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她卻是不知道,只因萬年曼陀羅,是無劍想要奪回失去的劍意的必需品。

猊怒瞳仁一縮:「好魄力。」

隨後他看向天闕宮宮主,道:「所以,林凡真能代表天闕宮,與我這般賭鬥?」

天闕宮宮主無奈的嘆息:「小女說什麼,那便是什麼吧。」

林凡呵呵一笑:「那這賭約便成了。」

猊怒也在笑,心想,看來這無盡海域,傻逼還真是無窮盡啊,不只是小輩人物傻逼,就連老一輩的都是傻逼。

那麼明顯的碾壓戰局,難道,一個個都是瞎子?

還敢下重注與自己對賭?

這是變作法子的給自己送神丹妙藥?

林凡眼神陰寒下來,林凡的劍聖武魂基本被彌補,但卻依舊不完善,劍聖武魂中傳承而來的劍意被青衫強佔,想要奪回來的話,需要煉製丹藥,而這萬年份的曼陀羅,是必須的。

本來他都曾與無劍商量,找時間去摩柯域碰運氣,沒想到,今日卻是有摩柯域的大人物前來。

若不是想着這一場賭局,他何不如親自下場,一戟一個通通快速殺了了事,哪裏還需要這麼麻煩的招仇恨?

賭局既然已定,那麼,這弒也就沒有利用的價值了。SG 沈瑜連忙收回靈劍,將水蛭放在手中,它已經咽了氣,周圍也恢復了平靜。

緊接著。

身後傳來陣陣追擊的腳步聲,沈瑜轉過頭一看,竟然是十幾個修仙者,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沈瑜。

在這個地方,只要誰能拿到妖物的屍體,便算誰的。

如今是沈瑜殺了,只要他們能搶回來,那也算是他們的功勞。

沈瑜意識到這一點,緊緊的抓住手中的小青蟲。

其餘修仙者也在靠近,眼神都盯著沈瑜的手臂。

好在關鍵時刻,白灼與許願用靈力化作一道金光,將他們擊退。

「就算是不要臉,那也不能這樣做吧?」許願站在沈瑜身旁,手中已經亮出靈劍。

「這是沈師兄獨自擊殺,不會讓你們輕易的搶走。」

白灼修為雖不高,可在這群修仙者中間,已經算得上中上的修為。

沈瑜看著身旁兩人,靈劍再次現身。

他們三人身上的靈力釋放,便瞬間將這群人壓制,致使他們接連後退,也不敢再靠近,最終紛紛離去。

許願鬆了口氣,趕緊收回靈劍,看了一眼水蛭屍體。

「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就有收穫,只不過這隻水蛭看起來也不像我們來城內,感應到的那隻妖物。」

「沒錯,那個妖物的妖力要更甚,雖能感受到它的氣息,卻無法確定它在什麼地方,我們需要多加小心。」

沈瑜將小青蟲放進自己的腰帶,下山時,江熠給了每人一條腰帶,而腰帶是一個儲物空間,可以將任何東西放進去。

三人也匆匆回到客棧,來到江熠房間時,卻發現她已經將自己房內處理乾淨,在床上躺著呼呼大睡。

白灼這會也忍不住輕笑。

「沒想到琉璃姑娘這麼放心。」

「有我們在,自然是放心,既然琉璃姑娘沒事,我們也回去吧。」

許願推著白灼出去。

沈瑜在屋子裡看了江熠一眼,不知為何,總覺得在她的身上,有一股陌生的熟悉感。

但是就一會,江熠的呼嚕聲傳來。

沈瑜不禁皺眉,從未見過這般大大咧咧的姑娘。

他離開房內,親自將房門關上。

這一夜,很快就過去,恐怕只有江熠一人睡得最香。

……

次日。

江熠睜開眼,伸了個懶腰,還時不時打一聲哈欠。

昨夜本是想等著沈瑜三人回來,可是受到水蛭的驚嚇,江熠顯得異常犯困,才不到一刻鐘就睡著。

這一睜眼就是第二天,也不知沈瑜有沒有收服那隻水蛭。

江熠在屋內洗漱,隨後出來。

正好看沈瑜也從房間里出來,連忙湊過去。

「沈公子,不知昨夜那個妖怪,現在如何?」

「死了。」

沈瑜簡單的兩個字,還真是惜字如金。

江熠癟癟嘴,跟著他下樓去用早膳。

可不知為何,江熠總覺得客棧內其餘人,對他們四人好像不是太友善。

就連他們用膳,都有好幾雙眼睛在死死的盯著。

「白公子,這群人到底是怎麼了?感覺在看著幾隻小羔羊一樣。」

江熠說著,又緊張的喝了一口粥。

白灼便將昨夜強盜行為,告訴了江熠。

她還真沒想到,除了逍遙派那群人,還有這種恬不知恥的修仙者。

「若不是我們有實力,恐怕這群人就要將水蛭搶過去。」

許願嘴裡塞滿了雞蛋,說話也是含糊不清。

只有沈瑜在優雅的喝著粥,一句話都沒說。

不過正當三人準備離開客棧,去周圍視察一番時。

突然碰到幾個逍遙派的弟子。

江熠表示無語,怎麼在哪兒都能碰到這群人出現。

還是沐風帶隊,有三個弟子在他身旁,看起來是今日才到這個城內。

沐風見到沈瑜,也覺得有些驚訝。

畢竟當初在禁地內,兩人也沒有分出勝負。

這一見面,場面果真是修羅場。

「看來這地方真小,竟然這樣都能碰上,簡直是晦氣。」

許願在身後小聲的說著。

不過他說的話,還是被沐風等人聽了去。

只可惜。

沐風的心思,都放在沈瑜的身上,不想搭理其餘人。

「沈瑜,這次我不會再輸給你,咱們走著瞧吧。」

「是嗎?難不成你又要使用什麼下作手段,來搶我們的成果?」許願冷嘲熱諷,立馬就讓沐風不滿。

「你什麼意思?」

沐風氣急了。

「你自己心裡清楚,上次修仙大會,逍遙派那可是長臉……」

許願原本還想繼續說下去,被白灼攔住。

看沐風的臉色,已經變得通紅,看起來是十分氣惱。

只是這種地方也不方便動手,只能先忍著心中的怒氣。

「哼,出來歷練,竟然還帶著一個姑娘,是找樂子?」

沐風找不到什麼回擊,在看到江熠的時候,就直接拿她開刀。

江熠在心裡不知道給沐風畫了多少個小圈圈詛咒。

她明明什麼都沒說,怎麼又扯到她的身上。

「琉璃姑娘是我們路上救的,也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白灼憤憤不平。

畢竟對於小天使而言,欺負姑娘家,本就不是件光彩的事。

「我沒事的……」

江熠此時只能盡量的裝柔弱。

越如今,許願的保護欲,就越強。

「沐風,你最好是積點口德!」

「你!」沐風氣得就舉起手,要向江熠動手。

沈瑜突然抓住他的手腕。

江熠抬頭,看著沈瑜的側臉,心跳聲也在緩緩加速。

這好像是沈瑜第一次為她出面。

「欺負女子算什麼?既然是來歷練,那就憑自己的真本事,不要耍那些小手段。」

沈瑜說完后,放開了沐風的手腕。

沐風如今不知多氣憤,卻也將沈瑜的話聽進去。

這次他不可能再輸給沈瑜,也是為了逍遙派上次,逆風翻盤。

「你放心,沈瑜,若是你輸了,就從雲遊派滾蛋吧。」

「無聊。」沈瑜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