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也不是沒有想過說服葉天離開衛門,去往軒轅氏族,但她也是十分的明白,葉天這樣起碼墨綠級別以上的雕靈師,想要請動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因此,她也是想著此次多多幫助葉天,與之交好,即便最後無法說服葉天去往軒轅氏族,起碼,也不至於二人的關係鬧得十分僵硬。

但實際上她想錯了事情……

葉天哪裡是什麼衛門的忠實門徒?加入衛門,無非是只找到了衛門這個能夠賺取功勛進入暗俞川更深處的途徑罷了,要是他先遇到的是軒轅氏族,那肯定也就去了軒轅氏族了。

況且想要說服他還不簡單?告訴他,我們能幫你找到足夠多的靈晶碎片,並且能夠保證你的功勛值能夠去往中域之內,葉天絕對是屁顛屁顛的就去了,哪來的那麼多麻煩?

節操?

這裡是敵國!在敵國還要什麼禮義廉恥信?若非是有些忌憚那蒼玄直接向天越國和風墟國動手宣戰,葉天還管你什麼外域中域?憑他四劫涅槃境的修為,殺進你暗俞國大營不過分分鐘的事!

能夠走上這樣循規蹈矩,儘可能不傷和氣的路子,葉天早就已經把自己的節操花光了。

「那個……梁雲,要是這次我們收穫不理想的話,你跟我回軒轅氏族吧,我想……我能給你提供你需要的所有東西,包括……錢財和地位。」

話沒說完,軒轅墨文先是咬了咬嘴唇,她本想說包括女人的,但想了想,怎麼都有一種奇怪的味道在其中,索性沒有說出口,將這後半句給咽了回去,換了個庸俗一些的說辭。

只是她臉上的表情,著實是有些出賣了她…… 於歡的話音剛落,緊緊跟隨在他身後的冰錐風暴,頓時將他整個人都淹沒了。

狂暴的冰錐風暴肆虐著。

狠狠的穿刺著於歡的身體。

於歡那絕望的慘烈的嘶嚎聲,頓時響徹了整個擂台場。

沐靈夕靜靜地聽著,於歡那慘絕人寰的嘶吼聲。

冷漠地微微勾起唇角,冷笑道。

「萬妖噬身?恐怕你要失望了,還是安心的下地獄去吧。」

影月和安思琪兩人,一臉憤然的看著於歡那慘烈的樣子。

這些人簡直太可惡了,打不過別人,就說別人的術法是妖術,竟還詛咒於沐靈夕,簡直是死有餘辜。

穎月和安思琪恨不得再衝上去,對著於歡那正熊熊燃燒的身體,狠狠的鞭笞一頓。

但是她們此時還扶著夜元鈺,根本騰不出手來。

只得朝著擂台上於歡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

「啊呸!你們這些學生會的渣滓才不得好死,死有餘辜。竟敢詛咒我們靈夕,祝你們下輩子也不得好死,下下輩子,更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憤怒的穎月和安思琪兩人,憤憤的罵了半刻,直到那火焰最終熄滅,她們才停了下來。

此時的擂台上,只剩下了一堆飛灰。

沐靈夕看了一眼,擂台周圍正躺的橫七豎八的學員。

冷哼一聲。

「今天就先放過你們,等到明天,就送你們上路。」

穎月和安思琪兩人,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擔憂的朝沐靈夕看了過去。

「靈夕要不然明天,教訓教訓他們算了。可別真的全都殺了,我怕會給你惹來麻煩!」

穎月擔心的是沐靈夕的安危,若是可以不用負責的話,她也恨不得將這些學生會的渣滓全都殺了。

可是這些學生會的學員們,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在家族中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若是沐靈夕一時氣憤之下將他們全都殺了,到時候那些家族的怒火,豈不是全都要發泄在沐靈夕的身上了。

