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的呼吸有冰糖的味道,她的吻卻是中藥的味道,她的乳是粥的味道。殘雪壓枝猶有橘,凍雪驚筍欲抽芽。康渺渺的笑臉似乎漸漸遠去,只有眼前的這個,這個爲了自己不惜做任何事情的勇敢的女子,纖弱的腰肢,年輕的肌膚,滾燙火爐一樣的熱情,融化着有意無意的自己的心。誘惑來的時候,幾人能抵擋,乾柴烈火要用冷水澆熄,它們必然也是要畢剝畢剝燃燒個痛快後才能停止。

這一切在她進來自己房間的時候寧興國是有預感的,或許自己早就已經默許自己這樣的放縱。這個晚上,在上牀之前,跟她談了那麼多,從來沒有跟一個女子談的如此痛快過,一來無人說,二來無人聽。

吻的間隙想這些,忽然之間,發現彼此身上的衣服顯得那麼多餘,彼此幫對方除了,這樣纔沒有任何距離。

寧興國從一個人變成一頭雄性動物,體毛豐盛,氣喘吁吁。沈淑賢是一個乖巧溫順又主動的雌性動物,思想已經成熟,身體還在成長,這樣的迷人,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清新的皂莢的味道刺激着寧興國的每個毛孔,恨不得吞了她,佔有她,然後靜靜的欣賞。

沈淑賢的腦子裏忽然響起一個這樣的念頭,嗯,即時是冬天還是要天天洗澡的,因爲你無法預測什麼時候跟自己喜歡的人造愛。

她默默的說,“喜歡先生身上男人的味道。”

他卻是溫柔的一點點的探索着他最想去的,她是欲拒還迎的等待這一時刻的到來。喜歡一個人,誰先喜歡不重要,他先喜歡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先得到他的身體。沈淑賢在那一刻劇痛來臨之前絕望的想,對不起了康渺渺,猶如你沒有跟我商量你就愛上了寧興國一樣,我也沒有跟你打招呼就把他的身體得到了,這是老天的安排。

寧興國輕吻着她的耳垂,“你會不會痛的?”

沈淑賢夾着雙腿,血彎彎曲曲的象紅色的蚯蚓,只是點點頭,“有點。”

寧興國抱得更緊了,“對不起。”

其實沈淑賢也沒怎麼覺得太痛,大概今天摔得那一跤更痛一些。這樣說也許只是順應情節需要,不痛還有什麼意思,不痛,他怎會憐惜。

休息了五分鐘,寧興國的弟弟還是不肯罷休,腦子裏一片空白,又爬上沈淑賢的身體上來。因爲有了經驗,沈淑賢非常的滑,象塗抹了蜂蜜般腥臭甜美。

嗯,原來放在裏面是如此舒服。

嗯,原來被放在裏面是如此舒服。

纏綿的吻和激烈的進攻,冬夜室內的寒冷和室內的春意漸濃,一次又一次的對抗又一次次的妥協,寧興國的最開始的有規律變成了最後的無法控制的加速度。

沈淑賢的嗓子終於發出一陣低低的呻吟,面孔漸漸快樂的扭曲,不可控制的巔峯來臨。

在這肉慾滿足的頂點,恐怕用任何文字來形容都是短暫的。伴隨寧興國的一聲低吼,拔出來的動作乾淨利落,沈淑賢的肚皮一陣冰涼,頓時兩人癱成爛泥一堆。 (二十七)

“周慧娟呢?”

“她啊?祭孔典禮都沒參加,我們還道是她回去了。”

僕人趕緊回去報。周耀隆慌了,女兒周慧娟一向是出名的獨立自由,這會去哪裏了,也不跟家裏說一聲,難道去參加革命軍去了,不可能,她的理想是繼承綢緞莊,當她的綢緞公主,怎麼可能說消失就消失。就算被歹人綁架了也得有個信纔是。

想起來是越來越後怕,趕緊到警察局報了案。警察局見是周大老爺的千金失蹤,根本不敢怠慢,馬上立案。

辦案的馬隊長一邊詢問,一邊埋怨道,“您怎麼這會纔過來報的,據說新會女校散學都快一個月了,現在找老師找學生都找不到。”

