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到底還有沒有人性!

是不是,在章子芩眼裡,除了慕婉如,其他人都是她腳底的塵埃,隨便怎麼踐踏都行!

「章子芩,你到底還是不是人!你明知道阿琛的心臟有病,你還讓那些人打洛琛!」

葉簡汐忍不住大罵。

章子芩揉著紅腫的手腕,躲在那幾個人後面,懸著的心落了大半,果然被安可盈預料到了,洛琛根本不會講情面,會直接把她送到警察局!

好在可盈送了這幾個人保護她!

「我也不想傷害洛琛,也警告了他,可他不聽,我能怎麼辦?」

「你——」

葉簡汐氣結。

章子芩勾了勾唇角,露出鄙夷的笑容。

黑眸盯著章子芩周圍的人,慕洛琛忽然出聲質問,「你們不是慕家的人,是誰派來的?」

葉簡汐聞言,頓了兩秒,而後盯著章子芩身邊那幾個人看,很快也發現了問題所在。

慕家的警衛,她幾乎都認識。

可眼前這幾個,她根本沒見過!

章子芩譏諷道,「還能是誰派來的?當然是我自己,有一個不孝順的兒子,被某些人挑唆的準備把我送到監獄里,我不做好準備,只怕明天別想活著見到早晨的太陽了!」 第748章你承認是你做的那些?

葉簡汐聞言,心頭一股噁心的感覺湧上來,恨不得立刻扇她幾巴掌。

章子芩每再理會葉簡汐,睨著慕洛琛道,「我不會跟你去警察局,你真想的定我的罪,那就讓警察局自己去調查,拿到真憑實據,再讓警察局跟我對質,否則……這輩子,都別想讓我踏入警察局一步!」

章子芩說完,轉身要往自己的院子走。

但就在她轉身的剎那,慕洛琛冷聲道,「今天你不去警察局也得去,由不得你!」

話音落,從慕家的前廳,周文達帶著慕家的警衛,訓練有素的圍住了章子芩一行人。

章子芩看著眼前圍上來的人,臉色沉了下來。

「阿琛,你當真要這麼做?」

慕洛琛沒說話,微微的點頭。

周文達帶著人,開始把章子芩周圍的人,往外面拉。

兩邊的人糾纏在了一起。

章子芩眼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被強行拉走,眼裡露出狠色,她不想撕破臉皮,都是洛琛逼得!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整個慕家好,所有跟她作對的,都只能一個一個清除!

即便這個人是洛琛,她也不會心軟!

「你們都給我住手!現在我才是慕家的主人,你們誰再敢動一下,信不信我立刻把你們都趕出慕家!」

章子芩拿出那份逼著簡汐蓋手印的協議,朝著慕家的警衛大喊。

葉簡汐看到她手裡拿的那份協議書,這才明白過來,章子芩到底打的什麼算盤,從一開始,章子芩讓她簽下那份協議書,不是為了不讓慕家的財產落在外人手裡,而是為了掌控整個慕家!

葉簡汐心冷到了極點。

慕洛琛盯著章子芩,瞳仁里凝聚了一團黑氣,看不到眼眸底的情緒。

章子芩見周圍的警衛停下了手,嘴角掛滿了冷笑,「這是葉簡汐的資產轉讓協議,上面有她的手印,現在整個慕家的資產,包括這棟宅子,都在我的名下!現在慕家是我的,你們都要聽我的話!」

章子芩說著,揚了揚手裡的協議書,一步步的走到慕洛琛跟葉簡汐跟前說,「我剛才給過你機會,阿琛,你是我兒子,我不想跟你鬧到這一步,可你非逼我,怪不得我。」

「阿琛……我再給你最後一次,只要你離開這個女人,別再跟她往來,我們就還跟以前一樣……」

「你承認是你做的那些?」慕洛琛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打斷她的話問。

章子芩沒回答他的話,直直的和他對視。

接觸到慕洛琛眼底的冰冷,章子芩確定他不會離開葉簡汐,別過臉吩咐一旁的人道:「來人,把這兩個人給我轟出去,我不想再在這個家,見到他們……」

「我問你,是不是你親手捂死了我爸!」

慕洛琛揚聲高喝。

章子芩話噎在了喉嚨口,身體緊繃到了極點。

慕洛琛一瞬不瞬的望著章子芩,章子芩靜默了許久,始終沒承認也沒否認。

慕洛琛的呼吸越發的粗重,「他跟你三十年的夫妻!章子芩,你親手捂死他!章子芩,你就沒半點愧疚!他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