然而沐靈夕在聽到穎月的話后,臉上那冰冷的神色卻是緩和了幾分。

「放心吧!他們暫時還不敢對我怎樣!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這些家族最會的就是權衡利弊,單以學院中這些學生會的渣滓而言,他們還不至於弄到魚死網破的地步。看看李雪,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么?」

穎月和安思琪兩人,帶著一臉余憂未消的神色,對視了一眼。

雖然沐靈夕的話,非常有道理。

錯愛冷少東 但是看看地上那百十數的學員,她們的心中難免忐忑不已。

但是沐靈夕此時已經打定了主意,她們也就不再多言。

無論沐靈夕做出怎樣的決定,她們都會支持沐靈夕,一直走下去,哪怕面對千夫所指,她們也不會有絲毫的退縮。

大不了就算拼上性命,她們也會護沐靈夕周全,絕不會讓沐靈夕身陷險境。

想到這裡,穎月和安思琪兩人,頓時對著沐靈夕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那就讓他們全都去死吧!無論誰敢招惹狂戰小隊,他們全都要做好赴死的準備,我們永不退縮。」 「那就讓他們全都去死吧!無論誰敢招惹狂戰小隊,他們全都要做好赴死的準備,我們永不退縮。」

沐靈夕在聽到穎月和安思琪所說的話后,頓時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我們狂戰小隊就該有這樣的氣魄,任何敢於向狂戰小隊挑釁的人,都將付出生命作為代價,明天就讓他們好好的享受,來自狂戰小隊的怒火吧!」

看著沐靈夕眼中那熊熊燃燒的殺意,穎月和安思琪兩人,再次堅定了自己走向強者之路的決心。

直到沐靈夕、穎月和安思琪三人架著夜元鈺,回到了宿舍之中,擂台場中的百十數學員,這才紛紛醒轉過來。

看著整個擂台場中那斷壁殘垣的景象,所有人的心中都震驚不已。

他們並不知道比賽的結果是怎樣的,究竟是夜元鈺勝出了,還是炎輝打敗了夜元鈺。

只不過看到場中的景象時,所有人的心中都默默的升起了一絲涼意。

不知何時,那原本人人可欺的夜元鈺,竟是成長到了如斯恐怖的程度。

就連他們宿舍當中的其他三名學員,實力也都不可小覷。

如此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他們竟是成長的這般迅速。

究竟是因為他們的天賦太過逆天,還是因為他們的運氣太過強大,這一切的事實,都成為了在場所有人心中永遠的疑惑。

然而他們此時恐怕還不知道,明天等待著他們的究竟是怎樣的噩夢。

當沐靈夕幾人,來到夜元鈺他們的宿舍中時,眼前的景象讓沐靈夕的心中一痛。

只見辛輝和於冉,還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身上到處都是繃帶包紮過的痕迹。

在看路言,竟是全身都浸泡在一隻木製的葯桶之中,臉上還泛著青黑的顏色,看那面色,顯然是中了什麼奇毒。

看著這樣的情況,沐靈夕心痛不已。

他們究竟在這十天的時間裡,經歷了怎樣殘酷的戰鬥?

現在四人竟是無一人清醒。

影院和安思琪在看到沐靈夕那微紅的眼眶時,眼淚頓時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他們每一個人都經歷了無數場戰鬥,每天都會戰鬥到昏迷不醒,才會退下擂台。等到第二天清醒之後,再次帶傷上陣,無論我和安思琪怎樣勸阻,他們都毫不妥協。看著他們一個個倒下,我和安思琪兩人想要上擂台比賽,卻全都被夜元鈺呵斥回來,若不是夜元鈺一直堅持著,從不倒下。恐怕現在我們手中的秘寶,早已經被學生會的那些人奪去了。」

沐靈夕一邊默默的聽著穎月那聲聲泣血的哭訴,一邊將夜元鈺的身體輕輕地放在床上。

「放心吧,你們的血不會白流,明天,我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沐靈夕眼眶通紅的看著,宿舍中昏睡著的四人,語氣堅定的說道。