“那怎麼辦啊馬隊長,我求求你了,給多少錢都行了,我家就這麼個女兒,要是她不見了,內人非得把我撕碎不可。”周耀隆是比較怕老婆的,這點基業也是老婆的父母留下來的,雖說在自己手中發揚光大,但就因爲於此,連個妾都沒有納,周慧娟一整個獨苗,將來結婚也準備是找上門女婿。

“現在只能去她們學校找線索了。”馬隊長叼着個菸斗,一臉大鬍子。

新會女校的大門緊閉,雪開始融化,天氣冷得出奇,快過年了還要出來辦案子,兩個跟班罵罵咧咧,都說周慧娟是跟哪個相好的跑了。

馬隊長教訓道,多做事少說話。

張曉平幫她們開門,帶三人去周慧娟宿舍,因爲是特殊人物,她是不跟人一起住的,自己獨立一間。開了門,似乎很久沒有人住,桌上、牀上都是厚厚的灰塵,一股陰森的空氣籠罩着屋子。

搜查了很久,沒有發現隻字片語的留言,衣櫃似乎有動過的痕跡,半邊的櫃門開着,可能是匆匆離開忘記關的緣故。

又在學校找了一圈,毫無頭緒,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刑警使命 這下馬隊長有點頭皮發癢了,這周耀隆雖說不是什麼大官,但他的綢緞直接是進貢到總統府,許多上面的要員都跟他認識,萬一真的查不出真相,自己這個隊長還不知道會不會成爲歷史,但願真的如那兩個傢伙所說,跟相好的男人跑了。

又去周慧娟家中問了問,平日裏根本沒有相好的同學來往過,女校都是女生,哪裏有什麼相好的。

局長一聽彙報大怒,把手在桌上拍得啪啪響,“務必在過年前把案子破了,否則你過完年就可以回家種你他奶奶的地瓜了。”

馬隊長從局長辦公室走出來,對着幾個手下也是同樣的發了一通脾氣,手拍桌子更響,“你們這幫廢物,如果一個星期還沒搞出個什麼頭緒,老子幹不下去,你們也別想好過。”

有個新來的助手怯怯的舉手。

“說!”馬隊長餘怒未消。

那人說話有點娘娘腔,說話之前還咳嗽了聲,“我覺得首先我們要在滿城顯眼的地方先貼周慧娟的頭像進行尋人啓事,找畫像畫的好的。最好周邊的鄉鎮也貼一些,如果周慧娟出城也會有人給我們提供線索。然後,我們要叫她的父母去她學校住的那間房裏仔細的看房間是否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上次我們查的都不仔細,最後,咱們要在尋人啓事後懸賞,咱們懸賞五千大洋給提供線索的人……”

“你他媽的我他媽的哪裏去找這麼多錢,你以爲局長是傻子嗎,他哪裏捨得拿出這麼多錢來?”

“這個嘛,我們可以找周老闆出的。”娘娘腔助手用帶着討好的聲音說道。

“你他媽的不早說。”馬隊長用菸斗狠狠敲了那傢伙的頭,“趕緊行動啊。”

於是一張尋人啓事就貼在康渺渺米店的大門口,康渺渺忽然覺得周慧娟的那雙大瞳孔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臉是死人青白色,滿是悽怨的樣子。賣米的櫃檯上明明生了爐火,卻似乎比外面還冷。

照片下面寫着:

周慧娟,女,20歲,江蘇人,新會女校二年級學生(見照)。身高165cm。外出時穿綠色棉襖,格子圍巾,腳穿藍色棉鞋。於民國4年1月離校出走,至今未歸。家中父母非常着急,盼女兒早點回家。望知情者速告知下落,定有重謝!提供線索者,最多得賞金五千大元,絕不食言,有章爲證。

康渺渺看着照片,汗毛都要豎起來,想不到這麼快就發現了,手心也捏出了汗。夥計重新回到櫃檯上,說了句,“大小姐,你回去吧,要天黑了。你看這有個女學生失蹤了呢。”

“叫車,幫我叫個車。”康渺渺扶着牆站着。

小黑炭是最聽話的,到路邊招呼了個黃包車,扶着康渺渺上去,說了句到康宅。康渺渺的身體被車輕微的顛着,心裏也一陣顫抖,“這麼快,這麼快。”

