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還想活著,哪怕不能跟他在一起,就算多見他幾面也好呀。

葉建明俯下身,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

醫生在旁邊提醒道,「不好意思,病人要立刻進手術室,不能再耽誤了。」在線電子書

葉建明站直了身子,漸漸的鬆開她的手,「我會在外面等你。」

蔣蓮一直望著他。

然後,手術病床被推走了,蔣蓮的視線始終沒有轉移開,直到病床進了手術室里。

……

手術已經開始了好幾分鐘。

幾個人站在手術室外。

蔣舜的視線落在了葉建明身上,不知該說些什麼。

楊檸好像能夠感覺到一絲尷尬。

她乖乖的站在一邊,耐心的等待。

蔣舜來到了葉建明身邊,開口道,「我以為你不會來。」

「每一次都是你以為,你這脾氣,到底是遺傳了誰?」葉建明的目光落在手術室,聲音冷冰冰的,可是眼睛卻不會騙人。

「……」

蔣舜似乎沒有任何理由回擊。

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尷尬。

葉建明的視線落在了楊檸身上。

楊檸心頭一驚,有些不安,看了一眼蔣舜。

葉建明冷冷的問道,「她是誰?」

「她是……」蔣舜盯著楊檸,忽然間不知如何回答。

蔣舜猶豫的態度,已經讓葉建明心裡清楚,他明了一笑,「你為了勸你母親做手術,故意找了個女人來,說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

葉建明已經猜到,他活了這麼多年,這點小事,瞄一眼就知道。

蔣舜也沒有隱瞞,「沒錯,不過她是我的好朋友。」

蔣舜來到楊檸身邊,「所以我請她來幫個忙,等我母親下了手術台之後,希望你不要告訴她。」

葉建明突然笑了起來,「真是有意思,你覺得我會在這裡一直等著嗎?你們的事情,我沒有任何興趣。」

說完,葉建明準備離開。

蔣舜眉頭一緊,「你現在就走了嗎?你不是說過在外面等她?」

「她的手術要做很久,難不成讓我一直等著?如果她能下手術台,等醒來之後,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你要是怕她傷心,直接告訴她我當時一直在手術室門外等她。或者她下不了手術台,那就更不用說了。」

此刻他的態度又是那樣的冷漠,跟剛剛面對蔣蓮的時候,截然相反。

「葉建明,你是在咒我媽嗎?」蔣舜憤怒道。

「我人都來了,你就別得寸進尺了,有這個力氣罵我,不如好好在這裡等著,給你母親祈禱。」

說完,葉建明冷漠的離開。

蔣舜氣的發抖。

楊檸趕緊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說,「你別生氣,阿姨現在正在做手術,我們就在外面安安靜靜的等待吧,她一定會沒事的。」

楊檸的聲音很柔軟,聽的人心裡能夠靜下來。

蔣舜現在也不願發火,於是忍下了這口火氣。

他臉上有些愧疚,「對不起,我利用了你。」

楊檸笑了笑,「你在胡說什麼?這怎麼是利用呢? 辣手總裁VS帶刺校花 咱們提前都說好了,是演戲,我只是來幫你的而已。」

「小檸,我媽如果能夠下手術台的話,你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楊檸知道他要說什麼,她握住了蔣舜的手,「你放心,我一直會陪你演下去,直到你母親身體好轉為止,等她好了,一切都好說。」

「……」

蔣舜扯了扯嘴角,眼底閃過一絲愧疚,「謝謝你陪我一起演戲。」

「沒關係,我們是朋友嘛,朋友之間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而且你能找我,我很開心,證明你真的把我當朋友。」

「……」

蔣舜看了一眼手術室,也不知道這手術還要做多久。

「小檸,你去忙吧,我不想再耽誤你的時間了,等手術結束我會告訴你的。」

楊檸說,「沒關係,我在這陪著你,現在就走了,我也不放心。」 「可是你很忙。」

「還好,我不是很忙,我已經跟董事長請了假,她說等我忙完再回去,我就在這陪你。」

蔣舜望著眼前的女孩,忽然覺得,他可能對楊檸有些誤解了,他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好。