強忍著心痛,檢查完四人的身體,他們的情況比沐靈夕預想當中的還要糟糕。

除了夜元鈺是因為靈力透支,陷入了昏迷之外,辛輝和於冉的情況就要差多了。 葉天望著軒轅墨文那一臉有著幾分少女羞怯的表情,一時間也是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這女人,怕是想拉攏他,滋生出了某些以身相許之類的想法來了,葉天也是無奈,這丫頭跟絕大多數強大勢力的女子一樣,雖說有著無限的風光,但打心底還是清楚,自己終究,也不過是自己的族群,勢力,結交強援的一件籌碼罷了……

地位再高又如何?只不過是還沒有遇上值得結交攀附之人,一旦遇上了,結果都是一樣的。

「完后再說吧,反正我在衛門不過是個無名小卒,即便是一走了之也不會有人在意什麼,說不定到時候,我就真跟你去軒轅氏族享清福了呢。」

擺了擺手,葉天只是給了個不置可否的答覆。

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會不會去軒轅氏族,這一切,還得看此番靈能礦脈的爭奪結果。

若是此番能夠讓他得到足夠多的土靈晶,將自己的土屬性靈氣完善,恐怕葉天還真的會去上一趟軒轅氏族。

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即便是當初在登記的時候,他的存在引起了衛門分部不小的震動,但終歸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小分部,而他當初登記之時,也僅僅是個不起眼的化天境界,一走了之,不是什麼麻煩事情。

能夠有門路去找到更多的生息靈晶,這才是葉天真正關心的事情。

聽得葉天這般答覆,軒轅墨文心中也是略微的有些欣喜,看著模樣,說不定有戲!

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欣喜個什麼勁,究竟是因為自己給軒轅氏族找到了一個值得信賴,且實力強大的雕靈師,還是因為她那高傲的小心思,終於遇見了一個能讓她敞開心扉的男人。

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一個。

二人一邊閑聊了幾句,一邊便是在這後山小路之上,找到了一個能夠通往靈雲峰內部的入口。這靈雲峰的內部極其的複雜,通路也是多的數不勝數,許多地方都是能夠進出,只不過這些進出口有著大小之別罷了。

那些個比較龐大的進出口,自然是被那些大勢力把守著,不過那些地方,葉天和軒轅墨文都是太樂意去就是了,此刻葉天的心思完全都在生息靈晶上,也是懶得現在就去管那謝白兩家的閑事,既然有著龍霄那個自視甚高的傢伙在,短時間內也是暫時用不上他的。

而軒轅墨文就更是不想現在就跑去了,要是真的回到了那些兩方實力劍拔弩張的地方,恐怕葉天也是沒法這般自如的跟在她身邊了吧。

此刻她還不想告別,還想再跟這個讓她動了些念頭的男人多呆一會,於公也好於私也罷,能多呆一會,總是好的。

順著那後山小路之上的山洞,二人一前一後朝著那靈能礦脈之中摸索了進去,這山洞顯得略微的有些崎嶇,也算不得十分的寬敞,只有一個人之力通行,有的地方還顯得很窄,要側身才能走過去。

不過這二人倒是也不著急,就這麼慢悠悠的在這山洞之中行進著,並無任何趕路的意思。

好片刻之後,二人眼前的視野方才是陡然變得寬敞了起來,周圍的空間也是高大了很多,像是走進了一處寬敞的洞窟一般。

這地方,剛度莫約有著五米左右,一整片空間連接在一起,許多地方還能夠看到一些造型迥異的鐘乳,看上去也是一片十分壯觀的溶洞了。而這裡,也是有著十分濃厚的土靈氣存在,方才進入這片溶洞之中,葉天便是已經感覺到了這土靈氣的存在。

「這靈能礦脈,分為上中下三層,是靈雲峰三千米海拔以上的區域,那裡出產的幾乎都是木屬性的靈晶碎片,而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中層礦脈,大多是土靈晶,再往下,在地下深處還有近三千米的深度,那裡就是火靈晶的出產地了。」

