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低下頭,並不打算回答威利斯的話。

片刻功夫,她又抬起頭,不自然的說道:"威利斯,你是被蘇凜打傻了吧,在胡說什麼呢,我想上樓去,你先送我上去吧!"

看著百葉岔開話題,並不想談論這個問題,威利斯只能搖搖頭。

"好,我現在送你上樓吧!正好待會我也有點事情!"威利斯說道。

百葉低聲"嗯"了一聲,並沒有再說話。

威利斯將百葉送上樓,他去衛生間上廁所的時候,在鏡子里看了一下自己的臉,尤其是嘴角,青紫一片,感覺都出血了。

威利斯忍不住低咒了一聲,才轉身走出衛生間。

蘇凜下手實在是太狠了,他的胳膊和胸腔,現在還在隱隱作疼。

就在威利斯離開百葉家的同時。

泰國仰光。

曾佐凡安靜的站在顧念慈面前,聽著她的安排。

她神色有點陰冷:"這次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我給了你足夠的資金,當然了,你也要動動腦子再做事,你去支援韓家,到時候,讓盛世集團放棄收購計劃,然後再聯繫斯密斯家族,合力收購盛世集團,這就是你要做的,斯密斯家族那邊,我已經跟他們協商好了,現在就等著你動身去國內了,你之前在國內的那一爛攤子事情,我都給你解決了,希望這次不要再出紕漏,不然的話,我可不會像上次一樣,輕易的放過你!"

曾佐凡抬頭看了顧念城一眼,看著她神情陰冷,整個人彷彿被寒霜包裹一般。

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從小到大,他一直不想惹母親生氣。

可是,從很早之前,他就再也沒有看見母親開心過。

難道真的是自己做的不夠好嗎?曾佐凡捫心自問,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可是,這些話,他卻不敢真的說出來。

曾佐凡見顧念慈盯著自己不說話,他立馬保證道:"母親,這次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全力而為,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顧念慈冷哼了一聲:"希望是這樣,我可是記得,上次你也是跟我保證過的,可是怎麼樣,最後還不是像個喪家之犬一樣跑回來了,我告訴你,這次的事情,你要是辦不成,你就給我滾出去,以後再也別回來!"

顧念慈嚴聲厲詞,似乎話里話外,都充斥著一種對曾佐凡的厭惡。

曾佐凡的眉頭閃過一絲痛楚,可是,被他很好的掩飾掉了。

母親討厭他,他一直都知道,他現在只能努力做到最好,不讓她生氣就好。

曾佐凡對於顧念慈的訓斥,只是點點頭,沒有別的話。

顧念慈看著他,神色更加厭惡,她擺了擺手:"趕緊收拾收拾回國辦正事,不要在這裡礙眼!"

曾佐凡臉上閃過一抹沉重和失落,他再次點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顧念慈看著曾佐凡孤單的背影,心裡閃過一絲不舒服,但是,很快就被她壓下去了。

其實,曾佐凡這次回國,就是要借著威利斯收購盛世集團,打垮路家。

昨天,顧念慈就已經跟斯密斯家族商量好對策了,只不過,最終出面辦事的人,還是曾佐凡。

曾佐凡就像是顧念慈的一顆棋子,指哪打哪!

顧念慈有時候對他還是挺滿意的,但是,每一次他完成不了任務的時候,顧念慈就從未給過他好臉色。

曾佐凡見了顧念慈后,就動身離開仰光回國。

與此同時。

邂逅調香師 威利斯在南希市,公開收購盛世集團的股份。

盛世集團正在收購韓氏集團,資金鏈都被拖死了,甚至有一些銀行,因為威利斯的出現,竟然不願意貸款給盛世集團。

局面,瞬間陷入一種僵持的狀態。

絕世幻武 戚薇薇雖然在家裡養病,可是,她卻從財經新聞上,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這次盛世集團岌岌可危,其實跟她脫不開關係。

如果不是她跟韓家的關係,蘇寒怎麼可能不顧一切的為她出氣,從而用這樣不及損失的辦法,去收購韓氏集團呢!

