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她才發現自己正在喬樂文懷裡,而摟著他的男人臉龐色並沒有比先前好。

她試著掙扎了幾下,男人摟住她的手沒有絲毫放鬆,甚至直接將臉龐埋在了他肩窩處,著。

「你一定很美味吧。」他說,聲音少了陰冷,變得有些低沉暗啞。

肖瑤瑤沒動,也沒說話,只是想著待會兒要你能解釋為什麼逃脫。

至少,她真的不想讓這個人碰她,即使他是她名正言順的未婚夫。

沒聽到她的回應,喬樂文這次也沒在多說什麼,沒做多餘的動作,只是聞著美人香。

剛才凝結的空氣總算融化了一些。

過了約莫十來分鐘,車子在一間豪華的法國餐廳前停了下來。

肖瑤瑤下車心頭一看,心頭一冷,這餐廳可以訂房的,所以喬樂文是打算直接在房裡吃吧。

「走吧。」喬樂文瞥了她一眼,一把拽住她的手就往裡面走,有服務員趕緊過來帶路。

剛一進去,他們的身影就落入了一雙冷灰色的眸子里。

在三樓的端木玉眸色暗沉的看著那個熟悉的倩影,心頭一把怒火就竄了上來,握住酒杯的手也隱隱顫抖了兩下。

「端木玉,你在看什麼????」他對面餐桌上一個氣質十分高雅漂亮的女人喚了他一聲,視線隨著他的視線落下,卻什麼都沒看到。

「沒什麼,我們繼續談劇本的事情吧。」端木玉收回視線,搖搖頭,翻著面前的劇本,卻再無心思在談下去。

本來是約好和這個年輕有為漂亮有才的大導演談劇本的,沒想到膽大包天在這裡會碰到肖瑤瑤,而且剛剛她那樣子好像有些不對勁。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讓你這麼心神繚繞,剛剛我說的你都沒聽吧。」文雅又抬眸瞅了他一眼,發現他根本心思不在這,自己說的話也只是隨便應了一聲。