軒轅墨文率先走進了這片溶洞之中介紹道。

聽得這般介紹,葉天心中也是有著幾分駭然,這靈能礦脈,合著上下游九千米左右的縱深,這可是十分可怕的一個數字了,在這個縱深之上,還有著極其廣闊的寬度,也難怪那些個大家族大勢力,都十分熱衷於爭奪這靈能礦脈了,能掌握這裡二分之一的面積十年時間,能開採出多少靈晶,多少礦產靈植且不說了,光是這靈氣能量和生命氣息都十分濃郁的地方,十年時間,就不知道能夠為那些家族培養出多少強者高手了!

走進溶洞之中,軒轅墨文先是站在原地不動,閉目感知,像是在感受著什麼東西的存在似的,片刻之後方才睜開眼睛,走到一處鐘乳石的面前,手掌輕輕按在那鐘乳石上一震,那鐘乳石的表面之處,便是有著一小塊崩斷了去,而在那其中,赫然便是有著一小塊靈晶碎片顯露了出來。

「吶,這裡的靈晶碎片大都是這樣的,這一塊的品質雖然不是最上乘的,但也還算是中等水品了,拿著吧,你運氣不錯,平時想要找到這樣一塊,可是需要花上不少的功夫呢,要是等著拿謝白兩家的人幫你尋找,在這裡找上一年都不見得能給你找到十塊。」

將那土靈晶的碎片朝著葉天拋過去,軒轅墨文的臉上也是略微的有著幾分自豪之色,身為涅槃強者,對於靈氣能量的感知自然是更加的精準,她說得倒是不錯,要是讓謝白兩家的人來幫他尋找,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找夠他要的數量了。

這靈氣能量頗為充盈之地,對於不足涅槃境界的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個天然迷宮一般,想要找到這些東西,可是極其困難的,他們可沒法向軒轅墨文這樣,靠著自身感知就能找到靈晶碎片的存在,只能是一處一處的慢慢探索,運氣不好一些,恐怕找上十天半個月都找不到一塊。

不過此刻,葉天卻也是有著些許的好笑,這軒轅墨文,其實自己的感知能力也還沒有強到極致,此刻就在她身邊不遠,摸約五米開外的一塊鐘乳石中,就有這一塊足有成年男人食指大小的土靈晶存在,比她剛才找到的這一塊要好了許多,只不過那東西的氣息顯得頗為的隱晦,就連軒轅墨文都是無法將之感知清楚。

軒轅墨文是靠著自身對於靈氣能量的感知,去搜索這礦脈之中,那些靈氣能量特別凝聚的地方,那裡有著極大的概率存在著靈晶碎片,只是那些真正高品質的靈晶碎片,幾乎已經是和自然能量融為一體了,藏得相當隱晦,即便是軒轅墨文的感知能力,也是完全無法將之發現,想要尋找,也只能靠笨辦法,一點點的摸索。

但對於葉天而言可就是另外一個概念了。

如今的葉天,可是自然之靈化身,對於自然靈氣的感知能力,豈止是尋常人的千百倍?這些東西,根本都是逃不過他的感知,在別人的感知之中,想要找到這些靈晶碎片,就像是要在茫茫沙漠之中,找到一粒透明的沙粒,那是個極其恐怖的篩選量,化天境的人,幾乎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而對於軒轅墨文來說,這就像是在一塊沙地之中,找到那些比較大塊的石頭,顯然是要輕鬆了許多,尋找起來也是不會那麼的麻煩,但總歸還是有她找不到的。

可放在葉天這裡就不一樣嘍,就像是在鋪平的一片沙子裡面,找出那些閃動著高光,五顏六色的寶石一樣,除非是眼睛瞎了人也傻了,不然想漏掉一個,那才是相當的困難! 雖是將這些東西都看得十分清楚,不過葉天此刻倒是並未急著說破,也沒有主動地跑去尋找那些品質上乘的靈晶碎片。