他打電話給她,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她真的來了,這麼配合他。

本來他想打給王幸宜的,可是因為某些事情,他忽然覺得,他或許應該跟王幸宜離得遠遠的,不應該再去招惹那個女人。

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要是王幸宜知道了,肯定會很討厭他的。

他在乎王幸宜,所以他不想在自己在乎的女人面前暴露出他的邪惡。

「坐一會兒吧。」楊檸挽著他的手臂,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待。

有個人陪在身邊,蔣舜忽然覺得很安心。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是蔣舜的。

他有些煩躁,將手機從口袋裡拿出,看了眼來電顯示,接通,「喂。」

手機那頭傳來一陣聲音,「台長,有一個節目……」

對方說了一些話,蔣舜聽完之後,冷冷說道,「按照計劃正常播出。如果沒什麼特別要緊的事情,就先讓副台長去處理,有什麼事等我回去再說。」

說完,蔣舜掛了手機。

楊檸有些疑惑,她雖然沒有聽到對方說完整的話,但是一開始「台長」那兩個字她聽得清清楚楚。

「蔣舜,我聽他們好像叫你台長?」

蔣舜扯了扯嘴角,「是啊,我最近剛當上台長。」

「台長?」楊檸有些詫異,忽然不知該說什麼,她知道蔣舜很優秀,可是現在這個年齡當上台長,這也太年輕了。

「很吃驚是不是?」蔣舜看到她的反應,也在意料之中,「我當時也有點吃驚,可能我是走運吧,撿漏而已。」

聽到蔣舜這麼說,楊檸說道,「哪有,你很優秀,你當上台長挺好的。」

蔣舜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視線一直盯著手術室的大門。

……

整個過程,楊檸一直陪著他。

有醫護人員出來,告知蔣蓮的情況十分危機。

雖然提前已經知道這場手術的成功率很低,可是如果手術真的失敗了,他接受不了。

蔣舜整個心都懸著。

這場手術一直做到了半夜。

終於,手術室的燈滅了。

醫生走了出來。

蔣舜沖了過去,問,「醫生,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手術很成功。」

聽到醫生的話,蔣舜瞬間覺得世界都亮了,「太好了。」

醫生接著說,「不過病人目前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需要送到重症監護室密切觀察,這期間不能讓任何人打擾,等觀察期過了沒有問題,那麼病人就可以徹底脫離危險,等待康復。」

正在這時,蔣蓮被推了出來,她還在昏迷之中,麻醉的藥效還沒有過。

醫生說蔣蓮不能被打擾,所以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之後,蔣舜只能隔著玻璃在外面看。

楊檸跌跌撞撞的走過去,她的腳有點痛,畢竟腳上穿的高跟鞋,一直在陪著他走來走去,不過她卻強忍著來到他身邊。

「阿姨吉人自有天相,手術成功了,你也能夠鬆一口氣了。」

蔣舜看到母親還在重症監護室,心還是懸著的,沒有到最後一刻,他也不敢完全放鬆。

忽然,他想到什麼,抬起手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現在都已經是深更半夜,「小檸,對不起,耽誤了你這麼久,我送你回家吧。」

楊檸咧嘴角,「我沒事。」

忽然,她腳下一歪,身子往旁邊倒去。

蔣舜立刻扶住了他,「小檸,你怎麼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楊檸的兩隻腳還穿著高跟鞋,瞬間明白。蛋疼小說網

她穿著高跟鞋這麼久肯定腳痛。

於是,他立刻將楊檸抱了起來。

「哎呀。」楊檸嚇了一跳。

「你的腳肯定很痛,我抱你先去休息一會吧。」

他抱著楊檸去了休息區坐下,將她腳上的高跟鞋脫掉了。

「你先等我一會兒,在這裡別動。」

蔣舜說完之後,便離開了。

過了大概有20分鐘,他出來了,手裡多了一雙白色平底鞋,然後來到楊檸的面前為她穿上。

楊檸看蹲在地上,溫柔為她穿鞋的男人,嘴角忽然揚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這樣好點了嗎?」

