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激動地控訴:「法西斯,爹地是可怕的法西斯,嗚嗚嗚……」

「我不要……」

朱小萌咆哮了幾下,只覺得頭暈暈的,倏然,眼前一黑,暈倒過去。

早就做好她會發一輪脾氣的霍錚,見朱小萌倏然安靜下來,他出乎意料地看了她一眼,這一眼正好碰到她暈倒。

「小萌。」

「小小姐。」

管家連同霍錚同時出聲,霍錚率先把人接住。

「我馬上去找家庭醫生過來。」

家裡有家庭醫生住著的,管家跑著過去找人,很快醫生就跟著過來了。

一起進來的還有被罰站在外面的牙牙。

牙牙進來看見朱小萌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裝病。

朱小萌有些時候總是有一些怪招,用來化解霍錚的怒氣。

這些怪招,大多數來源於電視劇。

剛才在門外他都聽到他們兩人的吵架聲。 辦公室內

蘇諾心不在焉地聽著葉姐在講接下來的行程,滴滴,手機響了一下,蘇諾快速點開。

那是一條簡訊,牙牙發過來的。

朱小萌回家后就病倒了?

蘇諾收起手機,拿起拐杖就要起來。

「葉姐,我有事先出去,接下來的行程你發給文檔給我。」

哪怕她在心裡早就勸告過自己,不要接近霍家的人,她不想給他們帶來煩惱和不幸。

但是,一聽到朱小萌生病了,蘇諾覺得自己淡定不起來。

她撐著拐杖,行走受到限制,恨不得自己多長一條腿,能夠儘快去到霍家。

「蘇諾,你要去哪裡?」

「小心點,哎,我跟你一起去吧。」

葉姐正想跟上去,突然一個員工跑了過來,說老闆臨時有急事找她,讓她馬上過去。

葉姐剛應了一下,蘇諾已經下了電梯。

走出公司門口,蘇諾正想要打個車,倏然,一輛深灰色的改裝房車停在跟前。

她警惕地後退幾步,房車司機走了下來,打開車門,對她做出一個請的姿勢:「蘇小姐,我們少爺有請。」

淡淡的燈光,她能看出裡面那挺拔的身影,坐姿如松,不管過去多年,他的坐姿還是如同在部隊一樣,特別的有精神和魄力。

「霍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一邊讓她遠離他們,一邊又讓她上車,這男人的心情怎麼比天氣還要多變,說一出算一出。

「我想蘇小姐應該要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買單,我的女兒現在生病了,她一直喊著要見你。」

他是不想讓朱小萌跟娛樂圈的人再有接觸,可偏偏這個時候她生病了,她的身體很特殊,病起來會很麻煩。

如今她抵制治療,霍錚不想因為這點矛盾而拖延朱小萌的醫治。

他很會權衡輕重。

蘇諾也不忸怩,她本來就想過去看朱小萌,現在霍錚來了,她當然馬上上車。

她的心思全都在朱小萌身上,沒有發現,不遠處有人在拍照。

房車的溫度很舒適,可坐在霍錚身邊,她突然覺得有點壓力。

萌妻嫁到,總裁接招 兩人一路無言,車廂里的氣氛僵硬到了極致。

為了免除尷尬,蘇諾扭轉頭看向窗外,不知過去了多久,在一個拐彎的地方,司機轉了個方向。

蘇諾倏然開口:「咦,不是右轉嗎?」

她記憶中,好像是右轉。

以前她曾經去過一次。

話剛脫口而出,蘇諾就懊悔了。

他們霍家這麼多房產,她之前去的那個只是個小別墅,他可能早就不住那邊了。

也只有他們這種窮人家,才會一直住同一個地方。

霍錚定定地看著她,似乎要把她看穿,「你怎麼知道右轉?」

以前是右轉的,後來半年前,通了另一條道路,所以才走這邊。

而且,他那個房子,根本沒有對外,除了至親,不會有人知道他住在哪裡。

蘇諾心裡咯噔了一下,糟糕,這一年來,她很少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

怎麼今天突然就降低防備之心呢?

難道是因為焦急朱小萌的病情?

「去霍家老宅不是走右邊嗎?」

霍家老宅,這個曾經在報紙上報道過。

而霍錚住的地方,跟霍家老宅同一條大路,但是過紅綠燈會有分叉路邊,在那邊會繞道再直行。

她靜靜地看著他,滿臉疑惑,一副自己應該沒有記錯的樣子,看上去十分的真,一時半刻,霍錚也搞不懂她是真是假。

「我不住老宅。」 蘇諾輕輕地哦了一句,閉嘴不敢再開口。

此時,她坐立不安,總覺得霍錚打量的視線不停落在她身上,她只能玩手機來迴避。

同時蘇諾告訴自己,這不算什麼大事,至少應該兜過去了,只要她淡定點,別再出這樣的紕漏就行。以前更危險的事她從容面對,如今沒什麼好慌的。

霍錚睨了眼正低頭玩手機的女人,如黛山般的柳眉,微微垂下的眼睫毛展翅般撲閃著,恍若底下藏著一抹光,看上去是那樣的舒適休閑,好像剛才那句話只是隨口一說。

室內,一片寂靜。

這次,沒人再打破這個寂靜,直到轎車來到目的地。

吱的一聲,轎車停了下來,車門被打開。

蘇諾把手機放回包包里,再次抬眸,眼神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如今的她,給自己戴上了一個面具,把從前的夏冉冉的記憶封閉。

