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看著袁緋茉,嘆了口氣說道,「老夫人還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只是讓我給你書信一封,說有東西給你。」袁緋茉湊了過去,「這下子好了,到時候嫁給我大哥,豈不是更好?」

席華知曉袁緋茉是一門心思想要撮合她跟袁陌塵,可是席華卻將袁陌塵當成了大哥一樣看待,並無男女之情。

袁緋茉低笑了一聲,「怎麼?」

席華搖頭,「倘若我真的入了謝家,你以為這婚姻之事真的能由得我做主?」

袁緋茉這才恍然大悟道,「是了,陛下冊封你為昌明縣主了。」

「哎。」席華淡淡地說道,「也不過是個頭銜罷了。」

「這四大門閥的小姐們,你可是頭一個。」袁緋茉接著說道,「即便是如今謝家的大夫人,那也是成親之後,才被冊封的。」

「我知道。」席華也沒有想到皇帝會如此看重她,心中便越發地好奇起來了。

袁緋茉接著說道,「想來你的事情如今京城內可都是知道了。」

「嗯。」席華點頭,「定然都知道了。」

「華妹妹,日後你是不是該新謝了,聽說謝家家主要讓你入宗譜啊。」袁緋茉接著說道,「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你是知曉的,士族的女子是不能入宗譜的。」

「此事我是不知的。」席華低聲說道。

「我也是聽旁人說的。」袁緋茉笑了笑,「倘若真的如此,這般殊榮,當真是將士族的小姐們都比下去了。」

席華也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可是皇帝竟然同意了,而且謝家的家主,還有長老也都同意了,這讓席華覺得甚是意外,也覺得這裡頭必然還有其他的事情。

她看向袁緋茉,接著說道,「你可是覺得我如今的身份有些奇怪?」

「沒有。」袁緋茉笑了笑,「我只覺得這樣的話,你日後在京中便沒有人瞧不起你了。」

「可是一入謝家門,我怕是越發地艱難了。」席華看向袁緋茉說道。

袁緋茉知曉席華的言下之意,謝大夫人是何等驕傲之人,謝穎又是何等囂張的,席華入了謝家,怕是日後的日子真的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她皺了皺眉頭,「謝老夫人定然會護著你的。」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席華直接了當地說道。

「哎。」袁緋茉便嘆了口,「那你日後怕是要當心了。」

「是啊。」席華只覺得入了謝家,便要提起十二分精神了。

她與袁緋茉一面閑聊這,不知不覺便到了袁老夫人的院子外頭。

二人下了軟轎,便一同入了院子。

等到了花廳之後,便見袁老夫人已經在等她了。

「見過老夫人。」席華並沒有因著如今自己的身份從寒門之女變成了士族之女而驕縱,反而還是那般淡然謙和的樣子,這讓老夫人瞧著,心裡越發地喜歡了。

她看著席華,微微點頭,「丫頭過來。」

「是。」席華便移步行至袁老夫人的身旁,緩緩地坐在一側。

袁老夫人抬手便握著她的手,「瞧著倒是沒有變化。」

「老夫人笑話我。」席華與袁老夫人也是投緣的,猶記得前些時候住在這處的時候,袁老夫人待她也是入自家孫女那般,席華便越發地想起了老太太還在的時候。

袁老夫人摩挲著她的手,「這些時日可是覺得委屈了?」

「沒有。」席華低聲道,「只是覺得有些無法適應罷了。」

「日後便習慣了。」袁老夫人嘆了口氣,「瞧著你便與我有緣,如今便越發地覺得你跟我的緣分極深了,日後莫要忘記來看看我。」

「是。」席華低聲應道。

「嗯。」袁老夫人這才滿意地點頭,接著便拿過一個匣子,親自遞給她,「這東西你拿著,乃是我的一點心意,日後你若是有過不去的,儘管拿著這東西,去尋有袁家標誌的鋪子,他們自然會幫忙的。」

