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回過頭,看到安城軒並沒有發現,她大步的離去,不行,她雖然不害怕他,可是,她不想就這樣死了。

“啊…”她的頭髮被人揪着了。

沈靜初摔了一跤,她的嘴脣也在發顫,她感到一股寒冷的力量漸漸涌上心底,還有腳底一軟,然後將自己徹底冰封。她倒在地上,她藉助路燈,看到一高大的身影就在她的身後。

是安城軒,他居然追來了,雖然她跑了好久,可是,他還是追上她了。

原以爲她可以順從他的意,然後讓他不再對她起心,以爲她對他死心踏地,然後她可以趁着他相信的時候,她就逃之夭夭。

她不能在他的身邊浪費着太多的青春。

“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她剛纔是忍着,她其實回過頭的時候,看到了陳安死了。

最後,那些人都死了。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在安城軒的身邊,她會害怕,會覺得恐懼,好象自己就在地獄裏生活一樣。

她真的覺得自己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後,她還能逃得了嗎?被發現,她就只有死路一條,她沒有別的選擇了。

“放了你?既然你這麼想走,明天不知沈氏會不會倒?你一走,安氏將會血洗沈家。”安城軒的語氣漫不經心,卻帶着嗜血的嚴苛。

是的,她或沈可以不在乎自己,但她是獨生子女,她在乎的是自己的雙親,至少養育之恩還沒有報,她怎麼可以將自己的父母也拉扯進來?

而且,世上沒有安城軒說到而辦不到的事情,他說得出就能做得到。當初是她選擇和他在一起的,當初是她爬上他的牀的。

沈靜初聽着他的話,她全身已經被寒意凍僵了,她感到呼吸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安城軒的大手還那麼輕柔地撫着她的青絲,一下又一下,好象是在撫着自己的寵物一樣,她的毛孔不知覺的放大。

全身一陣寒冷,她想躲,卻被安城軒死死的扣着她的頭。

“對不起。”她道歉,爲了惹怒他的事情,她道歉。

他爲什麼會看上她?其實,就連安城軒也不明白,他是不是瘋了,居然爲了一個這樣的小女生而發怒,好象她這一走,是他的恥辱一樣。

其實,在沒有遇上安城軒之前,在她的單純世界裏,連聽都沒聽說過這麼殘虐的事情,而且,今天親眼所見的一切,更是不堪設想,那些血腥的一面,還有那些槍聲,一聲又一聲的在她的耳邊裏迴響,她這幾個小時內,強逼着自己去笑,拉看着他裝着不害怕,可是,她卻感覺到恐懼,面對他時候的恐懼。

“想逃?”安城軒問着她,揪着她起身。

她被他逼到一個死角,她瞪大眼睛,不知這個人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男人,爲什麼會看上沈氏,最後爲什麼要是她?她明知道安城軒這個男人惹不得,可是,她還是錯了,原來果真如此!

安城軒伸手拍着她的臉,他的手居然是沾滿鮮血的大手,這時正在輕撫着她的臉,撫着她的脖子,她看到了血紅的顏色。

她的身上沾着腥血,不知是誰的血,一陣陣噁心的腥星襲上來,她一陣的想嘔吐。

“放開,我不逃了,放開。”她想推開他,可是,他卻將她鉗在懷裏,將臉貼緊她的。

“上來。”他閉上眼睛,看也不看她,話卻是對她說的。

她才上車,司機便開着車揚長而去,車速快得驚人。

安城軒帶她回到了古堡內,他甩門而出,不知去向。

沈靜初坐在房間內,等了十分鐘後,她再也受不了,她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跑到了浴室內,把噴頭的水度調好,她衝到了浴缸裏,將她身上那些髒兮兮的全部洗掉。

她想到安城軒居然把手上的血全部都抹在她的身上,臉上,脖子上,她就是一陣想吐。

一個小時後,anna進來,手裏託着一般食物。

“沒想到這麼快又再見到你。”anna看着沈靜初,態度卻不太好。

anna是這個古堡的管家,這裏對她而言,這裏是來去自如,再加上安城軒對她信任有加,她對沈靜初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能來這裏的女人確實不多,以前只有慕素言這個未來的女主人來過,現在卻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兩次把沈靜初帶回到這裏,是不是意味着她的身份也將不同?

