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只覺得,原來周子玉這個人,這幾年來,她根本完全不了解。

「啪!!!!!」

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門外的周子云,這時候滿臉的淚給了周子玉一個響亮的耳光。

周子雅雖然生氣,但是她的感觀比別人強多了,所以周子云出現的時候,她發現了,不過她並沒有說話。

「大姐!!!!!!」周子玉驚叫了一聲。大姐是什麼時候來的,她有沒有聽見自己說的話。周子玉的臉色快速的變幻起來。

「不準叫我,我不是你大姐,我沒有你這樣的妹妹。你不配當我妹妹。」

周子云大吼起來,眼淚卻是嘩啦啦的流,那模樣真是傷心至極,她用陌生人的眼神看著周子玉,也如同周子雅心裡想法一樣的,似乎從來不認識這個妹妹。 「大姐,你聽我說……。。」

「你閉嘴吧。你要說的,我剛剛已經聽得清清楚楚了。你不是嫌棄我這個當大姐的給你丟人嘛,那你以後也就不要喊我大姐。你就不會被我牽連,不會跟著丟人了。我也沒有這樣的福氣會有你這樣的好心的妹妹。我可真是瞎了眼了。十幾年的疼愛結果疼愛出來的居然是一頭白眼狼。我周子云,這是自作自受。」

周子云以前一直是性格非常溫和的。這次居然說出如此狠的話,可真跟她平常的作風完全不同。

但是這時候,她只感覺,自己說出來,心裡舒服了好多,之前聽見那些話,她真的有一種快要悶死的感覺,那種悶痛感,太難受了。

精怪登錄器 「大姐,你怎麼能全部怪我,你怎麼能罵我是白眼狼,大姐,你怎麼能這樣。」周子玉大吼道,她哪裡有錯了,她本來說的就是事實。憑什麼罵她。

「哼,我不罵你,我以後都不會罵你。你放心吧。周子玉,以後我都不會再罵你一句,你這樣的妹妹,我周子云是要不起的。」周子云擦了擦眼淚,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容說道。

周子雅看了只覺得心裡解氣得很,所以也忍不住在旁邊插嘴道「你不是白眼狼,誰是呀。當初你學刺繡,我可是幫了多少忙,結果,你直接就來個顛倒黑白,我這樣的臉皮是絕對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現在子云姐的事情,你只是在外面聽了一點點閑言閑語,你就馬上連你十幾年照顧你的姐姐都被你嫌棄。你還不叫白眼狼,叫你白眼狼都是抬舉了你。你不是那麼信周子月的話嘛,你就直接去跟周子月作伴吧。反正你們兩個現在是臭味相投,配得很呢。」

「周子雅,你………。。你………」

「我什麼我,怎麼,還不讓人說真話,還是說到你心窩子裡面去了。周子玉,你現在立刻給我走。我可不想再聽你說廢話。立刻給我出去。要是再不出去。我就去找大人來作主。」所謂的大人,到時候肯定是站在她這邊的,她露出得意洋洋挑釁的眼神,那諷刺的眼神看得周子玉差點沒有氣瘋。

她牙齒都咬得咔嚓響,也知道,要是這事被大人知道,她可真是怎麼也跑不掉,不知道會受什麼懲罰,心裡懷著一股巨大的恨意沖了出去。

「小雅,小玉是糊塗了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你能不能就這樣算了?」雖然心裡非常失望,可是周子云的天性善良還是忍不住想要求情。可是姐妹之情早就已經埋下了深深的縫隙,以後也會越來越大,如果不改變,最後只會一個結果,不會形同陌路,就是形成仇敵。

「子云姐,你放心吧。我年紀也不小了。不是需要告狀的年紀。」

雖然知道不該牽怒,但是想到周子云和周子玉的關係,她的語氣也不太好,冷冰冰的。

她是真的感覺累得很,剛剛又是激動,又是吵架,又是恨意滿滿的,弄得現在感覺累得要命。心裡也是煩得要命,根本不想多說話。

「嗯。那小雅謝謝你了。我先出去了。」

周子云心裡覺得愧疚得很,她的事情,小雅妹妹本是好意,卻被小玉冤枉,可是現在看小雅根本不想跟自己說話,她也只能無奈的離開。只是心裡也是難受得緊。 可憐嗎?