楊檸點點頭,「好多了。」

「現在店都關門了,我沒法給你買一雙好看的平底鞋,只能去找護士,買了一雙她們工作的鞋子,雖然有點不太好看,不過穿著舒服。你放心,是新的,沒人穿過。

「謝謝你。」楊檸有點感動。

蔣舜真是細心。

「謝什麼?你在這裡陪我這麼久,我還要謝謝你呢。我送你回家吧。哦對了,你肚子是不是餓了?一直在這陪我,都沒有吃東西。」

在等母親手術的過程中,楊檸還給他買了麵包和咖啡,可是自己卻忽略了楊檸,現在母親病房他也不能進去,他得把楊檸給照顧好。

楊檸肚子的確是有點餓了,不過一直擔心蔣舜,所以都沒有察覺。

「我們走吧。」蔣舜拿起了地上的兩隻高跟鞋,另一隻手朝楊檸伸出。

楊檸心頭一驚,她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手遞到了男人寬大的手心裡。

蔣舜拉著她站了起來,帶她離開了醫院。

……

現在是深更半夜,餐廳基本上都關門了,只剩下了一些快餐店24小時營業。

「抱歉,只能帶你來吃這些。你放心,我之後會請你吃大餐的。」

楊檸咬著漢堡包,說,「沒關係,我挺喜歡吃這些的。」

兩個人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他們都已經吃完了,也休息好了,蔣舜說,「小檸,我送你回家吧。」

楊檸好像也沒有辦法才拒絕了,她點點頭。

將楊檸送回去之後,楊檸請蔣舜上去坐坐,蔣舜也婉拒了,他開車又回到醫院去了。

……

翌日。

楊檸昨天半夜才回家,沒睡多久,又早起來上班,看起來沒什麼精神,開會的時候一直在打哈欠。

童阮阮察覺了,但是並沒有說什麼,直到會議結束。

「楊檸,你昨晚是不是沒睡好?」

楊檸的臉色有些憔悴,急忙說道,「昨晚睡的比較晚,抱歉,董事長,我會注意的。」

「沒關係,你要是累的話,我可以給你放假,回去再睡一覺。」

楊檸搖搖頭,「沒事,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耽誤了,而且現在要是回去睡覺,晚上又睡不著了,我得把時差倒回來。」

「那行。」童阮阮也不強求,回到辦公室。

她打了個電話給王幸宜,「來我辦公室一趟。」

上仙抱得美男歸 王幸宜很快來到了童阮阮的辦公室。

「董事長,找我有事嗎?」

……

楊檸覺得自己真迷糊了,有兩份文件要送到董事長的辦公室。

楊檸急急忙忙的送過去,剛走到門口,她忽然聽到裡面的聲音。

「幸宜,我昨天的確跟楊檸談了,可是好像沒有什麼效果,她接到了蔣舜的電話,就立刻急匆匆的請假,好像有什麼急事似的。今天開會的時候一直打在打哈欠,她說昨天晚上睡的很晚。」 王幸宜聽到這些,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董事長,你的意思是他們兩個人……」

「你別誤會。」童阮阮說,「我並不覺得他們兩個是發生了什麼關係。昨天楊檸向我請假的時候好像很著急的樣子,我懷疑是不是蔣舜有什麼急事需要楊檸去幫忙。」

王幸宜疑惑道,「他會有什麼事呢?」

「難道蔣舜沒有告訴你嗎?」

王幸宜搖搖頭,「沒有。」

她想到之前蔣舜一直聯繫她,每天都發消息給她,可是不知怎麼了,這兩天蔣舜沒有再聯繫她了。

她心裡覺得怪怪的。

看到王幸宜臉上閃過的失落,童阮阮笑道,「你拒絕蔣舜的追求,可是現在,他好像跟楊檸走的近,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沒有。」王幸宜急忙為自己辯解,「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

「幸宜呀,其實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吧,你不要硬扛著,你要是喜歡蔣舜,你不用刻意躲避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