黃包車司機回頭道,“快了是吧,那我慢點走。”

天黑了,融化的雪和泥混在一起,明天該是晴天吧,那種冷比現在更冷,周慧娟躺在河邊冷不冷,忘不了她臨死之前那祈求的眼神,當時周慧娟的心裏一定很害怕,比現在的自己更害怕。

下車,給了車伕錢,身體還在發抖,終於走到家裏的門口。

那張偌大的尋人啓事又出現在大門口,還是周慧娟那張慘白的死人臉,空洞的嘴微微張開,好像在對着自己哭。

糖果今天我生日呢

祝你生日快樂,天天開心…… awu5555:我來採訪你吧。

1、你是哪裏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

2、你這個千年潛水員是不是看到沙發才吱聲還是純屬路過。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3、被我抱着是什麼感覺。

PS:最近四川也下雪了,冷的發抖,很久已經沒有休息,工作有點累。唯一的樂趣就是來這裏看看回帖了。

(三十一)

“現在我們出發去抓人?”娘娘腔問道。

馬隊長沉默了一陣,說道,“不着急的,我今天查過康家的底了,有來頭的很,咱們這次來個一鍋端,我有我的打算。”

山羊鬍看他們二人消失在門外,搖搖頭,開始把屍體用針線縫好,肉太碎了,不好縫,一塊一塊都泡發了,一捏下去,還有些水滲出來。過些日子要等家屬來認屍,如果看見這泡在福爾馬林的一塊塊爛肉就是自己的孩子,不把自己砍死纔怪,也罷也罷,縫吧,哪怕到天明。

破了的心是最難縫補的。

馬隊長跟娘娘腔坐在餐館,今天真的太寒了,又見那麼噁心的東西,多虧了那封舉報信啊,馬隊長對娘娘腔道,“明天別忘了把人家的錢趕緊寄過去,不然還真的以爲警察局的章是蘿蔔蓋的,還有給那拖屍的五十大洋,這麼冷的天他媽的也敢下水,八成是窮瘋了。”

風韻猶存寡婦老闆娘過來打招呼,頭髮上別了一個假翡翠蝴蝶。趕緊燒了一爐旺火在他們旁邊,是熟悉的人,知道馬隊長半夜喜歡過來喝燒酒,自己釀的土酒,不能喝多,上頭。

燙了一壺,陪着坐下,寒暄起來。

“搞點吃的來,老子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sci謎案集 (第四部) 餓死了,最好要能下酒的啊!”馬隊長把帽子甩在桌上,累是累,案子有了頭緒,心情可是出奇的好,幹什麼工作有幹什麼工作的樂趣。

老闆娘滿臉堆笑,“好的,一定讓你們滿意。馬隊長辛苦了嘛。”

過了一會,滿面春風的老闆娘端着一大盤子喊道,“下酒菜來了,慢用喲。”

兩人回頭一看,奪路而逃,可憐的娘娘腔同學,又吐了自己一身。

老闆娘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摳了摳頭皮,“爆炒大腸,怎麼了?不是要下酒的嘛。”

師傅牛:抱抱抱抱。很久不見了啊,忙什麼呢。

PS:一直在關注雪災,如果這個陰花三月賣出去了,拿十分之一的稿費捐出去好了。我老家湖南是五十七年最冷的天氣,外婆都不敢下樓了,老人家怕摔跤,還停電,豆腐十多塊一斤,蔥二十幾,都吃不起飯了。

老天,趕緊解凍吧。

(三十二)

派粥的那天,跟去年一樣,仍是人山人海,分兩批來派,一邊是擺了長長的凳子,幾百只碗,一個個巨大的桶。另外一邊是派陳米的,還有糙米。

康渺渺忙得不亦樂乎。忙碌讓人暫時忘記一些牽掛。

米鋪大總店門口貼了紅色的紙,上面寫着:

施粥者施壽,施色,施樂,施力,施辯;

飲粥者滅飢,除渴,順氣,淨腹,助化。

有病無病,常服粥有五事益於身體;