安閑冷笑,還有更可憐的。

老爺子現在出國了,她也就沒有顧慮了,直接打電話給小姨。

於是,在傅梓驍醫院打人進派出所的當天下午,微博就有兩個飄紅的帖子火了。

兩個飄紅的帖子一個是沈佳安自稱理想型是安閑。

另一個就是傅氏財務出現漏洞!

這下子,原本在派出所的傅梓驍還沒出來,傅沛就接受調查去了。

傅澈打電話過來,有些不高興:「你對他們動手我沒意見,為什麼扯上傅氏。知道現在股價降了多少嗎?」

安閑道:「損失的總能賺回來,關鍵是你不想徹底得到傅氏嗎?」

傅澈不說話了。

最後只說:「公司新產品你得代言。」

「好。」

安閑掛了電話,這傅澈還真是半點虧都不吃。

再說,怎麼不找郭茯呢?

傅澈當然不會告訴安閑,郭茯懶得只想演戲。

代言?

算了吧。

她是真的沒興趣。

傅沛進去后,傅梓驍沒人認領,只能呆在派出所里。

而傅沛,則被傅澈撈了出來。

對外只說,一切都是誤會。

出來后的傅沛卻覺得憋屈,他現在已經失去了在傅氏的職位。

一切都是因為一個莫名的罪名?

他怎麼甘心!

於是,他花了不少錢,拜託私家偵探去調查,最後還真找到了一份文件……

與此同時,小姨給安閑打電話:「東西送到傅沛手上了,你承諾的東西給我。」

「嗯,做得好,小姨夫果然是高升了,居然動作這麼快。我把你要的東西發給你了。」

小姨掛了電話,就把安閑的手機號碼拉黑……想了想,刪除了。

安閑在她看來,簡直就是魔鬼了。

希望這魔鬼,一輩子都不要找她了。

傅沛看到資金漏洞居然是傅梓驍之前做的手腳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

「怎麼會?」

那一瞬間,他彷彿老了許多。

可是這證據表明,一切都是傅梓驍做的!

他再也忍不住,跑到派出所去見了傅沛。

兩人隔著玻璃交流。

「傅梓驍,你個不孝子!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你要這麼坑爹!」

傅梓驍陰沉沉的看著他,身穿囚服的他看起來有些消瘦。

「你知道了呀。」

沒錯,安閑的確沒有冤枉傅梓驍。

他一直以來,都在想辦法慢慢滲透傅氏。

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給傅沛重重一擊,讓傅沛失去所有!

傅沛突然像被一盆涼水從頭淋下來,整個人從里涼到外。

「真的是你!你——」

傅梓驍低笑,看起來有幾分邪魅:「你在她懷孕的時候出去亂搞,她才流產最後死去的。你對我說了什麼還記得嗎?你說她是自己把自己折騰死的!轉眼心安理得的娶了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也可憐,最後生不出孩子被你趕出去。唉,說起來我也是有些對不起她的,畢竟是我給她吃了葯,她才終身不孕的!哈哈哈!」

俗稱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是有道理的。

傅梓驍這下樑歪的,完全就是因為傅沛這上樑歪得不成樣子。

傅沛落荒而逃,甚至恐懼傅梓驍。

又過了兩天,那邊趙菁死了。

於是,趙菁的家人以故意殺人罪起訴了傅梓驍。

如果傅沛願意幫忙,或許傅梓驍能夠脫罪。

至少只需要賠錢,不需要坐牢。

可是這倆父子現在比仇人還不如,傅沛又怎麼會幫他?!