她,是蘇諾,第一次到霍錚的地盤。

霍錚下了車,直接往別墅里走,「跟上。」

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蘇諾內心暗暗吐槽。

不過她也擔心朱小萌,便加快了步伐。

一年了,這別墅跟以前還是一模一樣,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

她以為像霍錚那樣的人,想法多,愛新鮮,家裡的裝潢肯定幾個月變一變的。

不過要說沒變化,那也不是,至少多了一些照片,全是朱小萌的。

只是,這些照片全都是朱小萌三歲左右的,三歲以下的照片,全都沒有。

而且,也沒看到朱小萌媽媽的照片。

蘇諾擔心朱小萌,連忙加快步伐,也不再留意這些與她無關的小細節了。

很快,他們就來到朱小萌的房間。

打開房門,就看到一片粉色。

這簡直就是個真正的公主房,看來霍錚對朱小萌是真的疼愛,不過也是,他唯一的女兒,怎麼會不疼愛呢。

牙牙聽到開門聲,大聲沖朱小萌喊道:「小萌,快點睜開眼睛,仙女姐姐來了。」

「你不是想見仙女姐姐嗎,她來了。」

朱小萌腦袋一片疼痛,她又暈又餓,迷迷糊糊聽到牙牙的話,很想說不可能,壞爹地說過不會讓她再見仙女姐姐的。

可是,想見仙女姐姐的心讓她還是費儘力量睜開了眼睛,一睜開眼,熾亮的燈光讓她更暈了。

視線也迷迷糊糊的。

霍錚瞥了眼桌面上放著的粥,擺放跟他離開前一模一樣,看來不像移動過。

「人我帶來了,葯和粥你應該吃了吧。」

語氣里透著一絲無奈和寵溺。

蘇諾撐著拐杖,快速來到朱小萌跟前,她摸了摸朱小萌紅彤彤的小臉蛋,果然,很燙。

「葯呢?」

蘇諾瞥了眼桌面上的粥,「霍總,有熱點的粥嗎?」

她的話才剛落下,管家就捧著熱粥和葯進來了。

管家望了望霍錚,遲疑道:「少爺,這是……」

「給她。」

霍錚淡淡地說。

管家再次看向蘇諾,眼神也變了個樣,好像會發亮似的。

蘇諾被看得有點發慌,道了謝後接過粥和葯,乖乖去喂病人了。 書房裡

管家捧著杯咖啡來到霍錚的辦公桌,他習慣以常地把咖啡放在霍錚的左手邊,「少爺,咖啡。」

「嗯。」

「小萌好點了沒?」

剛才他有急事要處理,再加上朱小萌粘著蘇諾,十分乖巧聽話,他就先回書房。

這本來就是管家一直好奇想問卻又不敢問的話題,現在霍錚率先開口,他當然不會放過。

「小姐她吃了葯喝了粥好多了,蘇小姐守著她睡著也回去了,醫生今晚也會留在房間里守著小姐的。」

偏愛 「真的很慶幸蘇小姐在,我第一次見小姐那麼粘人的,少爺,你說我們是否需要準備點禮物送給蘇小姐呢?畢竟這次全靠她。」

管家這問話技術極好,一點都沒問道蘇諾與霍錚的關係,但是實際上怎樣送禮物,送什麼禮物,都能體現出他們兩人的關係情況。

「不需要。」

朱小萌沒事就好,他向來賞罰分明,這次的禍是蘇諾惹的,她親自來補,很正常。

管家眼底閃過一絲可惜,這可是少爺第二次帶女人回來,之前帶來個夏小姐,他以為會有下文了,無比期待,後來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少爺再也沒有提過夏小姐的名字。

他們等了那麼久,終於又等來個蘇小姐,可是聽少爺的語氣,對這位蘇小姐也不太滿意。

他們這裡的女主人,得什麼時候才能等得到?

就在管家失神的片刻,大門打開,司機小武走了進來。

管家見狀,鞠躬離開。

「我已經把蘇小姐送回去,住址跟我們調查的一樣。」

小武簡單地把事情都說了一遍。

「命人跟著她,資料可以造假,但是細節騙不了人。」

霍錚總覺得這個蘇諾並沒有資料上顯示的那麼簡單,雖然資料調查結果沒有異常,但是,他向來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是。」

小武應道。

隨後想到剛才接聽到的電話,他繼續彙報道:「霍總,剛才劉律師那邊打電話過來,他們說小姐簽訂的廣告合同已經作廢了,違約金從蘇諾小姐賬戶轉了過去。」

劉律師就是霍錚留下來解決朱小萌廣告合同事宜的,卻沒想到他們的律師還沒開始,事已經被蘇諾給擺平了。

速度飛快。

霍錚敲打鍵盤的手停頓了片刻,蘇諾的行為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以為,她還會求情一下的。

沒想到,辦事辦得這樣的爽快。

畢竟這個違約並非賠償就能完事,以後必定會遭受娛樂圈的排擠。

若是他的律師來處理,那麼就是主辦方不敢得罪他,她的影響就會降到最低。

可現在,她親自處理,那麼主辦方那邊的怨氣只會全都發泄在蘇諾身上。

她不是想撈點好處么,這好處沒撈著,人卻一身腥。

怎麼看都有點不符合她的人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