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說到了,也做到了。

喻晉文薄唇緩緩上揚起一個高度,手指有節奏地在膝蓋上點着,看着鏡頭對準的那兩款珠寶產品,不自覺便被它們吸引住了。

這兩款產品,都有自己的名字。

一款叫「心門」;另一款,叫「命門」。

。 在和翁露擦肩而過的時候我用氣包裹著聲音單獨傳進了她的耳朵:「以前我一直搞不懂一個千金小姐為什麼會喜歡我,但是現在我明白了,那可並不是喜歡,天道正身啊!可惜了,我不是那個絕對正義的天道正身。」

我的聲音傳進翁露的耳朵里,但是翁露卻是沒有絲毫反應,甚至連那張冷漠的臉,那毫無感情的眼眸都沒有一絲波動。

我冷笑了一聲繼續往前走去。和高穎一起走出教堂,在踏出教堂的一瞬間不算炙烈的陽光打進眼睛里,淚水有些不受控制的溢了出來。

說對翁露不動心沒感情那是假的,一個在你眼裡千好萬好的人表現的十分喜歡你,你會不動心嗎?

可那隻不過是裝的而已,真的都是很好的演員啊,明明之前眼裡千般愛戀卻能在你沒有利用價值的一瞬間變得如冰面般不泛起一絲漣漪。

也許這樣的世界讓那個德古拉毀了也不錯,或許我還會添一把火!

「妹,明明剛才你只要勸一勸他,為了你他絕對回去殺德古拉的。」

翁平面無表情的坐在一張長桌盡頭看著自己的妹妹。

伯頓他們圍著長桌坐在一起,也是用同樣的目光看向翁露。

翁露從始至終就一直是冷著一張臉,如同時千年的玄冰一般沒有絲毫要融化的意思。

眾人看翁露沉默也都沒有開口催促,他們知道自家這位「大小姐」的脾性,本身就是塊大冰塊,而且還是不管怎麼捂都捂不熱的那種。

翁平看自己妹妹這幅樣子不由的嘆了口氣:「哎~算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那這是他之前住的那個房間。」

說這話翁平便把手裡的鑰匙扔給翁露,翁露一抬手輕而易舉的便把半空中快速移動的鑰匙抓在了手裡。

看了看手裡的鑰匙,翁露一聲不吭的起身推門走了出去。

一路上翁露的表情就像是一個機器人,滿臉的冰冷,就連眼睛彷彿都要結冰了一般。

走到一個房間門前,用手裡的鑰匙打開門。

推開房門,這是個採光挺好的房間,外面的陽光透過窗戶打進來,房間里充滿了陽光的味道。

這個房間就是不就之前張青住的哪個屋子,屋子顯然是沒有收拾,就連床上的被子也沒有疊起來。

翁露在房間里打量了一圈,最後徑直的走到床邊,直直的砸進了床里。

那張冰冷的臉深深埋進枕頭裡一動不動,如果不知情的人過來看到這一幕甚至可能認為這個女孩已經死了。

過了一會,翁露的肩膀開始了輕微的抖動,最後演變成了全身的顫抖,壓抑的哭聲若隱若現:「登徒子,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想你去送死,真的對不起……」

踏出教堂的大門,不算是太過炙烈的陽光打進眼睛里,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中溢了出來。

我不動聲色的擦了擦淚水,旁邊的高穎看著我的動作並沒有詢問我原因而是問道:「青,那咱們接下來去哪?」

我看了看眼前這個小鎮子:「不管怎麼說來一趟外國,就一定得好好玩玩。」

高穎抬頭看著我:「你真的確定不幫幫他們嗎?如果那個什麼德古拉醒過來真的會生靈塗炭的,這樣真的好嗎?」

我往前走的動作微不可察的一滯:「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高穎搖了搖頭:「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吧。」

我繼續往前走著:「這樣自私怕死的我是不是很讓你失望?」

高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怎麼會,無論你做出什麼選擇我都相信你,張青,你會保護好我嗎?」

我一愣,這是之前在封門村時候她問我的問題,她這個時候再問意思不言而喻。

會心的笑了笑:「至少在我死之前。」

高穎臉上在這一瞬間綻放出一個開心的笑容:「那就可以了,我會支持你的一切選擇。」

看著眼前這個女孩,我忽然感覺自己剛才好傻啊?