「是。」席華並未推脫,知曉袁老夫人能夠將這東西給她,自然是極其重視她的。

席華看了一眼她,接著說道,「多謝老夫人。」

「這便好。」袁老夫人滿意地點頭,接著說道,「你與茉丫頭好好相處著,這丫頭的性子你也是知曉的,日後你便與她親近一些。」

「是。」席華知曉袁老夫人是擔心自己在謝家出事兒,故而才會如此。

席華打心底里感激袁老夫人,故而便笑著應下了。

袁緋茉嘴角一撇,「祖母可是越發地偏心了。」

袁老夫人低聲道,「我就是偏心了又如何?」

「祖母可是覺得華妹妹極好?」袁緋茉連忙問道。

「那是自然。」袁老夫人是極其喜歡席華的,恨不得讓她當自己的孫媳婦兒,可是眼下的情形來看,自己的那個傻孫子,怕是個榆木疙瘩啊。

袁老夫人看在眼裡,有心幫忙,可是卻也是沒法子的,只能幹著急了。

袁老夫人正在想著,便聽到外頭傳來腳步聲,便知曉袁陌塵也來了。

袁陌塵也是才知曉席華的身份,只覺得震驚之餘,心裡頭似乎又劃過什麼。

他入了屋子,便瞧見席華穿著一身粉色綉著荷花的長衫,恬靜地坐在老夫人的身旁,神色依舊是那般平靜淡淡的,讓人看著心情愉悅。

他先朝著袁老夫人行禮,而後便說道,「祖母,孫兒這是來恭喜華妹妹的。」

「你們出去聊吧。」袁老夫人連忙說道。

「是。」席華知曉袁老夫人是乏了,故而便打發著他們出去。

席華也清楚,袁老夫人也有意撮合她跟袁陌塵。

不過現在的情形來看,席華覺得她的婚事,的確還需要些時候。

因著她現在突然變成了謝家女,席華自然不能給老太太守孝,而她又及笄了,怕是日後她的婚事會被不少人盯著吧。

席華嘆了口氣,老太太怕是一早便料到了,故而才會如此。

她只是覺得老太太為她鋪好了所有的後路,為的便是讓她日後的路能夠走的順遂一些。

可是席華更加地清楚,倘若真的入了謝家,她的路絕對不會走的那般平坦。

席華想了想,也只能暗自感嘆。

等三人一同出了袁老夫人的院子,袁緋茉看著袁陌塵,遞給了他一個眼色。

袁陌塵走上前去,「華妹妹恭喜。」

「倒是沒有什麼可恭喜的。」席華寧願做席家女,也不願意去做謝家女。

只因為高門之女,背負的太多。

而席華也不想摻和其中而已。

只可惜事與願違罷了。

席華也只能暗自感嘆了,事情發生了,那麼她也只能坦然面對。

袁陌塵見她還是如此,也只是說道,「華妹妹可是覺得入了謝家,日後的路很難走?」

「嗯。」席華點頭,不可否認,她現在便是如此想的。

席華接著說道,「我只是擔心日後會日夜難安。」

「莫要擔心。」袁陌塵想了想,接著說道,「謝家的大公子與二公子,待您必定會如妹妹般疼愛的。」

之前袁陌塵是知曉謝忱與謝詁的心思的,這下可好了,他們跟席華只能成為兄妹,而他也不用擔心更多的人與他爭搶了。

袁陌塵看著席華,臉上笑意和煦,他不知為何,得知了席華的身份之後,頭一件事兒便是傻樂,而後得知她來了袁家,便迫不及待地趕過來了。

「他們始終是男子,管不了內宅的事情。」席華說的是實話。

袁陌塵覺得也是,不過最起碼她在謝家不算是孤立無援的。

鳳凰珞 「謝老夫人待你也是極其疼愛的。」袁陌塵看著她說道,「日後你莫要擔心。」

席華點頭應道,接著說道,「我知曉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袁陌塵點頭應道,「放心便是,我與妹妹會幫著你的。」

「多謝袁大哥。」席華感激地開口。

「華妹妹客氣了。」袁陌塵擺手道。

袁緋茉雙手托腮笑眯眯地看著二人,只覺得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可惜,大哥怎得就不能再主動一些呢?

席華卻是有意與袁陌塵保持距離的,故而二人談話之間,也都是極其有規矩的。

袁緋茉著實有些看不下去了,乾咳了兩聲,便起身說道,「我餓了。」

席華垂眸看著她,「這?」

「華妹妹留下用晚飯吧。」袁緋茉笑吟吟地挽著她的手臂說道。

席華看了一眼天色,便笑著應道了,「好。」

袁緋茉這才笑眯眯地點頭,轉眸看著袁陌塵,「大哥也一起吧。」

「好。」袁陌塵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故而便欣然答應了。

席華當然看出了袁緋茉的心思,只是她不答應,怕是袁緋茉也會以其他的原因讓她留下,索性便裝作不知答應便是了。

三人自是在袁緋茉這處用過晚飯,稍後便又小坐了一會,袁緋茉便與袁陌塵一同送席華出了袁家。

「大哥,天色太晚了,如今華妹妹的身份不同了,她帶來的人也不頂事兒,索性你便親自送她回去吧。」袁緋茉好心地說道。

「好。」袁陌塵抬眸看向席華,「華妹妹請。」

席華也知曉這麼晚回去,她雖然帶了護衛,可是倘若真的有人要對她痛下殺手,畢竟會是高手,這些人根本頂不住。

而袁陌塵雖然崇尚文,可是身手也是不錯的。

袁陌塵與席華一同上了馬車,二人對坐著,席華親自泡了茶,遞給他,便一同緩緩地朝著席家去了。

席華只覺得二人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勁,她抬眸看去,便見袁陌塵正在看著自己。

她愣了一下,便抬手摸著臉頰,「可是有東西?」

「沒有。」袁陌塵連忙放下茶盞,只覺得有些唐突了。

席華便也垂眸,暗自思忖著,難不成袁陌塵對她真的動了心?

袁陌塵卻覺得自己適才一時失神,暴露了自己的情緒,倘若被她發覺了,那麼日後她會不會躲著自己呢?