到底,他剛才看到什麼了,什麼人能讓這個高傲的男人那麼上心。

「抱歉,我先去趟洗手間。」端木玉站起身,架起墨鏡往洗手間那邊走。

這邊,喬樂文和肖瑤瑤也是選在了三樓的餐廳,但是他們並沒有看到與他們隔了很遠的端木玉。

肖瑤瑤倒是放心了不少,她本來以為喬樂文會直接選在包房裡呢。

「這個位置可以看到不錯的夜景。」喬樂文抬眸看了她一眼,並沒有去猜她的心思,悠悠的說了一句。

肖瑤瑤沒應聲,側頭看了一眼窗外,確實能看到A城很美的夜景,而且感覺那些景色離自己很近。

看來喬樂文應該是經常來這家餐廳,所以才沒選包房。

沒有等太久,點的東西就上來了,避免了一些尷尬的氣氛。

肖瑤瑤拿著刀叉,實在沒什麼胃口,而且剛才被這個男人咬的地方很痛,連剛剛喝水都刺的痛。

「你能解釋為什麼,你是沒胃口,還是和我用餐才沒胃口。」看著她拿著刀叉遲遲不肯動手,喬樂文也放下了刀叉,端起一旁的紅酒輕咀了一口。

「你希望我回答的是前者,還是後者????」她放下刀叉,微微挑眉看著他。

就連這麼一個小動作,陪著她此時清冷的面容,卻也迷人繚繞。

「都不希望。」喬樂文意外的沒有因為她這句話而生氣,保持著他慣有的紳士風度。

放下酒杯后,他又拿起刀叉,將盤裡的牛排全部都切成了小塊,放到了她面前,又將她的那一盤端回自己面前來。

看著眼前泛著香味的牛排,肖瑤瑤微微發愣,「你………………………………特意約我出來,只是為了和我一起用晚餐????」

真的只是這麼簡單嗎,明明他都發現了什麼。

「不然呢,你以為????」喬樂文挑眉看她,隨即又笑了起來,「當然不止是為了吃晚餐,忘記我剛才在車上說的話了嗎????」

「我去趟洗手間。」肖瑤瑤站起身往洗手間那邊走,實在不想和他談這樣的話題。

「肖瑤瑤,你別想著今晚能逃跑。」他看著她有些促然的背影說了一句。

肖瑤瑤當做沒聽見,煩躁的往洗手間走。

走到轉拐處,卻完全沒有料到被人從後面伸手抱住,還沒看清那人,就被他拖進了一間房裡。

「端木玉,你你能解釋為什麼在這裡!!!!」雖然沒看到人的樣子,可那身上獨有的味道讓肖瑤瑤沒有去做多餘的掙扎。

「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會和他出現在這裡????」端木玉全身籠罩著一股寒氣,從身後抱著她

「你放手,這裡是公共場所,隨時會有人來的。」肖瑤瑤掃了一眼這屋子,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右面很大的鏡子,還有衣櫃,應該是衣帽間。

不過是什麼不重要,這裡應該隨時會有人進來,她立刻掙扎了起來,要是待會兒有人闖進來就不好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你還沒回答我呢,你能解釋為什麼會和他在一起。」身後一股壓迫的彷彿沾染了特殊香料的氣息壓過來,伴隨著他吹在耳邊讓人發酥。

「端木玉,把你手拿出來。」她沒回他,試圖將他的手給抓出來。

在說,讓她你能解釋為什麼回答,難道她和其他男人來這裡才是正常的嗎。

「肖瑤瑤,我不准你和那個男人一起出來,就算只是吃飯都不準。」「嘖,至少我沒辦法去拒絕。」肖瑤瑤皺了皺眉。

「哦,是嗎????」端木玉的語氣明顯變的有些冷,「我這樣做你應該也沒辦法拒絕吧。」話語間「你幹什麼,這裡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的。」肖瑤瑤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臉龐上染起了紅暈。

「放心吧,沒人會進來的。」

肖瑤瑤回過神,看到鏡中的自己,有些被自己此刻的樣子嚇到。

她閉上眼,不敢在去看此時自己的模樣,覺得可笑諷刺至極了。

她是真的要出去了,都好一會兒了,要是待會兒喬樂文找進來就不好了。

「端木玉,你瘋了啊!!!!」後背咯的生疼,肖瑤瑤皺眉低吼道。

這個男人,該不是真的要在這裡做吧。

端木玉微微一皺眉,離開他的唇,伸手撥了一下她的下嘴唇,就看到那裡有一條很明顯的傷口,是被人咬出來的。

他冷灰色的眸子里立刻聚集了黑霧,冷的讓人發顫。

「這個是他咬的????」

肖瑤瑤不語,當是默認。

「你讓他碰你了????」他又問,聲音越發的森冷。

「那你幹嘛拉著陸安陽????」靠,真當他是空氣啊。拉著別的俊美英挺的男人還這麼囂張,這個女人真是服了她。

而且他還真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看來這輩子只有被她壓迫的分。

秦雙懶得理會他,加快了步子走進去,說來也奇怪,安陽怎麼會也在這裡。

「喂,你真的就這樣放手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讓你一下子改變了主意。」待秦雙和陸安陽剛一出辦公室,安宸才奇怪的問道。

「你就什麼都別問了,現在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了,你也忙了那麼久,回去休息吧。」端木玉有些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並沒有想要回答他的問題。

「到底怎麼回事,你倒是說啊,雙雙會這麼冒著大雨衝過來找你,肖瑤瑤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不然她不會那麼生氣的。」安宸不死心,他可不想在看到這個好友頹廢的樣子。

因為每次他這個樣子,倒霉的只有自己。

「你說什麼????」端木玉卻突然如同被針扎了一樣,坐直了什麼玩意兒啊,直直的看著他。

「我……」安宸被他突然的樣子給嚇的一愣,想了想才又道:「我說到底怎麼回事啊????」

「不是,接下來的這句話。」他皺了皺眉,顯得很著急。

「雙雙會冒著這麼大雨衝過來找你,肖瑤瑤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是這句沒錯吧,安宸覺得他還是識相的回去進入夢鄉個覺好一點,免得會被他弄成神經質。