“這個是給我的嗎?謝謝!”她也不想理anna,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有一天沒有吃東西了,anna給她端來的是二菜一端,再加上一碗飯,足夠讓她吃個飽了,再說她也並不是什麼淑女,只要吃飽了,纔有力氣去想別的事情。

安城軒今晚不會回來了吧?她想到他離去時的臉色,好象有誰惹怒了他一樣,這一路回來她可是一聲也不吭的。

“一點素質也沒有。”anna看着她吃東西,一臉的輕蔑,若她不是想等着拿盤子走人,她纔不會站在這裏看着沈靜初吃飯呢。

聽到anna的話,沈靜初喝了一口湯,擡起頭看着她:“素質值多少錢?”

anna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問,別過頭不想再理她。

慕素言走了才一週時間,在法黎訂做的婚紗明天就要送過來了。annn心裏想着,她睨視着這位正在吃飯的主。

“主人就要結婚了。”

果然,anna的話,沈靜初停下了動作,結婚了?她記得上次來這裏的時候,看到慕素言,而且,她是安城軒的未婚妻吧?

結婚?結婚那不是挺好嗎?可是,她心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吃得太快的原固,瞬時肚子也不餓了,也沒有什麼胃口。

“他們結婚,和我有什麼關係?”她丟下這一句話,轉頭往牀上走去。

她很困,今天是折騰了一天,自己也不知道有多累,腰都快斷了,她上牀蓋着被子,有些熱,她拿起搖控調了一下空調的溫度。

anna看着她上了安城軒的牀,看着她在牀上滾了一會,有些不甘心的收拾了東西,走出去關上門。 沈靜初看着她走了,拿起牀頭的電話想,卻發現依然是打不出去,她放下電話,埋頭一會便進入了夢鄉。

安城軒回到的時候,已是凌晨二點半,今晚他是被何允,慕辰夜這兩個人拉出去,在夜城那喝了一晚上的酒。回來的時候,他帶着七分醉意,踩着紊亂的腳步朝臥室走去。

“沈靜初。”安城軒叫出聲。

卻發現沒有人應他,他走了幾步坐在牀沿邊上,解開身上的衣服,拉開被子便往裏面鑽,屋內開着一盞小檯燈,散發出微黃色的暖光,藉助光線安城軒看到全身只着一件薄紗睡衣的曼妙女子,她側着身熟睡着,不知在夢裏有什麼喜事,居然臉帶微笑,青絲貼在臉上,呼吸起伏的部前,安城軒伸手觸着她的臉夾。

“軒,如果你愛我,爲什麼不要我?”是女子哭泣的聲音,她躺在牀上不斷的哭着,不斷的咳嗽着。

“如果你愛我,爲什麼不要了我?”安城軒坐在牀上,耳邊彷彿還聽着三年前那一句話。

這話不斷的在他的耳邊重複着,不斷的重複着,好象一直都揮之不去一樣,安城軒甩了甩頭,看着牀上的人兒。

“爲什麼不要了我?”當初,那個她渴望着的,他卻沒能給予她。

若不是她身子不好,如今,想必他也早就當上父親了,那場該死的病…想到這裏,安城軒伸手將她身上的被子扯掉。

不知是不是他酒醉的關係,還是房裏昏黃的燈光所產生的視覺錯誤?眼前睡在他牀上的沈靜初,那含羞帶怯的眉目,嬌紅的脣瓣,纖柔的體態,教人看了竟有一些莫名的心動。

那股勾人魂魄的迷惑,淡雅的香氣由遠而近漸漸凝聚,安城軒伸手粗魯的將她身上的睡衣都全部去掉。

“我要了你,要了你。”安城軒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對誰說話。

他只知道三年前,那個女人一直說他爲什麼不要了她,直到現在,他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一直都在做錯了。

“啊,你要幹嘛?”睡夢中的沈靜初,被他這粗魯的動作驚醒,連忙推開他,可是,她卻推,他就越逼近。

體內蠢蠢欲動的邪念,還有她掙扎時候露在外的白皙肌膚,令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一個正常的男人面對***的誘.惑,更是如餓狼撲羊,他不管她如何掙扎,一個勁的壓在她的身上。

第二天早上八點半,安城軒的房門被踢開了,慕辰夜看到的是安城軒與沈靜初相擁入眠的景象。

他也是被逼不得已,若是事情沒有這麼緊張,他也沒有必要前來招惹安城軒,特別是進入他的私人房間內。

“還有心情睡覺。”何允低聲說了一句。

安城軒睜開眼睛,看着出現在自己房門前的兩個男人:“你們來這幹什麼?

安城軒聲音有些怒意,拉了一下被子蓋在沈靜初的身上。他的聲音儘量放低,深怕會吵醒正在睡覺的女人。

慕辰夜看着他一眼:“去書房談。”

說着,慕辰夜和何允兩個人雙雙走了出去,輕輕的關上門。安城軒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裸着睡,而沈靜初那白皙的肌膚上的紅印正在大咧咧的告訴他,昨晚發生了一場很激烈的牀上運動。

“該死的。”安城軒詛咒了一聲,他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在想這事。

女人在他的眼中,一向都是一文不值的,他這個時候居然還在想着昨晚她的瘋狂,雖然是喝了酒,但是,昨晚的一切他都記在腦海裏。

昨晚她居然主動與他一起?這讓他有些意外,那個拼死拼命要離開的人,居然主動誘.惑了他?