戚薇薇只要一想到這裡,就著急不已。

這天晚上,蘇寒回來的很晚。

他回來后,整個人都已經很疲憊了。

戚薇薇給他放好洗澡水,兩個人洗漱完,上了床。

蘇寒將睡在床邊的戚薇薇撈過來,一把抱在懷裡。

蘇寒呼出來的熱氣,一點點的噴洒在戚薇薇的臉上,戚薇薇不舒服的扭了扭身體。

蘇寒伸手抱緊她。

他的聲音有點疲憊:"薇薇,不要亂動,讓我抱一會!"

戚薇薇天真的意味,蘇寒的一會真的是一會。

她便乖乖的蜷縮在蘇寒的懷裡,一動不敢動。

誰知道,一會功夫后,她就聽到了蘇寒均勻的呼吸聲。

戚薇薇抬頭一看,發現蘇寒已經睡著了,他的臉上充滿了疲憊。

戚薇薇心疼的伸手碰了碰他的臉,小心翼翼的伸手關了床頭燈,然後,窩在他的懷裡,安靜的躺著,一會就閉著眼睛睡著了。

第二天蘇寒醒來的時候,伸手去抓身邊的人,結果,一摸,是空的。

蘇寒立馬就醒來了。

看著身邊空蕩蕩的,蘇寒有片刻的茫然。

緊接著,他聞到一股香香的味道。

蘇寒立馬坐直了身體,他穿上鞋子出去一看,發現戚薇薇圍著圍裙,在廚房裡做飯。

蘇寒突然覺得,胃口大開。

看著廚房裡那個忙碌的身影,蘇寒覺得,內心深處被填充的滿滿的。

蘇寒快速的洗漱完。

他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戚薇薇已經將飯菜擺上桌了。

她看見蘇寒出來,溫柔的笑著說道:"趕緊吃飯吧,吃完飯我們去上班!"

蘇寒點了點頭,走過去,在餐桌上坐下來。

這是蘇寒第一次吃戚薇薇做的飯菜,很有家常味,只不過,中間多了一道味道,而那種滋味,怕是也只有蘇寒自己才能吃出來。

吃完早飯,蘇寒在戚薇薇的臉上偷香了一個,主動把碗碟端過去。

戚薇薇從廚房進來,打算洗碗。

蘇寒將他推出去,他說:"你趕緊去換個衣服吧,等你收拾好,我也把碗筷洗了,我們一起去上班!"

戚薇薇聽著蘇寒霸道的語氣,有點無奈:"可是,你還穿著西裝呢!"

蘇寒笑了笑:"沒事,你幫我把手套帶上!"

戚薇薇一臉你確定的表情,蘇寒認真的點頭。

戚薇薇頓時有點惡作劇。

她幫蘇寒帶上洗碗的手套,蘇寒果然認真的額轉身,去洗碗了。

看著西裝皮鞋的路總,帶著手套在廚房裡洗碗,戚薇薇頓時玩笑大發,她拿著手機,咔咔拍了兩張照片,這才趕緊去換衣服。

戚薇薇換好衣服出來,蘇寒已經收拾好碗筷。

兩個人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到了車庫,戚薇薇看著蘇寒:"你將我帶到外面,我自己打車去公司吧!"

蘇寒一看戚薇薇猶豫的神情,就明白,她是怕別人以為她有裙帶關係。

雖然吧,她的確跟自己關係匪淺,但是,他怎麼能讓自家氣你親老婆,飽受非議呢!

所以,我們的路大總裁,非常善解人意的說道:"沒事的,在公司前面那個十字路口,我放你下車,你自己走過去就行了!" 四喜駕著青篷小車在風雨里艱難的走著,當他一身泥一身水出現在皇帝面前時,皇帝的心驀地一沉,低聲喝道:「出了什麼事?」

四喜喘了兩口大氣,把事情大概一說,皇帝氣得額上青筋直跳,連粗口都爆了出來,「媽拉個巴子,朕一走就出幺蛾子,這是要造反么!就見不得老子過幾天舒心日子么!」

壩上正是最危急的時侯,搞不好就一瀉千里,淹了良田是小,屍橫遍野是大,他急得揪了一把頭髮,寧九比他冷靜,說,「皇上,娘娘身邊都是臣挑選出來的精銳,大理寺的尉士不是他們的對手,您這裡走不開,臣回去一趟。」

皇帝揉了一把臉,他知道那些暗衛能保白千帆平安,可是這種時侯,他多想站在她身邊,替她遮風擋雨,將她護在腋下,她是他的媳婦兒,他應該保護她,可很多時侯,她都是一個人在戰鬥。想到往事,他心裡愧疚難當。