他忍不住地擔心起來,接著抬眸看著她,「華妹妹,我……」

話音還未落,便聽到外頭突然傳來了巨大的響動,便見鄭媽媽湊了過來,「大姑娘,有刺客。」

「刺客?」席華接著說道,「多少人?」

「約莫二十人。」鄭媽媽接著說道,「瞧著身手極好,護衛根本無法抵抗。」

袁陌塵面色一冷,便出了馬車,縱身一躍,便落在了馬車前。

他只是搖晃著手中的摺扇,抬眸看著眼前將馬車團團圍住的黑衣人,他的雙眸有些狹長,不過卻透著一縷冷冽的寒光,讓人瞧著猶如暗夜中的殺神。

這樣的袁陌塵,如平日文秀書生的模樣判若兩人,卻又帶著別樣的魅力。

他一隻手背在身後,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卻也透著無限的冰冷。

「殺。」領頭的黑衣人沉聲道。

緊接著黑衣人便朝著馬車飛了過去。

袁陌塵只是將手中的摺扇展開,輕輕地一搖晃,便見空中突然飛出了無數道黑影,緊接著將這些黑衣人圍住了。

一場廝殺在所難免。

席華只是坐在馬車裡頭,能夠透過外頭的冷風吹動車簾,聞到漸漸濃烈的血腥味。

耳邊傳來兵器相撞的刺耳聲,那一聲聲猶如奪命的利器,她卻淡然地端坐著,盡量保持著原有的平靜,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慌亂。

鄭媽媽也是見識過大世面的,故而對於這種情形,也能夠保持該有的冷靜。

她始終護在席華的身旁,轉眸看著席華面色冷然,心也跟著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巧鳳等人原本也跟著慌亂起來,此時因著席華,也便沒有那般害怕了。

不知過了多久,便見外頭漸漸地安靜下來,不過那血腥味依舊濃烈的令人作嘔,席華的眉頭微微蹙著,便見車簾掀開。

袁陌塵的衣袖上也不知何時沾染了血跡,他卻恍然不知,只是擔心著席華的安危,當瞧見她並未有任何的驚慌,反而在他入內之後,讓鄭媽媽準備了趕緊的外袍,而她則是將屏風打開,隔著二人。

袁陌塵只覺得心頭一暖,卻又更加地覺得她甚是難得,等換好衣裳之後,這才想起來,等屏風撤下后,他看著她,「無事了。」

「黑衣人的身份?」席華低聲問道。

「應當是謝大夫人的人。」袁陌塵接著說道,「不過還沒有徹底地證實。」

「嗯。」席華料到謝大夫人是不會輕易地放過自己,這樣的情形,日後怕是會時常發生,今兒個因著袁陌塵在場,那麼日後呢?

袁陌塵也知曉席華擔憂的是什麼,他本事想說讓人暗中保護她,可是又知曉她的性子,定然是會拒絕,故而便暗暗做主,讓人暗中保護著她。

他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袍,而後看向席華,「這衣裳?」

「哦,之前茉姐姐留下的。」席華低聲道。

「我知道了。」袁陌塵即便如此,可還是覺得很高興。

席華倒是沒有心思關心袁陌塵此刻的心情,只是擔心自己日後的安危。

袁陌塵見她一言不發,有心安慰,卻也知曉,她這個時候必定不想他多言。

等到了席家,袁陌塵目送著她入內,這才轉身離去。

並未回袁家,而是去了一處酒樓。

那處,謝詁正在拚命地灌酒,抬眸瞧見袁陌塵,也只是勾唇一笑,盡顯萬種風情,他斜靠在軟榻上,側眸看了一眼靠在窗欞旁的沈煜,冷笑了一聲,「這下倒是好了,我與她反倒越發地親近了,只可惜,變成了兄妹。」

袁陌塵走了過去,「適才的事情你們可是知曉了?」

「什麼?」謝詁得知席華的身份之後,震驚不已,接著便跑來這處買醉了,自然沒有關心外頭的事情。

沈煜卻是知曉的,因著知道袁陌塵在,故而才沒有趕過去。

他斜睨了一眼袁陌塵,「多謝。」

「多謝?」袁陌塵冷笑了一聲,「這謝倒是讓我意外,華妹妹謝我,我倒是坦然接受的,你?憑什麼?」

三國之大漢重生 謝詁打了個酒嗝,附和道,「是啊,你當真以為她會嫁給你?」

「除了嫁給我,她別無選擇。」沈煜直言道。

「我記得她可是以為你跟三皇子是……」謝詁說著,還朝著空中劃了一刀,「斷袖之癖。」

「咳咳……」袁陌塵好心情地喝了一口酒,聽著謝詁的話,當真是被酒嗆到了。

接著看向沈煜,想著三皇子那張冰山臉,忍不住地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

謝詁這下子心裡痛快了,不過還是覺得堵得慌。

好好愛慕的人竟然變成了妹妹,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看向袁陌塵,「對了,他為何要道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