安閑在進組之前抽空去探了一個監。

「你來了。」傅梓驍並不意外安閑會來。

「當然要來看看,畢竟我想看看你如今的模樣。堂堂傅總,如今只能在監獄里度過下半生,還挺可憐的。」

「你愛過我嗎?」

安閑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你現在還關心這個?」

傅梓驍整個人很平靜,但是安閑可不會因此認為他就是這麼安靜的性子。

「是的,我在乎。」傅梓驍知道自己栽在了安閑手上,他居然不怨恨。

就當還她的。

「沒愛過呀!」安閑微笑道。

不管是安小姐還是她,都不可能愛傅梓驍。

她來也只是想讓安小姐知道。

看!這個曾經掌控你命運的男人,實則不堪一擊。

安閑很快就走了,進組了。

《深山》主要講述了一個被賣進深山裡的大學生,在這深山之中從掙扎到麻木的故事。

故事基調及其悲哀,能夠引起人們的情感共鳴。

在此之間,又有很多封建與科技、貧窮與富有、落後與先進的對比。

這種題材,在x國還是挺敏感的,或許沒辦法上映,但是卻很容易拿獎。

安閑原本也不是沖著前票房去的。

在拍攝的過程中,劇組是真的到了一個山村中。

讓安閑在意的不是拍攝時多苦,而是她覺得,自己在山村之中做什麼都有一種熟悉感。

那種感覺,彷彿她曾經在山村之中生活過。

「難道我本身就是這樣的出身?」

她只能猜測,因為她沒有記憶。

幾個月的努力,她的演技簡直是如神相助一般。

陳導在看到成片的時候,喜極而泣,直接送去參展。

「小閑呀,多虧了你!我一定能夠成功的!」

安閑在一天夜裡,接到陳導打的電話。

能夠很清楚的聽出,陳導醉了。

安閑也不生氣,安慰鼓勵了陳導好一會兒。

在獎項揭曉前一天,沈佳安帶著安閑去買禮服。

兩人還因此上了熱搜。

走紅毯的時候,沈佳安問:「你緊張嗎?」

安閑微笑:「這麼多年了,你看我怕過嗎?」

沈佳安眼眸含笑,其中彷彿流星劃過般璀璨生輝。

「今天,你會成功的!」

沈佳安和安閑有不少對手戲,所以很相信她!

當天,安閑的確如他所言,成功拿下了影后獎盃。

當晚星光熠熠,她卻是星空王座之上,如月般耀眼的明珠!

安閑在拿到影后獎盃那一刻,就被強行抽離出安小姐的身體。

她低頭看了一下,頒獎台上的安小姐,笑容很自信。

也看到了和安小姐對視的沈佳安眼中,藏匿不住的情感。

安閑失去了意識。

她像是化成了一葉孤舟,在狂風驟雨不停的海中飄蕩,一直沒有終點。

【08號世界修復完畢——】

【獎勵界主B+級演技——】

耳邊傳來的聲音,帶著滄桑久遠之感,彷彿來自亘古,具有無上的威嚴與神聖,讓人生不起反抗之心。

***正文完***

還有兩個番外會放出來,番外很甜很甜(^_^) 周子雅並不知道,她們在屋子裡的所有吵架內容全部被司徒諳和青墨給聽到了耳朵里。

青墨坐了下來,喝了一口茶,才盯著司徒諳嘆了一口氣,語氣帶著一點嘲諷的笑「我還以為只有大家族的人,或者皇宮的人,才會有厲害的爭鬥。沒有想到,一個如此普通的農家,也有這樣的事情。可見,真是女人個個心眼多呀。」

司徒諳瞄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不過他的眼睛里卻是帶著一股厭煩的氣息。

青墨看他沒有興趣說這事,也不繼續這個話題,反而問道「司徒,我們真的要在這呆多久,現在京城可是不太平得很。皇上那身體,可是萬一個說不準就,到時候真有事,你不在,恐怕會出亂子。」

他一直不明白,這好友怎麼會這個時候,跑出京城。可真是如了多少人的意呀。

司徒諳卻是冷冷的回了一句「你不是神運算元的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