沈叵初的身上依然飄着屬於她那獨有的淡雅的香氣,那屬於她獨有的味道,是那麼的自然,不像別的女人,身上永遠是一身濃濃的香水味。

安城軒這的意識不知不覺地飄蕩了起來,思緒情不自禁的回到昨晚那火熱的纏綿,她就像蠱毒一樣,讓他無法抗拒的一再要她……

二分鐘後,他出現在偏房的書房間中,慕辰夜和何允早就在這裏等候着他的到來。

安城軒走了進去,看着這兩個,眉頭微蹙,走到沙發上坐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這應該是anna爲他準備好的咖啡。

“有什麼事?”安城軒冷冷的問着,想必若是沒有事,他們這兩個人絕對不敢一大清早就來打擾他的美夢,而且是把他房間的門都給拆了。

安城軒對他們是非常瞭解的,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他們瞭解對方比了解自己還要多。

“陳安死了。”何允這時有些擔心的說着。

陳安死了,對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利,只是,有人居然拍到了安城軒槍殺陳安的經過,而且一大早就發郵件過來。

當然,他們並不害怕這些威脅,這些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是如同空氣一樣,他們想怎麼着就怎麼着。

“我知道。”那是他親手所爲的,就只因爲他的一句話,要他的女人。

其實,昨晚的事情,表面上是陳安是想爲自己的兒子報仇,可是,只有安城軒知道其實陳安更多的是爲了自己的女人出頭。

陳安是出了名的好色鬼,可以爲女人不顧一切,女人比他的親人更重要。陳安是爲了沈若蓉的吧?

沈若蓉?安城軒想到這個女人,輕輕勾嘴一笑。 會不會是那天沒有與她去韓國?所以?

“你看這些。”慕辰夜倒不好奇安城軒爲什麼要殺陳安,安城軒殺人自然有他的理由。

安城軒其實並非像外面傳揚的一樣無情,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他的道理的,而且他殺的人,都並不是一些無辜的人。

“他們終於想行動了?”安城軒對慕辰夜給的這一份資料比較感興趣。

其實,收購沈氏,只有過是他衆多計劃中的一小部份。可是,卻沒有想到在這計劃中,居然多出了一名沈靜初。

就算沒有沈靜初,其實他還是會對沈氏伸出援助之手,最後,才讓沈氏心甘情願的進入他的旗下。

只是,多了她之後,事情似乎變得更國有趣了。

“那臥底好象很的趣?”還是何允對那臥底比較感興趣,二天的時間,何允還不下手?

何允喝了一杯咖啡,三個人沒有說話,各自坐着,翹着二郎腿在那裏,心各懷鬼胎。

戴爾李,徐屹兩個人沒有到位,他們兩個人今天早上早就飛往西班牙,所以,安城軒這邊是由何允與慕辰夜出面。

“NO,NO,NO,是你未來的老婆對他有興趣。”何允搖了搖頭,他怎麼可能對一個男臥底有性趣呢?

他何允可以用人格保證,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好不好?

資料上,確實是慕素言與一陌生的男人有說有笑,還進入過三次酒店,晚上進去,中午才離開,雖然離開的時候並不是一起走的,但是,可以證明他們之間有些不可爲人知的事情。

“要不要幹掉他?”慕辰夜臉色不太好,昨晚一直沒有睡好過。

安城軒低頭看着手中的資料,一直沒有說話。

這個男人…確實有點意思。

“先放着,等戴爾李他們的消息。”安城軒輕輕的喝了一杯咖啡。

他喝咖啡不喜歡加糖,喜歡咖啡進喉嚨時那種苦澀的味道,還有那清清的甘味。

這時,傳真機正在啓動着,是有傳真進來了。

何允跑過去,拿過傳真件看着,最後一笑,將資料交給了安城軒。

慕辰夜漠不關心的看着他們,這時候,他突然後悔回來攤這渾水了。至少這事情安城軒自己都可以解決,自己爲什麼要跑回來?

以安城軒的能力,只要他動身,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他的MM還沒有泡到手,想想也可惜。

“沒想到陳氏的人居然暗中讓銀子貸款給沈氏夫婦?”安城軒倒是將資料甩在臺舊。

第46章

沒有想到陳氏昨晚才死,今天一大早,陳氏的孫子居然接了陳氏集團總裁之位,而且,還暗中讓銀行貸款給沈氏夫婦。

“要不要我飛上城?“慕辰夜想到沈靜初,雖然於心不忍,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傷了沈氏,就等於將她逼向絕路。

就看安城軒給不給她一條好的路去走,而看沈靜初與安城軒之間的關係,慕辰夜和何允一致的認爲他們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你飛上城也沒用。”何允白了慕辰夜一眼,他這是想逃?