他可不想再暴露更多的東西給軒轅墨文了,不然這女人,保不齊再滋生出一點更加出格的念頭來,按照這女人的脾氣,葉天可絲毫不會懷疑她能做出更加出格的舉動……

跟在軒轅墨文的身後行走了片刻,不得不說,這女人的感知能力確實是不錯的,不過十來分鐘的時間,便是已經給葉天找到了兩塊品質還算不錯的靈晶碎片,當然,這一路上錯過了多少,就只有葉天自己清楚了。

「滴……滴……」

忽然,葉天納寶之中的傳音玉牌響了起來,頓時也是讓得葉天和軒轅墨文的眉毛幾乎同時皺了皺。

「接起來吧,我迴避,恐怕是謝白兩家的人遇上些麻煩要找你幫忙了。」

擺了擺手,軒轅墨文便是主動走到了一旁,她也是知道,葉天是這兩家請來的幫手,該幫忙的時候,自然還是要去幫忙的,總不能將這本來的義務給丟到了一邊。

點了點頭,葉天這才將那傳音玉牌給接了起來:「何事?你們遇到什麼麻煩了?」

「梁雲閣下!請速速前來相救!那鄧家,還有龍霄,正對我們出手!」

「什麼?!」

葉天的面色當即是一陣難看,龍霄這傢伙,是直接對謝白兩家出手了!

「我馬上就到!」

掛斷傳音玉牌,葉天直接便是朝著軒轅墨文擺了擺手,「我有些急事要去處理,先走一步了!」

「發生什麼了?需要我幫忙么?」

瞧得葉天頗有著著急的樣子,軒轅墨文也是連忙開口問道。

「不必,謝白兩家和鄧家的私下恩怨,你畢竟是軒轅氏族的大小姐,參與其中只會更麻煩,完后我會再來找你當導遊的,到時候可別高冷啊。」

一邊起身朝著洞穴外面走去,葉天也是一邊回頭朝著軒轅墨文笑了笑。

聽得葉天這話,軒轅墨文倒是略微的愣了片刻,旋即連忙點了點頭。

「你可注意安全啊,要是遇到什麼麻煩解決不了……記得聯繫我!」

一邊說著,軒轅墨文便是將一塊傳音玉牌朝著葉天丟了過去,頗有著幾分擔憂的叮囑道。

結果玉牌,葉天倒是並未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身影便是迅速的消失在了山洞之中,留的軒轅墨文望著他遠去的背影,臉上暗自有著幾分落寞之色……

在山洞之中轉過幾個彎,葉天便是停了下來,迅速的感知了一下那謝白兩家之人的位置之後,便是直接動用法陣,直接朝著謝白兩家所在之處躍遷而去。

葉天早就已經在給謝白兩家之人的傳音玉牌上留好了禁製法陣,只要那傳音玉牌沒有被毀,葉天隨時都能通過法陣傳送到他們的身邊,只不過,葉天也是並未直接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而是出現在了他們所在之處摸約五十米開外的一顆老樹之上,身影藏匿在樹冠之中,撥開樹枝,朝著那兩家所在之地望去。

此刻,那謝白兩家共同建造起來的駐地之上也是一片狼煙四起,頗為的狼狽,其防禦工事大都已經是坍塌破損了,不少的人身上甚至都還帶著幾分傷勢,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自然便是那鄧家的人!

此刻,鄧家的一大圈人,正在那龍霄掠陣之下,將謝白兩家的人死死的堵在一處山谷之中,那裡本是謝白兩家屯放物資的地方,此刻也是成了這兩家之人唯一的藏身之處。此刻,鄧家大批的強者皆是虎視眈眈,在他們的最前方,龍霄此刻正用著一種高高在上,宛如君王駕臨一般的姿態懸於半空之中,俯視著那謝白兩家的人。

「鄧宇!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為何無緣無故襲擊我們!」

此刻,那謝林海也是站在山谷的前端,面色陰沉的望著那龍霄和鄧宇,怒聲喝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