢伙,靳言心裡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覺得,小傢伙好像被人霸佔了一樣,他心裡有種不舒服的錯覺。

好像歐陽清凌親的,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想到這裡,他趕緊搖頭,自己都在亂想什麼呢!

這個可愛的孩子,明明是別人家的!

自己的孩子,還沒影兒呢!

他都在胡思亂想什麼呢!

這輩子,除了水凝煙,他不會讓任何人生下他的孩子!

歐陽清凌真的像個媽媽,她溫柔的幫小傢伙穿鞋,牽著她的手,向著外面走去。

好像這些事情,她已經做過千百遍了,非常自然。

當然了,這也是小傢伙非常配合的情況下。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歐陽清凌的狀況,靳言還真的會以為,這個小姑娘,是歐陽清凌的親閨女呢!

其實,有一點他沒有說。

他對這個孩子親切的感覺,主要是因為,她長得跟水凝煙有點像。

當然了,他也知道,這只是巧合而已。

畢竟,人有相似!

況且,也不是非常像。

只是眉宇間,有那麼些像而已。

歐陽清凌拉著水天芸,已經到了卧室門口。

可是,看見靳言還站在床邊發獃。

她沒好氣的轉身看了一眼靳言:"你還要找嗎?如果你想找的話,慢慢找,我跟芸芸先下樓喝粥了!"

歐陽清凌說完,將自己手裡的一串鑰匙,扔給正在發獃的靳言。

靳言反應過來,迅速的接住歐陽清凌凌空拋過來的鑰匙。

然後,他就看見歐陽清凌毫無壓力的下樓了。

他有點詫異,他明明查到水凝煙在這裡的!

而且,他們在電話里,都已經對話了啊!

為什麼歐陽清凌一點也不害怕自己找到人呢!

她這麼坦蕩,難道是說,水凝煙真的不再這裡?

靳言對他自己的檢查,產生了些許懷疑。

可是,懷疑過後,他又立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電話里的聲音,肯定是水凝煙,而且,剛才歐陽清凌那麼遲才給自己開門,肯定也有鬼。

他不能因為歐陽清凌這一點行動,就徹底打消懷疑。

他迅速的走出房間,對剛剛走到樓梯樓的歐陽清凌開口道:"你跟孩子先下樓,我找完自己下去!"

歐陽清凌無所謂的聳聳肩,看了他一眼,直接拉著水天芸下樓。

盯著歐陽清凌和水天芸小小的背影,靳言皺了皺眉。

他一定是哪裡找錯了,一定是。

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她們肯定也是這樣想的。

想到這裡,靳言迅速的走進剛才的房間里,他將衛生間和衣帽間,挨個找過去。

結果,依舊是沒有發現一丁點蛛絲馬跡。

他連床下都找了,還是沒有找到。

靳言雖然有點氣餒,但是,他並沒有放棄。

從房間出來,他把二樓的幾個房間,也全都找過去,一點角落都沒有放過。

而歐陽清凌,此刻已經給自己和水天芸盛好粥了。

她們倆拿著勺子,吃的不亦樂乎。

她才不管靳言怎麼樣呢!

他就算是把二樓翻了天,也不可能找到水凝煙的。

畢竟,水凝煙在地下室,就算是下去,也要從一樓的暗門下去。

靳言就算是再折騰,也是不可能找到的。

所以,歐陽清凌真的很放心。

靳言找遍了樓上的角角落落,依舊什麼發現都沒有。

他這才相信,水凝煙真的不再歐陽清凌家。

或者是,本來在的,在自己來的時候,她卻走了!

想到這裡,靳言忍不住皺眉,覺得自己今天犯了蠢。

他應該過來后,不動聲色的叫人圍住歐陽清凌家裡,然後再進來找。

這樣找到人的可能性,應該大一點。

他一直都知道,水凝煙在躲著自己。

她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自己!

他懊惱的捏著歐陽清凌家的鑰匙,轉身下樓。

歐陽清凌正在跟水天芸吃飯,看到靳言下樓。

她笑嘻嘻的瞅了一眼靳言:"怎麼?還沒有找到啊,我以為,你會把我家翻了天,找出個大活人呢!"

靳言瞪了一眼歐陽清凌,沒有說話。

他走過去,將鑰匙仍在沙發上:"鑰匙給你了,今天……打擾了,我先走了!"

歐陽清凌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雀躍:"慢走,不送!"

聽到歐陽清凌的聲音,靳言忍不住皺了皺眉。

他轉身瞪了一眼歐陽清凌:"你就這麼高興?"