除飢,不渴,無風寒病,腸胃通利,生食病熟。

不僅是普通百姓,這條街道上許多當地有名望的人也過來喝粥,臘八去康家米鋪吃臘八粥似乎已經是街道鄰居過年的一部分了。

徐賽寒這幾天路過湖南遇見五十年不遇的凍雨,總算到了家鄉,非常疲頓,頭枕在車的座位上昏昏欲睡,腰似乎要斷了,快回家了,路上也是累,但想到立即就要到家卻還沒到家的時候是最累。看來袁世凱現在對自己完全信任,來去自如不說,每次還派了很多金銀財物。之前去做人質是自己提出來的,父親開始並不同意,自己這樣做也是賭博,贏了就暫保太平,輸了就人頭落地。雖然只有二十五歲,卻覺得自己心理年齡起碼超過三十五歲。累啊,犧牲品要活下來比死去還難。

車走的慢,走三步又停一步。對司機道,“前面怎麼了,早上還堵什麼車?”

“少爺您不知道,今天是臘八,這條街的人都聚在康家的米鋪喝臘八粥呢,米店就開在這大街的岔口上,過了這條路,咱們就可以快些回家休息了。”

臘八粥?

徐賽寒下意識的舔舔嘴脣,胃裏空空的,對司機說道,“停車!”

康渺渺第一次見到徐賽寒的時候,她在發呆,看見有人來喝粥,招呼道,“裏面請。”

徐賽寒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那種邪氣,嘴角輕輕的往上揚,有點挑逗的味道,他的眼睛是很迷人的,眉毛很挑。

吃了兩碗,心情頗好,到門口對康渺渺道謝。康渺渺滿腦子都是寧興國的影子,哪裏還容得下別人,只是見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人道謝,夾雜在人羣之中上了汽車。

幾個農民模樣的人拿着豁口的大海碗過來討粥喝,俗話說“臘八不喝粥,明年會更窮”。康盛年深信這一點,據說清朝時,皇宮裏喝的臘八粥是雍和宮的喇嘛熬好後進貢的。一過臘八,也就開始過年的準備了,但對窮人來講,還債的日子也逼近了,因爲從這時候開始,討債的會陸續上門,多喝點粥也有力氣逃跑。

臨近中午,僕人們纔開始收拾碗筷準備收場,衆人也紛紛作揖向康盛年表示感謝,康盛年笑逐顏開,“謝謝街坊鄰居們厚愛,明年再來喝吧。”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分頁了,呵呵

提醒一下!

我快生日達,姐姐你送嗎東西得我?

沒錢就是222,錢不多就是666,發了工資就給888.

下大雪封路了

好不容易凌晨四點多起牀買好的車票又變成鈔票

無語

有淚

想家

想爸爸媽媽

空前的想念

不哭不哭,抱抱橙子。我已經七八年沒回老家過年了。想哭哭不出來。

大家新年快樂哈

糖果滴新年要咋麼過??

上班、下班、然後睡覺。

終於找到這裏了。前段時間怎麼也進不來,看到那麼多的人留言感到真親切,喜歡這裏多過百度。送給糖果遲到的祝福。最近比較關注陳冠希事件,看了幾張,感慨在娛樂圈裏混真不容易,有得必有失。這個事件怎麼收場呢?關注ing

看了幾張?

你有C10的嗎,迅速傳我。

喝酒去了,喝多了,現在纔想起來。sorry。

有些朋友,來了又走了。

有些朋友,總是在這裏。

還有那些黑,階段性的出現,爲這個帖子留下了絢爛的回憶。

(三十三)

僕人們開始收拾碗筷準備收場,衆人也紛紛作揖向康盛年表示感謝,康盛年笑逐顏開,“謝謝街坊鄰居們厚愛,明年再來喝吧。”

徐賽寒一回督軍府,徐寶山已經起牀,正整理衣服準備去辦公,見兒子回來了,而且又帶了那麼多的東西,更高興的是,帶來了袁世凱對自己絕對的信任。這樣以後的督軍府要改成大帥府了。

徐賽寒先到大廳母親遺像前燒了柱平安香,一邊說道,“母親,兒子回來了。”

姨太太們都沒有早起的習慣,只有一位從小帶大自己的李媽端着豆漿和油條、大餅出來,順便問他是否用過早餐,徐賽寒跟父親坐一張飯桌上,摸了摸肚子,“剛已經在進步街用過了,是康家的臘八粥。坐車回來辛苦,孩兒有點想睡覺。”

徐寶山點點頭,“你去休息,晚上我再回來跟你詳談。”

這會馬隊長帶了人過來,康盛年是見過他的,趕緊迎上去道,“隊長您也過來喝碗臘八粥吧,廚房還有現成的。”

馬隊長虎着臉,問道,“你家女兒康渺渺?”