端木玉眸子閃爍了兩下,又恢復了暗沉。『

會出什麼事,應該是不會出什麼事吧,除了她母親好像是被自己推倒了。

那她母親怎麼樣了,是不是出什麼意外了????要是出什麼意外的話,肖瑤瑤這輩子都會恨死自己吧。

一連想到這些,端木玉就覺得自己煩躁的頭都開始疼起來,不得不承認的是他不希望肖瑤瑤恨自己,一點也都不希望。

「你現在想要的都到手了,但是有些東西如果是你考慮好了親手將她送出去的話,那麼以後就別後悔。」安宸看著他的樣子,最後叮囑了一句出了辦公室。

親手……將她送出去嗎,明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推開的啊……

「肖瑤瑤流產了,也不知道怎麼弄的,母女兩個情況都很糟糕。」車上,秦雙臉色不怎麼好的說道。

端木玉那個混蛋真是氣死她了,什麼玩意兒,把人家玩弄了又讓人懷孕流產了,就直接給丟棄了。

真特么不是東西。

「你說肖瑤瑤她懷孕了……又流產了????」陸安陽一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她都懷了表哥的孩子了嗎,表哥又知不知道。

「嗯。」秦雙點頭,側頭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說起來,你今天怎麼會在那裡????」

今天是皇譽集團的股東大會,她記得安宸說過陸安陽家的公司端木玉放過了,根本沒必要參與的。

「中間出了點問題,所以我過去了,如果是他是要的,我都會成全他。」陸安陽思緒有些飄遠,說話的聲音也極為的輕忽,讓人聽不真切。

「你和端木玉的感情到是好。」這才是秦雙最疑惑的,以前念書的時候,在學校里從來沒見端木玉和陸安陽有過交集,就算是偶爾擦肩而過,雙方都不會打招呼,哪裡來的會感情好。

還是說商家欠了端木玉什麼,所以陸安陽才這麼做的。

「嗯,他是我哥哥。」陸安陽點頭。

是啊,在醫院的那幾年裡,除了表哥會每天都來醫院陪自己幾個小時根本沒有人願意來看他的,他會給自己補落下功課,將很多新鮮的東西帶給自己。

住院的那幾年,他的功課沒落下,全都歸功於他。

所以,他怎麼可能不感謝他.

他說過,只要表哥要,他什麼都可以給。

只是這次關於肖瑤瑤,他不能讓了。

既然是他不珍惜,那麼就他來拾取他所有不珍惜的吧。

秦雙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情,會讓對什麼都比較淡漠的陸安陽那麼堅定的說出『他是我哥哥』這樣的話來,只是她似乎知道為什麼他喜歡了肖瑤瑤那麼多年都沒有任何動作。

是因為端木玉吧,因為是他哥哥,所以他寧願將自己的感情隱藏起來,在一旁看著。

她記得自己問過陸安陽很多次,為什麼不對肖瑤瑤說出自己的感情,暗戀這種事不像是你陸安陽會做的。

對,陸安陽雖然溫柔,對誰都溫柔以待,但是真的不是一個會暗戀別人的人。

但是,他每次的回答都是一個再溫柔不過的笑容。

「對了,你剛剛說她們母女情況都不好,肖瑤瑤的母親也在這裡嗎????」陸安陽想起了什麼,奇怪的問道。

「嗯,我是聽高幽說的。我也是高幽打電話通知我的,現在他也在醫院,所以我倒希望你們待會兒見面最好別起什麼衝突。」秦雙點頭,雨太大了,就算她想加速都不行,心裡也不由得煩躁起來。