章子芩緊緊地攥著手心,眼前快速的閃過自己做過的事情,那一幕幕的像是一場噩夢,自己跟慕江城三十年的夫妻,怎麼會沒感情?

捂死他,她比所有人都更難受!

可是他們逼得!

他們都向著葉簡汐,向著那個禍害了整個慕家的女人,她不得已才捂死江城的!

自己是為了慕家好!

「來人,把他們都給我轟出去。」

章子芩咬著牙繼續說道。

那些警衛看了看章子芩,又看了看慕洛琛,沒一個人敢上前的。

章子芩柳眉倒豎,厲聲喝道,「我讓你們把他給我轟出去!你們一個兩個都聾了嗎?」

警衛聽到她的話,往前了幾步,但依舊沒人敢上前。

章子芩氣極,對安可盈派來的那些人說,「你們去,把他們給我轟走!」

那些人擺脫了警衛,向慕洛琛走過來。

慕洛琛一動也不動,盯著章子芩,黑眸里的情緒翻湧,胸口啟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阿琛,我們先離開,接下來的,等改天再說。」

葉簡汐知道情勢對他們不利,走到慕洛琛的跟前說道。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沒回她的話,朝著章子芩的方向,說:「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媽,從今天起,我慕洛琛再也沒有你這個母親,再相見,你就是我慕洛琛的敵人,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話重重的落下,婉如巨石砸在湖面上,濺起無數的波浪。

章子芩眼睛瞪得通紅,不敢置信的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卻再也沒看她一眼,拉著葉簡汐說,「我們走。」

說罷,他大步的往慕家外面走。

章子芩望著慕洛琛的背影,咬著牙,不甘心道:「早晚你會明白,誰才是對你好的!」

吳春熙跟馮梓雲走出來,恰好看到章子芩拿出財產轉移的協議出來,兩人的心裡頓時有些相信,章子芩或許真的做了那些事情。

原本,她們也不相信,章子芩會狠心到那個地步。

我的神靈能加點 可她們都是親眼見到,洛琛宣布將自己名下的資產,全部交給簡汐的,現在慕家全部的財產無緣無故的全部轉移到了章子芩名下,這要說沒什麼貓膩,有誰會相信?

殺孫殺夫……

這樣的人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吳春熙和馮梓雲渾身起雞皮疙瘩。

從慕家出來,慕洛琛一句話都沒說。

葉簡汐默不作聲的跟在他身旁,心卻一點點的揪起來。

她知道洛琛現在不開口,不代表不痛,相反地,他應該疼痛到了骨子裡。

章子芩是他母親,跟他一起生活了三十年的母親。

哪怕再怎麼沒感情,也是特殊的存在。

也正因為這樣,章子芩做的那些事,說的那些話,才像是刀一樣,狠狠地楔入心臟。

疼痛入骨,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萬分之一。

葉簡汐喉嚨哽了下,想說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疾走了好一段距離,快到車前,葉簡汐張了張嘴,聲音沙啞的說:「阿琛……」

剛叫了他的名字,握著她的手忽然一緊,然後噗通一聲,慕洛琛直直的向前倒了過去。 第749章恨不相逢未嫁時

「阿琛!」

葉簡汐肝膽俱裂,用力的抱住慕洛琛的身體,可饒是這樣,兩人還是向前倒過去。

被帶著墜倒在地上,葉簡汐看著雙眸緊閉的慕洛琛,心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噬,疼得她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阿琛,你醒醒,別嚇我……」