為什麼會為了一個根本就不愛自己的女孩那麼上心?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好像是有一道視線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一轉頭,教堂二樓之前我住的房間窗戶處好像是站了一個人,但是因為教堂窗戶用的是那種毛玻璃,所以只能是隱約看到一個人的輪廓。

看著這個輪廓,不自覺的心臟撕裂般的痛了一下。

不得不說洛杉磯就是要比我那個十八線小城市要好,娛樂設施可以算得上是豪華。

我和高穎選擇了一個小遊樂園,買了門票走了進去。

看著眼前這琳琅滿目的娛樂項目,說真的我一時之間有點不知道該先玩寫什麼。

而高穎這丫頭的目標很明確,以來就直奔這座遊樂園最大的鬼屋。

站在這個鬼屋面前,我不由的驚嘆,這個鬼屋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雖然說只有四五層樓那麼高,但是卻十分的寬,看起來就像是好幾個建築物連接在了一起一樣,中間還有後來搭建起來的通道。

高穎指著那好像深淵巨口一般的鬼屋入口:「青,咱們進去玩玩吧?」

我這邊看著門口關於鬼屋的解釋有點發毛:「內啥,咱們都見過真鬼了,就不用來這種地方浪費時間了吧?」

根據門口這個鬼屋的解釋,這裡應該是三棟曾經發生過惡行殺人案件的地方,分別是一棟精神病院,一棟小兒醫院,還有就是一個民居。

不得不說我有點害怕這些鬼屋一類的地方,並不是怕鬼,而是因為這種鬼屋裡面的氣氛,還有哪些一驚一乍的演員,這可比和鬼打架要刺激的多。

至少跟鬼打架你可以拚命,你至少還知道鬼在哪,但是這個鬼屋是真的噁心人。

高穎依舊是不依不饒指著鬼屋:「不嘛,就一次,咱們就進去玩一次,你一個道士不會還怕這玩意吧?」

她這一次我可就不幹了,連忙的挺直腰桿:「不可能,走進去就進去!」

高穎露出了一個老狐狸一樣狡詐的笑容:「走!」

「走!」

踏進鬼屋的一瞬間我就後悔了。

耳邊霎時間響起的恐怖音樂嚇得我差點沒跳起來,高穎更是直接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努力的平復了一下恐怖的心情,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 十字會高層會主動招攬「紅魔」戈隆,倒也是蘇倫意料之中的事情。

畢竟,這麼一個被內城驅逐出來的大高手,對於外城任何一個幫派來說都絕對是一大助力。

可能不止十字會,烏鴉幫和蒸汽黨估計也在接洽。否則會長查克也不會讓千條這位十字會核心幹部親自登門了。

現在蘇倫也大概明白了內城職業者和外城職業者的差距究竟在哪兒。

雖然不是內城職業者絕對就比外城的強,但集中了舊靈敦九成以上資源的內城,同階職業者的平均戰力,不可否認地要比外城高很多。

像是外城難得一見的白銀植裝圖紙、就職材料,卻時常會出現在內城拍賣會上,甚至還有更稀有的古代詛咒物。

畢竟,獵荒者們從遺迹中淘來的好東西,也只有那些財大氣粗的大人物們,才能出得起好價錢。

日積月累之下,各大財閥手裡肯定也累積了不少稀有品質的煉金資源。

而資源差距,才是內城外城職業者戰鬥力有差距的根本原因。

就像是那個「紅魔」戈隆,一個保鏢都能拿到頂級的資源,這在外城是根本不能想象的事情。

…….

大象酒館里,重金屬音樂震耳欲聾。

蘇倫跟著千條和卡伊,尋了個卡座坐下。

千條大手一揮:「嘿,酒保~來三杯『金麥』!」

贏了錢的賭癮少婦花錢毫不吝嗇,她直接點了店裡最貴的金麥酒。

三人每人一大扎壺。

這「金牌黑麥酒」因為是直接從內城酒廠里出來的好貨,價格也不菲。一紮壺大概一千里索,抵得過普通工人半個月的工資。

蘇倫倒也沒嘗出這酒有什麼特別,口感和前世普通的混飲威士忌差不多。

但一看酒水配料,他也明白了,這酒貴,很大原因是貴在它的用水上。

舊靈敦的水源其實並不匱乏,只是缺少乾淨水源。地下水源里夾雜著大量的暗能量物質,直接飲用,容易導致畸變。

而要處理掉的這些污染物質,就需要大型的過濾水廠。聽說過濾成本很高,也說是因為財閥壟斷,反正只有內城的居民才有資格享用真正純凈的飲水。

而外城,平民只能享用次等飲水,價格還都不便宜。生活飲水的費用,也是絕大多數普通人的生活開銷大頭。

…….