「帶朕的口諭回去,」皇帝冷靜了一些,依舊怒氣未散:「誰他娘敢動皇后一根頭髮,朕滅他九族,不怕死的儘管試試!」

「是,臣走了。」寧九穿著蓑衣,縱身一躍,很快消失在風雨里。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皇帝不放心,回到營賬里寫了一道聖旨,交與郝平貫:「你帶小福子回宮,讓四喜留下,見聖旨如朕親臨,朕會儘快回宮。」

郝平貫不敢耽誤,帶著小福子急沖沖駕車走了。

——

承德殿里,白千帆,瑞太后以及幾個親王和大理寺卿都默然坐著,等著西華宮的如珠被帶進來,可去帶人的尉士回來稟告,說他們趕去西華宮的時侯,如珠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經斷了氣。

白千帆驚得一下站了起來,「死了?什麼時侯的事?」

瑞太后冷笑,「不是你下的手么,聽聞南原的人會巫術,隔著老遠都能取人性命。」

白千帆看她一眼,緩緩抬起雙手,瑞太后嚇得往後一縮,「你幹什麼?」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我試試有沒有這個本事。」

月桂低頭偷笑,嚇一嚇瑞太后也好,真是老糊塗了,不知道聽信了誰的讒言,非要置皇後於死地不可,可惜啊,就算皇上沒在,娘娘也不是好欺負的。

老親王神情凝重起來,「宮裡出了人命,非同小可。此事定要一查到底。」

大理寺卿說,「下官同意王爺的意見,無論如何,皇後娘娘與此事脫不了干係,還是請移駕隨臣等走一趟吧。」

白千帆坐著不動,「我還是那句話,我沒有刺殺皇上,所以哪裡也不去。」

「如此,別怪臣無禮了。」

「你的人沒有我的人多,別怪我無禮才對。」白千帆嘆了一口氣,看他象看一個傻瓜,「一個兩個都是豬腦子,我天天跟皇上在一起,真要害他,皇上得死十回八回的了,還用等到現在?」

瑞太后對她囂張的氣焰很是不滿,手指著她,「你們聽聽,好大的口氣,皇上英明神武,豈能那麼容易就中了你的招,你這個妖女,還是束手就擒吧!」

月桂聽道這聲妖女,臉一紅,想起之前自己也這麼叫白千帆來著,但瑞太后一叫,她就氣了,往前走了一步,「太后老佛爺,您今兒個氣勢洶洶的來,不就是因為皇上不在宮裡么,皇上不在宮裡不等於他就不回來了,您這麼欺負皇後娘娘,可想過皇上知道了會怎麼樣?」

「大膽,一個奴才竟然敢同哀家叫板,來人,掌嘴!」

瑞太後身后的老嬤嬤上前一步,白千帆站起來,甩了甩胳膊,擺起架式,「要打她,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瑞太后看她渾不吝的樣子,更氣了,她拿皇后沒辦法,難道一個小宮女也耐何不了么?

厲聲叫起來,「都愣著做什麼,把那個奴才拖下去,杖斃!」

跟瑞太後來的人不敢動白千帆,但動月桂沒問題,正要湧上前去,一道身影掠進來,把他們攔住,「皇上有口諭!」

月桂正懊惱自己沉不住氣,給白千帆惹了麻煩,一見寧九到了,頓時鬆了一口氣。

幾個老親王夾在白千帆和瑞太后之間,正為難,一聽皇上有口諭,忙道:「快宣聖諭!」

寧九一字不落的傳達:「誰他娘敢動皇后一根頭髮,朕滅他九族,不怕死的儘管試試!」

瑞太後身子一震,皇上連粗口都出來了,可見是極怒,可他一句滅九族又激起了她的憤怒,他是她生的,滅她不是滅自己么,皇帝當真是鬼迷了心竅。這麼下去,誰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她喝斥道,「寧九,這是皇上的口諭么,空口無憑,誰能相信?」

寧九難得的笑了笑,「太后信也好,不信也好,結果是一樣的。」

瑞太后還在琢磨他這話,郝平貫一身濕嗒嗒的跑進來,抖著手裡的明黃絹軸:「聖旨到,皇上有旨!」

除了瑞太后和白千帆,其他人都齊刷刷的跪下了。

郝平貫展開聖旨,大聲宣讀起來,「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皇后白氏,乃朕之結髮,朕心頭之寶,爾等膽敢辱之,朕誓必誅之,欽此!」