康渺渺正無精打采的坐凳子上發呆,聽到有人叫纔回過神來,看見是警察,撒腿就跑,娘娘腔助手大喊,“想跑啊,抓住她啊。”

康盛年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康渺渺已經跑出去三五米遠,馬隊長跳過欄杆就把她給捉住了。

因爲害怕而逃跑,康渺渺有點腿軟。

“你沒殺人你跑什麼?”馬隊長揪着她的胳膊,但也不敢用力,畢竟那封信只是信罷了,這女孩暫時算是嫌疑犯,沒必要動手,何況人家父親在場。

儘管康盛年說這是個誤會,馬隊長還是決定把他帶走。娘娘腔助手拿出數字梳了梳額頭的劉海(習慣性動作),眨眨眼睛對馬隊長道,“我們要不要去她住的房間看看有什麼收穫。”

康渺渺始終不說話,臉色發青。

康盛年拿出一疊銀票對馬隊長道,“不管發生什麼事,麻煩你多擔待點。”

馬隊長的手微微一顫。

娘娘腔搶話了,“這人命關天的事情,我們馬隊長可不敢忽悠,萬一有個什麼閃失,你這點錢算什麼。”

說罷對手下的幾個警察道,“給我仔細的搜。”

一間閨房被翻得亂七八糟,小老婆們還有幾個家眷站在院子中間看熱鬧。康渺渺的母親急得直跳腳,好端端的一個臘八,怎麼變成這樣。

“她到底怎麼了?您倒是跟我說,我們也好準備準備。”說實在的,康盛年算是瞭解康渺渺這個孩子了,實在想不出她能作出什麼作奸犯科的事情。

“我們懷疑她跟一樁命案有關。”馬隊長臉色凝重,這個案子得趕緊結掉,免得節外生枝,快過年了,誰都想順利一點。

康渺渺的腿一軟,癱在地上。

屋子裏自然沒有什麼新發現。娘娘腔對馬隊長努努嘴,朝着康盛年的書房,意思是這裏面也要搜,不能排除父女同夥。

康盛年的臉色有點難看,“那是我的書房,裏面難不成還藏着兇器不成。”

馬隊長略一沉思,說了句搜。

這個下午,康家所有的大大小小包括丫鬟廚師園丁統統進了警察局,而馬隊長也因爲此事直接見到了大名鼎鼎的徐寶山。

因爲牽涉到革命黨,所以必須請他出馬。

書房抽屜暗格裏有兩張清單,一是發貨單,一是求貨單,求貨單上面寫了銀錢、大米等物品,本來這也許是再普通不過的一些單據,但放在暗格裏,肯定十分重要。暗格的發現者是一個剛入職不久的下級警探,名爲胡大福,入警局之前是個木匠,家裏也是木匠世家,從小耳濡目染,對於書桌裏的暗格一看就發現了。

娘娘腔拿過來一看,緊張的都說不出話來,光抖着那張紙。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三十)

通常很多人會以爲這條河下游會很深,但也有例外的,比如這條偏僻的河流,沒有什麼小孩來游泳,河邊的青石板也沒有多少女人過來漿洗衣服,繁華的是城中河和護城河,這條可憐的小河有時候在夏天的時候會被人以爲是溪,動不動乾涸。只是很少有人試探罷了。

那漁夫忽然冒出個頭嘴裏呼着白氣,大喊一聲,“我的媽呀,下面有個死人。”

大夥哄的一聲議論開了,馬隊長更是心花怒放,他奶奶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一邊叫人鋪油布,等待屍體運上來。

“臭婆娘把鐵爪給我扔過來。”漁夫飄在水面上對着岸邊的一個大肚子女人喊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