高幽也在嗎????陸安陽默念了一句。

「還有就是……安雅雅也在醫院裡,好像被毀容了,應該是和肖瑤瑤同一時間送進醫院的。」這麼說著,秦雙突然想到了什麼,整個人一愣,車子差點撞上了別人的車子。

「突然怎麼了。」陸安陽一把抓住方向盤,兩人才免於車禍,很是擔憂的看著她。

「沒,沒什麼。」秦雙忙搖頭,有些不敢說出自己想象的。

端木玉突然態度急變,安雅雅被毀容進醫院和肖瑤瑤流產進醫院有沒有這麼巧合,所以她在想是不是肖瑤瑤把安雅雅的臉給毀了的……

但是,肖瑤瑤的人不像是會做這樣的事情,如果會六年前就做了。

最主要是,如果真是肖瑤瑤把安雅雅的臉給毀了,她還真要拍手叫好,容忍了那麼久是要給那個女人一點顏色看看。

陸安陽還是覺得秦雙有些不對勁,「你剛剛說安雅雅被毀容也在醫院,是不是她的毀容和肖瑤瑤有關????」

「我也不知道,不過很有可能,安雅雅是被端木玉送進醫院的。」秦雙搖搖頭,談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醫院,停好車以後秦雙下車前看了一眼放在車裡的包包。

就是那個端木玉讓自己給肖瑤瑤的包包,猶豫著要不要拿上去。

如果肖瑤瑤醒過來,知道自己流產了,又被端木玉徹底拋棄了不知道會怎麼樣。

算了,還是暫時別拿上去吧。

陸安陽倒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兩人一起去病房的時候,還是沒忍住說道:「肖瑤瑤的那些東西……能不能別給高幽。」

秦雙側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這話讓她有點難辦。

等一下高幽看到陸安陽,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表情。哎,而且自己說要去買東西的,結果腦子一發熱直接去找了端木玉,什麼都沒買,反而把陸安陽給帶過來了。

來到病房,高幽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正坐在病什麼玩意兒啊邊打著電腦,應該是在處理事情。

聽到開門聲,側頭看過去看到秦雙後面的陸安陽愣了一下。

「額……東西還沒買,我去了躺端木玉的公司,然後……剛好安陽也在。」一進去,秦雙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沒關係,之前肖瑤瑤在我那裡住的時候,留了很多東西,我叫人拿過來了。」高幽搖搖頭,關掉電腦站起身,倒是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和陸安陽充其量只能說是認識,談不上又什麼交情。

「謝謝你照顧肖瑤瑤。」陸安陽走到病什麼玩意兒啊前坐了下來,皺眉看著臉色蒼白昏迷中的肖瑤瑤,心裡難受死了。看了片刻后,才抬頭看向高幽說道。

高幽笑了笑,「客氣了。」

「安陽,你照看一下肖瑤瑤,我和彥西有點話要說。」看出了兩人之間存在的怪異的尷尬,秦雙也覺得氣氛很不對勁,乾脆直接將高幽拉了出去。

「有什麼事嗎????」兩人來到人少的地方,高幽問道,看著她的眼神卻好像知道她要說什麼似的。

她是要叫自己放棄肖瑤瑤吧,畢竟還有個早早就認識了肖瑤瑤的陸安陽在。

秦雙重重的嘆了口氣,眼裡帶著猶豫,好一會兒才開口,「肖瑤瑤的那些證件什麼的都在我車上,你……要是想帶肖瑤瑤走還是去哪裡,可以去我車上拿。」

誒!!!!高幽看著她露出十分意外的表情,他本來還以為秦雙一定會說要自己放棄肖瑤瑤的了。

「你不必覺得驚訝,我只是想了想,覺得肖瑤瑤暫時不要呆在這裡的好,安陽又是端木玉的表弟,怎麼也會碰面的。」秦雙睨了他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皺起了眉頭道:「不如這樣吧,等肖瑤瑤醒了后,醫生要是確定她沒什麼大礙了你就將她帶走吧。」

「喂,這樣好嗎,我至少不想強行將她帶走的。」他是真的不想用這種強硬的方法,用端木玉的方法去愛護自己喜歡的人,而且還要顧及肖瑤瑤的媽媽呢。

「你難道不知道軟的不行來硬的嗎,肖瑤瑤那個人其實很多時候和她硬碰硬可能效果會更好一點,她太倔強了。」秦雙斜睨著他,一副你怎麼這麼軟的表情,難怪端木玉能將肖瑤瑤吃的死死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