聖旨不長,但讓在場的人均是身形一震,兩份聖旨內容大致一樣,口諭顯然是盛怒之下的氣話,但緊跟而來的聖旨也沒有溫和多少。

白千帆聽到那句「心頭之寶,」老臉一紅,心卻象泡在蜜罐里一樣甜。

其他人則被那句「誓必誅之,」嚇得噤若寒蟬。

一時之間,屋裡極其安靜,落針可聞。幾位親王蒙生了怯意,相互對了個眼神,老親王咳了兩聲,「老佛爺,事關皇后,還是等皇上回來再行定奪吧。」

瑞太后看出他們打退堂鼓,但她騎虎難下,心裡又急又惶然,「各位都是皇上的叔父,難道要眼睜睜看著皇上被這個妖女所惑么,皇上當朝以來,萬民景仰,乃我東越之幸,若真是死在妖女的手下,則為我東越之大不幸啊!」

殿外依舊風雨飄搖,漆黑的夜裡,雨中站立的侍衛和尉士都一動不動,雨勢倒是漸漸小了,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門外傳來一聲怒吼:「太后說誰是妖女?」 戚薇薇臉上頓時閃過一抹喜色:"好啊!"

蘇寒笑了笑,沒再說話。

嫡女心計 到了車裡,戚姑娘這才後知後覺的問:"蘇寒,你怎麼這麼輕車熟路,感覺你好像嘗嘗載人,放到公司前面的路口一樣,你該不會是……"

戚薇薇笑的很是不懷好意。

蘇寒趕緊舉手:"我真心冤枉啊,這種事情,我爹地媽咪以前常做的,我媽咪也是當成笑料講給我聽呢!"

戚薇薇頓時捂唇笑起來:"沒想到啊,爹地媽咪還有這麼浪漫的一面!"

蘇寒想到爹地媽咪浪漫的事情,頓時一陣惡寒:"他們浪漫的事情多著呢,以後保證隨時隨地秀恩愛,你肯定會以為自己是個碩大的電燈泡,其實,人家啥感覺都沒有!"

戚薇薇盯著蘇寒,臉上充滿笑意:"瞧你說的,爹地媽咪那應該叫相親相愛!"

蘇寒發動車子,看了戚薇薇一眼:"這麼快就開始討好婆婆了,好現象,我頓時覺得,以後的婆媳關係,我一點壓力都沒有!"

戚薇薇小臉紅了紅。

路上,戚薇薇問蘇寒公司的現狀,蘇寒大體說了一下,戚薇薇感覺,跟自己了解到的差不多。

外界傳言雖然有點誇大其詞,但是,有些事情,如果沒有發生,也不會無緣無故的空穴來風。

戚薇薇擔憂的看著蘇寒:"對於這次反收購,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蘇寒看了戚薇薇一眼:"如果按照目前的狀況,應該會僵持一段時間,但是,如果哪一方底牌先出完,哪一方會輸得更慘!"

戚薇薇聽到蘇寒這麼說,神情更加嚴峻了。

她看著蘇寒:"蘇寒,要不,我們放棄收購韓氏集團吧,本來你收購韓氏集團,就有我的原因,當時做出那樣的一個決定,並不是很明智的!"

蘇寒認真的看了戚薇薇一眼,用安慰的語氣開口:"薇薇,你不用擔心,我的底牌,還一張都沒有出呢,就算是威利斯那邊佔了上風,我最後也會讓他輸的慘不忍睹!"

戚薇薇看著蘇寒這麼自信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對路家的家業,的確不是很了解。

但是,她確實絕對的相信蘇寒。

在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蘇寒已經變成了她最堅實的依靠。

他們相互獨立,卻又彼此依賴。

戚薇薇想了想,對蘇寒說道:"不管怎麼樣,你都小心一點,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誰知道對方接下來,會不會出什麼陰招呢!"

蘇寒點了點頭:"嗯,我知道,我會小心一點的!"

戚薇薇看公司馬上就到了。

她說:"就把我放在前面,我下車吧!"

蘇寒"嗯"了一聲,往前走了走,停了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