蘇倫畢竟才加入幫派,雖然他覺得隊長卡伊和千條人都還對胃口,可也不算太熟。

落座之後,他也就默不作聲地喝著酒,聽著兩人聊天。

「千條姐,您說那個逃走的傢伙跑到我們格林街去附近消失了?」

「嗯…幫會裡的追蹤高手的一路追到隔壁街區,然後痕迹就消失了。但無論是那件物品還是【封禁物】都無法放入儲物戒指,那傢伙想逃走絕對不容易。我們猜測,他最大可能就是藏在了某個下水道里不敢冒頭…」

「還有,小卡伊,你最近和兄弟們做事也小心一些。黑塔高層似乎出了什麼變故,內城頂級財閥內部動蕩不小。蒸汽黨和烏鴉幫背後都有大財團支持,最近可能會有什麼動作…」

「知道了,千條姐。」

「…」

蘇倫在一旁聽著,兩人說了半天也沒說「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

或許是默契,或許是他們自己都不清楚丟了什麼。

但蘇倫卻明白,應該就是那什麼「手稿」。

至於什麼內城動蕩的消息,好像更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事兒,與他毫無相干。

而讓蘇倫更感興趣的是另外的東西,他們口中那種叫做「封禁物」的特殊物品。

他也聽明白了,那封禁物似乎是一把兩米左右的大黑鐮刀。而那幫闖入者,就是拿鐮刀切開了幫會金庫的大門。

蘇倫沒好問到底什麼是封禁物,聽著大概像是【符文詭偶】那種擁有特殊功效的詛咒物。

能讓堂堂外城三大黑幫之一的十字會如此興師動眾地尋找,蘇倫也越發好奇這些所謂的【封禁物】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現在唯一知道情報的就是,那把鐮刀很大且鋒利,能輕易切開金屬大門。而那個攜寶逃跑的傢伙,疑似藏在格林街附近的下水道…

喝著酒,蘇倫腦中突然念頭一閃,「咦…之前剝離「陰蠍」亞伯克記憶中,就說有一件封禁物藏在『月亮旅館』中,也不知道是什麼。」

想著,微微有些出神。

……

因為沒能插口的餘地,蘇倫不是在喝酒,就是在百無聊賴地玩著手中的硬幣。

此時此刻,他手背上那枚銅幣靈活地在五指間翻動著,從虎口到小指指縫,又從末尾翻回來。無論手怎麼晃動,硬幣都沒有掉下來的跡象。

這是他就職成功后,技巧暴漲的直接體現。

他現在能精確控制手指上的幾乎每一塊肌肉,那枚硬幣就像是黏在了皮膚上,靈巧翻滾,就是掉不下去。

當然,這也不是純粹無聊了在玩兒。

蘇倫這其實是在練習一個詭偶師的必修小技巧——十指連縱術。

牽線木偶中最基本的操作技法。

就是需要操控者的手指靈活多變,用手指的細微抖動,去操控人偶四肢精準做出某些動作。

現在技巧是會了,但肌肉記憶還有些生澀,需要不斷地練習。

而就這時候,身邊的千條似乎也留意到蘇倫有些無聊,她又舉起了杯子,豪氣道:「乾杯!」

「乾杯。」

蘇倫碰杯,咕嚕咕嚕灌了一大口酒。

千條喝酒很豪邁,大口灌酒,酒漬會順著嘴角流下脖頸。

她自然也留意到了蘇倫玩硬幣的舉動,眉頭一挑,問道:「你走的槍手職業線路?」

蘇倫點點頭:「嗯。」

這點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甚至是他故意為之。

雖然已經就職,但蘇倫也沒打算暴露自己詭偶師的特殊職業。

不時展露一些職業搶手的特長,也會讓人先入為主以為他是槍手。

反而越是故作神秘,才越會引起人的好奇心。

千條來了一些興趣,語氣隨意地問道:「有沒有興趣跟我學刀?你的手很靈巧,學起來應該很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