「少爺,少奶奶。」

周文達趕上來,看到兩人倒在地上,忙上前把慕洛琛扶起來。

葉簡汐一骨碌爬起來,呼吸急促的抓住慕洛琛的胳膊,顫著聲音說:「回醫院,快回醫院。」

「少奶奶,你先打開車門。」

周文達冷靜的吩咐。

葉簡汐轉身衝到車前,把後車門打開。

周文達將慕洛琛放在了後車座,然後走到駕駛座,快速的發動車子。

葉簡汐坐在後面的車廂,拿出手機給醫院那邊撥打電話。

通知了醫院那邊快點過來接人後,葉簡汐握住慕洛琛的手,眼淚不停地往下流。

自己真是笨,剛才洛琛那麼生氣,為什麼不早點拉他出來。

哪怕早一點點,或許他都不會發病……

心裡自責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葉簡汐喉嚨里不停地發出嗚咽的聲音。

急救車在半路碰上了三人,將慕洛琛轉移到急救車上,便向著醫院快速的行駛。

抵達醫院后,慕洛琛立刻被送到了急救室。

葉簡汐站在急救室的門口,看著亮起的紅燈,手死死地攥在一起,手背上淡藍色的血管暴起。

這次洛琛進去,怕再也出不來了……

她怕再出來,見到的是他的遺體。

只要想到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慕洛琛這個人,葉簡汐就覺得,這個世界空曠的可怕。

與此同時——

A市,另一家醫院。

病房裡的機器發出尖銳的鳴叫聲,站在旁邊的凌大少,猛地站起來,抓住病床上的人的手,「阿晟,你等等,我這就去叫醫生……」

「別去了,哥,沒用的,上次都沒能治好,再治療又有什麼意義?只不過早死晚死罷了。」

凌南晟抓住凌大少的手,蒼白的臉上透著一股死灰色。

他早知道會有今天,不過一直在硬撐著罷了。

多活一天,對他來說,只會是折磨。

凌大少臉上透著絕望,「阿晟,什麼死不死的,我不許你胡說,你還那麼小,沒成家立業,爸還盼著你生孫子給他抱呢,你就這麼走了,他會難過的,阿晟,你讓我怎麼跟爸交代。」

「哥,我已經留了遺書,爸看完了就會明白,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

「你是我親兄弟,你怎麼會跟我沒關係!」

凌大少聲音低啞。

凌南晟笑了笑,桃花眼裡滿是笑意,「是啊,我們是親兄弟,哥,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想跟你們做一家人,記得告訴爸還有大嫂他們,我很喜歡凌家,很喜歡很喜歡……」

「這話你自己告訴他們,我才不要說!我立刻去叫醫生。」

凌大少轉身要走,但凌南晟死死地拉住他的手。

「哥,我時間不多了,走之前,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等我死之後,把我的心臟給慕洛琛,別對外宣布我的死訊……」凌南晟緩緩地說出來,眼底充滿了釋然。

凌大少眼睛瞪得通紅,滿臉的怒氣:「我不會幫你做這件事!是慕洛琛害死你的,憑什麼要把你的心臟移植到他身上!哪怕死,我也不會允許,你把心臟給他!」

「這是我最後的願望,哥你不幫我辦到,我死也不會瞑目。」

凌南晟態度堅決。

凌大少用力的咬著牙齒,不肯妥協半分。

南晟是他最親的親人,現在慕洛琛害到這一步,要他同意把南晟的心臟移植到慕洛琛身上,這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他怎麼可能會答應!

死一般的沉默瀰漫到房間的每個地方,凌南晟感覺自己越來越呼吸不過來,眼前的亮光漸漸的凝聚成一片片白茫茫的霧氣。

「南晟……」

一聲輕輕的呼喚聲響起,他徹底墜入那片白色的霧氣里。

在霧氣濃重的地方,豁然開出一條縫隙,然後一道身影在那團霧氣里慢慢的變得清楚。

柳葉眉,清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