這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他就想單飛?要不是戴爾李和徐屹兩個人早就逃之夭夭,他也不需要這麼累的,一個人跑幾個國家。

好歹他也是何氏總裁,居然這一次爲安城軒當起跑腿來了。

安城軒離開不久,沈靜初就醒了。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看着屋內的一切擺設,腦海裏浮現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切都像是在一場夢一樣,但想起來也有些恐怖。

再看一下房間內,她若是沒有記錯,她又再一次來到了安城軒的王國,位於愛爾蘭的一座古堡中,這就是他的房間。她摸了一下脖子,有些酸,身子上也有些疼痛,特別是身體上那股疼痛,令她不禁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昨晚的真是她嗎?她居然誘.惑了安城軒,最後與他一夜未眠,不知有過多少次,直到她真的暈死過去了。

沈靜初掙扎地從牀上坐了起來,她環視了一下牀頭,發現她的手機居然就躺在那,這手機是她掉在安城軒房間裏的,居然被他帶來了。

她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回家:“喂,媽。”

沈媽媽聽到她的聲音,有些關心的問着她一些生活上的問題,最後說到家裏的情況,說情況有些好轉了。

掛電話的時候,她的心也放下來了。

安城軒最終還是會放過她的家人,放過沈氏的,對嗎/她知道他答應過,一定會做好到的。

想到這裏,她心情很好,掀開被單,準備下牀,卻赫然發現她的睡衣居然被撕成粉碎,全部被丟在地上。

好凌亂的房間,好象昨晚打過戰一樣,衣服全部都是爛的,是安城軒撕爛的,太瘋狂了吧?她瞪大眼睛看着這一切,是他的戰果。

“你醒了。”當沈靜初正在看着房間裏的凌亂而陷入沉思的時候,安城軒無聲無息地走了進來。

她擡起頭,迎上了安城軒那雙莫測高深的黑眸,“你回來了?”

當她看到身邊的牀是空空的,她就知道他肯定出去了,卻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他回來了,她拉了一下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子。

她身下什麼也沒有穿,正在準備穿衣服的時候他就回來了,她有些尷尬的看着他,今天的安城軒一身休閒服,那雙眼眸敏銳而深邃,挺拔的身段凝聚了一股王者之尊的氣勢,他就站在離牀不遠的地方,盯着她。

“換件衣服。”安城軒命令着她。

她擡起頭,卻發現安城軒沒有出去的打算。他在,她怎麼換衣服?再說,這四周好象都沒有衣服。

“吶個…我沒有衣服。”她真的沒有衣服。

她昨晚穿的睡衣,還是從他的衣櫃裏找出來的,看一下吊牌還在,是新的,她無奈之下才穿上了。

而且,昨晚的衣服洗了,掛在外面呢,她不可能光着身子出去取衣服吧?

“過去把衣服穿上。”安城軒說着,走到吧檯前,點燃了一支菸。

他抽着煙,看着她,他指的是衣櫃的方向。她無奈之下,圍着被子往前走一步。

“不沈裹被單。”安城軒命令的說着。

她回過頭,發現安城軒很認真的對她說,她以爲他說笑,可是,他卻認真對待的看着她。若是不用被子包着,難道讓她光着身子在這屋裏走一圈嗎?看一下衣櫃離牀也有一段距離。

“我…”她想拒絕,可是,想到昨晚的他,她在些膽怯了。

安城軒以一種佔有的眼神瞅着沈靜初,狀似輕鬆地道:“做都做過了,還裝純?”

他的話,她氣憤的羞紅了臉,回過頭看着他那雙眼眸,他居然說出這種話,讓她真的無地自容。

“去就去。”她生氣的甩下被子,光着身子往前走去。

她一身不自在,感覺到身後的男人,正用那炎熱的目光盯着她的身子,她每走一步,就是一種煎熬。

安城軒在看着她的模樣,他笑得有些邪惡:“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是第一次。”

他的話,她差點就摔倒在地上。怎麼一時一個樣,好象是雙面人一樣,她真想回去打扁他那張帥氣的臉。

隨便翻了一件衣服,胡亂的套上了。轉過身的時候,她還是看到安城軒那張絕色的臉,眼睛裏卻充滿了情。欲。 “你看什麼?”她沒好氣的對他說一句。

安城軒今天心情好象很好,也沒有兇她,只是倒了一杯洋酒,慢慢的品嚐着,慢慢的回味着那種滋味。

“不想在這悶着,就過來。”安城軒搖着洋酒,一邊輕噗一口,一邊對她說着。

她走進了浴室裏洗漱完畢,最後出來的時候,安城軒還是坐在那裏,保持着剛纔那優雅的姿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