他總覺得,自己遺漏了什麼地方,哪裡有鬼一般。

歐陽清凌立馬正色。

她低頭寵溺的看了一眼,正在喝粥的水天芸:"我說靳言,你就別自作多情了,我高興是因為芸芸,哪裡是因為你啊!" 藍霽華走出門口,懊惱的捶了捶額頭。他是中了迷香,可並不代表他就能胡來,況且以他的本事解迷香不難,是他潛意識裡不想解,想趁著這股子渾勁,跑到尉遲不易那裡去撒野,因為他憋得實在太久太久了。

有時侯細細一想,連自己都覺得荒唐,他有過女人,也愛過女人,孤寂了十幾年,以為就這樣殘了餘生,卻沒想到枯木逢春時,愛上的竟是一個男人。

尉遲不易剛剛罵他是混蛋,藍霽華覺得自己確實是個混蛋,沒臉見人,不知怎麼就成了斷袖,他愧對列祖列宗啊……忍了又忍,想把這個秘密藏在心底,但終究沒忍住,在迷香的作用下,他乾脆不想忍了。

只是過程……哎,一言難盡,尉遲不易頂那一下,簡直要了他的老命,堂堂的皇帝求歡不成,反遭到了暴擊,若是傳出去,他的臉往哪擱,他慢慢挪著步子,往自己屋子去。

康岩龍幽靈一樣出現在前方,「陛下。」

藍霽華立刻挺直腰背,神情淡然,「你在這裡做什麼?」

「奴擔心陛下。」

「擔心朕什麼?」藍霽華瞟他一眼,大步流星往自己屋子去了。

康岩龍看著他的背影,又回頭看了一眼尉遲不易的屋子,輕輕搖了搖頭,「冤孽啊。」

尉遲不易抱膝坐在床上,下巴擱在膝蓋上,望著桌上豆大的小火苗怔怔出神。

從什麼時侯喜歡上藍霽華的,她不知道,反正就喜歡跟他在一起,喜歡他對自己的各種關心照顧各種好。後來知道他不是女帝,她簡直心花怒放,一直壓在心底那座沉重的大山沒有了,她開始有了想法,想找個時機,公開自己真實的身份。

可還沒來得及,三位公主就入宮了,那將是他的皇后和妃子。而她,只是一個東越來的刺客,即便藍霽華對她另眼相待,也不會改變什麼,哪怕將來藍霽華真的把她納入後宮,也不過是和三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還不如維持現狀,以男人的身份伴在他身邊。

她就是這麼想的,反正中了毒,回不去了,就這樣呆在藍霽華身邊吧,他有他的皇后妃子,她管住自己的心,只要藍霽華一如即往的對她好,她可以什麼都不計較。

可是他突然跑到她屋裡來發瘋,說他喜歡她,說他喜歡男人。前一句讓她喜上眉梢,后一句又讓她跌落谷底,她咬著自己的手指甲左右為難。

怎麼辦?是以男人的身份接受他的喜歡,還是告訴他實情?

如果知道她是女人,藍霽華會對她斷了念想吧?

他不喜歡女人,那麼他也不會喜歡三位公主,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掩人耳目的煙霧,他喜歡的是女扮男裝的她呀……

尉遲不易胡思亂想著,一會高興,一會惆悵,一會哀傷,一會又有點小甜蜜,以前是她偷偷喜歡他,現在知道他也喜歡她,她心裡沒辦法平復下來。

坐累了就躺下,卻是一點睡意也沒有,閉上眼就想起他貼上來時滾燙的身體,他咻咻的喘息,他說的那些話……

桌上的燭燃盡了,撲閃幾下,屋子裡陷入了一片黑暗,尉遲不易在黑暗中紅了臉,嘴角揚著笑意,男人莽撞起來,跟頭牛似的,幸虧她是有功夫傍身的人,不然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一整夜,她幾乎沒有睡,早上起來,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洗漱一番,偷偷摸摸出門去,本想早點出門,避開藍霽華,沒想到她從這頭過去,藍霽華從那頭過來,有點狹路相逢的意思。

看到對方,兩個人都停下了腳步,隔著一段距離,遙遙相望。

多少還是有些不自在,目光躲來閃去,並不敢正視對方,都是一副欲說還休的樣子。

冰山惡少冷冷愛 聰明寶寶:誓死捍衛小媽咪 藍霽華很忐忑,不知道經過了昨晚,尉遲不易會不會瞧不起他,會不會從此不再理他,會不會寧願死,也要出宮去?

他想打破沉默,又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這麼欲言又止且惶然的看著她。

尉遲不易糾結了一個晚上的事,在碰到藍霽華的時侯迎刃而解,答案來自她的內心,她想擁有他的愛,不管他把她當成男人還是女人,反正他喜歡她,這就夠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